上刺刀 第三卷 第三卷第七章 太阳镇的红旗-下

seawee 收藏 3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8/[/size][/URL] 第三卷第七章 太阳镇的红旗-下 第三卷第七章 太阳镇的红旗-下 朱镇的进攻计划简单明了,以模范团的一百多骑为第一轮攻击波,张连富的二百炮勇为第二轮攻击波,从太阳镇南门杀进去,直接把第十五山林队的主力堵在城北的兵营。 为何选择南门,朱镇卷起我的羊皮草图,解释道:“无名村一战,俺和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8/


第三卷第七章 太阳镇的红旗-下


第三卷第七章 太阳镇的红旗-下


朱镇的进攻计划简单明了,以模范团的一百多骑为第一轮攻击波,张连富的二百炮勇为第二轮攻击波,从太阳镇南门杀进去,直接把第十五山林队的主力堵在城北的兵营。

为何选择南门,朱镇卷起我的羊皮草图,解释道:“无名村一战,俺和相默到吉东的第一站就是太阳镇,太阳镇的大户是城南的刘大掌柜,刘大掌柜的闰女是俺未过门的媳妇,这样说,你们明白不?”

我和二哥相视一眼,一脸坏笑的猛点头,既然有老丈人作内应,这南门还不是咱手里的一块肉啊。

三百多人的部队边隐边行,大半天功夫就到了太阳镇外的小密木内。其时,天空乌云笼罩,大雪纷飞,视线距离仅有五百米左右,还不如一支普通步枪的射程。

朱镇待模范团站好队形,勒马在阵前迎着风雪朗声道:“弟兄们,今晚一仗,能活下来的,俺朱镇请喝酒,死的,俺朱镇也请喝酒,不过那得等明年的今天。”模范团的一百多好汉爆发出一阵直透乌云视死如归的笑声。朱镇待笑声一落,继续说道:“还是那句老话,咱们拼命为的是什么,为的不是别的,就是为了自己的子孙后代不再受人欺负。俺和你们一样,不希望俺的儿子一落地,就给别人跪着活。好了,废话不多说,吃饱饭,晚上给俺玩命儿招呼那帮从半岛来的朝鲜王八蛋。”


大雪一直下到晚上八点多才停,幸亏模范团和张家大院的炮勇都惯于野外生存,大家把马背上的毯子取下来,角连角的结成了一个一个小帐篷,就在这一个一个小帐篷下,我们吃了晚饭。

半夜时分,下午潜入城里的朱镇在城头打了个信号,三百多人的奇袭部队悄无声息的进了城。经过城门口的时候,我特意看了一下城门边的第十五山林队的守门士兵,十几具尸体整齐的堆在路旁,个个都是脖子被砍开一半,不用想也知道是朱镇下的手。论攻击速度,戚远烈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


朱镇拨了二十个士兵给二哥指挥去炸敌人的军火库,二哥脸色一白,拒绝道:“还是让三儿指挥吧。”朱镇一楞,我连忙说道:“俺指挥吧。”朱镇哪里知道,二哥因为指挥失误,让恶军的二十八个鄂伦春兄弟永远长眠在汤原。那次战斗之后,二哥的心里就留下了阴影,再也不愿当指挥官。

战场紧急,朱镇也不再问,对我说道:“炸了军火库,不要放指挥部的人跑出来一个,消灭了他们,立即到城北助主攻部队。”我使劲的点点头道:“嗯,明白!”


我们二十二个人一齐下马,我带领他们轻车熟路的来到指挥部三层小楼前。天寒地冻的,这次指挥部的戒备更松懈,连那两条日本狼青都没放出来。二十二人贴近了一楼,掏出手榴弹,我小声命令道:“俺说一、二、三,一齐扔。好,现在开保险,好,拉弦,一、二、三!”我向一楼的破窗扔进我的手榴弹,只见另外二十一道白烟一闪,一楼军火库立即冒出一阵白烟。我们转身玩了命的狂奔而去,没等跑到大门口,身后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传来,我紧跑两步,还是被爆炸的气浪掀倒在地。

三层小楼直接被炸飞了,碎砖碎瓦打着刺耳的尖叫声,一齐飞向我们。二哥大喝一声:“爬下。”我们一齐抱头就地打滚,但我还是遗憾的听到了惨叫声。不等我多想,城北密集的枪声,手榴弹爆炸声扑天盖地的传了过来。我顾不得躲避飞来的杂物,跳了起来,大喊道:“走,去城北。”

爆炸抛飞的杂物,砸伤了炸指挥部的三名战士,不过好在伤势不重。我深深的看了看三位因失血而脸色苍白的战士,命令留下三人照顾他们,手一挥,带领其他人杀向城北战场。


城北的进攻一开始很顺利,模范团、张家炮勇、老刘家的炮勇三路人马转眼就冲破了第十五山林队的两道防线。在冲到兵营中心时,第十五山林队的机枪响了,冲在最前面的三路联军被扫倒一片。第十五山林队的十几条机枪组成了密集的火力网,一时之间,缺少重武器的三路联军一下子被压住。朱镇脸色在火光下的冷静异常,我上前向他报告指挥部的战斗情况。朱镇展颜一笑道:“他妈的,居然被你们抢了头功,老子这儿的进攻不太顺利。小兰,来,给你介绍一下,俺的两个生死兄弟。”朱镇叫过来一位一身戎装的大鞭子姑娘。我和二哥立即明白这就是他未过门的媳妇了。小兰扑闪着大眼睛,看了我俩一眼,轻轻一笑。我和二哥嘿嘿傻笑两声,这就算打过招呼。


我观察了一下第十五山林队的火力,忧虑道:“师长,今晚恐怕有点儿麻烦。”朱镇一怔,显然没想到我以师长称呼他,不过他随即明白我的意思,现在这里只是战场,只有师长与士兵,没有哥哥和弟弟。朱镇皱眉道:“嗯,久攻不克,敌人外围部队很快就会增援过来,拖下去,于我不利。”

我同意的点点头,现在不光是敌人援军要来的问题,张家的炮勇们很多以前就是胡子,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现在一遇到重大伤亡,立即打起了脚底抹油的主意,只听他们呼喝有声,却不往前冲半步。反倒是老刘家的炮勇,在未来姑爷面前怎也要表现一下,不过这样伤亡也是巨大。

朱镇眉头一展,一咬牙,大喝道:“模范团,全体上刺刀,冲锋。”

我们被他一往无前的暴喝声所激,顿时浑身热血翻腾。二哥扬了扬手中的四棱刺刀,冷哼一声,带头冲了出去,我怕他有失,立即命令四名战士保护他。朱镇一马当先,手执一杆迎风猎猎作响的红旗,一道闪电般冲进了枪林弹雨之中。小兰真是个胆大的姑娘,她见朱镇冲了出去,迟疑了一下,也跟了上去。老刘家的炮勇见大小姐都冲了上去,哪能输给她一个姑娘家,嗷嗷叫着冲了上去。

我常常想起那个夜晚,那个数百热血中国人,为了子孙的未来,迎面冲向铺天盖地的弹雨,那是一个视死如归的夜晚。

那晚的雪在天空是白色的,落到地上,就变成了红色。


在敌人援军来之前,我们全歼城北第十五山林队的主力七百人。是役,模范团阵亡七十三名勇士,老刘家炮勇九十六人,张家炮勇一百五十二人。

朱镇杀红了眼,身中三弹,兀自死战不退。杀到最后,除了逃脱的十几名军官,第十五山林队的一百多人膝盖一软,纷纷跪地求饶。但看着倒在冲锋路上的兄弟们和美丽的小兰的遗体,我们所有人失去了理智,一百多人都不够发泄怒火。

第十五山林队剩下的二百多人,与三道岭的被独立师与金日成率领的游击队击溃的汉奸部队,向南不要命的逃窜。


我们掩埋了战友的遗体,都静静的看着朱镇。朱镇静静的看着小兰的坟,一言不发。我知道,这个铁血汉子,内心肯定是痛苦异常的,不由想起在长山的时候,他对我和二哥的好。这样一个铁血汉子,一旦对谁动了真情,那真是深如海,长如江一般。

北风吹起了朱镇的衣角,他抹了一下脸,转身对我们说道:“弟兄们,不杀光第十五山林队,难泄俺心头之恨,现在俺不是什么师长,只是个为老婆报仇的男人。杨团长,你带部队与独立师会合,这是命令。”一脸络腮胡子的杨团长欲言又止,过了良久,他才沉声道:“老朱,你,唉……,保重!”朱镇反倒轻轻一笑道:“你不阻拦俺,俺就很高兴。跟相默说一声,杀光那群杀俺老婆的人,俺就回去听候他处置。”


我和二哥不是模范团的人,算起来,我俩都不算是独立师的人。朱镇无权命令我俩,所以我和二哥陪他一起去报杀妻之仇。

我们三人看着模范团剩余的三十多人消失在雪原里,立即打马向南追击。

一路上,朱镇也不多说话,只是依靠我和二哥的追踪术埋头猛追。二哥悄悄跟我说道:“老朱这回是真伤心了。”我点头同意,换了谁,如花似玉,正值人生最美好年龄的老婆被打死了,都得伤透心。

心伤的有多深,仇恨就有多深。

来时,杨团长怕我们三个人在火力上吃亏,弄了七百发子弹给我们三个人。这回还真是派上了用场,我和二哥充分发挥了枪法上的优势。朱镇拳脚无敌,但枪法不行,他每见我俩打倒一个敌人,就朝天挥舞一下拳头。

二百多汉、朝伪军被我们三个人赶鸭子一样在东北大平原上狼狈逃命。太阳镇一役,模范团战士悍不畏死的作风,把这些精神上被阉割了的男人胆都吓破了,一路上真是风声鹤唳。更让他们心胆俱寒的是莫辛纳甘步枪的声音,每当枪声响起,肯定有一两个一起逃命的人仆倒在地。

我们追着这些杀害抗联战士和小兰的敌人,从延吉一直往西追到那尔轰。逃命的人不惜命的狂奔,追的人也不惜命的猛追。如果换了一般的人来追歼这股逃敌,说不定还真追不上,但我和二哥是从小在大小兴安岭打猎打出来的铁脚板,朱镇则怀揣着漫心仇恨,刚开始的追的头两天,我们三人只喝了十几口水而已。


追到那尔轰的时候,汉、朝伪军明显被连日的追击拖的快要死了。他们一致认为与其一个一个被点杀在路上,还不如就地一战定生死。剩下的一百二十多人,在那尔轰镇外的一个叫小木城的山村建立了阵地。

朱镇一路追下来,一个人也没杀到,正憋了一肚子火。见这批敌人停下了脚步,摆出拼命的架势,虎吼着就要冲进村子去。我和二哥拼死拦住,这大中午的硬往里闯,一百多条枪,不打出十几个枪眼就怪了。

我和三人来到巨木城村外的一座小山岗上,远远的监视着敌人的动静。村子里的老百姓猝不及防下,一个也没来得及走脱,尽数落入了这些人手中。一百多穷凶极恶的人立即开始祸害起老百姓来,一时间村里的惨叫声直冲到山岗上。二哥目中痛光一闪道:“这些是不是咱们的错?”朱镇冷冷道:“是他们的错,都什么时候,亡国了,还想过世外桃源的日子。今天这群恶人不来,明天小鬼子也会来,不抵抗,早晚就是这个命。”

这时,一个身材魁梧结实的汉奸走到村口,扯着嗓子冲我们立足的山岗喊道:“嗳,你们他妈的来啊,有本事进来啊,操你们妈的。”

朱镇眉头一紧,就待冲下去。我拦住道:“不能中计,他们根本不知道咱们有多少人,只要咱们打死不露脸,这帮人心里就怕死了。”朱镇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他松开握刀的手,一屁股坐在地上。

那汉奸见我们也不露面,骂的就更凶,伴着这骂声的,就是村子里被杀的老百姓临死前的惨叫声和女人们的尖叫声。

汉奸骂了两句,见我们也不露面,大概是口渴,转身就往村里走。

二哥恨恨道:“妈的,弄死你。”

抬手就是一枪。

沉闷的枪声中,我突然听到箭的破空声。

一枝黑色的羽箭,从我们右边的小山岗里破空而出,抢在子弹之前,一箭射死了那汉奸。

我们三个人俱一楞,二哥神色一动,激动道:“戚远烈!”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