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刺刀 第三卷 第三卷第六章 太阳镇的红旗-上

seawee 收藏 3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8/[/size][/URL] 第三卷第六章 太阳镇的红旗-上 太阳镇石牌村。 朱镇铁手一挥,模范团一百多人整齐划一的跳下战马。石牌村的地主大户张连富立即指挥家里的炮勇喽罗把战马牵走,他是独立师在太阳镇的秘密盟友。朱镇在延吉这片打杀将近一年的时间,着实结识了不少反日抗满的地方豪强。 张连富的四个儿子一人背了一杆叫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8/


第三卷第六章 太阳镇的红旗-上


太阳镇石牌村。

朱镇铁手一挥,模范团一百多人整齐划一的跳下战马。石牌村的地主大户张连富立即指挥家里的炮勇喽罗把战马牵走,他是独立师在太阳镇的秘密盟友。朱镇在延吉这片打杀将近一年的时间,着实结识了不少反日抗满的地方豪强。

张连富的四个儿子一人背了一杆叫不出名的长枪,像四杆标枪一样静静的立在他身后。二哥小声道:“嘿,他这四个儿子看来功夫不赖,你看他们的手。”我细目一瞧,四人手背的皮像老树皮一般,一看就是练过拳脚功夫的人。

朱镇带着模范团的几个头领和张连富一起进了张家大院。张家大院像个城堡一样,四面都有围墙,四个角上又有炮楼,黑洞洞的射击孔里,不知道隐藏了多少条枪。单看这大院,就知道这张家在太阳镇绝对是个人物。


朱镇在进大门的一瞬间,回头向我和二哥一招手,我和二哥对望一眼,心头一热,大步跟了进去。


张连富让庄里的老娘们烧了茶水,招待我们进屋的五个人。随即他开门见山道:“朱师长,你们打过了三道岭,俺就让村里的人把驻在村里的朝鲜棒子军给支出去了,你说的保密工作绝对没问题。”我这才细看了张连富一番,此人五十岁上下,一张脸生的确是饱满富贵,虽然朱镇只有二十出头,但这位五十岁左右的地方一霸,对朱镇却也恭敬异常。

朱镇微一点头道:“嗯,那是最好不过。叔,跟你说句实话,俺这次奇袭的部队不光是你见到的一百多人,俺还有三支部队在别的方向。”我心头一动,随即明白朱镇的用意,这种地方豪强,如果不以强大的军事力量激励他,他不一定肯卖命跟你干。

果然,张连富一直皱的眉头瞬间展开,豪气盖天的一笑道:“好,这次俺出一百人。朱师长,这可是俺张家大院的全部人马了。”朱镇端起茶碗,一饮而尽道:“好!打掉第十五山林队,俺再请叔喝酒。”

当晚,我们一百多人马就在张家大院住下。

朱镇半夜时分叫醒我和二哥,他见我俩穿好了衣服,便命令道:“淮子、伯阳,咱兄弟情稍候再讲,俺现在以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第一独立师师长的身份命令你们,现在出发,到太阳镇侦察敌情。”我和二哥收起嬉笑神情,一挺后背,静待朱镇的命令。朱镇眼中精光一闪,这两个小子果然不错,反应很快,随即命令道:“两日之内,在太阳镇摸清第十五山林队的前沿阵地、兵力配置、指挥部、军火库四点情况,明白了吗?”我和二哥小声而有力的答道:“明白。”朱镇严肃道:“再重复一遍命令。”

二哥答道:“两日之内,在太阳镇摸清第十五山林队的前沿阵地、兵力配置、指挥部、军火库四点情况。”

朱镇点点头,神色转柔道:“淮子,你小子虽然会说朝鲜话,不过也就三脚毛的功夫,记住,实在不行,以保命为第一任务,明白吗?”

二哥一梗脖子道:“俺不接受第一任务。”

朱镇忍住笑,一脚踹了过来,二哥闪身躲了过去。朱镇哈哈一笑道:“好小子,身手越来越快,嗳,说真格的,你小子毛躁,这次侦察任务,伯阳是队长,你小子没意见吧?”我一楞,二哥也是一楞,微怒道:“当然有意见了,你以为三儿能管住俺啊。”朱镇收起笑脸,语重心长道:“淮子,这次去是侦察敌情,不是上阵拼刺刀,靠的是脑子,不是功夫,明白吗。你小子性子急,三句话不对,肯定要出手。伯阳性格沉稳冷静,让他当队长,他能为了大局,不去计较小事,这样说,你小子没意见了吧。”

二哥看了我一眼,嘟囔道:“那俺要当副队长。”

我和朱镇看了他一眼,暴发出一阵长笑。

在笑声中,一个队长,一个副队长向太阳镇摸去。



朱镇在时间上的把握一丁点儿也不错,我和二哥在天亮的时候刚刚好到了太阳镇。

太阳镇四周有一人多高的石头墙,隐约一座据险而守的军事重镇。

初晨的阳光下,那些朝天乱刺的石头边缘映出一道道寒光。

在太阳镇边上,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前沿阵地,趁着第十五山林队早起和吃饭的混乱,大胆的在战壕里观察了一番。第十五山林队的战壕挖的也就一般般,战马一跃就过,想到这里,我心中不由一阵窃喜。

随后二哥和我带着几只昨晚抓到的兔子,以进镇卖兔子的名义很顺利的混过了城门。镇上一片死气沉沉的景象,我怕我俩太显眼,先找了处废弃的破屋藏了起来。四个任务,前沿阵地已经侦察完毕,图纸我也画好,现在还差三个。这个兵力配置如何去搞,确实比较难办。二哥挠挠头道:“最好能找个高处,再有人放一枪,这么小的地方,一眼望去,就知道他们的兵力配置了。”真是个好主意,我从破屋看出去,镇中心一座三层小楼那是太阳镇的最高点,我用手一指道:“就是那儿了”。二哥顺着我的手指方向看去,嘿嘿一笑道:“嗯,真是个好地方,要不你先爬到楼顶去,如何?”我点头道:“好,也只有这么办了。”二哥一巴掌拍在我脑袋上道:“好个屁,你没看到那儿挂着个牌子吗?”我仔细看了一下,那小楼院门口果然有个白底黑字的长条木牌,不过上面写的字我看不懂。二哥喃喃道:“他妈的,没想到第三个任务一下子就完成了。”我略一思索,喜道:“原来这是第十五山林队的指挥部。”二哥点点头,苦恼道:“指挥部啊,防守肯定严密,怎么能混到楼顶去呢。”我心头一动道:“不着急,慢慢想办法,一会咱们找军火库去。太阳镇是个小地方,既然指挥部在这儿,军火库也不能远了。”


在小破屋呆到中午,见街上人渐渐多了,我和二哥溜了出去。二哥操着一口半生不熟的朝鲜话和第十五山林队的一个落单士兵套话。那个士兵扁平脸,小鼻子小眼睛,接过二哥塞过来的两只兔子,立即夸张的哈哈大笑。二哥和他说了一会话,回头跟我说道:“他妈的,军火库居然就在指挥部的一楼,你说这些下水货奇怪不?”我哈哈一笑,这个二哥,这时候还不忘骂人。也难怪,太阳镇就这么屁大点儿地方,把军火放在防备森严的指挥部倒也合情合礼。不过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我脑子里突然浮现出来,既然军火都在一楼,何不炸了它,来个一锅端。


到了晚上,二哥把小破屋里的一些杂草划拉了一下,我和他将就着就躺下了。二哥有些疲倦道:“先睡一觉,累了。”我应道:“嗯,得睡上一觉,半夜咱俩去搞兵力配置的任务。”二哥虎目大瞪道:“你是不是想半夜混到楼上去。”我不作声,二哥哼了一声,睡了。


半夜,我推醒二哥道:“起来,俺去爬楼,你去搞家伙弄动静。”二哥不满道:“你个死三儿,刚梦到纪宛如,你推俺干啥。”我一楞,随即擂他一拳道:“别发春了,人纪大小姐从来就没正眼看过你。”二哥嘿嘿一笑,也不答话,一跃而起道:“上楼,搞家伙,都挺危险,你选哪个?”我细一想道:“俺灵活一点儿,俺上楼。你杀手重,你去搞家伙,小心了。”二哥收起笑脸,语气一沉道:“你也小心了。”


我和他对望一眼,相视一笑,互击一掌,扭身就走。


第十五山林队久无战事,防备稀松平常。我连兴安岭里的白狐都活捉过,混上他们的指挥楼那是易如反掌的事。不过大门口的两条日本狼青确实让我费了一番神,好在两条狗崽子警惕性不高,让我得以悄声进去。


一楼的大门有把巨大的铁锁锁着,我观察了一下,决定以后来炸军火库的时候,直接从窗口投掷手榴弹,这大锁头,没有个百千锤,还真弄不了。我顺着楼外层的柱子,手脚并用就爬到了三楼楼顶,在爬到三楼时,屋里二十多个朝鲜军官正强暴着几个小媳妇大姑娘。内心虽然愤怒,但我不是神,一瞬间弄死二十多个士兵,是不可能办到的,我只能记下他们的样子,留待日后慢慢收拾。忍着愤怒,我爬到楼顶,划着了洋火,这是我跟二哥的暗号,见火亮,他就搞枪,然后四处放枪。


过了半个小时候,第一声枪响从城北传来。随即枪声不断,二哥四下跑动,把第十五山林队的城里完备部队都惊了起来。一个个火把,从城里各个地方亮了起来,就连三楼的那二十多个军官都跑下了楼。我飞速的用铅笔记下这些亮火把的地方,再观察了一下火把的走动情况,搞清楚了各个守备点的巡防路线。

我看着最后一道枪口焰火消失,随即满城都是朝鲜士兵刺耳的吵嚷声。这群下水货,真是能吵死人。随即我又担心二哥起来,怕他出事。


城里的守备的部队闹腾了两个小时,慢慢平静了下来。我在城北的一点重重划了一个圈,那儿亮起的火把照亮了半边天,如果猜没错,那儿最少驻扎了有七百人之多,是第十五山林队的兵营。

待城里完全静了下来,我溜下了楼。大门口的两只日本狼青不知道跑哪去了,让我省了不少时间。

我和二哥约好在南城门外的小树林集合。

越走近小树林,我心内越慌,照理说,二哥肯定比我先到,如果他看到我出来了,肯定会出来迎我的。现在却连一个人影也没有,我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进小树林里,我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人,此时顾不了那么多了,我小声叫道:“二哥,二哥,你在不在?”哪里有回音,静静的夜空下,只有我脚踩雪地声而已。

二哥肯定是出事了,我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靠着一棵小树,我蹲了下来。二哥的不知生死,让我一下子像失去了最心爱的东西一样。


“哟,队长大人这儿哭啥呢。”

“我操,你,你没死啊。”

“死什么死,队长大人怎么还哭鼻子呢,这跟身份不符吧。”


看着好整以暇的二哥生龙活虎的站在面前故意损我,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哪还管的了那些,起身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他,放声大哭。

二哥拍拍我的背的道:“别哭了,别哭了,开个玩笑而已,看把你小子吓的跟娘们似的。”


我和二哥看着朱镇,朱镇紧锁眉头看着我画的草图。

良久,他站了起来,剽悍的身形一下子映在我和二哥的眼眸里。

黑笛骑士朱镇淡淡一笑,以无比自信语气施施然道:“真有点儿高看这些汉城来的朝奸部队了,就这种排兵布阵的三流部队,不用等其他部队了,明晚进攻太阳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