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诱惑 一 二十一

zhenaisusu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6/[/size][/URL] 秋日的天空清澈高远,沿着水关长城的步道慢慢往上攀爬,视野次第开阔起来,漫山层林尽染, 郊野的空气也使人感觉格外的舒畅。 杨泓紧拉着我的手亦步亦趋地跟在我身后,柔嫩的手心里都有汗津津的感觉了。“哥,有些累了,我们歇上一会儿吧。”在青砖石阶上坐定,她自然地把头倚在我的肩头,我似乎都能清晰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6/


秋日的天空清澈高远,沿着水关长城的步道慢慢往上攀爬,视野次第开阔起来,漫山层林尽染, 郊野的空气也使人感觉格外的舒畅。


杨泓紧拉着我的手亦步亦趋地跟在我身后,柔嫩的手心里都有汗津津的感觉了。“哥,有些累了,我们歇上一会儿吧。”在青砖石阶上坐定,她自然地把头倚在我的肩头,我似乎都能清晰地听见她的娇喘声。


亿都投拍的电视剧《深喉》在长城脚下的公社举行开机仪式,正好杨泓倒休,我便带上她提前到附近景区逛悠一圈儿。


“每次和你到野外玩都是我的节日,特别享受这样没有外人打扰的宁静世界。”杨泓喃喃地说。我心下一动,这个女孩平素似乎不太爱交际,除了跟一帮同事有来往,同性和异性朋友都很少见到。有时候也会言笑晏晏开朗活泼,但越来越多的沉郁让我不觉有些担心。


“杨泓,我现在都很少见你像以前那样开心的笑脸,好像心事越来越重,是不是工作或家里有什么不顺利的事情呀,要不有人欺负你啦?”


“嗯,也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就是在北京呆得越久,就越觉得自己很惶惑。也不知道到底想要什么,心里常常像没有根的浮萍一样空空落落的。”她幽幽的口气如同在讲别人的事情一般。“哥,我要是真的被人欺负了,你会为我去拼命吗?”


“谁敢欺负我妹就等于挖我的心头肉呀,那他还有命活么。”我努力想使她心绪轻松起来。“我想你也会,那次为了一个才认识的女孩就跟人家拼命。不过我觉得自己在哥心里并没有那么重,我这么说哥可别不高兴噢,我的意思是对你最重要的那个人还没有出现……”


没想到这个女孩的心思细腻如丝,令我无法不正视。我伸出手轻揽在她腰间,“其实有时候我内心深处和你无所依凭的感觉是一样的,只不过我明白自己这辈子注定是一个过客,永远在行走,停息不下来,所以不能保证跟着我的女孩能够安稳。与其最后出现幻灭的残局,不如一开始就不进入这个命定的棋局。”


“哥,我懂啦,只要你心里还在乎我就行,我不会要求更多的。现在想起来,要不认识你,在北京的生活会是多么苍白无聊啊。”她用掌心握住我的手,指尖轻轻在上面划过,似乎传递着心灵的脉动。


我们转换话题,她告诉我金色阳光假日房地产公司最近遇到了麻烦,原来福建老板同时开发了一个同名住宅楼盘,却以产权式酒店销售上市,结果答应给业主的分时出租回报不能兑现,业主不仅告上法庭,还聚众游行要求退赔。我说如果觉得有问题的话不妨考虑换一家公司看看,我也会帮她留意相应的机会。杨泓情绪似乎慢慢转得晴朗,转头在我脸颊上努嘴轻轻一吻,拉着我的手直起身来,继续往上面的烽火台攀登。


《深喉》的开机仪式上可谓衣鬓香影,冠盖云集。亿都影视公司的总柳岚跑前跑后迎来送往,交际花的手腕令所有来宾都感觉喜兴舒贴。见着我和杨泓也不忘招呼周到,“我说杨尘你这么久不露面了,原来是被这么漂亮的妹妹勾住魂儿啦。”


“这是我妹杨泓,这是亿都的柳副总,”我给她们介绍说。“杨尘有这么一个靓女妹妹藏着掖着,也得介绍给我们大家认识呀,哈哈。”身后有人冲我招呼,回头一看,原来是刘煌陪着陈公子、曾荃等人驾临。


杨泓今天一身素雅打扮,乌黑的秀发用猴皮筋简单地束在脑后,水洗白的牛仔裤配双运动球鞋,宛如一个清纯的校园美女,在浓妆重彩的女宾堆里反而格外惹眼。


曾荃拍拍我的肩,招呼说:“杨兄好,”接着转向杨泓,“我猜想杨小姐会不会也是我们剧中的女角色呀?”


杨泓被他直勾勾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在,下意识地往我身边靠,“哪里哦,我就是陪我哥瞧瞧热闹来的。”


“我看以杨小姐的资质要进演艺圈,磨练几年的话,静纬的地位也保不齐会有危险呢。”曾荃这小子不停地给杨泓灌米汤,看来也不是盏省油的灯。


“老弟你帮我也照料着点儿,今天曾总出面还请到了马副市长,我得到门口候着先。”刘煌这部戏不仅拉着了陈公子和曾荃加磅进来投资,许静纬担纲女一号,还攀附上不少权贵,自然是满脸喜色外溢。


会议大厅挂了一条红幅:电视连续剧《深喉》开机仪式,红幅前面摆了一张条桌,条桌上一盆香炉,两只香烛,陈列着烤乳猪,香蕉,苹果等供品。


演职员们从拍摄现场陆续走向大榕树,踏上台阶,每人领三枝香,面向红幅香烛站定。总制片人刘煌站在前排中间,双手持香,虔诚无比。司仪柳岚宣布开机仪式开始,第一项是上香,同时只听噼呖啪啦一阵响,鞭炮声夹杂着火药味,倒也烘托出一股子热闹劲儿来。


接下来是香槟酒宴,大厅一角的案桌上高脚玻璃杯呈金字塔状码放成几层,马副市长、陈公子等贵宾接过礼仪小姐打开的香槟从上往下倒酒,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分发完毕,主宾持酒结对闲聊。


我意外地在人群中发现了李聪,见她也同时看到我了,便端着酒杯走了过去大招呼。“你又换了个女朋友呀,真是身边美女如云呀。”她调侃说。“要加上你才够得上数呀,不过一见到你我头上的旧伤就发痛,提醒我红颜祸水哦。”


她咯咯一笑,悄声问我是不是跟“水天一阁”的老板曾荃认识,听说这人的背景很深,北京好多黄金地段的开发他都插手进去了。我有些惊愕,反问是不是陈公子那条线上的,她摇摇头,说黄主任曾经提到过这家伙,好像手眼通天不那么简单。


不知道这会儿杨泓溜到哪里去了,我在人群里扫来看去,竟然发现不远处这个曾荃跟杨泓正说的起劲儿。李聪这个鬼丫头捅捅我,努嘴一笑,“杨哥可要当心耶。”


回城的路上,我跟杨泓开玩笑:“今天可开心,万花丛中一枝独俏,连曾大老板也青眼有加呀。”她赫然娇嗔说,“哪里有哟,你没见许静纬往那里一站才真的是仪态万方呢。”


“曾公子是不是想劝导女青年投身文艺界呀?”我有意转过话题。“那倒没有,他听说我在金色阳光假日工作,神秘兮兮地要我有机会的话趁早离开。哥,感觉这个人好像很阴似的,总之怪怪的感觉。”


“你先别想那么多,帝京水深浪大,藏龙卧虎,也是鱼虾蟹仔共舞一池的地儿,不过岸上的草根百姓大抵可以做平安看客,”我宽慰她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