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想当交通厅长[蓝剑]

横刀立马为祖国 收藏 26 207
导读:交通厅长权力大,管的钱多,用厅长自己的话说,你在这位置上想不受礼都难。 前几年的媒体报道,全国一连五个交通厅长相继落马,其中仅河南省就连续三任交通厅长前赴后继。这是明的,撞到网里的,还有没有漏网的呢,真是令人汗颜啊! 于是,老百姓中就流传这么一句话,说是在某会议的会场,就主席台上就坐的那些人,如果都拉出去毙了,有冤枉的;如果隔一个拉出去一个毙了,有漏网的。所以当时曾经流传一个顺口溜:腐败都是前十排,根源还在主席台。这就引出一个问题,腐败就这么难治吗? 过去都有毛遂自荐,于是,我也学一回古人,我也毛遂自

交通厅长权力大,管的钱多,用厅长自己的话说,你在这位置上想不受礼都难。

前几年的媒体报道,全国一连五个交通厅长相继落马,其中仅河南省就连续三任交通厅长前赴后继。这是明的,撞到网里的,还有没有漏网的呢,真是令人汗颜啊!

于是,老百姓中就流传这么一句话,说是在某会议的会场,就主席台上就坐的那些人,如果都拉出去毙了,有冤枉的;如果隔一个拉出去一个毙了,有漏网的。所以当时曾经流传一个顺口溜:腐败都是前十排,根源还在主席台。这就引出一个问题,腐败就这么难治吗?

过去都有毛遂自荐,于是,我也学一回古人,我也毛遂自荐,我要当交通厅长。我当交通厅长最起码一条就是不腐败,我能保证把国家的每一分钱都用到公路上去。当我把我的想法告诉我的朋友时,朋友们都笑我。不是他们不相信我的廉洁自律,也不是不相信我的工作能力,而是笑我痴:在目前这种干部制度面前,我这一辈子也不可能当厅长。

朋友们给我掰手算了算厅长的来历:1、先去考上个名牌大学,特别提示:成教的不行,自考的不行,夜大的不行,业余的不行,电大的不行,即必须是“第一学历”;2、大学毕业后,先要去考个公务员资格;3、要取得编委的编制指标;4、要从一般公务员一级一级地晋升,副股——正股——副科——正科——副处——正处——副厅——正厅……。常言说,朝里有人好做官,如果上边有人,比如七大姑八大姨、干爹湿妈等在中央或者省里是主要领导,或者认识这些主要领导,那你晋升就快些,没有这些关系的。那就花钱买,有个地方的官员中就流传着这么段顺口溜,说一般干部“副股提正股,需要一万五。副科提正科,还得五万多”;说县委领导“要想富,调干部,光研究,不宣布。”据说这个县那年从春节前就酝酿着要在全县进行干部大交流、大调整,结果到次年的三月三都没有动。好了,话归正传,朋友的意思:只要你上边没人,又没有钱送,即使你现在是个机关的小公务员,这辈子累死你也升不到正厅级的。况且,你现在不但没考上大学,根本成不了公务员,而且你只是一个农民,一介农夫,泥腿子一个,连城市户口都没有,连商品粮都没吃上,就想当厅长?这不是大白天做黄梁美梦就是脑袋让驴给踢了!

朋友的一番话说得我脊梁沟里只冒冷汗,我这不是真的成了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了吗?

朋友的话把我从梦中唤醒,我不再想当厅长,也不再关注厅长是否贪污腐败。但是我还是想不通,诸葛亮要是生在当今社会,那他到老死也不可能当上国务院总理的,一辈子也只年在南阳卧龙冈种地;毛泽东要是生活在如今的社会里,那他也不过是湖南韶山冲的一介农夫,充其量以他的中专师范学历,也不过在农村小学当个小学老师而已!

跟这些伟大的历史人物相比后,我也就心安理得了。

还有一个问题,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李长河等许多有一定职位的领导干部,为了自己的一己之利而雇凶杀人。仅官方报道的这类案例就有数起之多,李长河、陈建设、还有淮阳那个粮食事件……。

如果一把手的权力能受到班子其他成员的制约,或者能受到群众的监督,李长河等又怎么能发展到雇凶杀人呢?一把手说一不二,其他班子成员以及监督机制形同虚设,从而导致个别干部打着共产党的旗号,以政府的名义,干祸国殃民的事,这本身不就是严重问题吗?老百姓只会把帐记到党和政府头上的啊,这不是一个驴粪蛋坏了一锅汤吗?

对于李长河们来说,如果他稍微有点问题就有人提醒他,就有人制止他,就有人拉他一把,他还能掉下万丈深渊吗?

所以说,李长河之死,不是死于他的对手,也不是死于告他的人,也不是死于司法机关,也不是死于法律,而是死于我们的吏制!——干部制度不改,上述丑恶现象就无法根除。我们党中央也已经预感到了这个问题,多次提出要进行政 治 改 革,可这干部任用制度到底该怎么改?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内容于 2008-9-5 17:32:15 被横刀立马为祖国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