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坐在医院的长凳上,双手用力地撕扯着自己头上的头发。不到一寸长的头发很难抓住,他却依然用力地撕扯着,伟想用身体上的疼痛来减轻内心的那山崩一样的痛苦。钢铁般的汉子再也无法坚强,泪水不断地滑落,滴到了腿上、地板上。

她走了,伟最心爱的妻子走了。26岁,花季一样的女孩走了,还带着对伟深深的爱,带着对着美好的世界的无限眷恋,带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她走得是这样的匆忙,她才给丈夫带来了半年的温馨生活。两口子的幸福生活才刚刚开始,就这样结束了。

伟是个现役的警官,来自贫穷的粤东山村。在部队工作诚诚恳恳,他在第四年的时候如愿的提干,当上了梦想已久的警官。美好的未来就在眼前,立志奉献警营是伟一直的梦想,终于,这一切都真实地发生在眼前。

战友相聚时,总爱问伟:什么时候才能喝到你的结婚喜酒啊?伟带着一份神秘:我立志警营,以部队为家、事业为重,不到正连级别不会考虑个人问题。其实,在伟的心中早已有了一个她。

她是南方特区的一名教师,战友们都没见过,知道她长得很漂亮,人的心地也好。关键是她很支持伟,支持、理解伟的职业。伟说她喜欢军嫂的这个名字,她以能成为军嫂而感到骄傲。

军人的爱情故事没有寻常百姓那样的多姿多彩,只在平淡中闪出坚实的光芒。没有花前月下的卿卿我我,也没有玫瑰、百合的浪漫动人。伟给她的只有一枚枚的军功章,就像歌儿唱的那样,军功章啊,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

在伟顺利晋升中尉正连的时候,伟庄严地赠予她这个光荣的称号:军嫂!

婚后,由于政策的限制,伟和她依旧是过着牛郎织女的生活。还好,两人相距得并不远,在周末的时候,她总是第一时间赶到伟驻守的城市,在伟所在的地方附近的出租屋里,亲手为伟做上一顿可口的饭菜。她担心伟在部队的伙食不好,强体力的付出后无法补充足够的营养。伟笑着对她说:别把我养得太胖了,不然战士们会笑话我的。她说:我喜欢猪,我就要把你养成一个胖胖的猪。

伟说:我很幸运,在部队领导和战友的关心和帮助,我圆了梦想;生活中遇到你更是我幸运中的幸运,上天赐给了我一个好妻子。我们迟些日子就在特区买套房子,等我将来离开部队了,我要和你好好地享受生活,我要努力补偿你。

美好的生活总是在经历着磨难,坚贞的爱情总要接受痛苦的考验的。

一天伟接到了她家人打来的电话,让伟马上赶到特区某医院。伟听到电话就呆住了,过了一会儿才清醒过来。伟立刻跟指导员交待了工作,同时向上级领导做了简短的汇报后就急忙坐上了城际快车。

伟赶到医院的时候 ,他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妻子,妻子微笑地看着伟。“没事的,放心吧。这病能治好的。”

旁边的妻子家人听到后,都悄悄地转身擦着泪水。

伟故作轻松:是的,你会没事的,我会找最好医生治好你的病的,那么多和你一样的病人在换骨髓后都能痊愈了,你也一样。我们的幸福生活才刚刚开始呢,我们的新房子装修还要你去跟进的。

离开医院后,伟疯了一般不停地打电话。他咨询过医生之后,知道了她病情的严重性:白血病,晚期。他要动用自己所有的关系和力量,他要不惜一切代价挽救妻子的生命。几十万的手术费用,还得有适配的置换骨髓。

上天似乎也在怜悯着这对新婚才半年的夫妻,在部队领导的关心下,伟也迅速转手了新买的房子。巨额的手术费终于都凑齐了。很幸运,与妻子匹配的骨髓也找到了。事情进行得出乎意料的顺利。

手术也顺利完成了,走出手术室门口的医生对伟点了点头,说如果安全渡过危险期就算是成功了的。

身穿无菌服的伟握住还在沉睡中的妻子的手,他希望通过这双紧握的手,将自己的坚强传递给妻子。“快点醒过来吧,还有更美好的生活在等着我们呢,我们还要生个儿子,我们的儿子还要像我一样穿上这套警官服报效祖国。醒醒吧,醒醒好吗?”

生命依旧显得脆弱,手术当天的晚上,她的情况急转直下。体温急剧上升,各项指标也迅速朝着极端发展。伟的脸都扭曲了,看着妻子被护士小跑着推进抢救室,他的心都碎裂了。他再也无法坚持站立,软泥一样地瘫坐在凳子上。

也不知是过了多长的时间,在伟的脑海中就像是渡过了一万年那么漫长。

手术室的门打开了,伟没有勇气走过去,他抬起头无助地看着鱼贯走出来的医生们。他希望看到医生会面带微笑地对他点头,就像上午换骨髓手术后那样。可是,这次伟只看到医生们面无表情地摇摇了头。

山开始崩塌了,巨大的石块压得伟无法喘气,世界仿佛走到了尽头,伟看到的眼前是一片的漆黑。伟不相信,他不相信这发生的一切,他不相信美丽的妻子就这样的离他而去了,妻子还是那么的年轻。

伟傻了一样坐在长凳上,泪水再也无法控制奔涌而下。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就这样对待我?难道是我做得还不够?伟一边撕扯着自己的头发,一边不断地责问自己。

此后,每个月的其中一个周末,伟都会准时出现在她的面前。墓前的百合总是那么清新脱俗,就像妻子的脸庞。瓷像片上,她的笑容依然是那么迷人。

“你还好么?我来看你来了。战士们都托我向你问好呢。”伟粗糙的大手抚摩着她美丽的脸庞。

每次,伟都这样默默地和妻子说着说不完的话,直到太阳快要落山,他才依依不舍地告别。

每次归队之后,伟就像变了一个人是的,仿佛当年新兵连的他又重新站起来了。训练场上看到的伟依旧是那样的生龙活虎,好像他才是参加训练的战士那样。战士们都可以感受得到,但是没人可以从他的脸上看出半点的伤心痛苦。伟知道,自己的伤心和痛苦只能在那个周末,在那块墓碑前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