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六章 云合 第一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3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整合三军预算是一件高强度的工作,白天跟海陆军部的老爷们辩论,晚上审查预算及相关的资料,身体本来不好的龙行健累坏了,将预算送到首相府,他也病了,没办法,在家歇一天。

龙行健在苏洁屋子里休息,有点发烧,但不要紧,没有叫医生,家里就守着一个医生,苏洁是医护皆通,给龙行健挂上水,将一条毯子盖在丈夫身上,看着他睡着了,轻掩门来到相邻的院子。这套院子苏洁父母一家住过,现在还是住着苏家人。

苏家本来在帝都买了一处房子,楼房,三居室。一家人搬过去有点挤,苏洁的生母柳氏就没走。其实苏洁希望他们走,总觉着娘家人一直住在丈夫这儿会让别人说闲话。苏家搬走后才发现开销大了不止一倍,原来住在龙家,几乎不花什么钱,连粮食肉菜崔静都派人定期送过来。苏洁的侄子其实一直在小餐厅混饭。搬出去后方知什么都是钱,帝都居,大不易的俗语算是被验证了一把。苏家其实不缺钱,他们经营的皮货生意一直很火,在北安州和罗卑都开了分号,旗下的雇员也有二十来人了。经过二十年的经营,已经是很富裕的人家了。但花钱却比战前更小气了。苏洁父亲的大太太程氏管着家里的经济账,这个肥胖的老女人越老越财迷,总记着英州老家的财产损失,把生意上挣的钱紧紧攥在手里,花一个子都心疼的要死。自从龙府搬出,就不停地念叨花销太大了,屋子太小了,住在这鸟笼般的楼上,连地气都接不到,会折寿啦------总之,一句话,盼着找个机会搬回去。每次苏洁来看他们,总要提起这事,赤裸裸,毫无遮掩。搞得苏洁不胜其烦。古人云,少年戒色,老年戒得,诚哉斯言。

正好龙行健总督兰斯,举家南下,诺大的龙府只留下陆华和几个仆人,程氏便让苏父找苏洁,想搬回龙府。苏父愈老愈惧内,自不敢违背太太的宪命,不过苏父不找苏洁而是找到崔静,这位好说话的管家太太一句话,苏家又搬回了龙府。苏洁的哥哥苏威和嫂嫂秋雪没回来,占了那套新买的楼房。

苏洁刚才就隐约听见龙欣的声音,不知这个丫头为什么不去学校。所以安顿好丈夫便拐进邻院,还没进屋,便听见龙欣在母亲柳氏屋里哭。

柳氏身体不好,一到冬天就特别怕冷,除了集中烧的暖气,在屋里又摆了个烧煤球的炉子,苏洁一进屋就觉得热气逼人。“妈,屋里太热了,这样容易感冒。”

“我一般不出去。”柳氏一歪嘴,指指套间,苏洁明白龙欣正在里面,“阿欣,哭什么?谁欺负你了?”套间的门关着,龙欣只是哭,不开门。

苏洁猜到是感情上的事。就着苏洁的本意,她更希望女儿找一个普通人家的男孩。贵族家庭在苏洁看来除了腐气没什么优点。但女儿找了卢家公子丈夫并没有反对,苏洁也不能再说什么了。敲了一阵门,龙欣死活不开,苏洁也不再敲了,低声问柳氏是不是跟卢无咎闹矛盾了?柳氏说是,具体情况却不知道。苏洁点点头,转身回到自己的院子,进屋发现丈夫已经醒了,大概睡着后翻身动了手背上的针头,鼓了个包。苏洁急忙换了手重新扎针,“阿欣在那边哭鼻子呢。”苏洁决定跟丈夫说。

“唔,怎么回事?”龙行健问。苏洁便把知道的情况说了。

“哦,你去叫她来,我和她单独谈谈。”

苏洁点点头,过去叫龙欣,龙欣不敢违逆父亲的命令,胡乱擦了脸,头发也没梳,忸怩着来到父亲房间。龙行健指指床边的椅子,“坐吧,跟爸爸说说怎么回事?”

龙行健也不知为什么,对长女的爱似乎更多一些,也许是这个女儿小时候,实际上直到现在,都特别“粘”自己。

“爸爸,他不要我了。”龙欣的眼泪又吧嗒吧嗒掉下来。

“为什么?问过他吗?”

“问过。他说不是他的原因,是家里------”

“明白了。你怎么办?”

“我真的喜欢他,这两天总做噩梦。昨天我去求他,他不理我------”

“离不开他吗?”

“嗯,”

“当年你妈妈从前线回来找我,得知我被捕入狱,生死不明,家里长辈也不同意她找一个囚犯,很正常的选择啊。你妈妈为了到靖难军找我,不惜当了俘虏,受尽了凌辱。为什么?她爱我。你看,卢无咎因为他家的一句话就可以抛弃你,这样的男人,值得为他流泪?我龙行健的女儿,就这样没出息,就这样辨不清人?”龙行健语气严厉起来,“他家为什么反对,因为我赞成严惩贪官,阿欣,你已经念大三了,你来说说,我应当顾及你跟卢无咎的婚约就对卢家的贪官网开一面?我知道,有人说我被皇帝利用,有人说我不懂官场的规矩。我跟你说,你已经是大人了,这样的混蛋规矩,我永远不会遵守!要是他在军队,我会下令毙了他!把眼泪擦了,我家龙欣没那样窝囊!以后自己学会认识人,找到自己喜爱的,并且他也真正爱你的,哪怕他是个平常人,也是好的选择。我说的,明白吗?”

“是,我明白了。”龙行健用毛巾捂着脸,声音闷闷的。

“好,给我削个水果吧,你也吃一个。据你妈说,多吃水果对皮肤好,而哭鼻子会变丑的。你想变成丑八怪?”

龙欣忍不住笑了声,仍然用毛巾捂着脸。待了一会,扔掉毛巾,动手给父亲削苹果。苹果是从地窖里才拿出来的,水汽足,很鲜亮,龙欣先给父亲削了一个,自己也削了一个。

“爸爸,既然妈妈那样爱你,为什么还找了她们?”

龙行健有点尴尬,“哦,这个,一些事情你也听说过,这件事情------”

“爸爸,我不是说林妈妈她们不好,我是说我不喜欢这样,一夫多妻,人家兰斯就没有!”

“是啊,帝国的好多制度需要改变,需要改变------”龙行健看见门口的苏洁,住了口。

“还是你爸爸行,几句话就说服你了。洗洗脸,下午回学校吧。”

“嗯,”龙欣答应一声。电话响了,苏洁接起来,是婉儿的声音,“念祖将军因脑溢血住进医院了。”龙行健一把拔掉了针头。

张念祖在办公室突发脑溢血,被紧急送进陆军总院。龙行健赶到医院时,急救室外站满了帝国的大人物。尽管陆军总院的医护人员见过世面,但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元帅上将,还是让院长主任们紧张万分。急救室旁边的医生值班室辟为接待室,将原来的桌椅搬走,摆了一圈沙发,一群将军元帅及政府的高官们正在议论着什么,见龙行健进来,敬礼的敬礼,打招呼的打招呼。龙行健瞅见卢秀,发现卢秀别过头没理他,也就装着看不见。总院的少将院长将张念祖的情况再跟龙行健汇报一遍。同样的话说了十几遍了,院长感到口干舌燥。

张念祖为人大度谦冲,在帝国的官场口碑极好。他属于轩辕台最核心的亲信圈,自新朝建立,一直担任太阳堡总管和军情局长,二十年里兢兢业业。如今生病,获知消息前来探视的官员络绎不绝。

高天成将龙行健叫到外面,先谈了张念祖的病情,正在做开颅手术,医生判断出血的位置不太好,现在就看开颅后的情况了,海军总院的潘大夫是权威,已经在来帝都的飞机上了。

“他尽管嘴上说看得开,实际还是有心病啊。在权力场上打滚了一辈子的人骤然离开了聚光灯,都有不适应的过程。那天我们谈到了你,他对于很不放心。他一直把你当晚辈,觉得你只适合战场------行健,过几天要讨论那件案子,这事跟你远的很,千万不要乱放炮了,咱这位皇帝陛下------”

龙行健的心思却在张念祖身上。这位谦谦长者是自己事业的帮助者,也是领路人。当他资助龙行健念少年军校时,绝对没想到他资助的少年能成为帝国元帅,功业超过了帝国历史上的所有名将。龙行健从帝都脱难,张念祖是具体的策划指挥者。张念祖在龙行健一路火箭般的升迁中,表现了一种淡然,从来不跟任何人说他和龙行健的渊源。据李昊讲,几十年来,张念祖对李家的照顾从未断过。此人对自己要求极严,就军衔一事,新朝甫建就是金星中将,到今天,仍然戴着金星中将的肩章。拒绝了十数次皇帝对他的提升,理由是情报部门的首脑不应该拥有更高的军衔,保安总局局长不就是金星中将吗?我和总局一样好。什么是君子之风,张念祖就是榜样啊。

“张叔叔的家人怎么没来?”龙行健没见到张念祖的家人。

“老伴还不知道。身体不好,没敢告诉。子女们正在往过赶。这个老哥啊,”高天成感慨道,“他是帝国的另类,四个孩子,没一个当官的,长子是机械工程师,在帝都第二重型机械厂,次子是地质工程师,常年工作在高山大川。两个女儿也很平常------比起他,我有点俗气了,俗气了。”

龙行健没有吭气,他从来没有去过张念祖的家。若论私人关系,龙行健觉得自己欠了张念祖很多。

手术室的红灯终于灭了,大家围住出来的医生,“手术是成功的,将军尚未醒来,各位首长,请回吧。将军的情况我们会及时汇报的。”

龙行健没有走,他和高天成一直待到晚上,重病监护室进不去,他俩希望能和苏醒的张念祖说几句话。医生出于对将军健康的考虑,坚决反对他们现在就和病人交谈。一直等到深夜,龙行健和高天成才回去。

第二天上午龙行健再次去了医院,主治医生说将军现在神智清楚,可以有五分钟的谈话,但不要有任何刺激性的话题。

张念祖认出了龙行健,脸上漾起一丝笑意,“谢谢你来看我------协调军费,做的好。”他声音微弱,带着一丝颤音。

“不谈工作,我就是来看看你。医生说你的手术很好,静心调养,很快就会康复的。”

“没关系。行健,你忙,不要来看我了。有一件事,银鲨岛的问题,千万不要借此生事。军情局,海军都有人拿那个小岛做文章,不要生事------行健,现在你有威望,告诉他们不要生事。”医生急忙阻止,同时给龙行健使眼色,希望他离开。

“张叔叔,你不要操心,安心静养,我再来看你。”龙行健离开医院。第二天传来消息,张念祖将军再次出现脑溢血,抢救无效,与1030年12月25日逝世,享年62岁。张念祖临终只和龙行健做了工作上的短暂交谈,关于银鲨岛的事,成为其最后的遗言。

轩辕磐对于这位老臣给与最后的尊重,授金星上将,毅勇侯。荫一子为子爵。

张念祖的逝世给1030年这个不平凡的年份划上了最后的句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