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53/


靠在前面的乡绅正看得兴起,突见菜刀直向自己面门飞来,不禁大惊失色,向后连连退去,却踩了后面的脚,一时间现场乱了起来,只听得“咚咚”两声,两把菜刀直劈入人群前小案上的猪头上,猪头应声破成两半,菜刀直直地劈进小案中! 原来早有其他弟子趁大家看得入神之时将摆了两只猪头的一个小案摆在众乡绅面前约三米的地方。

众乡绅大惊失色,他们哪里见地如此的菜刀刀法,惊愕中,宋一牙笑了笑,道,“多谢许师兄!”许二楞一抖手腕,一拽菜刀后面的钢丝,两把菜刀又“嗖嗖”两声回到手中,许二楞将菜刀别回腰间,落落大方地向众乡绅一抱拳,面不红心不跳,道,“献丑了!”才一步跨回队列。

此时众乡绅才回过神来,爆发出一片掌声,宋一牙清了清喉咙,道,“下面请龙师兄表演枪法!”

又有弟子将小案及猪头撤下,另有两个弟子每人抱了一只鸟笼,站在场中。陈五刚一站出队列,突听得一声长音,“县长驾到!”

众乡绅一听县长驾到,忙让出一条通道,一个四十岁上下,中等身材,身着黑色中山装,面带微笑的男子在两名马弁之后走进后院。

宋一牙心中一惊,难道这就是榔桥县县长、榔桥县国民党党校校长马志国?也有传言说他是南京戴笠戴老板的人,也有人说他是汪伪的人,最传得最多的是“笑面阎罗,马面鬼王” 的街头儿谣,但观面相平易近人,不象坏人。宋一牙开坛仪式并没有邀请此人,一是还没有和这家伙搭上“桥儿”,二也不想锋芒太露,而此时他不请自来,到底意欲何为?不管了, “既来之,则安之”先把他安抚下来再说,想到此,忙一整衣衫,迎上前去,双手一抱拳,躬身道,“小民宋一牙,在贵县开张小帮分舵,不敢惊扰县太爷大驾,还请马县长海涵”。

马志国哈哈一笑,道,“如此幸事,兄弟哪有不来之礼啊?宋少帮主,记着,你这可是礼数不周啊!回头定要多喝你几杯讨罪啊!哈哈哈!”

宋一牙心中一跳,这马县长果然是个人物,几句话,连骂带笑,便把见面的尴尬一带而过,仿佛是宋一牙的老相识似的,心中不免防备几分,但场面上还得应付过去,便又躬身道,“江湖后进,民间小事,原想县长大人日理万机,牵挂百姓民生,何敢再劳烦大驾?恕罪恕罪!”

“玩笑玩笑,老弟不必在意。对了,是什么节目搞得各位朋友如此兴起,快快表演,别让大家等着心焦!”说着,这马志国向各位乡绅摆了摆手,算是和大家打了招呼,此时,顾卫平在宋一牙示意之下,早搬了太师椅来,马志国也没有客气,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

宋一牙又重新“报幕”,“县长大人,各位父老,下面就请敝帮龙师兄表演枪法!”

两边的弟子打开鸟笼,只见八只麻雀扑楞楞飞出樊笼,四散飞去。而陈五此时已经抽枪在手,左右开弓,只听得八声枪响后,八只麻雀又扑楞楞落回地面,却不见死亡,只在地上扑楞着翅膀跳跃,虽试着再次飞起来,却因翅膀受伤无法保持身体平衡,只飞起十几公分,又跌落下来。

宋一牙偷看马志国的脸色,只见他右颊的肌肉不易查觉地跳动了两下,赞道,“好枪法,枪枪命中麻雀右翅根,眼快枪准!”

宋一牙心中一振,暗道,这马县长却是眼利,一眼就看出了其中奥妙,就是这份眼力,也绝不是一介书生所有,看来,这马县长绝不是一般人物,以后还得步步留神才是,忙一躬身,道,“马县长夸奖,雕虫小技,怡笑大方了!”

众乡绅却不相信,那边早有弟子将麻雀抓起,拧断脖子,呈在托盘中,向众乡绅展示,众乡绅仔细看了,果如马志国所言,枪枪命中麻雀右翅根,不禁啧啧称奇。

马县长却向着宋一牙道,“宋少帮主果然好手段,网罗得好人才,调教的好弟子!”

宋一牙连忙道,“龙师兄却是家叔父爱将,小弟不敢称功。龙师兄,还不谢县长大人夸奖!”

陈五已收枪于腰间,向马志国抱拳称谢。

接着张逵从山上来的兄弟们又表演了双刀破单枪、单刀会等的冷兵器节目,虽然不如许二楞和陈五,但倒也博得众乡绅的一片片掌声。

本来节目表演完成后,宋一牙请了县城贵宾楼的厨子做了午宴,安排众乡绅吃饭,此时,那马志国却打了哈哈,不进午餐,便说了一些“敝县治安还望少帮主鼎力相助,”“菜刀帮保靖安民,责任重大”之类的话后告辞而去。

送走了马志国,众乡绅围拢过来,称赞声不绝于耳,宋一牙随意敷衍着,却对今天这个不请自来的马志国深深疑虑起来。

张逵第二天便欲打道回山,他拉着宋一牙的手道,“师弟,看你在城里已经站住脚,大哥也高兴得紧,回山前有两句话要嘱咐你,一句话是小心谨慎,好自为之;另一句话是实在不行,就上榜山,咱们兄弟打江山!”

宋一牙听出张逵话中有话,忙道,“请大哥明言。”

张逵想了想,道,“这个大哥也不知从哪说起,总之这马志国人称笑面阎罗,马面鬼王,师弟还要小心。城里不及山上,人心复杂,大哥见你为人周到,但总归心地善良、少年气盛,哥哥劝你不要锋芒太露,太过招摇,啊?”

宋一牙深深地为张逵所感动,这粗犷汉子却有心细的一面,连忙称谢不已。

张逵将在城里的产业交给宋一牙打理,共有三间米铺子,一间玉石店和一间棺材店,过去都由徐风打理,他当了徐风的面,交给宋一牙,宋一牙却不好就此接过,还是交给徐风继续打理。

张逵走后,宋一牙马上派万适之出外打探关于马志国的背景,说实话,不论是被宋一牙们铲除的史士绅,还是罪大恶极的保安团长张进举,宋一牙都没有放在眼里,但这个马志国,宋一牙这心里还真没个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