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恋爱是什么之成熟的代价 之七[第一军团]

贯穿于这一段时间的,当然不缺少慕诗与艺生的电话联系。像同桌时一样,两人饶有趣味的从天南扯到海北,发动一次又一次舌战,不能不让人担忧线路会不会在两人不断发出的强烈笑声作用下震断。每次通完话,两人都异常兴奋,可仔细回想,却没有一点实质内容。这是不是就是恋爱呢?艺生常常偷偷地想,甜甜的,又有点害羞。


拿着通知书,艺生又拨通了慕诗的电话。“喂,你好。”一贯的沉稳温和。“张慕诗,是我,韩艺生。”每次打电话,艺生总不忘自报家门。“丫头,是你啊!”慕诗的声音稍稍抬高,带着点兴奋,“怎么着,上次把你辩的哑口无言还不心甘,又来挑战了?我随时恭候。”“什么呀,上次明明是你输得一败涂地,连连讨饶,我才放过你,现在竟然这么说,天啊,你就不怕突然一阵龙卷风闪了你的口条?”“我的口条现在好得不得了,你听不见?吐字清晰,落地有声,还不是人家功能的体现?对了,有什么事么?”“没事,只是告诉你一声,我收到通知书了。”“这还不是大事?祝贺你啊,韩艺生,改天我请你客,好好庆祝庆祝!一会儿我得出去办点事,今天先聊到这,再联系啊!”“好。”艺生说。“那再见了!”“再见!”话筒里传来嘟嘟的声音……艺生好像还没反应过来,慕诗头一次这么匆忙地挂了电话。大概真有什么急事吧,艺生想。


挂断电话,慕诗闭上眼睛,努力使骤然掀起巨狼的心平静下来。这些天,他都尽量不去想什么将来,让自己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时的享受着和艺生通话的乐趣。但通知书把慕诗拉回现实。他真切地感受到“逃避不能解决问题”是多么的准确,什么都不能改变,依然按照其轨道运行着。和艺生继续发展关系的想法早就被高考无情的击碎了,通知书敲起得洪钟声声提醒。他选择了厨师这个职业,就决定了自己的人生道路和艺生做学术性工作的人生道路的距离,而两个生活情况如此迥异的人又怎么在长久在一起呢?比起那些成天爱得死去活来的同龄人,慕诗的爱一点也不缺少热烈,却更多了一分理智。他也会因幻想为爱情天涯海角而兴奋的夙夜难寐,但同时他清楚幻想与现实的差距。他知道自己可以继续和艺生交往,而且,只要他愿意,事情会发展得很顺利,艺生是喜欢自己的。但他不能那样做。一个有责任感的人决不会把知道没有结果的爱情的当做一场游戏继续下去。


他必须做点什么来冷却自己的感情,也要让艺生冷却。但这又谈何容易?什么样的勇气能够使一个人去阻止自己梦中也期冀的感情的发展?况且两人所要面对的问题并不是迫在眉睫,而是与当前的距离是那么遥远。借一句流行在“爱的人群”的话来说,这种痛苦,大概只有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够体会吧!慕诗再一次感到了面对现实时自己的无力与无奈。

“喂,你好!”被电话铃吵醒的艺生拿起听筒,惺忪的睡眼瞄了一下墙上的挂钟。天啊,都快九点了!“懒丫头,还没起床呢吧?”“谁说的,我都吃完早饭了!你以为和你一样呢!”一听是慕诗,艺生赶紧辩白道,睡意全消。“今天有事吗?”慕诗问。“没什么事啊!不像您老人家整日公务缠身。”“别跟我贫啊,说正事呢!”慕诗说,“没什么事的话,十一点到肯德基吧,我怎么也得给你庆贺庆贺啊!”“啊?”艺生有点吃惊,“我那天只当你说着玩,谁料想你还认真了啊?”“哎呀,怎么这么罗嗦,十一点我在广场旁边的肯德基等你啊!”慕诗说完就挂了电话,只留下艺生在那里傻傻地对着听筒“喂!喂……”


天啊,这小子现在怎么这么雷厉风行啊,请别人吃饭这么霸道!心里虽是这么想着,艺生却忙碌起来。想想两个小时后和慕诗的会面,一颗心马上被兴奋和紧张充满。翻箱倒柜,艺生把所有夏天的衣服都倒了出来,连春末秋初的衣服也不放过。经过n次试穿,终于敲定了最后的形象。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艺生一边满意地转来转去,一边暗暗感叹:“想我韩艺生一向以素面朝天、气质超群自得,今日竟也难脱世俗,悲哀啊!”想着想着竟生出些许悲壮。看一看表,My god!竟然已经十点一刻了!艺生这才明白电视广告里的美女为什么感叹“做女人难”了,原来进行一次真正的“女人式”出门这么费时间!匆匆梳了梳头发,艺生又把自己上下打量一遍,没什么不妥之处,就径直向肯德基出发。


谁说一心不可二用?一路上,艺生把自行车蹬得飞快,思路也随自行车的飞轮飞速运转起来。张慕诗这小子海拔黄金,体形黄金,长像嘛,虽不符合那些小女生要求的那种男女真假难辨的偶像标准,那种阳刚之气才叫迷人,还是黄金!性格就不用说了,绝对是黄金,哦,不,白金级的!天啊,他怎么这么完美呢?是不是离开久了有点想念的缘故?可是,韩艺生啊,我还听说过一句话,情人眼里出西施,不是吧,就这么沦陷了?彻底沦陷了啊?哎,沦陷就沦陷了吧!沦陷了还乐得合不拢嘴,又一句真理得到验证,落入爱情中的女人智商等于零。虽然没有品尝过恋爱的滋味,十七八岁的少男少女却经常隐约的体会着恋爱的美好,这一种奇妙的感觉,只有恋爱超市中可以找到。没有了高考的压力,艺生似乎已经决定去享受这青春年华带来的礼物。


想着想着,肯德基已在眼前。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移地大法?艺生有点不相信,摇摇头把车子停好,走进肯德基。


啊,好凉快!艺生精神一抖擞。屋子里强力的空调把内外塑造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四周一望,慕诗正坐在一个角落里悠然自得的喝着饮料,笑着对满身大汗的艺生示意。艺生大步过去,慕诗说了声:“来了”表示问候。艺生并不理会,先抱起放在慕诗对面的可乐畅饮一通,缓了口气,待神清气爽,回了一句,“来了!”“你反射弧可真长!是不是把反射中枢放到纽约了?”慕诗无奈地看着艺生。“这么热的天气我驾着我的坐骑来赴宴,因为平日里对你做了那么多善事才没被热死在半路上,当然要先缓一下了!”艺生一脸无辜地看着慕诗。“这么说还是我错了,让您冒了生命的危险?”“我可没这么说,不过你也不用太内疚了,我这么大度,就没有怪过你!”艺生表现出很大度的样子。“你……无法理喻!算了,不和你计较,吃什么,我先买了来。”慕诗彻底无奈。“别生气,我开玩笑的啊!认真点,我还真得谢谢你,不该让你破费的。”艺生静静地说。“天啊,你还是别道歉,你装淑女我还真有点受不了。”慕诗拱手讨饶。“喂,什么啊,我本来就是正宗的淑女嘛!”艺生大叫。“好,淑女,我还是先去要吃的好了!”慕诗迅速逃离战场。


看到美食,艺生的吃功立刻发挥出来。边吃边和慕诗感叹着热死人的天气。“这么热的天,我怀疑那些趴在路边的狗的舌头功率够不够。”“噢。”“我们家这两天都断了三次电了!”“是吗?”慕诗好像有什么心事,有一搭无一搭的应和着。“是啊,负荷太大了!”“噢。”“张慕诗!”艺生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你在想什么啊?怎么晾我啊,太过分了!我又没惹您老。”


“嗯,韩艺生,”慕诗终于抬起头,艺生却看到他脸上快要滴下来的凝重,“你没有哥哥是吧?”“是啊。”艺生疑惑地回答。“你特想要一哥哥是吧?”“是。”艺生不知道慕诗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比你大一岁,咱俩又挺合得来的,同窗的日子结束了,从现在开始,我当你哥吧!”“什么?”艺生被这突然提出的想法弄晕了,觉得嘴里鸡腿的味道不对劲。“这味儿怎么这么别扭啊?”“什么?”轮到慕诗摸不到头脑了。“这不是鸭腿啊!我要吃鸭腿,可只有鸡腿,我就把鸡腿想象成鸭腿了。但鸡腿还是鸡腿,怎么会变成鸭腿呢?”艺生一口气说完,拿着鸡腿看着慕诗。“这……”慕诗一时语塞。“我们不是朋友关系吗?然后是好朋友,然后继续发展……你为什么要把它变身成兄妹关系呢?”艺生怔怔地盯着慕诗。


“丫头,你上了大学就会发现,周围优秀的男生很多,相同的学历、生活内容,相似的奋斗目标会使你们更有共同话题,你会找到一个适合你的男朋友。我不想在你还没来得及接触大学的时候,就戴上枷锁,失去了寻找更合适的男朋友的自由,更不想在明知道成功几率很小的时候夺走你的初恋。我也是这样的,也许一个厨娘更适合我呢!你一直是优秀的,我们的以前和未来都说明我们并不适合。”“我不赞同,精神生活是超越物质生活的!”“可是精神生活是建立在物质生活之上的。”“不赞同就是不赞同。”对于这种突发事件,艺生显然没有任何准备,但仍坚持着。


见说服不了艺生,慕诗说:“这样,我们先按我说的做,到了大学,你再看我说的有没有道理。”慕诗的决定通常都是正确的,艺生觉得这样也没什么大的不妥,就答应了下来。慕诗松了一口气,他想只要不发展,到了大学遇到比自己优秀的人,艺生自然会作出理智的选择。这种人为的阻止,是慕诗在尽己之力减少伤害。他不希望看到艺生在两难抉择中痛苦,也不想去试验得到渴望的爱情又失去自己会不会疯掉。


其实,爱情真的是个奇妙的东西,还未脱书生气的慕诗一下子竟变得这么成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