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什么是恋爱之分别在即 之五[第一军团]

庚家模范生 收藏 4 68
导读:回到教室,艺生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发呆,一种莫名的委屈涌上心头,强忍着的泪水在眼眶中打了几个转转把眼睛润成血红色后掉了下来。一直以来压抑着的情感在这时爆发,随着无声无息的眼泪肆意流淌。自己一直以来抱定信念、控制情感、排除压力、振奋精神所忍受的苦楚简单地被“贪图一时之快”几个字全盘否定了。极力维持的快乐就这样被老傅一下子撕毁,艺生似乎又掉进了高考制造的无底深渊。 艺生刚从外面回来时慕诗就感到她就情绪不对,还没想到合适的语言来询问她刚才的情况,就看到如洪水般泛滥的泪水在艺生的脸上流下。慕诗顿时慌了神。他能轻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回到教室,艺生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发呆,一种莫名的委屈涌上心头,强忍着的泪水在眼眶中打了几个转转把眼睛润成血红色后掉了下来。一直以来压抑着的情感在这时爆发,随着无声无息的眼泪肆意流淌。自己一直以来抱定信念、控制情感、排除压力、振奋精神所忍受的苦楚简单地被“贪图一时之快”几个字全盘否定了。极力维持的快乐就这样被老傅一下子撕毁,艺生似乎又掉进了高考制造的无底深渊。


艺生刚从外面回来时慕诗就感到她就情绪不对,还没想到合适的语言来询问她刚才的情况,就看到如洪水般泛滥的泪水在艺生的脸上流下。慕诗顿时慌了神。他能轻易地把生气的艺生逗乐,但面对流泪的艺生却束手无策。“别哭了,韩艺生。”他下意识的劝道。但仔细想想,他又觉得把压抑已久的情感通通释放出来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于是又说:“痛快地哭吧,哭出来就好了。”前后矛盾的话把自己都搞糊涂了,慕诗一面暗暗地骂自己笨,一面飞快地跑下楼去,买回两包纸巾。于是,艺生静静地流泪,慕诗静静地在一旁递纸巾。


下课铃响了,憋了许久的慕诗柔声说道:“好了,别哭了,别人看见这景,准以为我欺负女生呢,为了我的名节,您收收眼泪?”洒了这么多眼泪,艺生觉得痛快了许多,想想这个一米八的大个儿刚才手足无措的样子和现在祈求般的眼神,艺生不觉中扑哧笑了出来。见状,慕诗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挺了挺腰杆,感慨地说:“大小姐终于笑出来了,您快把我吓死了,知道吗?”拿过艺生的水瓶,慕诗捏着嗓子装模作样地说:“您哭累了吧?小的去给您接水,补充您刚才失去的宝贵水分。”

随着考试的临近,同学们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紧张气氛在班级中弥漫。


又到了物理出成绩的时间,牟老师走进教室,手里那一摞暗黄的纸决定了可怕的事情就要发生。艺生的试卷仍然是“愁云惨淡万里凝”,看的艺生的郁闷指数像这几天的温度计水银柱,不停上升;慕诗这几天猛攻化学,怠慢了物理,物理立刻给了他点颜色,让慕诗明白了什么叫分身乏力。郁闷中的慕诗仍然感觉到阴云正不断地在艺生上空集聚,为了防止洪灾的发生,他决定尽己之力驱逐乌云。“韩艺生,消极情绪会是女生很快衰老,你看你这样子就变成小老太太了!”第一枚驱云弹发射。“去!”看来,这颗导弹并没有减缓状况。“哎,考了那么多次了,干什么还看得这么严重啊!”第二枚驱云弹好像被不明飞行物吸收了,没有一点反应。“行了,别这样,说不定下次就好了!”慕诗有点急了。


艺生终于开口了,这一开口却像开了连环炮:“说不定,说不定还考不好呢!都多少次了,还有两个月就高考了,还是不开窍,我怎么办啊,高考这样不就全完了嘛!你是没尝过这种滋味。一道大题20分,我丢得起吗?我看你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慕诗的火山霎那间爆发:“韩艺生,你不要太过分,我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知不知道,我是复课生啊!你物理不好,我化学就好了吗?再说,你看看我的试卷,看看啊,我日夜奋战补化学,刚看着有一点起色了,物理又完了,我怎么办,啊?你最起码比我还多一年的光阴吧!”慕诗越说越激动,面颊通红,声音开始颤抖。艺生的火气只增无减,说出的话脱离理智的控制:“你冲我嚷什么嚷啊,是不是让我考完再复读一年来扯平,你才痛快啊?”慕诗气的说不出话来,一拳狠狠地打在桌子上,回过头去。艺生感觉到了自己的失语,盛怒之下却也顾不得那么多,恨恨得转过身来。


上课铃响了,物理小牟开始讲题。几个大题讲过之后,艺生的怒气消了一大半。再回想一下刚才的情景,发现自己做得好象不是有点过分的问题,似乎到了“太”的等级。偷偷地瞥一眼旁边的慕诗,艺生看到他一脸凝重,失去了总是挂在脸上的微笑,看来真的生气了。而就是在这一瞥中,艺生看到了慕诗卷子上血红的42分(70分满分)。天啊,竟然比自己还低5分!艺生的心被这分数深深刺痛,内疚、焦急等好多情绪涌上心头。剩下的半节课里,艺生满脑子都在想道歉的问题。


下课铃终于响了,小牟迅速逃离炼狱般的教室。


“牧师大人,我要向您忏悔,我犯了一个极其严重的错误。伟大的您一定会帮助我的是吧。”艺生双手抱在胸前,无比痛心地说。慕诗回过头来,看到艺生正可怜巴巴地等待自己的回应。艺生见慕诗虽然没说话,眼睛里的怒火却消失了一大半,就继续说:“我老是那么没脑子,我同桌好心好意地安慰我,我却发彪似的把我同桌嚷了一顿,还说了那么多死有余辜的话,你说我该怎么办呢?请用您伟大而慈悲的胸怀帮助我脱离罪恶之海吧!阿门!”说完就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架,闭上眼睛,无比虔诚的样子。慕诗忍不住笑了出来,说了一句:“臭丫头,以后不许再这样了!”道歉成功,艺生高兴得一下子跳起来,“哈,我就知道张慕诗最好了,我保证再也不胡说八道了。还有——”顿了一下,艺生说,“牧师大人去接水吧!”“得寸进尺!”慕诗做出一副气咻咻的样子说,却拿起瓶子向前面走去。


看着慕诗的背影,艺生突然发现,平时被同学称赞成熟稳重的自己,在慕诗面前有时却像个任性的小孩子,胡乱发脾气,而且从不担心,因为她知道慕诗从来都不会和自己计较的。

就在高考前半个月那天,天天对着物理试卷眉头紧锁的艺生,好像突然受到某种神秘力量的感召,把刚发下来的几张物理卷子不加停顿地做完,正确率竟然达到了95%。对过答案,艺生欣喜若狂,立即命令慕诗严密注视这几天的新闻报道,看看是不是有什么罕见的天文现象发生或有不明飞行物经过自己的城市,以找到使自己开窍的原因并对其表示最真诚的感谢。


慕诗原来对学习的态度就决定了他有极大的发展空间。这一个学期他不断突破自己的学习时间、力度、用心程度的纪录,学习成绩不但没有像其他复课生那样由于失去了经验的优势大幅度下滑,而且还稳中有升。事情像两个人期望的那样发展着……

终于,班里的倒计时牌上的数字变成了3,除去在家里恢复调整的两天,这天就成了在高中上课的最后一天。终于要上战场的些许紧张、终于要脱离苦海的喜悦、对未知的前途的担心、对自己付出的努力的感慨连同与同学的依依不舍的感情在班里久久环绕,每个同学的心情都异常复杂。艺生发现真正到了这一刻才明白此时并没有原来想象的那种进入一级警戒状态的顶级紧张,经历了太多模拟考试的自己似乎已辨不出真与假的区别。


沉思了很久,艺生对旁边的慕诗感叹道:“张慕诗,没想到我自占一位自在逍遥了两年,最后竟然允许你来侵占并统治一半我的领地一年,哎,我谁叫我如此的善良呢?”慕诗立刻“赞扬”道:“啊,仁慈的地主大人,您的恩惠小的永世难忘。为了回报您的恩泽,我要告诉您,您现在处于社会主义社会,私占土地是违法的,请您快回到封建社会安身立命吧。”“哼,跟我呆得久了,这小子竟然口齿也伶俐了起来!”艺生低声说,斜着眼看看正得意地笑着的慕诗。


平时怎么推也懒得动一下的时间今天却跑得飞快,一眨眼就该放学了。慕诗说了声:“丫头,好好考,别给我丢人!”背上书包就向外走去。“哎,等等,”艺生叫住慕诗,“应该是你好好考,别辜负了‘天才韩艺生的同桌’这一盛名才对!”“什么天才?就是甜菜嘛!”慕诗笑着说着已走出了教室。

还有一天高考。慕诗在浅浅的睡眠中醒过来,看看表,还不到六点,闹钟定于七点半的演出被迫取消。已经经历过一次高考,按道理说相比其他同学,慕诗应该是轻车熟路了,可事实却恰恰与道理相反。明天的高考就像一阵寒风使刚刚睡醒的慕诗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慕诗的大脑迅速活跃起来。太早了,没有什么事可做,慕诗索性躺在床上沉思起来。


自己去年应付高考轻松自如的样子还历历在目,却又是那么可望而不可即。十几年做学生都能够心静如水、潇洒自如,今年的某一天,这一切却似乎都改变了。似乎只有这一年,自己才真正的做了一次当代学生,感受了真实而沉重的压力,体验了因为成绩引起的兴奋、焦虑、失望、苦闷。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在这一年里,自己竟然对十几年都不挂在心上的成绩如此在意,甚至有点为它痴狂?慕诗知道,这并不是传说中复课生的压力。对于复课,他从不带有什么压力和自卑:他又认识了这么多的同学,相处融洽,其乐融融;他也没有给自己立下什么“不进清华,誓不罢休”的目标。那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不知不觉,慕诗的思绪做了几个连续的迅速的跳跃,大脑中映出了韩艺生的笑脸,于是关于艺生的事一件又一件的浮出,慕诗的嘴角不觉得挂上了一丝微笑,慢慢地从那种紧张沉重的情绪中解脱出来。


“张慕诗,你说这个天气预报他什么时候准过啊?”艺生好像没有看到慕诗沉着的脸,发着感慨。慕诗“嗯”了一声作为回答。艺生不理会慕诗的冷淡,继续说,“我记得昨天预报今天大晴天吧?出去前倒是阳光灿烂,我还想赞美一下天气预报呢,还没来得及,回来就发现黑云上来了。这么重要的天气变化你说他怎么就不报呢?万一一会儿在电闪雷鸣,来场大雨,我不惨了?”这一下吸引了慕诗的注意,他没带雨具啊。慕诗转身向窗外望了望,却看见晴空万里,“这不还是晴天吗?”慕诗不解的说。“你的观察的太远了,我说的是咱们这一带。”艺生说着用手在两个人座位的上空划了一个圈,“你看看张慕诗那里,”艺生把脸一沉,学了一下慕诗的样子,“真快降雨了!”


“这个丫头!”想想当时艺生故弄玄虚的样子,模仿自己的表情,慕诗忍不住笑了出来。


一段又一段艺生平日里的情景在慕诗脑海里浮现,慕诗突然发现这个忽而快乐,忽而忧愁,忽而比自己成熟很多,忽而比小孩子还能搞怪的女生竟然是自己这一年快乐的主要源泉。


“我是真的喜欢上她了!”想到这里,慕诗脸上不禁泛起一阵潮红。“高中是不适合恋爱的,但就要过去了。等我俩都考上不错的大学,我就开始追求这丫头。”慕诗的脸已经成了熟透的西红柿,胸中有一种激情在澎湃。


慕诗明白了自己用功的原因,并决定为达到目标拼尽全力。

艺生恍恍惚惚地走出了考场,抬头看了看白茫茫的天,一切都结束了。理综的收卷,是高考的句号。

有些悲哀,有些失落,高中三年,老师天天不忘挂在嘴边的高考就这样完成了,没有想象中森严的监考,没有令人耳目一新的试题,甚至不如平时仿真考试感觉真切。考试的两天中,甚至还间或听到同学在手机屏蔽考场中,用手机传送答案成功的消息。一切就像做了一场模糊不清的梦,考试中的事情再难以记起,也不愿再记起。


刚出楼门,就看到了考场门口的人头攒动,无数父母在迎接他们战斗归来的儿女,看他们脸上焦急的神情,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的漫长地等待。这中间,当然也有艺生的爸爸。


还没走到门口,艺生就看到爸爸在急切地向自己招手,不由得加紧脚步。爸爸一把拿过艺生的小文件袋,仿佛那个东西也会把自己的刚下战场的女儿压垮。父女相拥着走向自家汽车。一路奔到顺风肥牛,一切已准备停妥。一下子松弛下来的艺生一句话也不愿多说,只是不停地吃啊吃啊,拼命用食物来填充异常空虚的心灵,盘子一个又一个在旁边堆起,渐渐成了规模。


回到家,艺生坐在自己的床上,斜洒进来的月光使屋内显得很明亮,艺生没有开灯。但她也没有心思像往常那样悠闲地吟诵“窗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只是呆呆地坐着,心里空空的,什么也想不起来。不知为什么,坐着坐着,眼泪一下子涌出,肆意地在脸上流淌,也许是考试中留下了遗憾,也许是解除重压后的一种放纵,也许是对自己这些年学习时光的一种祭奠,说不清是什么。


就这样,艺生抱着纸巾盒,一直到两点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