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能被自己的增长呛着

fengyimin 收藏 0 97
导读:北京奥运期间的空气状况堪与菲尔普斯及博尔特争头条位置。几乎所有的报道都会包含这样的评论:随着工业活动全面恢复,空气质量很快再次恶化。感觉是清洁的环境与经济增长之间必须达成权衡。   然而,真实的情况是,中国要维持增长,就必须改善它的环境。中国经济比三十年前有效率多了,但它推崇的扩张给自然资源带来空前的紧张,而且如今开始危害公众健康。无论中国经济规模能否与美国匹敌或者超越美国,中国如今很可能赶上前苏联令人惊骇的环境恶化、本土产业效率低下、最终经济停滞的水平。   水并非到处都是   中国面临水

北京奥运期间的空气状况堪与菲尔普斯及博尔特争头条位置。几乎所有的报道都会包含这样的评论:随着工业活动全面恢复,空气质量很快再次恶化。感觉是清洁的环境与经济增长之间必须达成权衡。

然而,真实的情况是,中国要维持增长,就必须改善它的环境。中国经济比三十年前有效率多了,但它推崇的扩张给自然资源带来空前的紧张,而且如今开始危害公众健康。无论中国经济规模能否与美国匹敌或者超越美国,中国如今很可能赶上前苏联令人惊骇的环境恶化、本土产业效率低下、最终经济停滞的水平。


水并非到处都是


中国面临水危机。喜马拉雅冰川从顶部开始融化。长江冬季水位处于有纪录以来的最低水平,黄河的外流量是四十年前的10%。


水消耗量加大,而且随着人口增长、城市化以及工业扩张,消耗量自然会继续加大。如果冰川再也无法提供充足的水,稻米的产出量将会直线下跌。中国粮食自给自足的目标将无法达成。


东部城市地下水水位下降,发生下陷。在农村地区,根据卫生部的数据,超过40%饮用水不安全。四分之一的地表水不能使用了,五分之三的水再也无法养鱼。卫生设施是一个关键的卫生指标,然而中国尽管财富日增,但在这方面却落后于全球平均水平。面对水位日益下降,水电大计将陷入绝境,对煤的需求加大,从而令空气质量更加恶化。


其他元素也不乐观


可耕种土地总量减少。在1996年,按照官方的数据,可耕种土地是1.3亿公顷多一点。到2007年,可耕种土地减少至1.22亿公顷以下,达到中央政府的1.2亿公顷红线,而且耕地正加速减少。


虽然举办奥运,但空气质量已经恶化到致命的地步。世界二十大空气污染环境,中国城市占了大部分,而且可能每年有75万人因空气污染而死。此外,在攀登全球收入阶梯的同时,中国的出生缺陷率也高于世界卫生组织的全球平均水平。这与空气污染的关系是很明显的:产煤大省山西的出生缺陷率最为严重。


中国的环保投入占GDP的比例是1%多一点。而根据世界银行2006年的评估,空气和水污染造成的直接损失占GDP的5.8%。


卫生困境


从水污染到出生缺陷,中国的公共健康受损。中央政府的卫生投入将增加25%,但也只有130亿美元,以人均来看少得可怜。


健康是经济发展的核心。例如,跟长期经济增长最相关的一个因素是预期寿命。不幸的是,危害中国公众健康的卫生环境显而易见。环境危害的效果要一代人时间才能在公共健康上体现出来,但初期的迹象已经明显。而且大型的公共健康项目要发挥作用需要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时间。北京还没有领会到这个挑战的分量。


苏联:一个有益的对比


中国改革三十年了。在二战后的三十多年里,苏联以非常惊人的经济扩张为豪。然而,在增长的表面之下,生态破坏实际上已经开始缩减预期寿命,并最终导致长期的经济停滞。此外,俄罗斯联邦最近的复兴源于它的自然资源,而中国并没有那样的自然资源。可能往后的一代人时间里,中国工业兴旺境况将非常不同。(作者 Derek Scissors,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研究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