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慕诗正和体委提着空桶去学校换水处换水。同样的爱好、相似的性格,慕诗来了没几天,两个人就成了好哥们。“慕诗,你觉得你同桌,咱班的大才女怎么样啊!”体委问慕诗。“那丫头啊,平时挺文静的,偶尔有点暴力倾向。”慕诗笑着回答。“不是说这个,是不是对她有点意思?”体委直截了当。“嘿嘿,”慕诗傻笑了一下,顿了顿说:“其实嘛,是有点。”“看看,我就觉得嘛!”体委为自己的一针见血有点激动,“不过,你不是那种随便的人,不会只为一时高兴,我想提醒你,只有考到相同水平的大学,成功率才会比较高。”慕诗点点头表示赞同,“是啊,所以我不会进一步发展的,等高考完了再说吧!”


这两天两个人比着赛的用功。一个钻进化学书里不出来,一个把平时的数学练习卷翻的是天昏地暗。“韩艺生啊,是不是世界末日到了?你怎么对着数学用起功来了啊?”后面的“箭头”兄惊奇地问。艺生冷笑两声,抬起头来说:“是某人的末日要到了!看我两顿饭把他吃得倾家荡产!”慕诗歪歪嘴,“别说大话,到时候,哭鼻子我也不会口下留情的!”


三天后,两科成绩戏剧化的同时出来了。数学张慕诗125,韩艺生129;化学韩艺生92,张慕诗94。两人都挑战成功。艺生拿着卷子在慕诗面前挥舞,“奇迹发生了,我的数学竟然考了这么高!”“丫头,行啊!改天我请你吃饭!”慕诗称赞着艺生,看着自己的化学卷子,重温久违了的为分数而激动的感觉。艺生拿过慕诗的化学卷子,一脸深沉地说:“小鬼,干得不错。等着姐姐给你买好吃的奖励你!”“韩艺生,我比你大一年呢!”慕诗纠正道。“谁规定小一岁就不能当姐姐了?”艺生振振有词。

打赌这件事的确很好玩,从那以后,两个人对大大小小的考试下了不同价值的赌注。别人为了高考这个巨大的工程日夜奋战的身心疲惫,可歌可泣,而他俩呢,却在打赌游戏中玩得不亦乐乎,平时的用功成了取得游戏胜利的前提准备,就像大型游戏中你要先努力挣钱一样。所以学习起来也是精神抖擞。


眨眼间到了第一学期期末,经过两天的考场疾书,两个人都信心满怀,似乎此次赌注肯德基大餐已成囊中之物。但由于考试完立刻放假,成绩在开学后公布,两人在假期十天内只能处于焦急地等待中了。


按照学校一贯的传统,开课前先上一次晚自习。初七晚上,艺生迫不及待地回到学校看成绩。


学习委员正在分发成绩表,每人一张。


最后的战果:张慕诗总成绩602分,排在班里第五位;韩艺生总成绩608分,排在班里第二位。韩艺生胜出!艺生的心那个开啊,她好像看到KFC包装上的老爷爷正冲她微笑。


艺生正处在连篇的浮想中时,慕诗跨进了教室。慕诗刚走到讲台,就看到艺生冲着自己灿若樱花温柔如水地微笑,顿时听到自己骨头酥掉的声音。艺生的微笑仍像雨后的趵突泉源源不断,大眼睛中充满了柔情。慕诗越看这神情越熟悉,啊,想起来了,这可恶的丫头!这绝对是艺生看到美食时的神情!天啊,她把自己幻想成什么了?烤鸡?慕诗猜得没错。看着慕诗,艺生好像看到炸鸡腿,超级汉堡,薯条……在眼前一一飘过。


还未等慕诗开口问话,艺生把成绩单递给慕诗,“牧师大人,很抱歉通知您,您得请您的同桌——韩艺生同学吃肯德基了。”话毕,一阵得意的笑声。慕诗一边脱下书包,一边看成绩单,“我语文才考了100分?失误,绝对是失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可要愿赌服输阿!”艺生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架势。慕诗把成绩单往艺生面前一拍,说:“怎么会说话不算话呢!请,一定要请!”艺生发现慕诗伸过来的右手的拇指上缠着纱布,就问:“你的猪蹄子怎么了?”“什么叫猪蹄子?多么标准的人手啊!”慕诗纠正道,随后满不在乎地笑了笑,“那天打篮球戳的。没事,早好了!”“真的吗?”艺生将信将疑。


“哎,慕诗,你那手怎么样了?”体委一进门看见慕诗,径直走过来。“没事,早好了!”“好的那么快?”体委有点不敢相信的样子,“看那天你那痛苦的表情,吓死我了!才到医院的功夫,就肿成那样了。医生不是说虽然骨头没断,但伤得挺严重的,最少也得恢复一个月嘛!”“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艺生插进来问。“咳,就考试前一天下午,不是早放学嘛!我们几个就去打篮球了。谁知道一传一抢的,就把慕诗的手伤了。我们还以为他不能考试了呢!”体委一股脑地说出来。“哎呀,怎么放了个假,你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快回去看看你的成绩吧!”慕诗推搡着把体委赶走。


“我宣布,肯德基大餐,取消!”艺生说。“为什么?要让我落个说话不算话的罪名啊?”慕诗不满地说。“因为考试前出现了意外情况,乙方的重要考试工具——右手手指受伤,而约定中并未涉及意外情况的处理,所以约定作废。”艺生俨然一个大法官。


拿出笔来写作业,很简单的一件事,开铅笔盒却使慕诗下了大力气。“哎,‘早好了’。”艺生摇着头说,顺手打开了慕诗的铅笔盒。


最后一节自习,慕诗的组长跑到黑板前,大笔一挥,写下:“本周一组值日!”几个大字。“你打扫什么地方来着?”艺生随口问慕诗。“走廊。”慕诗答道。


第二天,慕诗提前来到学校打扫卫生,走到走廊,却发现走廊里已经一尘不染,拖把刚刚脱过的痕迹还没有干。正疑惑中,慕诗走进教室,看到艺生一个人在教室里晨读。“韩艺生,谁把走廊打扫了?”“走廊不是你打扫吗?不知道啊。”艺生装出一副一无所知的样子。“噢。”慕诗笑着看着艺生。


就这样,悄悄地,慕诗无处不受到“无名”的照顾。春寒料峭,慕诗心里却总是暖融融的。

第二轮复习开始了,练习题的难度有了阶梯式的上升,在物理上表现得尤为突出。这对于一听物理牟老师讲课就昏昏欲睡的艺生简直是一场灾难。原来上课不听讲去,艺生还可以靠着自己一点小聪明对着答案把题弄懂,现在却只能望题兴叹了。几次小测验下来,艺生的分数惨不忍睹。开始的艺生并不以为意。常常一边看着卷子一边吟诵着自己改编的元曲自慰:叉号如聚,圈点如怒,何处留下我的路。望试卷,意踌躇,伤心红笔经行处,分数万千都作了土。叉,我受苦;圈,我受苦。慕诗有点儿替艺生着急,但看艺生现在的不慌不忙,他似乎又得到了点宽慰,因为他不愿看到艺生被高考重负压趴下的样子。毕竟快乐才是生活的主旨。所以也不再说什么。


但连续几次,老傅先吃不消了。开始,他就对安排艺生和慕诗坐同桌这件事忐忑不安,并对两人密切观察了一段时间。后来看到两人乘机一路飙升,居高不下老傅才得以安心。而如今,艺生在高考前三个月物理竟然出现严重滑坡现象,老傅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好久没与老傅单独“密谈”的艺生在一节自习课上被召了出去。


“韩艺生啊,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老傅的表情万分诚恳。艺生摇摇头说:“没什么啊!”“物理成绩是怎么回事?你的物理一向不错啊!怎么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出现如此大的波动啊?”开场白后,老傅单刀直入。艺生坦白地说:“我也不知道。反正现在我总觉得所有物理题都不会做,一看物理思路就乱了。”“心静才能做出题来。你是个自律的学生,我相信你的自制力,我希望你不要为一时之快在这关键时刻做出什么抱憾终生的事来。”“噢。”艺生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用不用我给你调调位啊?”老傅问。艺生恍然大悟,原来老傅怀疑她和慕诗之间的关系是导致她成绩下降的原因。一时之间,气愤填满了艺生的胸膛。一直在老师面前温顺的“小绵羊”突然脸色大变,直视着老傅的眼睛说:“随老师的便!”老傅显得有点措手不及,说了声:“大概没这个必要是吧。”就让艺生回了教室。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