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什么是恋爱之纯爱 之三[第一军团]

庚家模范生 收藏 4 41
导读:[size=16]渐渐地,艺生的课间分给前后位的越来越少,拿出来与慕诗分享的越来越多。慕诗给她讲自己这些年来的学习情况以及父母是如何逼他复读的,他看待学习的态度如世外高人,令艺生耳目一新;艺生给他讲自己从初中到高中一直当班主任的VIP的光荣战斗史,夸张地描述和逼真的模仿让慕诗笑得肚子疼。 有一天提及篮球,艺生立即想到了篮球课上张慕诗的精彩表演。“张慕诗,你篮球打得太棒了!天啊,你看看那个运球,那个传球,那个过人,嗯,还有那个完美的投篮,天啊,太帅了!我太崇拜你了,偶像啊!”艺生一口气说了出来,

渐渐地,艺生的课间分给前后位的越来越少,拿出来与慕诗分享的越来越多。慕诗给她讲自己这些年来的学习情况以及父母是如何逼他复读的,他看待学习的态度如世外高人,令艺生耳目一新;艺生给他讲自己从初中到高中一直当班主任的VIP的光荣战斗史,夸张地描述和逼真的模仿让慕诗笑得肚子疼。


有一天提及篮球,艺生立即想到了篮球课上张慕诗的精彩表演。“张慕诗,你篮球打得太棒了!天啊,你看看那个运球,那个传球,那个过人,嗯,还有那个完美的投篮,天啊,太帅了!我太崇拜你了,偶像啊!”艺生一口气说了出来,双手握在胸前,做出虔诚崇拜的神情……没办法,她夸起人来总是这么肆无忌惮,一般人总被搞得羞愧不已、落荒而逃,不过慕诗不是一般人。“是吗?其实我对自己的篮球还是挺有自信的,有几个小粉丝也属于正常情况,不过艺生同学成为我的粉丝我是相当的荣幸啊!”“我不但要做你的粉丝,还要做你的忠实粉丝。以后所有的篮球赛都要通知我,我一场都不能错过!”“一言为定!”上课铃响了,班主任走进教室。


“还有,你还要教我打篮球!”艺生压低声音补充道。慕诗瞪了她一眼:“又想念老师办公室了?”接受“前辈”的训导,艺生吐了吐舌头。


下课了,慕诗又收到了一大堆晚餐的“订单”和“订金”。“张慕诗,给我带一块钱的包子吧!谢谢啊!”“没问题。”“张慕诗,给我带一个盒饭吧,人很多,不过,呵呵,就麻烦你了!”“没事的。”……张慕诗一边接着钱,一边拿纸和笔记录,那架势,简直就是个送外卖的。不过,高中生都知道,这外卖,绝对是无偿的。


对于同学们的求助,只要自己能办到的事,慕诗总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其实,艺生也知道,哪里有什么魔力,这么好心肠的人,到哪人缘也差不了,但她总觉得除了好心肠,慕诗好像还有另外的迷人之处。


高中老师的阅卷速度绝对可以信任。第二天,试卷就发下来了。看着自己卷子上血淋淋的76分,艺生的郁闷中带着茫然。一直被高考阴影笼罩了两年、现在又站在了战争前线上的她,被父母老师给予重望的她,似乎难以继续承受由此带来的心理压力,但她又找不到其他的出口。昔日的阳关道,今日已成为独木桥,但千军万马不还是前赴后继的向着高考这座独木桥冲锋吗?


怎么说也修炼了一年,慕诗考了130分。这并未使他惊喜,对于分数,他总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但看着旁边的艺生呆呆的样子,慕诗的心轻轻地疼了一下,原来这个整日里说说笑笑活泼开朗的女生也受不了高考的重压。“别发呆了,丫头!”慕诗拍拍桌子。艺生回过头来,无精打采,一副“别理我,烦着呢”的表情。“听前辈给你介绍经验,”慕诗一脸的郑重,“高三复习啊分三个阶段。第一是突然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懂了;第二是知道自己那里不懂了;第三是不懂的基本都弄懂了。你的试卷证明你进入了第一个阶段。才两个星期,就进入了复习状态,有潜力啊!祝贺你!”“真的是这样么?”艺生半信半疑着,但心里却亮堂了很多,慢慢展开了笑脸,回应慕诗的一脸阳光。


“怎么了,韩艺生?”张慕诗看着一脸痛苦一字不发的艺生。“没事,我肚子疼。”难以再多说出一个字,艺生回答完咬紧了牙关。“是不是变天的缘故啊?正好,我今天穿了外套,怕麻烦,热也没脱,你先套上吧!”说着,张慕诗就把外套脱下来递给艺生。艺生知道自己的肚子疼每月一次,与天气无关,但确实手脚发凉、身上发冷,就说声“谢谢”接过了外套。穿上以后,艺生顿时感到一股暖意包绕全身,外套上残存的体温对于产热机制处于不正常工作状态的艺生来说是极其重要的热源。像一只冬眠的兽被春光抚摸,艺生觉得自己正渐渐地复苏。


大约过了三个小时,蜷缩地依偎在墙上的艺生突然直起身子,伸了个懒腰,一拍桌子,冲慕诗大喊一声:“我复活了!”紧接一阵得意的狰狞的笑。慕诗无奈地摇着头,像不小心打开魔瓶放出了恶魔一样地忏悔:“神啊,原谅我吧,我不是故意的。”话落,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架。“牧师大人,一切都太晚了,以折磨您为乐的人又复活了,你还是祈祷自己多活两天吧!”艺生说着拿出了水瓶子,摆出石头剪子布的架势,“来,谁输了谁去接水!”“可是我的瓶子是满的。”“你可以放弃你的权利,但不能不履行你的义务。快点,来,石头、剪子、布!”慕诗一脸早已习惯压迫的神情,慢吞吞地伸出手。“哈,我赢了!”艺生兴高采烈,把瓶子递给慕诗,“一半凉水,一半热水!我就知道牧师大人心最好了!”阴谋得逞,艺生虚情假意的美言道。


数学课上,艺生又在那发呆。“哎,韩艺生!”慕诗用胳膊碰了一下艺生悄悄地说,“你是不是孙猴子转世啊?”“去死吧你!”“要不然元神出窍这一招你怎么玩得这么溜啊?”


下课铃响过5分钟,数学老师恋恋不舍地宣布下课。


“丫头,咱俩打个赌怎么样?”慕诗挑衅似的看着艺生。“什么啊?”艺生虚着眼看慕诗,以示不屑。“后天的数学测验,我肯定考得比你高。”“好啊,你敢小瞧我!”艺生挥了挥拳头,武力震慑。慕诗却毫不理会,“本来嘛,事实胜于雄辩!如果我分高,你请我吃饭,反过来,我请你吃饭,怎么样?”艺生一拍桌子,“一言为定!下次化学测验,同赌,怎么样?”谁都知道艺生的化学是强项,而慕诗的化学那是蚂蚁提豆腐——提不起来的。“怎么,不敢啦?”艺生回复慕诗以挑衅的目光。“谁说不敢?就这么定了!”两人击掌为盟。

像往常的大课间一样,艺生和死党笨笨熊在操场的跑道上漫步。“哈,熊,你看今天天多蓝啊,那片云,太像你了!”“为什么?”笨笨熊不解地问。“球形。”艺生两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圆。“啊,你找死啊!”笨笨熊张牙舞爪地冲向艺生。“我错了,我错了!”艺生连连讨饶。


“说正经的,艺生。你是不是和那个篮球大个儿开始发展了?”笨笨熊挑挑眉毛,问艺生。“发展什么?”艺生反问。“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啊,谈恋爱呗!”“啊?”艺生让这个从没考虑过的问题吓了一跳。“没有吧!”艺生小声说,脸却有点发热。“什么是恋爱啊?”艺生突然转过身来,郑重其事地问笨笨熊。“这……”笨笨熊又被艺生问住了。


“如果说恋爱需要两个人宣布开始的话,那就没有,而且也不会有。高三不是干这个的时间啊。不过我的确对张慕诗挺有好感的。这个人很不错。我俩也挺玩得来。如果可能的话,那也要在高考以后了吧!”艺生很诚恳地说。“是啊,大个儿的确挺讨人喜欢的。而且你发现没有,他快成咱们班男生的精神领袖了!男生的交往怎么那么神秘啊,大个儿到底有什么法宝啊?”笨笨熊很是不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