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恋爱是什么之高中篇 之二[第一军团]

庚家模范生 收藏 4 49
导读:对于老傅,艺生的评价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他比较正直,也很单纯,有时候还自己掏钱犒劳犒劳学生,算得上四星级的班主任了。但有一点,艺生很反感,他功利心太重。在他对待新来的同学的态度上就可以看出该学生的学习成绩如何。高二开学时老傅把陶白荷(后来班里的尖子生)同学带进教室时,那是何等的殷勤。先是向全班同学热情介绍,请同学们鼓掌欢迎,又是对白荷的座位细细安排。每转到白荷同学的位子旁边,总会关怀一下课本是否齐全…… 慕诗来了后,老傅既没有向全班同学介绍,转到他旁边是也没有任何反应,好像慕诗并不存在。这就说明了慕诗

对于老傅,艺生的评价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他比较正直,也很单纯,有时候还自己掏钱犒劳犒劳学生,算得上四星级的班主任了。但有一点,艺生很反感,他功利心太重。在他对待新来的同学的态度上就可以看出该学生的学习成绩如何。高二开学时老傅把陶白荷(后来班里的尖子生)同学带进教室时,那是何等的殷勤。先是向全班同学热情介绍,请同学们鼓掌欢迎,又是对白荷的座位细细安排。每转到白荷同学的位子旁边,总会关怀一下课本是否齐全……


慕诗来了后,老傅既没有向全班同学介绍,转到他旁边是也没有任何反应,好像慕诗并不存在。这就说明了慕诗学习肯定算不上好了。不过老傅并没有对他横眉冷对,加以训诫,这说明他的学习也不很差。


艺生觉得老傅有点过分:你总得介绍一下,也算给人家在这个班开个空间,现在学习这么紧,连介绍都不介绍,同学们可能还没觉察到新成员的加入呢,你让张慕诗同学怎么开始嘛!为了平息心中的不平,艺生加倍热情地给慕诗介绍个方面的情况,一下课就问这问哪以抵制慕诗的被排斥的感觉。但这总不是什么解决办法。


下午艺生来到教室,慕诗已坐在他的座位上。在前面桌子的间隙绕到自己的位子上,艺生满脸内疚地对慕诗说:“张慕诗同学,太对不起了,我忘了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怎么了?”慕诗不解地问。“按照咱们班的惯例,新来的同学的同桌应该负责把这位同学介绍给大家,我这个人总是忘事,今天一上午都没完成这个工作。不过,等一会儿人齐了,我会马上向大家介绍你的。”说完,艺生带着歉意笑了笑。慕诗先是有点吃惊,随后笑着说,“噢,一点小事,没关系的。一会儿介绍也不晚啊!”


预备铃一响,艺生就站起来,大声地说:“同学们,咱们班又有了新成员,由于我的疏忽,现在才介绍给大家,下面就让新同学来一个自我介绍吧!”同学们的目光同时投了过来,张慕诗站起来,“我叫张慕诗,爱慕诗词的慕诗,很高兴认识你们。”一片欢迎的掌声……艺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并没有注意到慕诗回过头来看她时感激的神情。


周三的体育课没有什么新意。对于大家的高三生活,老师也万分同情,不再变出些花招对这些苦难的孩子加以折磨。两圈懒懒的慢跑后就是“女生聊天男生放风”的自由活动。艺生班的女生不同于其他班,其实是很爱好篮球运动的,但无奈场地难抢,只能像其他班的女生一样,找个阴凉处侃大山了。艺生是篮球的忠实爱好者之一,她不但对打篮球疯狂热爱,对看篮球也是喜爱有加。篮球场上的男生有一种力量与智慧结合的魅力,这种魅力对艺生的吸引绝对是百分之百的。


艺生像往常一样,忽略天上那个叫嚣得厉害的太阳,趴在篮球场边上的栏杆上,看自班的男生打篮球。她惊奇地发现,自己那个温和的同桌也在篮球场上奔跑着,一脸的坚毅和机警,与教室里判若两人。“说实话,这个小子篮球打得真是没得说!”艺生睁大眼睛盯着场上,唯恐漏了一个细节,自言自语似的对死党笨笨熊说。笨笨熊本是个讨厌运动的小淑女,却在艺生的毒害下对篮球的热爱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天啊,你要沦陷了。一个打篮球打得好的大个儿男生做你的同桌,可怕的事情就要发生了!”笨笨熊提高一个八度夸张地对艺生宣布。


笨笨熊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艺生对于“帅哥”一类的事一直很迟钝,但对于篮球帅哥是个例外。就是男生在篮球运动所表现出来的技巧、力量、灵活、冷静让艺生心动,对,就是篮球,不是足球。“是啊,熊,我快沦陷了!”艺生夸张地呼喊。


四十分钟在对篮球的欣赏中眨眼过去,走在走廊里,艺生兴高采烈的对刚才的比赛进行“精彩回顾”:“就见张慕诗在中线接过球,快速跑到限制区里一个胯下运球晃过一个防守队员,又一个假动作摆脱两个人的防守,轻轻在篮边一托,球就进筐了!十几秒钟的动作,你知道多精彩吗?啊,太精彩了!”


艺生回到座位上,掏出课前准备好的水喝了两口,因为没有运动并不太热,瓶子里的水看起来几乎没动。走廊里一阵喧闹,听动静就知道打篮球的回来了。张慕诗和那一帮同学说笑着簇拥着进了教室,俨然一群好哥们,怎么也看不出刚刚结识。其实交往就是这样,在一起待一年不见得有什么进展,一场篮球却可以成为至交。


坐在座位上的张慕诗大汗淋漓,看着空空的瓶子突然想起忘记了课前接水,再看看前面难民一样拥挤在饮水机周围的同志们和水桶里可怜的一点水,张慕诗叹了口气,把瓶子塞回去,翻开课本呆坐着恢复体力。艺生笑着看着慕诗可爱的举动,和周围的同学们一直保持着有福同享的良好传统的她很自然的把自己的瓶子递了过去。看着慕诗有点惊讶的表情,艺生说:“喝吧,共产社会按需分配嘛!”


“谢谢。”慕诗笑着接过水瓶。

“张慕诗,你是不是像牧师一样有着某种魔力啊?”两周一次的数学测验前,艺生趴在桌子上问张慕诗。“为什么这么说?”张慕诗问,依然是他惯有的安静的声音,惯有的淡淡的微笑。“你才来咱们班两周,‘势力范围’就分布到了各个角落,人缘好的不象话,而且,说实话,我也觉得你这个小孩挺可爱的。”刚刚解释完理由,艺生才发现自己问了一个多么古怪又难为人的问题。“天啊,我一定是学数学学的脑子坏掉了。”艺生自言自语。张慕诗却一点也没有异常反应,就像回答别人午饭吃了什么一样回答说:“可能是吧,名字大概会带给人某种力量的。”艺生歪过头去看张慕诗时,仍然是那灿烂的微笑。艺生感到心里像是被阳光暖暖的照着,什么东西好像在悄悄地融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