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色戴笠无论明星女特务看上就不放过

2野劲旅 收藏 4 995
导读: 戴笠也是好色之徒,只不过玩弄女人的手段更高明罢了。他从女人那里获得的不仅是肉体的满足,还有那么一点点“灵的安慰”。他觉得漂亮女人就是生活的调色板,没了她们,生活的色彩一定很单调,也一定没滋没味。他穷困潦倒的时候,自知无能力无条件享受,但发达之后,决不会放过这种享受的机会。他一生中染指的女人很多,有一夜风流的逢场作戏、有忍痛割爱的痛苦、有海誓山盟的虚伪、也有刻骨铭心的“爱”……   戴夫人与蒋夫人同姓   1914年戴笠娶了同乡毛应升的女儿毛秀丛。人长得并不十分漂亮,却很端庄温柔。结婚那天,不知

戴笠也是好色之徒,只不过玩弄女人的手段更高明罢了。他从女人那里获得的不仅是肉体的满足,还有那么一点点“灵的安慰”。他觉得漂亮女人就是生活的调色板,没了她们,生活的色彩一定很单调,也一定没滋没味。他穷困潦倒的时候,自知无能力无条件享受,但发达之后,决不会放过这种享受的机会。他一生中染指的女人很多,有一夜风流的逢场作戏、有忍痛割爱的痛苦、有海誓山盟的虚伪、也有刻骨铭心的“爱”……


戴夫人与蒋夫人同姓


1914年戴笠娶了同乡毛应升的女儿毛秀丛。人长得并不十分漂亮,却很端庄温柔。结婚那天,不知道戴笠是真高兴,还是装出来以讨好母亲。春宵一夜,戴笠第一次体会到男女之间的欢愉。


毛秀丛虽然不识字,但对于“妻贤夫祸少,家和万事兴”、“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之类的古训却记得很熟。戴笠最初和她感情还好,一家人过得挺和美。


戴后来便不爱理她了,不与她一同吃饭,甚至连办公室都不准她进去。他早已厌倦了年近四十憔悴不堪的妻子。外面的花花世界、漂亮女人让他垂涎不已。抗战初期,毛氏因患子宫癌,病死在上海。死讯传来,戴的心情异常沉痛,几十年的夫妻,早年的恩爱,总不可能轻易忘怀。如今又不能去送葬奔丧,他也感到于心不安。他对着毛秀丛在南京时照的惟一一张照片,假惺惺地烧了些纸,祭奠了一番。第二天,就又开始追逐一个又一个女人。


逢场作戏


戴笠经常和自己的女特务上床,其实这些都是逢场作戏,以满足一时的生理需要。自毛氏死后,曾经与戴有染的几个女特务,都在做“老板娘”的美梦,周志英就是这些女人中的一个。她与戴同床后,自以为戴相中了她,常常来纠缠。一天,戴笠听说老友郁达夫在南洋离婚了,颇有感触地说:“没想到富春江上的神仙伴侣,如今竟也反目成仇。看来女人都是些水性杨花,靠不住的。”


周志英当即激动地表白:“戴先生,我对你可是真心的啊!”


“那也很难说!”戴笠不过是信口胡说,怎料周志英当真,愈发纠缠得厉害了。戴一气之下,把她囚禁到息烽监狱,关了两年才放出来。她满以为戴笠回心转意了,到重庆第二天,就打扮得花枝招展去找戴笠。刚到戴公馆门口,嘴里就喊:“戴先生,戴先生!”警卫一看,不由得吃了一惊,来人竟是周志英,赶紧把她拦在外面,随后又说:“戴先生不在这里,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放明白点!”


“不!他在这里,我看见他的背影啦!让我进去……”她哭闹着。


这时,戴笠正好走出来,问道:“谁在这里哭闹?”


周志英见戴走了出来,便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说:“戴先生,我是志英啊!这两年我天天都在想你,我爱你,我爱你,你该跟我结婚 了……”她声嘶力竭地喊着,死死地抓着戴的手。


戴笠咬牙切齿地骂道:“你真不要脸!关了你这么久,还不明白!”转身命特务们把她拖走。


特务们连打带踢,终于把她拉走了。周志英边走边喊:“你们打吧,打死我,我也要跟戴先生,我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于是,戴笠又把她关了起来,至死也没敢再释放她。


被情妇所耍


戴笠第一次见到佘淑恒是在老友唐生明家里。她长得极标致,面若凝脂,明眸皓齿,看上去不过二十三四岁,身材匀称,丰满而又亭亭玉立。她是南京中央大学外语系的高材生,而戴此时正缺外语人才,何不一箭双雕。于是,佘小姐就成了戴的女秘书。


佘淑恒自从跟了戴笠,暗自庆幸,只要能博得戴的欢心,日后定有机会出国深造。戴笠似乎也看上了佘淑恒。后来,戴把佘的家人也接到了重庆。自关起周志英后,戴就明确表示,抗战胜利后,就跟佘结婚。甚至把自己的工作化名都改为“佘龙”,以示自己是佘家的“乘龙快婿”。实际上,他也确实像个女婿,对佘母及弟妹在生活上照顾得无微不至。


一辈子工于心计的戴笠,这一次却打错了算盘,佘小姐只不过是想借戴的权势和财力,达到留学的目的。当戴笠想方设法要与美国人合作时,她就知道,出国的日子不远了。戴早就说过,要把她培养成“师母”(宋美龄)那样的“美国通”。


戴笠终于要把她送出国了,而她也更加小心,饯行的那天晚上,她表演的惟妙惟肖。佘淑恒撒娇似的偎依在戴的怀里,依依不舍地说:“我们连婚礼都没举行,就要分离……”说着,眼圈还有点发红。


那一夜,两人是山盟海誓,如胶似漆。然而,出国不到一年,佘就在美国另交了男朋友。戴笠听到这个消息竟毫无反应,依然发给她生活费。戴笠此时此刻的心思,也已另有他属。


梦断胡蝶


胡蝶是电影界的皇后,当时不到40岁,正是成熟女人最有魅力的时候,妩媚动人,丰腴端庄。戴笠是胡蝶的忠实影迷,工作之余,他总爱看胡主演的《啼笑姻缘》《空谷幽兰》《火烧红莲寺》《姊妹花》等影片。胡蝶主演的影片,曾被送到欧洲参加影展。她本人和著名京剧演员梅兰芳,在1935年,作为中国文化团成员于1935年去苏联参加了国际影展节,并应邀游历了德、法、意等国,成为中国电影史上第一位出国访问的演员。戴笠对她迷恋得神魂颠倒。上海沦陷后,胡蝶就同丈夫潘有声和女儿莉莉迁到了香港。没想到香港的沦陷,竟成全了戴的好事。


香港沦陷后,胡蝶全家秘密潜逃,回到广东东江,途中被抢,当时正值战乱之际,谁也顾不上去追查她的财产。胡蝶急火攻心,大病一场。此事被戴闻知,认为是获取胡的大好时机,便大包大揽地承担了此案的调查工作,并去函请胡蝶夫妇来重庆,而且提供了机票,还把自己在重庆中四路151号的公馆腾出来,让胡蝶一家居住。胡蝶夫妇自然感激不尽。


戴笠深知,以胡的身份、地位和声誉,不可轻易委身,也不易用权势去强占。因此,为取悦于胡蝶,戴真可谓是绞尽脑汁。1943年的除夕,他邀胡蝶一家三口来吃年饭,还请来从美国回来述职的肖勃,以及曾任法国领事的黄天迈夫妇。酒席宴上,戴笠的表演给胡留下深刻的印象。


新年过后,戴笠将潘有声推荐到昆明担任财政部广东区货运处专员。另一方面,为取悦胡蝶,让肖勃在美国按胡的失物清单,照样购回一些胡喜欢的物品,如法国香水、意大利真皮装等东西,亲自送到胡的住所。胡见戴如此关心她,便抓住戴的双手激动地说:“戴先生,你叫我怎样报答你才好?”


“只要你高兴,身体尽快康复,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已不知玩弄过多少女人的戴笠,今天却极具绅士风度。他要钓大鱼。


戴笠最终如愿以偿了。他决心抗战一胜利,就让胡与潘离婚,自己再正式大办婚礼迎娶她。当时,胡蝶在重庆常被邀参加援助抗战的义演活动及拍摄电影,文艺界的人又常去看她。这样,为自己和她的名声,戴决定把神仙洞街的一座独处的花园洋房改建一番,作为他金屋藏娇的行乐宫。抗战期间,戴就在此与胡秘密同居。


抗战胜利后,他把胡蝶送到了上海。本打算肃奸工作告一段落后,与胡结婚。岂料,重庆一别竟然是永别。


醉生梦死


戴笠中等身材,壮实而有力;长方形脸,显得轮廓分明,嘴巴又宽又大,整个脸形像马脸。他满脸络腮胡须,每天刮完脸后,脸色铁青,加之两道又粗又黑的剑眉和炯炯目光,给人一种干练果断而又望而生畏的感觉。他有严重的鼻炎,常使他在一些庄重风雅的场合斯文尽失。不得已,他每天要用从美国进口的洗鼻工具洗三次鼻子。戴笠喜欢洗澡,只要有条件,每天早、晚都要洗澡,有时中午也要洗澡。


戴笠极为好色,他从自己的侄女、女佣、女特务到特务家属、朋友妻女,只要能找到的,无所不玩。戴笠认为家乡人都有根可查,老实可靠,易用同乡感情进行笼络。1940年,戴笠命妻舅毛宗亮从江山县招4名年轻女性分别安排在四个公馆里,除为戴作女佣外,还要供其蹂躏。


特务家属如被戴看中,不但要被其糟蹋,而且有被丈夫抛弃的危险。军统局人事处李修凯平时很受戴的宠信。有一次,戴发现李太太长得有几分姿色,回去就派专为他“拉皮条”的秘书王汉光把李太太请来,强制他在戴公馆过了一夜。李修凯下班,听两个孩子说妈妈被戴笠找去,如五雷轰顶,一夜不曾合眼,坐等到第二天早上。李太太一进家门,李修凯拿起一把剪刀,不由分说将太太的满头青丝剪去。从此,俩人感情破裂,又另娶了一个老婆。可怜李太太,不但被戴强奸,羞辱难当,又遭丈夫抛弃,苦不堪言。


随着戴地位不断提高,其生活上也更加放荡,1942年3月,戴到西安主持“查缉”干部训练班第一期毕业典礼。会后,他听说西安开源寺妓馆有个妓女叫妹妹,在当地嫖客中颇有些名声,一时色兴大发,化名河南的王姓商人,找到17号房中的妹妹,胡混了两夜,给了6000元钱,4件上等衣料。以上可见,戴在私生活上已腐化到了极点。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