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委主任 第四章 第四章

铁血姑娘 收藏 6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3/


送走了岳书记和周子敬,贺铮感觉有些乏累,头也昏沉沉的,像是喝多了酒。年龄不饶人呵,毕竟五十多岁了,酒量和精力都大不如从前。今天这个周主任可实在是不含糊,足足喝下半斤多的“中州老烧”居然面不改色,方寸不乱,看样子再喝下半斤也醉不倒。都怪郑道搅了酒兴,初次见面没能让客人喝个痛快。不过,这个周主任还真是个性情中人,坦诚豪爽,正直热情,像是一位值得信赖的领导,也应该是一位可以交往的朋友。再者,从周主任同岳书记之间的那种亲熟之态可以看出,两个人是有着长期合作基础,彼此充满信任,相互情感笃深的老关系。由此可以推断,岳书记经过三个多月的明查暗访,抓住袁方突然猝死的契机,果断调来了自己的得力干将,龙虎横行的中州大地从此将会演绎一场风云际会的政治博弈。

已经是午夜时分,大棚内变得空荡冷清,只有零星几个食客还在津津有味地吃喝说笑。百家饭大排档经过多年的努力经营,渐渐声名鹊起,如今已经成为中州市民享受夜生活不可不去的一道风景线。冬天尚不会拖得太晚,一般凌晨左右便可打烊;而一旦气候转暖,食客便愈聚愈多,营业时间也愈拖愈晚,到了夏季甚至会延至次日天明。生意自然红火,但是这些下岗职工所付出的辛劳也实在令人感佩。人呵,一旦被逼上了别无选择的绝路,就会焕发出无穷无尽的能量。

郑道有些喝多了,伏在桌子上昏昏迷睡。贺铮拿来一件棉大衣,轻轻披盖在郑道的身上。这孩子,聪明、善良、有一种执着追求的性格,也有一副侠肝义胆的心肠,就是思想太过于活跃,往往用冷僻的视角观察事物,再加之口无遮拦,经常会闹出语惊四座的风头,既令人侧目也令人担忧。如今的年轻人,啥都敢想,啥都敢说,无所顾忌,更无所束缚。多的是敢于挑战的锐气,少的是忍辱负重的韧力,往往对于西方世界流行的社会思潮盲目吸收,而对于民族历史积淀的深厚底蕴却缺乏透彻解析,造成主观上自以为是,客观上左道旁门。岳书记说得对,要想赢得这一代年轻人的信服,身教重于言教。

贺铮给妻子欧阳倩拨了个电话,麻烦老婆大人开车来接自己和这个已经酒醉不支的郑道。说起来,瞑瞑之中似乎真的有天意,郑道这孩子在世俗眼里就像是中了邪,放弃锦绣前程,背叛血缘伦常,不屑富贵权势,偏偏跟定自己艰难创业。也许人世间真的有因果报应,上苍像是在刻意惩罚老冤家郑天龙,同时又像是给予自己多年忍辱负重的慰藉和补偿。自从自己的儿子贺志远入伍当兵以后,家里就像缺空一般冷冷落落,尤其是妻子欧阳倩常常偷偷掉眼泪。而郑道的归来不仅填充了家庭的缺空,还成为自己开创事业的得力助手。开始,郑道还在他老子郑天龙那里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渐渐便在自己家里食宿平常,最后干脆把行囊彻底搬来,俨然成了家里的正式一员。最令人感动的是创业之初的那几年艰苦的岁月,住的是租赁农民的土坯房,冬天冷得像冰窖,夏天热得像蒸笼,一日三餐粗茶淡饭,骑着自行车风雨奔波,沒有分文的经济报酬,尝尽了艰辛劳苦和世态炎凉。郑道无怨无悔,不离不弃。如今事业初有成功,郑道也在企业经营管理方面日渐臻熟,只是在思想意识上愈发变得偏激,在这座大棚里摆放展示那些实物的橱窗,不时播响刘欢“从头再来”的歌声和悬挂《国际歌》的条幅都是这孩子的创意。没想到这个举措居然对吸引食客产生一种心理感召的作用,大棚的生意愈发红火。郑道对此自鸣得意,说如今时兴企业文化,搞这些点缀就是咱们下岗职工的企业文化,这叫做哀兵必胜。虽然看似刻意取巧,实则却是一种营销心理学的发挥,贺铮暗暗赞许。

贺志远和郑道如今都已经三十多岁了,依然还都是光棍汉。每每提及婚事,这两个孩子竟然异口同声:事业无成,何以为家。贺铮夫妇为此伤透脑筋,尤其是妻子欧阳倩,几乎每天都要上网同儿子聊几句,也几乎每次都要谈及婚事,而只要涉及到这个话题,儿子那边就会断然下线,气得妻子经常摔坏鼠标。还有这个郑道,每当被问及婚事总是嘻皮笑脸地说:

“我的好倩姨,您先让志远哥把媳妇娶回家,我保证领着老婆给您生个大胖孙子”。

噎得妻子无话可说。

说到妻子欧阳倩,贺铮的心头总会涌起一股如烫如贴的热流。在过去的日子里,身材娇小纤瘦的妻子在贺铮的心目中始终像一只依人的小鸟,可爱而柔弱。但是,当贺铮蒙受了不白之冤,接受调查和审判之际,妻子仿佛一夜之间变得像男人一般坚强而笃定。贺铮永远也不会忘记,就在自己被判有罪当庭假释的时候,旁听席上迅速站起三个熟悉亲切的身影,妻子欧阳倩娇小的身躯在那一瞬间变得高大挺拔,一双深切的目光传递着亲情和力量。她左边站着一身戎装的儿子贺志远,威武强悍;她右边站着刚刚毕业的郑道,神色决然;三个人就像是迎接凯旋而归的英雄一般快步奔到贺铮的面前。妻子在众目睽睽之下紧紧地拥抱了丈夫,然后语气坚毅地说:

“我们回家!”

妻子挽着丈夫的手臂,身后跟着两个气宇轩昂的青年,共同迈着稳实的脚步走出法院的大门。

后来,贺铮决意开办百家饭大排档,要卖掉家里的房子和车子,妻子连眉头都没有皱,举双手支持。再后来,下岗职工愈来愈多,贺铮决定再办个废品回收公司。没想到那些下岗职工并不愿意加入,当惯了堂堂正正的国家职工,觉得走街串巷收购废品太丢面子。又是妻子挺身而出,放弃了中纺集团总会计师的工作职位,主动加入下岗职工的行列,带头换上破旧的工作服,蹬着三轮车沿街吆喝收购废品。总会计师的身先士卒产生了巨大的号召力,众多的下岗职工纷纷齐聚而来。还是郑道别出心裁,给每一个收购小组配备一面旗帜和一台录音机,旗上展示着两行大字:


下岗职工不流泪

昂首挺胸闯社会


收购小组一出发,大旗高举,录音机随之奏响,反复播放刘欢的《从头再来》……

于是,下岗职工的废品回收公司又在中州形成了一道别样的风景。不管收购小组来到哪个住宅小区,门前的保安不仅敞开放行,还要端端正正地敬上一个礼。收购小组的录音机也成了标志性的品牌,只要刘欢的歌声一唱响,家家户户便纷纷送来废品变卖,连呀呀学语的小孩都要急急地喝尽饮料,在家长的搀扶下送来“易拉罐”……

这又是郑道的“哀兵必胜”之计。

废品回收公司的业务发展很快,每年的营销额高达近千万元,给众多的下岗职工创造了稳定的而且是不菲的经济收入。

不仅如此,妻子在操劳废品回收公司的同时,同样还担负着总会计师的职责。贺铮旗下的三个企业,都是在妻子亲自督导下建立了正规严谨的财务制度,定期进行审查。多年来,三个企业在财务管理上没有出现丝毫的纰漏,从制度上严格把关,完全公开透明,不允许任何人贪占下岗职工的血汗。

贺铮常常感叹,妻子那娇小柔弱的身躯居然蕴藏着如此坚强的意志和如此巨大的能量!

大棚里最后几位食客起身离去,该打烊了。倏然,从棚外射来两束耀眼的灯光,一辆轻型轿车停在门前,是妻子遵命而来。贺铮急忙唤醒郑道,搀扶着走出大棚。

妻子欧阳倩迎过来,冲着贺铮嗔怪:“你这个老同志愈发不像话了,把孩子灌醉成这样。”

贺铮一脸歉笑:“老婆息怒,要打要骂回家再说。”

“哪个舍得打你骂你。”欧阳倩饱含柔情。

棚外,寒风刺骨。夜色中,欧阳倩纤瘦的身影愈发显得娇小柔弱。她今年也快五十岁了,但看上去依然年轻俏秀,飘逸的长发在寒风中飞舞,一双亮丽的眸子在夜色里闪动着明快的神采,身材更是曲线窈窕,丝毫看不出中年妇女的颓衰,仍旧保持着少妇般的风韵。也许,天生丽质能够抗拒岁月的侵蚀。

夫妇二人把昏昏然的郑道扶进车内,然后贺铮勉强挤进副座的位置。这种轻型轿车空间太小,贺铮的身材又过于高大,显得十分挤迫,两条长腿蜷缩着动弹不得。

“老同志,坐我的车委屈你了。”欧阳倩一边开车一边笑着说:“谁让你们喝多了酒,放着两辆宽长的大‘别克’开不了,自作自受吧。”

贺铮毫不在乎:“有这样的车坐已经很幸福了,比当年骑自行车风来雨去的强多了。何况还是老婆给开车,幸福无比哟。”

“你这个老同志,愈老嘴愈甜,腻人。”欧阳倩娇嗔。

贺铮哈哈一阵大笑。

自从创办了绿色食品庄园,终于彻底摆脱了经济上的窘困,渐渐有了殷实的积累。贺铮购置了一套4室1厅的大房子,又给郑道和自己各买了一辆黑亮宽长的大“别克”,也给妻子购置了这辆小巧的轻型轿车,总算是苦尽甘来。如果从个人得失的角度讲,贺铮如今已然东山再起,虽然整体经济实力还远远不如郑氏兄弟,但是发展前景非常广阔,事业和财富都有更大辉煌的空间。假如与世无争,完全可以就此独善其身,逍遥闲逸地过自己富足而安乐的生活。但是,贺铮不肯善罢甘休。一是自己蒙受的不白之冤始终像块巨石压在心头,必须要洗清;二是众多的下岗职工所遭受的利益伤害不能就这样不了了之,必须要讨还;三是中纺集团的巨额国有资产不能让一小撮权贵势力恶意吞噬,必须要抗争;哪怕为此再一次落得倾家荡产也绝不退缩!这就是贺铮的性格,更是一个共产党人的责任和胆魄!

欧阳倩的驾驶技术已经十分熟练,小巧的轻型轿车沿着空旷寂静的公路左行右拐,些许时候便驶回家中。夫妇二人把郑道搀扶进房间,安顿入睡。然后贺铮冲了一个热水澡,感觉浑身舒爽许多,头脑也恢复了清醒。

欧阳倩送来睡衣,柔声道:“快去休息吧。”

贺铮摇摇头:“你先去睡,我还要写材料。”

“太晚了,明天再写吧。”欧阳倩相劝。

“律师催着要呢。”贺铮解释,“此事重大,耽误不得。”

欧阳倩心中理解,不再强勉,转身也去卫生间洗漱。

贺铮走进书房,坐在宽大的书桌前,打开电脑,默默地点燃一支烟,伴着浓浓的烟雾陷入沉沉的思绪之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