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喋血江南 第一节 宁国不宁

xy99991 收藏 63 12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URL]   天空阴沉灰暗,下着蒙蒙细细雨。这是天在哭吗?   皖南山区的山道上,蜿蜒着一条杂乱的人流。如果这时有一架飞机经过这里,就会发现,这条蜿蜒着的人流,从皖南山区之外开始,横穿整个皖南山区,缓慢而艰难地向西流去。   这条人流中,有各色各样的运输工具,牛车、马车、两轮木板车、独轮手推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43.html


天空阴沉灰暗,下着蒙蒙细雨。这是天在哭吗?

皖南山区的山道上,蜿蜒着一条杂乱的人流。如果这时有一架飞机经过这里,就会发现,这条蜿蜒着的人流,从皖南山区之外开始,横穿整个皖南山区,缓慢而艰难地向西流去。

这条人流中,有各色各样的运输工具,牛车、马车、两轮木板车、独轮手推车。

有着各种各样的人,有老人,有小孩,有壮实的男人,有朴素的女人。

男人推着、或拉着车,车上坐着老人,小孩,女人。或者男人背着老人,女人手牵着孩子。

各色口音都有,南腔北调。有本地即安徽口音的,也有南京、镇江、无锡、上海口音的,也有北方口音的,山东、河北、就连东北的口音也时不时听到。

三三两两还夹杂着一些军人,这些军人大都垂头丧气,目光只是看着前方一两步的地面。有的身上脸上还有一两口痰迹。

这是一条沉默而悲伤的人流。

......

沿水阳江而上,从宣城可达宁国。然后沿西津河而上,可过绩溪,过绩溪而歙县,再屯溪,再愗源就可出黄山,天目山区,再向西。

虽然逃难的人流多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地是哪里,但远离背后那邪恶死神的愿望却是共同的。

过了水阳江与东、西津河的交汇处,登高就能看到宁国城低低的城墙,看到夹在黄山山脉与天目山脉,夹在东、西津河之间的宁国县城。

西津桥是通向宁国的唯一桥梁。

西津桥的西端不远处有哨卡。哨卡有十几个军人在检查。不远处有沙包掩体和架设的机枪。

一个人拿着一个铁皮话筒在不时地喊话。

“前面不远处有粥棚。”

十几个军人时不时走进人群中,拦住人群中的某个军人,说:

“你是军人吧,请到这边登记。”

“你是哪部份的?”

“我是中央军某某师某某团的”

“你们师长是谁?”

“某某”

“你们团长是谁?”

“某某。”

“你的职务?”

“上士排长。”

“现在我告诉你,你已被编入第三战区十九集团军七十三军七十七师暂编105团。”

同样的问话,这十二天来已说过多少遍,刘天崎自己也不知道。

自从十二天前,刘天倚被老大郑雄任命为暂编105团上尉参谋以来,就在此处设卡,收编败兵。

老大郑雄那天郑重地对刘天倚说:

“八弟。”刘天倚在保安团里以郑雄为老大的结拜弟兄里,排老八。

“八弟,你知道我们这保安团,原来只有一千五百来号人,现在上面让我们编成什么105团,是要玩大的了。凭咱这几个毛人,可不行啊。你在上海读过书,在哥几个中,最能识人了,你这次的任务,不只是帮团里收编些败兵,你还要帮哥哥我多找几个能人。”

老大自被四年前被雷电击中后,变得有些奇怪。一是常玩突发奇想。二是成天愁眉苦脸。现在哥几个终于知道老大之所以愁眉苦脸的原因了。

(这里面的真实情况并不像刘天倚他们所想的那样简单。这是一个不成功的穿越者引发的事件。那天郑雄被雷电击中的时候,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日本穿越者,一个妄图改变日本二战史的狂徒,正在进入郑雄的身体时,当时郑雄并未完全昏迷。郑雄的自我于是与那个日本穿越者的自我,在郑雄的身体里进行了一场影响巨大的生死搏斗。最终郑雄成功地战胜了那个日本穿越者,那个日本穿越者的自我烟消云散,但他的意识中一些记忆保留在郑雄的记忆中。这才是后来郑雄发生重大变化的根本原因。)

自十几天前任命为这个暂编团的团长后,老大就得了一个毛病,时不时浑身一阵发抖,和刘天倚说这不长的一会话,刘天倚注意到老大发抖了两回。

别人不知道,他刘天倚不可能不知道,他老大是什么人,他老大怕过什么,打小开始,还是一起尿尿和泥的那会,他刘天倚就没看到过老大怕过什么。

现在的老大却抖成这样,一定是要发生什么大事了。

这十几天来,刘天倚吃住睡都在哨卡上。这在刘天倚而言,是长这么大是从来没有过的事。他刘天倚还真从没有有过这个长性。

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只要有人过桥,刘天倚都要让人过去看一下。

也是在这十几天里,刘天倚为暂编105团收编了二百一十八名败兵,在粥棚那招了一百三十一个新兵。

最主要的是,刘天倚在这些人中,发现了五十一个在上海打过仗,用他们的话说,是亲手干掉过几个鬼子的老兵。

其中有一个还是个上尉,做过副连长。

而新兵里,刘天倚发现了十几学生,分别是来自上海南京无锡镇江。那些才是真正的文化人。现在在哨卡做文书的毛柯庆,就是其中之一。

这些他刘天倚自以为是人材的人,刘天倚都是亲自送到宁国县城外的105团的营地,交到老大郑雄的手中。老大总是两眼润润地对刘天倚说:

“老八,喝口茶再走?”

老大现在嘴变笨了,以前的那张利嘴不知哪去了。背好像也有些弯了。这些天他也一直车轴一样转着,组建部队。

刘天倚每次过来,看到老大的样子,都有些要哭的感觉。妈的。上海、南京发生的事,这几天他刘天倚从难民与败兵的口中知道了一些。

如果说现在这宁国对外面正在发生的事,了解得最多的就是他刘天倚说是第二,怕没人敢说第一了。

赵狗子从宁国县小医院出来的时候,看到匆匆走过的刘天倚,忙喊了一声:

“八哥。”

赵狗子行十一。刘天倚回头看是赵狗子,笑道:

“你狗日的有日子没见了。老大吩咐你的事都忙好了?”

赵狗子苦笑了一声,说:

“哪能这么快啊,老大也不知道抽的什么疯,这样那样的事说多少,还让我非得干好了。”

“那是老大信得过你,你看你那张笑脸,办那些事还不是小菜。”

“哪儿啊,就这小医院,我就跑了十来回,昨天是把老大他那县长老爷子请了来,老爷子狠狠骂了杨回春这个狗东西一顿,这狗东西才同意搬。这不,今天我还不放心,过来看看,还给他带来了十几个苦力。”

“老大很急啊。”

“你晓得的,你看我这嘴上,不是火泡是什么?县里的那些坛坛罐罐,东东西西都要往山里搬,我的天哪?八哥,你给老弟我一句实话,东洋鬼子真的会打到这来?”

“怕是真的!”

赵狗子望着刘天倚那张紧张得有点变形的脸,半天才喘了口粗气,说:

“奶奶的。八哥,什么时候哥几个一起喝个痛快,死了也好。”

赵狗子是酒鬼,以前天天找人喝酒,听大哥说这十几天,他忙得只能在梦里喝酒了。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