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业比CPI数据更能反映真实民生

来自商务部和农业部的统计数据都显示,8月份食品价格继续回落,关于消费物价指数(CPI)“涨幅回落”的乐观预测于是甚嚣尘上。不得不说,宏观领域这种热衷于针对经济指标“算卦”的研究风气有些不大正常。客气一点讲,部分研究者过度依赖外推式预期方法进行分析,看似精确到某区间,实际并无太多技术含量。不客气一点讲,某些专家总无法摆脱带着感情做数据分析的毛病,拿着放大镜找“民生改善”的证据,反倒有意无意地忽视了最有价值的人民切身感受。


需要指出的是,在过去两年内,物价几乎在21个月内维持着上涨态势。在尽管本季度初现拐点,但物价高企已是现实。这种情境下,CPI即便出现涨幅回落,对民生改善的程度也相当有限。如果怀疑这个结论,那么去超市看看早已“涨幅回落”多时的猪肉柜台前如何冷清即可。再进一步,如果认同经济调整周期将至或者已至,那么,物价涨幅回落其实本就是题中应有之义,犯不着忙不迭地弹冠相庆。


理论上,高通胀、高增长本就是短期现象。前期,中国的通胀水平反复冲高,本身就是原来依托的经济增长模式出现问题的反映。这之后,政府着手宏观调控,更接近于一种典型的“两害相权取其轻”——即通过在一定程度上、一定时间内牺牲一点经济增长速度,以迅速有效地达到抑制通货膨胀的目的。但这一切措施的核心就是关注民生,具体而言则是保障就业。


说到底,制订经济政策并非靠的是冷冰冰、硬邦邦的逻辑推理。从词源上讲,“经世济民”本身就带有关注民生的温情色彩。宏观教科书在论及内外部经济政策目标协同时,排序一般为充分就业、物价稳定、经济稳定增长和国际收支平衡。在此基础上,再深入探讨所谓目标的冲突、替代、两难等内涵。基本固定的目标顺序,已经潜移默化地告诉所有经济专业的学生,充分就业是所有经济政策的核心着力点,永远是应该被优先考虑的政策目标。


不得不说,尽管“关注民生”几乎在媒体泛滥,但滥情的浓度相当之高,已经有将民生实际架空的危险。现实中,如果任由将复杂的经济发展问题简单化,将具体的数据抽象化,将绝对的指标相对化,将很可能导致信号扭曲,并进而令宏观政策失焦、微观操作失范。有必要强调的是,无论在何种社会制度框架内,保障就业都是维护经济和社会稳定的第一要务。如果失业率提升,控制物价的过快上涨无意义,因为对没有收入的那部分人,价格已经失去意义。经济稳定增长无意义,因为有人不能自食其力的话,增长就不能被公平地分享。对外收支平衡更没有意义,当部分国民失去工作,国家财富的暴增是所有国民的耻辱。平心而论,现在谁会认真地关注GDP或者可支配收入的数字增长呢?并非怀疑其真实性,只为物价、房价的不断走高和股市的不断走低,实在让我们觉得绝望而无力。


吁请国家关注就业并非危言耸听。有研究称,中国的外贸出口每波动1个百分点,将影响中国18万-20万人就业,而近期海关数据已显示,08年上半年,中国的出口同比增速已比上年同期放缓了约5.7个百分点。这还没有考虑工资、福利等费用的上涨幅度,也没有充分考虑到部分中小企业的倒闭对就业形成的负面冲击。特别地,具体到今年下半年,如果考虑到高校毕业生的数量将创下历史新高、考虑到今年连续自然灾害造成的歇业和停业、考虑到淘汰落后产能与推动节能减排造成的停产转产、考虑到产业结构调整的阵痛……,情势实在不可谓不危急。在我们身边的城市,具有大龄低学历、低龄高学历特征的“啃老族”数目也呈现危险的攀升势头。


化解就业压力已难以指望有利的外因。目前为止,欧美日等构成的中国外部经济环境仍在衰退,提振内需是今后相当长时期的最重要任务。很难想象,预期中的内需启动会在失业增加的环境出现。


不过,从近期政策动向来看,“保障就业”正成为决策者的核心理念。如7月末财政部出台的对个体从业人员的税费优惠、人民银行推动的小额担保贷款等,都是促进创业、帮助就业的政策善举。下一步,多方合力力保就业势在必行。比如,在政府以转移支付手段强化贫困家庭社会保障与失业救助的同时,高校、中职和培训机构等也能辅之以免费或优惠的技能培训课程,共同来帮助失业者进行转岗培训等。


总而言之,推进实实在在的就业公平和就业促进远比空谈关注民生更有意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