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一部 第九十三章 攻守转换刹那间

guohj92 收藏 11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URL] [内容简介] (昨日有事,未能更新,给久等的大大们致歉) 鳖县城头号炮一响,左右两侧山上伏兵四起,城两侧也转出两支伏兵,这些伏兵足有三四千人,个个举刀枪,呐喊着向我们杀来。我看看两边的情况,就对沙摩柯说: “摩柯,依计而行。” 沙摩柯点点头,赶紧大喊: “众位兵丁,不要慌张,听本少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

(昨日有事,未能更新,给久等的大大们致歉)

鳖县城头号炮一响,左右两侧山上伏兵四起,城两侧也转出两支伏兵,这些伏兵足有三四千人,个个举刀枪,呐喊着向我们杀来。我看看两边的情况,就对沙摩柯说:

“摩柯,依计而行。”

沙摩柯点点头,赶紧大喊:

“众位兵丁,不要慌张,听本少洞主指挥。”

接着他就下令把那些刚换回来的洞主保护在中间,并安排专人负责他们的安全,然后一挥狼牙棒,前队变后队,后队变前队,缓缓后撤。虽然事出突然,我们这新成立的陷阵营一开始稍微有点乱,但那些老陷阵营的士兵起了很大作用,马上安抚住自己身边的三个新兵,快速结成阵型,弓弩手被围在了阵中,迅速抽箭搭弓,遥指两侧;刀盾手密密麻麻排列在四周,盾牌斜举,大刀横握,鸦雀无声,缓缓进步,这样一来整个阵型并没有什么混乱,反而是随着敌军的逼近,杀气在慢慢凝聚。

我吩咐胡驹迅速赶到队前,以加强队形的突击力量,防止被敌军包抄时箭头力量不足,我则横戟和沙摩柯在后压阵。两侧的伏兵开始抛射箭支,箭雨直下,陷阵营中的司马一声哨响,刀盾手的大盾马上上举相叠,一层压一层,要是从空中看的话,就像一只缩进脑袋和四肢的乌龟在缓缓移动,这也是高宇的陷阵营的一招,就叫龟甲阵,专门用来行进中抵御抛射的箭支。后面的朱褒军看来是好几支部队组成,因为已经有五六支不同的旗号闪现了,看他们的衣甲也很不统一,我估摸着是各地豪族的私兵。我压住小白的速度,小白有点不耐烦,老晃脑袋。沙摩柯也压住他的大水牛的速度,我们缓缓前行,与前面的大队略微拉开了一点距离。回头看看,那些追兵已经进入了我和沙摩柯强弓的射程之内,我就对沙摩柯说:

“摩柯,来,咱们师徒赏他们几支箭。”

沙摩柯乐了。

“师父,没问题啊,看看哪个兔崽子跑的急。”

我俩接着调转马头和牛头,把各自的兵刃挂在得胜勾上,取下左边挎的弯弓,右手取箭,搭在弓弦之上,左手前推弓臂,右手后拉弓弦,我朝着那些追兵大喝一声:

“接箭。”

话音未落,我师徒俩的箭已经直奔追兵而去。我俩有默契,我射旗杆都射多少次了,按他们的说法是已经很有经验了,这次还是由我射旗杆,沙摩柯射人。就见两道箭光直奔中间那支追得最紧的队伍而去,旗倒人亡,而且亡的还不是一个人,沙摩柯一箭射中的正是领头的那个人的咽喉,箭矢余势未衰,穿过那人的咽喉后,箭尖从后脑露出,又带着那人的尸首直撞在他后面那人的面门之上,二人一起坠马而亡。我俩接着双箭齐发,我的箭躲不过去就是断肢残臂,非常血腥;而沙摩柯的几乎都是让中箭者透体而死,看那样子,就像架在串上的烤鸡一样。也有个家伙想逞能,跑上来试图用盾牌封挡我师徒俩射出的箭,本来还不想理他,可他还来劲了,一个劲的朝前窜,看那得意洋洋的样子,还一边往前冲,还一边招呼其他人藏在他身后跟着他,我师徒俩那个恶心啊,放你条生路你不走,非得往阎王爷鼻子上蹭,欺负阎王爷没火性啊。趁着我们远程打击其他人的时候,这一队人距离比较近了。沙摩柯停下手中箭,用弓角指了指那个家伙,眼睛示意我给他来一下。唉,沙摩柯这孩子好啊,很懂得我在想什么,和我那简直是默契的很,我真是感谢我那天上掉下来的蒲元师兄送给我这么好的一个徒弟啊。我抽出一支特大箭头的羽箭,搭在弓上,也不用太瞄准,估摸着那人藏身在盾牌后的位置,嘎吱吱拉了个满弓,右手食指一松,那箭可就飞出去了,砰的一声,那盾牌哪挡得住啊,盾牌立马就龟裂成几半,而且连人带盾牌倒飞了出去,搞笑的是,那人一边倒飞,脑袋还不停的由左到右,由右到左的晃,口中鲜血象喷泉一样哗哗的四散啊,后面的人又被他撞倒好几个,真是一片混乱,队伍马上出现了缺口。沙摩柯趁他们没反应过来,又是一箭,两声惨叫,又是一箭双人。这下子,这帮人被镇住了,没人敢往上抢了。我对沙摩柯说:

“摩柯,敢跟为师吓吓他们?”

沙摩柯胸脯一挺。

“徒儿有何不敢?”

我俩放好强弓,摘下兵刃,一个催马,一个催牛,直朝那追兵杀去,吓的那些追兵练练后退。沙摩柯抬头哈哈大笑:

“哈哈哈,胆小鬼。”

我俩从容不迫,圈回牛马,追赶大队而去。

我们后面胡驹已经领着大队往前走了一段了,可能那些伏兵没想到我们竟然没有慌乱吧,而且结成了龟甲阵防御箭雨,他们现在已经不放箭了,冲过来试图短兵相接。我们阵中那些弓弩手也不是吃闲饭的,接连不断飞出羽箭还击那些伏兵,那些飞出的羽箭可不是像他们伏兵一样箭如雨下,我们这些箭金贵的很,属于精准射击,时不时的往外飞,很少有落空的,而那些伏兵则几乎是中箭即倒,不管是射中哪里。嘿嘿,他们要是不倒,我和吴普师兄的名头往哪里搁。要知道,我们那些箭头基本上都抹了非致命性毒药,但是见血即倒,而且还能放大痛感,虽不至于当场要命,可也让你爬不起来,躺在那里疼的直喊,极大的打击那些伏兵的士气。之所以这么无耻,还是我提出来的,我前一世很多战场上推崇不是杀死对方,而是杀伤对方。有人这么算过仗,杀死一人,对方减员一人,若是重伤一人,则对方需要最少再留出二人照顾该伤员,这样对方减员为三人,并且那伤员的惨状会极大的影响剩余人员的心绪和士气,这样算的话,因为受伤一人而减掉的真实实力可就不只三人了,而且这还不算以后的救治费用给对方造成的负担。有些家伙也冲到近前了,正好成了练手的靶子,我方那些新兵在陷阵营老兵的指挥下,在实战中学习,在实战中提高,那些冲过来的伏兵也没占了什么便宜去。

看看这块骨头太硬,朱褒的这些伏兵不太敢硬往上冲了,在鼓声中,阵型开始变化,成口袋状要把胡驹带的大队给兜起来,已经有些军卒跑到了我师徒俩和大队之间了。沙摩柯乐呵呵的对我说:

“师父,再等等他们,等他们人多点咱们再冲如何?”

“正有此意。”

我和沙摩柯又故意放慢马速和牛速,不时回头朝那些追兵放上几箭,延缓一下他们追击的速度。我眼睛可没闲着,别看追兵我们不太怕,那是因为我们的强弓能在那些追兵的弓箭手射程之外打击他们,起着震慑作用,但万一被围起来了,对方万箭齐发,我们俩再牛,拨打雕翎再多,可人家四面八方一起射,漏下一两支,我俩也受不了,一受伤,手脚慢一点,就非得给射成刺猬不可,要知道勇武是有限度的。当年我老爹也是一牛人,能在长坂坡杀个七进七出,那也是托了徐庶师伯的福,徐庶劝曹操要活擒我父亲,曹操爱才心切,才下令各军不得用箭雨攻击,这样我父亲才得以杀透重围,成就我父亲一仗斩杀曹军上将54员的威名。我估计后来曹操肯定后悔的要命,要不徐庶一说要离开他去平叛,曹操马上就同意了,我阴暗的想,肯定是曹操不愿徐庶在自己身边再给他出馊主意,看自己的笑话。看看那些伏兵的弓箭手的射程快覆盖通道了,我大戟往前一指。

“摩柯,冲。”

说完,催动小白就朝前冲。沙摩柯也不傻,也怕箭雨啊,也双手舞动狼牙棒,催动坐下碧眼三角白水牛和我并肩前冲。虽然那些伏兵也防备着我俩冲阵,可就他们哪能挡住我师徒俩这两尊杀神,我俩戟挑棒砸,一路伏尸,正杀的顺利,突然一阵鼓响,那些伏兵中冲出几队长枪兵,枪尖斜指,还妄想阻住我俩,岂能如他们意。我俩马速牛速不但不减,反而加速,我大戟锋刃向下一划,那些枪头就掉了一地。你想啊,我的大戟那是吹毛断发的东西,这些普通长枪兵的枪杆不过是木制而已,能抗的住我这一削。枪头落地的同时,我的戟头锋刃向下,戟尖前伸,左右一摆,两侧的军卒就被我击飞开来。沙摩柯狼牙棒照定那些枪尖嗙嗙嗙挨个砸了过去,前面枪断后面人亡。之所以这样,是因为那些挡他的长枪兵的枪杆全都扎进了后面人的肚子,碧眼三角白水牛头一低,往前一窜,两个牛角上的尖刀就挂了两个倒霉鬼,沙摩柯狼牙棒左右一分,两侧就被打了个万朵桃花开。唉,这些军兵简直是送死啊。

很快,我俩就杀透敌军的阵型,直追胡驹他们而去,靠,他们开始放箭伺候我俩了,两侧都有,赶紧啊,边跑还得不时拨打那些射过来的箭支。胡驹看我们也跟上来了,前方的伏兵也挡不住他们,被杀的散开一条路,赶紧带着这新老夹杂的陷阵营尽快撤。朱褒的伏兵也不知道吃了什么药,我俩射箭也不怕了,我也知道毕竟我俩一箭射死几个到头了,可大多数人我们还是射不到啊。他们仗着人多,逼得越来越近,开始猛攻了,我们只好边招架边加快撤离的脚步。军中也逐渐开始出现了伤亡,陷阵营也没有丢弃自己兄弟的习惯,分出几个人来专门带着这些人走。

还好,大营就在前面了,寨门已经打开,门口只有几个人,看我们过来了,就朝我们按照一定规律摇了摇小旗,我明白了。我们一行人迅速撤进大营,妈的,被追了这么长时间,赶紧先喘口气。守卫大营的那些人还没等关好营门,那些追兵就已杀到营门前,再跑吧,我和沙摩柯带着这些人呼啦啦和原先营盘里的人从大营后门就窜了出去。朱褒的追兵也不含糊,紧跟着我们的脚步就往大营里闯。看看那些人大多数已经进去了,而且开始在大营里开四处乱窜,大营外围号炮连天,杀声四起,火箭纷纷从周围而落,营区里是火头四起,惨叫不断。哈哈哈,看来是我们下的料起作用了,那营帐基本上都是些破破烂烂的,而且周围都堆了易燃物,好些道路下面都挖了陷坑,里面埋了一尺多长的竹签,一着火,乱跑不管脚下,哪能不中招。我们刚才跑可是按照一定规律跑的,不会傻呼呼的踩自己的陷阱。听到号炮,惨叫声,我们止住脚步,转身排好阵型,弓弩手拉弓对准营门口,哈哈哈大笑,齐呼:

“放下武器,乖乖投降不杀。”

高宇带人冲杀那些在外边的朱褒军卒,张嶷、庞统师叔带人则四下围住了大营,只要有人拿着武器出来,就赏他一顿乱箭,同时也高呼:

“投降不杀。”

烟熏火燎中,很快有人高举双手出来投降了。我们这些军卒高兴了,用刀枪逼着他们,一个个绑好,全都赶到一块。高宇那边一顿狂杀,朱褒那些没进我们大营的人被杀的是没命的往回逃,我们人少,也不想追的太紧,赶了一阵,就让他们逃去吧。看看大势已定,庞统师叔赶快下令从大营边的小河里提水救火,火势扑灭之后,清点一下损失,唉,我带的这些人也是伤亡200多人啊,心痛啊。看我这个样子,高宇过来安慰我:

“三弟,此次光俘虏就抓了近一千,再加上杀死的,朱褒又损失了差不多2000人,咱们算是大胜啊,干嘛还很痛心?”

“大哥,此次这样算当然算是大胜,可我一想起死的那些兄弟的老母亲还在盼着他们儿子回家,年幼的孩子还在等着父亲教他武艺,我就伤心啊。”

“三弟,别想那么多了,将军难免阵前亡。当兵打仗就要有决死的准备啊。”

“大哥,说是那么说,可他们家人怎么生活你想过吗?”

高宇挠了挠头,有点羞赧。

“三弟,我们陷阵营那些兄弟大多数是活不下去的光棍,我还真没考虑那么多。”

庞统师叔也听见我们这么说,就过来对我俩说:

“统儿,你不是在西凉做的很好吗?稳定了你舅舅的军心。等此次战乱之后,你就在那样弄吧。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啊。”

他边吟还边饶有深意的看我。

刚收拾好残局,沙摩柯带着他那铁哥们布依和其他几个洞主来了,我刚才在见吴普师兄时已经和他说了布依他们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的情况。这次看沙摩柯带过他们来了,我和吴普师兄仔细给他们诊断了一下,吴普师兄对我点点头:

“师弟,看来他们是被人下了毒,而且手脚关节均被人打断。”

“师兄,我看也是。我看毒气还未深,应该还能救,咱们就赶快动手吧。”

一听他们还能有救,布依和那几个洞主眼里又闪现出了欣喜的泪花,伺候他们的各洞族人也是跪在地上给我们磕头。

取出我俩救人的工具,摒退不相干人员,在吴普师兄带的那几个人的帮助下,熬药的熬药,弄绷带的弄绷带,端盘子的端盘子,我俩在这帐篷里就开始了救治。整整一下午,我们才把这帮人处理好,关节已经复位,毒药已经通过放血法引出来不少,需要的是继续静养,配合上我们的药物,再有一个多月,这几个人除了身体还少弱点,其余基本上能完全康复了。

第二日,我骑着我的小白带沙摩柯又到鳖县城下挑战,可任凭我们骂了半天,就是没人搭理我们。城头只有脚步声和紧张的呼吸声,可连个脑袋也没人敢长时间探出来,即使偶尔有个脑袋从垛口上探出来一看,也马上就缩回去,看来是被我们射怕了。更是惊奇的是,那旗杆竟然换了个老粗老粗的,我是不可能再给人家射断了,除非我每箭都射在同一个地方,可惜啊,我还没有那个本事。

如此,连续3、4天,没有任何人出战,免战牌高高的挂在城门楼上,若是我们靠近,城上就是一顿箭雨,绝不让我们靠近城墙,郁闷啊。不过,我们只是在他北门挑战,东西门外只是安排了疑兵,南门则没人,围三缺一,看我们这个样子,这几天已经有好几拨人骑马跑出了鳖县城了,我们略略追追,就放他们跑了。

这一日,天空阴云密布,已经开始刮起了西南风,看样子要下雨了,庞统师叔把我们召集起来,颁下命令:

“今日攻城。”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