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应对“东突”分子的新挑战

哭泣的泪眼煞星 收藏 1 1134

如何应对“东突”分子的新挑战[转帖]

当整个中国都沉浸在奥运会的欢乐里,远在奥运会举办地几千公里外的新疆,东突分子却借召开奥运会之际,制造了两起让举国震惊,让世界愕然的恐怖事件。



奥运会开幕前四天的8月4日上午8时许,喀什市公安边防支队集体出早操时,突遭两名暴力恐怖分子驾车袭击,并引发车上的爆炸物,造成16人死亡,16人受伤,两名犯罪嫌疑人被当场抓获。


奥运会开幕后两天,在新疆阿克苏地区库车县,暴力恐怖分子再次制造暴力恐怖事件,8月10日凌晨,十余名暴力恐怖分子向库车县公安局、法院、银行等机关单位投掷自制爆炸物,导致1名保安人员死亡,2名公安民警、1名保安员和2名群众受伤,多处房屋受损。



追捕中,公安共击毙8名恐怖分子,抓获2人,2人引爆身上的炸药,自爆身亡。另有3名恐怖分子逃脱。


虽然上述两起恐怖暴力事件仍在侦查中,不过,国内反恐研究专家指出,这两起事件应为东突等分裂组织所为,其目的仍然是通过制造恐怖事件,以引起混乱,图谋颠覆现政权。国内反恐研究专家、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研究中心主任李伟指出,从恐怖分子所采取的方式和选择的袭击对象等方面的因素分析,这些暴力袭击事件很可能与“东突”组织有关,至少是一些支持“东突”的团伙所为。


像过去东突等恐怖分裂组织发动的任何一次恐怖活动的下场一样,这两起事件仍然以恐怖分裂分子的失败而告终。





暴力恐怖活动新动向


不过,这两起暴力恐怖事件却与之前东突分裂组织发动的暴力恐怖活动有着质的不同。


研究新疆恐怖主义活动的专家、新疆社会科学院中亚研究所所长潘志平指出,新疆喀什和库车的恐怖暴力事件袭击目标和袭击方式出现了非常重要的变化。


这两起暴力恐怖活动透露出东突组织正改变恐怖袭击策略,其暴力分裂活动出现了新的动向:


第一,东突组织开始改变袭击目标,希望摆脱昔日臭名昭著的形象,以争取西方的一些国家和组织的支持,也即其所谓的“争取国际支持”。与之前袭击平民目标不同的是,暴力恐怖组织此次袭击的目标改为边防警察,以及公安局、法院等维护稳定的机关单位。


在过去的近20年,东突恐怖分子组织发动了大量的暴力恐怖袭击,据《新疆反恐十年成果展览》统计,在整个20世纪90年代,“东突”分裂势力在新疆实施暴力恐怖案件250多起,造成600多人伤亡。


自“9·11事件”发生后,世界各国都开始认识到恐怖暴力活动的危害,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恐怖活动目前已成为世界的共识,而东突组织发动的暴力恐怖袭击几乎都是针对平民的,这使他们的名声越来越不好,许多原本支持他们的国家和组织都开始放弃对其的支持。


如果没有西方一些国家和组织的支持,东突等暴力分裂组织连生存都成问题,更不用说发动恐怖分裂活动了。


在此国际大背景下,境外的东突等**分裂组织显然已开始改变恐怖袭击的目标:由袭击平民转向袭击政法机构等维护稳定的权威机关。


这样的话,在袭击事件发生后,他们就可以为自己发动恐怖袭击找到伪善的解释——他们是不满暴力统治而奋起反抗的,这种谎言是可以骗过西方一些不明真相的国家和组织的,这样他们就可以继续获得其所谓的“国际支持”,继续在一些国家从事分裂中国的活动。


也可以说,这种方式也是西方一些反华国家和势力喜欢的方式,这让他们找到了支持东突组织制造混乱,从而遏制中国发展的冠冕堂皇的理由。


第二,东突组织恐怖袭击方式和操作走向国际化,其成功率更高,影响更大。新疆阿克苏地区行署专员穆铁礼甫.·哈斯木在库车暴力事件发生后第二天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与以往发生在新疆境内的暴力恐怖事件不同,此次恐怖事件是以自杀式袭击为主。”袭击库车县公安局的两名恐怖子是驾驶机动三轮车冲进公安局大门,同时,引爆了车上的一瓶液化气罐,发动自杀式袭击。


而警方在追捕暴力恐怖分子时,有两人引爆身上的爆炸装置,自杀身亡,而且,这两人为两名维吾尔族少女。“这是典型的自杀式袭击。”穆铁礼甫·哈斯木说。这让人们看到了车臣充当人肉炸弹发动自杀式袭击的“黑寡妇”群体的影子。





两类分裂组织正合一



东突恐怖分裂组织的这种变化显示,“东突”恐怖分裂组织正由单一的军事分裂组织向政治分裂组织和军事恐怖组织合一的分裂组织转变。


在国内,维吾尔族群有近千万,但是,从事恐怖分裂活动的只是极少的一部分,反恐专家李伟指出,东突组织需要用军事恐怖袭击来放大他们的所谓诉求。但是,在过去发动的多次恐怖袭击中,由于其针对的是平民,不仅中国政府对其严厉打击,就连国外的政府也予以严厉谴责,并协助中国严厉打击。而且,连维吾尔族民众也对他们深恶痛绝,不仅与其划清界限,还主动帮助政府围剿这些潜伏在新疆境内的暴力恐怖分子。



潘志平指出:“这么多年,东突分裂分子之所以在新疆兴不起大浪,与普通民众对其反感是分不开的,恐怖分子到了新疆根本逃不出民众的视线。”“恐怖分子的许多暴力恐怖活动还没有实施就被群众举报而被端掉,能实施成功的暴力恐怖活动非常非常少。”


看来,在经历许多次的挫败后,东突组织或许已开始改变袭击策略,由袭击平民转为袭击边防武警和公安等维护稳定的国家权威机关。反恐专家指出,这样做,东突军事恐怖组织既达到了通过暴力恐怖活动放大了他们分裂新疆的诉求,同时,也有利于改变他们的暴力恐怖形象。



更重要的是,这还为东突政治分裂组织游说西方政府和组织,争取所谓的国际支持创造了条件。按照西方国家的逻辑,袭击平民就是不折不扣的恐怖主义,但是袭击军队、警察机构,就有可能是反抗暴力统治。耐人寻味的是,在喀什、库车暴力恐怖事件发生后,国外的东突政治分裂组织,以及一些所谓的人权组织随即就在境外发表声明称,这是当地维族民众不满当局统治而发起的暴力反抗运动。


李伟指出,东突的政治组织和武装组织表面上看各走各路,实际上相互呼应。而且,东突恐怖组织为扩大其恐怖暴力活动的影响,恐怖袭击开始升级。无论是喀什的袭警事件,还是库车的连环爆炸恐怖袭击事件,都出现了国际恐怖组织惯用的自杀式袭击。


今年3月7日发生的维族女孩携带装着汽油的易拉罐,企图在由乌鲁木齐飞往北京的航班上制造恐怖袭击的事件,同样是采取自杀式袭击的方式。




综合措施治理


现在,总部位于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人代表大会已成为国外东突政治分裂势力的代表,他们以西方国家最爱的人权为幌子,对外宣称以和平的方式为新疆的维吾尔人争取平等和自由,争取所谓的新**立。



这些东突政治组织已获得了西方一些国家和组织的支持,在国外公然从事分裂新疆的活动。与此同时,东突军事恐怖组织则完全模仿“基地组织”的模式,伺机在新疆发动暴力恐怖活动。这些东突恐怖组织盘踞中亚、南亚、西亚,不仅不断派遣骨干分子潜入新疆境内,扶持和领导境内的东突恐怖势力伺机发动暴力恐怖活动,此外,这些东突恐怖组织还对新疆进行全面的思想渗透:他们在境外设立出版机构,编纂出版煽动独立的书刊和音像制品,通过各种渠道不断输入新疆;在中亚设立专门电台,使用民族语言对新疆广播,大肆进行“心战”宣传战;还在国外召开各种名目的国际研讨会、举办展览和发表公开信,叫嚣新**立,寻求国际敌对势力的支持;他们还不惜重金,拉拢、收买、策反驻外人员和出国探亲、朝圣、留学人员,进行情报搜集、串联和颠覆活动等等。


面对东突组织的恐怖分裂新动向,反恐专家指出,应采取综合治理措施。



对于世界维吾尔大会等东突政治分裂组织,应积极寻找其与东突军事恐怖组织互相勾结、遥相呼应的证据,以事实揭穿他们的真面目,使西方国家和组织不再支持其分裂活动。一旦失去西方国家和组织的支持,东突政治分裂组织就失去了活动空间和资金来源,就再没有能力从事分裂活动了。



对于东突军事恐怖组织来说,目前,尤为关键的是加强与相关国家的合作,清除其存在和发展的土壤。近几年,由于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进行的反恐合作,东突恐怖组织在中亚的活动遭到了致命打击。这一点,从新疆西部与中亚接壤的地区的和平和稳定中已可以看出效果,伊犁州自1997年“2·5”暴力恐怖事件后,再未发生过暴力恐怖事件。


但是,新疆接壤的南亚的暴力恐怖事件多发的巴基斯坦、印度、阿富汗已成为东突等暴力恐怖组织新落脚点。近两年,新疆发生的恐怖暴力事件,几乎都在新疆南部的喀什、和田、阿克苏地区,这些地区正是与南亚接壤的地区。如何与南亚诸国密切反恐合作,采取有效措施,清除恐怖组织赖以生存的土壤,这是最为迫切的问题。



此外,在新疆境内,应采取措施使民族关系更为融洽,并积极发展经济,使各族民众都能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过上好日子。贫困、贫富差距、民族矛盾等都是恐怖主义滋生的土壤,只要过上了好日子,民族关系融洽,东突恐怖分裂分子在新疆就没有了市场,其想发动恐怖分裂活动就是痴心妄想。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