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良一生中做过两件震惊中外的事。一件是“西安事变”,另一件就是他28岁那年发起“中东路事件”,最终导致中国版图上的“鸡冠”被苏联摘走了近80年

张学良90岁那年用了5个月的时间,在台北北投寓所以及亚都饭店,向华裔史学家、口述史的主要推动人物唐德刚讲述了自己的一生,这一生用他的口述历史表现出来,只有7万多字,因为他说“从21岁到36岁,这就是我的生命”。在这7万多字中,他留给自己28岁那年惊天动地的一桩“中东路事件”只有139个字。

“改旗易帜”后的张学良,于1929年7月做出一件具有国际影响的重大事件,这一事件的不幸结果是,张学良惨败,不得不与苏联签订《伯力协定》,黑龙江与乌苏里江之间夹角地带最东端的黑瞎子岛被苏军占领。此后,在任何一部20 万分之一的地图上,这块能清晰地看到的大黑瞎子岛开始了79年的漫长回归征途。

为什么要打这一仗

少帅下定决心,一定要打这一仗。时间是1929年7月。

老帅张作霖在一年前的1928年6月刚刚被莫明其妙地炸死,新上任的少帅就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开始了他对东北的统治,上任不久,张学良宣布服从南京国民政府,并于7月1日向国民政府发出《绝不妨碍统一电》,易帜之举从形式上完成了中国的统一。不久,张学良即被国民政府任命为东北边防司令长官,陆海空军副司令,这时候他才28岁。

少帅希望能通过这场战争把掌握在苏联人手中的铁路权、电话权和电报权统统收回中国。此时离列宁在俄国十月革命刚胜利时向全世界宣布的“沙皇俄国从中国掠夺的土地全部归还给中国”,已经过去了10年。

列宁在苏维埃执政后,提出将放弃沙皇政府强加于中国的一切条约,放弃势力范围,租界、租借地割地。其中就包括《瑷珲条约》和《中俄北京条约》这两个违反国际法、没有生效的条约,因此俄罗斯应当无条件归还其继续非法占领的中国领土,黑瞎子岛和银龙岛在内的90多个大小岛屿就在其中。

但是直到1929年,已经是斯大林时期的苏联,在这块1689年签订《尼布楚条约》时明确了属于中国的领土上,仍在继承老沙皇俄国的衣钵,行使着对东清铁路、电话电报、矿产森林等的各项权利。并没有像苏维埃政府宣布的那样,把中国的领土还给中国。“东清铁路、电报电话权都是当年不平等条约的产物,理应归还中国。沙俄和苏联对东北的特权都是非法的,苏联对于中国领土的承诺并没有兑现,斯大林他们继续着老沙俄的特权。”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杨天石介绍南京国民政府“革命外交”时期的这一国际背景。1928年6月,国民政府统一全国后,时任外交部长的王正廷在南京发动了一场以修订不平等条约为中心的“革命外交”,将列强在华特权分为五类,革命外交将分为五期进行,包括恢复关税自主权、取消治外法权、收回租界、收回租借地,以及收回铁路利权、内河航行权、沿海贸易权等。

拥护统一的张少帅,当然要向苏联方向讨还山河。“我认为张学良站在爱国立场上的这一要求,没有什么不对的”,杨天石说,“只是他太自不量力,一场惨败,导致了《伯力协定》这样的后果”。


败于“自不量力”

“我跟俄国人打仗,是很自不量力呀”,1990年春天张学良向唐德刚作口述时,也是这么给自己下的定论,年轻气盛的张学良当时“很想施展一下子”。

于是张学良从7月开始驱逐中东铁路苏联职员,查封哈尔滨市内的苏联商业机构,7月18日苏联政府宣布对华断交,中苏边境吉林段开始集结苏军。

这一仗开始打赢了,在中国的满洲里和扎赉诺尔地区开战的1929年7月至11月,东北军由于准备充分,取得了不少胜利,但却都不可能是根本性的,而苏联也明白这是一场不能输掉的战争。于是,正如张学良所说“换来了加伦”。

加伦来了以后,“打得那个惨呐,有一个旅整个全灭了,是一个姓韩的当旅长,整个全灭呀,团长自杀的自杀,阵亡的阵亡,全军覆灭,都没有了。”

加伦号称“远东军魂”,他曾与中国有些渊源,前几年北伐时蒋介石的俄国军事顾问就是他。尽管东北军的军备在中国数一数二,但怎能与苏军装备相比,苏联军舰发出40发炮弹,由商船改装而来的东北海军才发射一枚炮弹,战争就是从这时开始发生历史性变化的。

张学良回忆中所说的韩旅长叫韩光第,他的第17旅全军覆没;另位旅长梁忠甲的15旅,在满洲里全部被俘,而苏方的崔可夫将军一直把梁忠甲当成了张学良,并在回忆录中说自己俘虏了张学良;海拉尔失陷后,哈尔滨、黑瞎子岛也随之被俄国人占领。当时国内所有的能力只是声援,正忙于对付新军阀的蒋介石对张学良毫无助力。到了11月下旬,扎赉诺尔、满洲里、海拉尔已被苏军攻陷。

张学良不得不在11月26日,一个冰天雪地的日子里要求停战。张学良派出蔡运升与苏联谈判。12月20日,“ 中东路事件”以中方接受苏方提出的恢复中东铁路中苏共管的原状、双方释放被俘人员而宣告结束。结果是铁路没抢回来,苏军后撤到黑瞎子岛后,就驻下不走了。

苏军强占黑瞎子岛

黑瞎子岛有个满语名字叫摩乌珠岛,是“马头”的意思,但它的位置在中国金鸡版图的鸡头上方,这里是雄鸡最早看到日出的地方。在夏季,半夜三点多就能看到红日在江中冉冉升起。抚远这块三角洲因为生态良好而有黑熊活动所以被当地人称为“黑瞎子岛”,这块紧邻苏联哈巴罗夫斯克的地带正好是扼守黑龙江—乌苏里江的通航锁钥,所以它的战略地位从沙皇时期起,就一直为俄国人所关注,即使是《瑷珲条约》和《北京条约》中割走了中国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但是黑瞎子岛在乌苏里江以西和黑龙江以南,仍属中国所有。1929年的苏联政府同样不会忽视它的战略意义,这一切都体现在停战后的《伯力协定》中。

美国再一次在中国的国际事务中充当调停人,对于《伯力协定》的签订,南京方面一直持反对态度,蒋介石本人也是不同意的。杨天石介绍说,宋霭龄曾经劝蒋介石,让他承认了这个协定,以便苏联能把蒋经国送回中国,但蒋介石没有答应。 1920年12月20日,张学良在美方的调停下与苏联签署了《伯力协定》,对此协定国民政府并不承认,并称以张学良为首的地方代表无权参与国与国之间的谈判,这是一项超越了东北军代表权限的谈判。

然而为了停战,协定还是签订了,它恢复了战前苏联在中东铁路上拥有的权益,以换取苏联军队撤出东北。但苏联并没有按照协定撤出东北,而是在重新获得了铁路权益后强占了水上关隘黑瞎子岛。这一占就是79年。

在极左的年代,张学良的“中东路事件”一直没有得到全面客观的评价,他始终被认为是“利己与扩张”,杨天石说,从本质上分析,张学良是为了扩张势力,树立自己的威信,但他的行为本身是符合爱国潮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