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传奇 第一章 新生 6、起死回生

seaeagle2000 收藏 19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6/[/size][/URL] 好热,林云幽幽醒来。脑海中一片混乱,所有的记忆就像天上的云彩,若隐若现,遥不可及。自己这还是在大学校园里吗?可那些大学生活的记忆一片一片的,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中间有好多好多的断层。记得自己好像念了博士,还出了国,可是只有这么一个概念,怎么其间一点记忆都没有?好像还有一个女生,是他最亲密最亲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6/


好热,林云幽幽醒来。脑海中一片混乱,所有的记忆就像天上的云彩,若隐若现,遥不可及。自己这还是在大学校园里吗?可那些大学生活的记忆一片一片的,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中间有好多好多的断层。记得自己好像念了博士,还出了国,可是只有这么一个概念,怎么其间一点记忆都没有?好像还有一个女生,是他最亲密最亲密的人,可怎么却一点也记不起她的模样,还有关于她的事儿?

这里是哪儿啦?怎么这么热?我怎么会在这里?林云试着睁开眼睛,可一阵强烈的酸痛让他放弃了尝试。感觉身上有东西,林云用手指捏了捏,原来是一层薄薄的被子。真是见鬼了,这是大热天呀,谁这么缺德给自己盖床被子,怕自己热不死呀。

林云四肢软软的,费了好大劲才把被子拉开,想撑起身子,却没有成功。林云正想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隔壁忽然传来了谈话声。

一个中年声音说道:“小雪啊,小云的父母去得早,小云这孩子啊,年纪轻轻的,怎么会得了这种怪病,坚持了两年,终究没能坚持下来,去泉下陪伴他父母去了。你这现在,有什么打算啊?”

小雪?这是谁?小云,这应该指的是自己吧。听这个声音是伯父的,他刚才说自己得了怪病,难道自己是病死……成这样的?这什么病让自己记忆乱成了这样?

然后只听一个凄凄的女声答道:“云哥走了,我等他火化回来安葬后,就离开。”

林云听得一个激灵。火化,自己可没死啊。林云张大嘴巴,猛吸了一口气,想大声喊叫却怎么也发不出一点声音。想动,刚才那几下试着撑起身体已经用掉了所有力气,现在身体软绵绵的,一点也使不上劲。林云急得真想哭,只能忍受着闷热,静静的躺着,耐心地等待力气恢复。

林云伯父继续说道:“嗯,也好。小雪啊,小云这走了,我又是他唯一的亲人,他还有什么东西留下,需要我们处理的,你现在就给我们,让我们去办理吧。”

林云听着这话有点不对劲,怎么有点像是争夺遗产?自己刚上大学不久,除了老家那幢破房子,哪有什么遗产呀。

隔壁静了一会儿,才听于雪说道:“我跟云哥虽说之前在国外念书期间有点积蓄,但伯父您也知道,自从云哥生病后,我父母就不同意我和云哥交往,这两年为了给他治病,积蓄都花的差不多了。”

“胡说!”一个粗壮的嗓门跳了出来,林云愣了愣,没分辨出来这是谁。“我云弟在国外的时候,存款上百万,这两年你们又没怎么离开过这里,治病能花多少钱?分明是你想吞掉我云弟的遗产。于雪,你要记住,虽然你跟我云弟在一起,可你们并没有拿结婚证,法律上,你没有继承权。你还是乖乖把云弟的存款还给我们,否则你就等着吃官司吧。”

还是这个兄弟爽快!林云暗暗腹诽道。可随即他又很不解,自己真去国外留过学?还有一笔七位数的存款?可我怎么一点映像也没有啊。

于雪并不辩解,只是说道:“伯父,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事实就是这样。”

“你这小贱人,还嘴硬。”那个粗壮的嗓门又说道。林云撇撇嘴,这是伯父的哪个儿子?这也太不像话了吧?就凭人家那个叫小雪的姑娘,照顾自己两年,你们也好意思上门争遗产?虽然脑袋里没有关于她的记忆,可听刚才所说,这个姑娘跟自己一起出国,自己生病了不但没离开自己,反而放弃一切来照顾自己,肯定就是自己记忆中那个最深爱的人。不行,怎么能让你们欺负我的女人!

林云撑着坐起来,四肢虽然仍有些发软,不过勉强能动了。可不知咋回事,眼睛始终睁不开,只要眼皮一动,透进一点光,就酸软得不行。说是瞎了,可直觉认为又不是那样。

林云撑着坐在床上歇息,就听到那个粗壮的嗓门吼道:“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已经联系了律师,你要不乖乖的交出来,就跟律师去谈吧。”

林云伯父说道:“建刚,别乱说话。小雪啊,建刚说得也有道理,你还是好好跟我们算一算,看看到底该剩下多少,好不好?”

于雪悲从心来,气得浑身发抖。自己放弃了事业,放弃了父母,来到这个山沟沟里,只为了能陪自己最爱的人走完最后一程。两年间,自己每天衣不解带,几乎寸步不离的照顾着云哥,终于他走了,自己的心也死了,自己又何必留在这个世上,受这种小人的气。罢了,再去看一眼那个冤家,一起走吧,只愿来生我们再续前缘了。

林云听了他伯父刚才的话,气得真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伯父,你是长辈呀,我……我还尸骨未寒,你们就欺负上门了?林云再也忍不住了,他全身使劲一动,扑通一声从凉板上翻到了地上。

于雪刚刚转身准备出门,猛听得隔壁传来的那一声沉闷的扑通,心里咯噔一下,然后像发了疯一般推开门,冲了出去。

一脚踹开停放林云“尸体”的门,陡然见到原本好好平躺在凉板上的林云不知为何翻倒在地上。于雪小小的心猛然一颤,冲过去抱起林云。软软的,带着体温,那手还在缓缓动着,天可怜见,他竟然活过来了!

本就瘦得只剩皮包骨头的林云,这一摔差点没把他疼得晕过去。感觉有个香香的,软软的躯体抱起了自己,林云忍住酸痛,眼睛勉强撑开一条缝。一身白色棉布孝服,头上带着白纸质的孝帽,一张清秀的鹅蛋脸红扑扑的,还有两道明显的泪痕,眼睛也红红的,正用惊喜、不可思议、悲伤五味夹杂的神色盯着他。

林云勉强笑了笑,大着舌头说道:“胡要爬(不要怕),鹅海美系(我还没死)。”

于雪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动不动的盯着林云,泪水渐渐朦胧了她的眼睛,好半晌,她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一声哭,哭得林云一股冷飕飕的寒意从尾椎一直透到后脑勺,这要多少心酸和委屈,才能哭得这么撕心裂肺呀。

于雪哀哀地哭着,跪在地上,紧紧地抱着他,深怕自己一放手,他就会萎顿到地上去。五年啊,五年多的感情,加上他生病这两年,七年的感情,两人是如此的恩爱,从未红过脸。他是那么爱惜她,在意她,包容她,他又是那么的优秀,年仅22就拿到两个博士学位。两人几乎已经计划好了未来的一切,她联系了一家跨国大公司,他更是收到国内外无数科研机构和大学的聘请函,那时候,自己是多么无忧无虑,多么快乐。可……天妒英才,两年前那个夜里,晴天霹雳从天而降。从那时候起,自己就带着他,推着他,抱着他,背着他,跑遍了全美各大医院,也跑遍了全中国的各大医院。这两年,自己尽心尽力的照顾着他,自己尽到了一个当妻子的责任。原本已经认为天人永隔,可小人逼迫,只想跟着他到九泉之下再续前缘,谁能想到,他竟然活了过来,而且还能开口说话了。他是在天堂看到自己受气,才忍不住下来的吗?

林云伯父和他的三儿子也闻讯跑了过来,看到于雪抱着林云哀哀的哭着,林云脸上还有淡淡的笑意,双手放在于雪身上,轻轻的动着,才明白林云是活了过来。林云的伯父有些尴尬,他之前听了他那个刚刚三流大学毕业的三儿子的辍窜,出面来找这个小媳妇谈遗产的事儿,本来就有些不愿意。现在这个年头,男人要是得了这种绝症,别说未过门的小姑娘,有些结了婚几十年的老伴都有可能跑掉。不过……几十万遗产的吸引力,还是让他心动啊。

看到林云活了过来,虽然有些尴尬,不过到底还是高兴多一些。怎么说,小云是他亲侄子,是远近闻名的神童,不但考上最好的大学,而且出了国,自己脸上也有光啊。而且自从他去了清华,自己就当上了村长,现在更是进入了乡政府部门,那些村长乡长的见到自己不知有多恭敬,林云在这里面起的作用,他可是心里有数。

林云伯父带着他三儿子林建刚撤掉了屋子里一些不吉利的东西,然后又叫他去找大夫,这才带上门,留下仍抱得紧紧的小两口,轻轻走了出去。

*

于雪抱着林云哭了一阵,把他抱上床。林云可不敢继续躺了,他刚才歇息那一会儿,已经明白,自己四肢软弱无力,一半是病的,另一半肯定是由于长期躺着没动,肌肉都退化了。所以他现在最需要的是不是休息,而是运动。他抓住于雪的手,在脑海中搜索了一阵,依然没有关于这个跟他生活了近七年时间,照顾了他两年时间的小姑娘的任何记忆。他不由得暗暗叹了口气,试探着说道:“小……小雪,扶我去外面走走。”

林云快两年没用过声带,现在说话有些含糊不清。于雪皱着眉头仔细分辨了一下,才听明白。她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甜甜说道:“好,我听你的,老公。”刚说完,她又怔了一下,然后露出惊喜的表情:“老公,你不但说话,四肢还可以动了?”

林云虽然知道了这个倔强的小姑娘已经跟自己生活了七年,不过咋一听到这个称呼,还是觉得有些怪异。他闭着眼睛笑了笑,道:“当然,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翻到地上的?”

于雪腆腼地笑笑,扶着林云撑起身子,慢慢的下了地。林云心里已经接受了这个陪伴自己七年,就算自己得了绝症也不离不弃的小姑娘,不忍让她知道自己完全失去了关于她的记忆,于是说道:“小雪,你跟我说说我们之间的事儿。这一次生病,很多事情我都忘记了。”

于雪歪着头,甜甜的笑道:“好,那从哪里开始呢?”

“就从我们认识的时候开始吧。”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