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森林生存拉练:第一天百名兵被毒虫咬倒(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驻训五防”是每个官兵必须牢记的。


从今年6月初开始,沈阳军区某摩步旅挺进原始森林,展开了历时两个多月的野外生存训练。作为习惯于山地、平原作战的“东北军”,在深山老林中作战,是该部多年没搞过的新的作战课题。尽管他们事先做了充分准备,可进入密林后,还是被一个又一个意外情况弄得晕头转向。


野战行军:要补的“课”还真不少



第一天小虫“咬”倒百余官兵



野战行军是部队最基础也是最常见的训练课目。然而,在原始森林野战行军,对全旅官兵来说都是第一次。



笔者发现,每名官兵都把脚脖子用布带扎紧,而且脸、脖子、手全抹上了防毒虫叮咬药。



尽管如此,意外还是发生了。部队进入深林不到一公里时,一只小虫落到旅长毕毅的领口,随即在脖子上咬了一口。毕旅长的脖子及后背红肿一片,手指盖大的疙瘩一个挨一个,奇痒无比。不到一小时工夫,半个脸及手臂便开始麻木了,涂抹药物根本不管事。没办法,旅长不得不住进战地医院进行紧急处理。



笔者发现,像旅长一样,在野战行军第一天,全旅有109名官兵被各种有毒的小虫“咬”倒。



“小虫成了入林作战的第一个敌人,必须想办法解决。”行军途中休息时,旅党委“一班人”及时进行反思。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旅领导从深山老林中请来两位老者,请他们帮助识别毒虫,并向其求诊问药。随后,旅里为每名官兵们重新下发一种当地特制的防毒虫叮咬的特效药。部队又立下了一条规矩:官兵在山林地行军必须用毛巾扎紧领口,戴上手套、作训帽。在以后的数日行军中,没有再出现被小虫咬伤的现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经过伪装的山林地潜望镜。



丛林小路拖住了“铁脚板”



进入原始森林的第三天,素有“铁脚板”之称、以机动速度快闻名的一营炮兵连,早上6时接到上级命令,要在两个小时内到达10公里外的指定地域,对“敌”进行火力打击。



一营炮兵连官兵一路奔袭,长驱直入。然而,3个小时过去了,这个连队竟然还是迟迟没到达目的地。



“铁脚板”咋跑得这么慢?事后调查得知,以往在平原乃至在山地作战,官兵们都是采用肩扛式携枪带弹方法行军,而此次是在深山丛林中野战行军,由于林木茂盛,山势陡峻,用这种办法携枪带弹行军几乎是寸步难行。笔者在随军采访时看到,官兵的一只手把着武器,另外一只手则不住地扒拉着树丛,用爬行的姿势向山上艰难开进。



为让官兵们把双手“解放”出来,提高部队机动速度,这个旅立即组织人力研究制作携带武器装备的用具。



随后,官兵们用3天时间研制出了无后座力炮炮身背具、炮座背具,迫击炮炮身背具、炮座背具等6大类90种多功能背具器材。“铁脚板”们又恢复了往日的雄风。



机动中,“指挥部”丢失了



第4天,部队继续向密林开进。



站在高高的山梁上,基本指挥所的官兵看到穿过一片林木茂盛的谷地,就可到达不足两公里远、地处半山腰的指挥所。



可出乎大家意料的是,当他们沿着曲折陡峭的山路来到另外一座山上时,发现指挥所所在的地域竟然在视线中消失了。他们拿出地图一对照,才知道在行军中偏离了方向。这时再折身返回,早已超出了预定的作战时间。



“在没有敌情的情况下指挥部都丢失了,有了敌情会怎样?而且,开训前不是专门派人到有丛林作战经验的驻守南方部队学习取经了吗?”此事引起了旅首长的高度重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用放大镜取火



然而,去南方部队学习过的战士显得有些无奈:是到南方部队取过经,可南方的经验有时在北方不管用。比如,穿越林地时,南方都是阔叶林,林间可通视一公里甚至是几公里远。可北方生长的都是针叶林,二米五以下全是树枝、树叶,基本透视不到十米外的周围环境。GPS定位系统没有信号,拿指北针按方位角行进,却找不到参照物,确定不了自己的站立点。因此,大家只能顺着崎岖的山间小路向大概方向走。当寻找到最近的制高点瞭望时,才发现早已走错了方向,延误了作战时机。



有了教训,官兵们改变了以往只盯林间山路走的做法,而是尽量选择便于通视、背向“敌”人的山脊线,随时对行军路线纠偏。同时,他们在行军路线上的各个制高点、山垭口等便于遭“敌”伏击的地域,开设警戒哨。



两天后,这个基本指挥所再次向另一个预备指挥所转移时,同样穿过密林、陡坡等复杂地理环境,却再也没有出现类似迷失方向的现象。



他们一路行军一路围绕“走”探索总结,先后推广了山林地条件下利用独树、积雪、房屋、判断方位,利用庙宇、河流、湖泊等明显方位物确立站立点的方法,摸索出了沿山腰、山脊、山谷行进不同路线、不同坡度,采取徒手、轻装、重装三种样式的行军方法,论证了不同地形、不同坡度的行军速度。



野战宿营:接二连三的意料之外



官兵住上了“高脚屋”



经过长途跋涉,大部队终于安营扎寨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利用树枝搭建帐篷。



当一营指挥员到达指定地域后,一连转了几圈竟然都无法按照事先规划好的方案“安家”。笔者发现,上级给一营官兵指定的宿营区,因山高、林密、草深、坡陡,根本就没有适合以连、排为单位支帐篷的空闲场地。而在此区域内开辟空地,建立营地,又犯了兵家大忌:视野不开阔容易被“敌”偷袭,不便于警戒、防范,还容易遭到野兽的袭击。特别是这里潮气过大,如果直接睡在地上,容易患湿疹、风湿病。



营指挥员临时召开作战会议决定,按照战备要求重新进行战斗编组,按地形布阵。用捡来的枯树干,在密林里因地制宜搭建起“高脚屋”、吊床、窝棚。同时,他们还将每个“高脚屋”上安装了避雷针;将塑料布衬在高脚屋的内壁,防止潮气、雨水侵入。



就这样,一营官兵当天晚上就全住在了树上,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旅里其他的营连也效仿一营,把一个又一个的野战高脚屋、吊床也安在了树上。



被迫搬了5次“家”



与一营不同,三营官兵的阵地是一个比较开阔的阴面山谷,树林稀疏,潮气较小,而且不易被“敌”偷袭和野兽袭击。于是,他们在搞好伪装的前提下,按照计划在一块干爽、布满沙石头的空地,安营扎寨了。



当晚,正当官兵们打开行囊,准备入睡时,突然,上级一道指令传来:“全营拔营起程!”官兵们迅速打点行装冲出营寨。



原来是刚刚来检查营地的旅政委曹万山发现,这个营把营地建在一个干枯河道上,一但下雨引起山洪暴发,后果不堪设想,于是命令三营官兵立刻转移营地。



两小时后,三营官兵找到一块开阔地,开始安营扎寨,又被从其他单位检查回来的曹政委给制止了。曹政委指着山顶说:“看上去,这里场地挺开阔,可上面山坡上到处孤立、裸露的岩石块,一旦从山上滚下来,就会袭击官兵……”营指挥员立刻组织官兵向别处转移,建立新的宿营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可食用植物的标本。



“中军帐”亮起了马灯



部队安营扎寨第三天晚上晚8时许,部队用于照明的柴油发电机正在“突突”欢唱着,突然间,“突突”声消失了,随即旅作战值班室里一片漆黑。



笔者了解到,因柴油发电机发出的巨响很容易暴露部队作战位置,被参谋长李洪伟叫停了。没有了电力照明,正在中军帐忙着起草作战文书、战术标图的参谋人员,不得不点燃蜡烛继续作业。然而,让参谋人员头痛的是,蜡烛照明效果不理想,而且蜡油经常洒在作战文书、作战地图上。更为重要的是,野外作业时,雨水一淋或风力一大,蜡烛就熄灭,多次影响了参谋人员的正常作业。



怎样解决无电情况下的照明问题?官兵们集思广议,有人提议用马灯。第二天傍晚,这个部队就将库房内数百盏马灯全部配发到各营连。



野战给养:“逼”出来奇法妙招



山泉变成了“冷藏柜”



三伏酷暑,山上的气温高达38度,最令部队炊事人员头痛的是,官兵们好不容易从山下将肉类、鱼类、蔬菜等运上山,却因没有冰箱存储,不到两天的时间就霉烂变质,没有办法只好扔掉,官兵们的食品也因此得不到足额保障。



一直被这个问题困扰的政治部主任高海廷,有天突然发现山泉水的温度在4度以下,这不正是冰箱的冷藏温度吗?



“为何不用山泉水当‘冷藏柜’?!”随即,他建议炊事班将各种肉类、蔬菜类的食品用塑料袋封存好,放在让山泉水从上面流过的河道上。



这一做法,迅速在全旅推广。随后,他们又研究出“腌制储藏法”、“熏干储藏法”、“地下储藏蔬菜法”、“烘干储藏蔬菜法”等一批食品类储藏方法。其中,油埋肉储藏法竟然可使肉食品在三伏天存放20至30天之久。



三伏天用上了“地火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官兵们发明的既能做饭,又可以烘干衣服的地火炉。



谁也不会想到,在三伏天,笔者在几个执行特殊任务小分队的帐篷里,竟然见到了地火炉。而且,每个帐篷内都有土质制做的长长的地火炉,日夜不停地在烧火。



在一个帐篷里,笔者见几个战士抱着一堆衣服、鞋,推门进来,他们把衣服、鞋子分别依次放在了地火炉上。



“深林里不仅阴雨连绵,而且,潮气特别大,一天训练下来,官兵的衣服、鞋、帽全是湿的”,旅副参谋长张玉森告诉笔者,“这些地火炉有烘烤衣物、被装的功能。”



后来,笔者发现地火炉的用处还不只于此。



在山高、坡陡、林密的山林地训练,配发到每个连队的野战炊事车,因没办法拉到驻训地点,也不便于作战,各个营连只能采取挖野炊灶,用来解决野战就餐问题。



经过反复研究、论证,最后这个部队决定直接把各种主副食直接发放到班组,由各班组进行自我保障。每个班组都在小型帐篷下面挖一个“地火炉”。官兵们可以随时依托地火炉,进行自我保障。同时,他们为了防止“敌”侦察,将“地火炉”周围用隔热材料做了防散热处理,将排烟孔挖成了散烟式,确保了部队行动的隐蔽性。

“鉴别植物是否有毒,可仔细观察动物采食。一般情况下,老鼠、松鼠、兔子、熊等动物吃过的植物对人体是无害的。但鸟类吃的植物却大都不能食用……”一位农村老大爷手持木棍,在一块挂满各种可食植物样本的黑板前,向官兵们讲解丛林中可食植物的识别和采集的方法。



为了训练官兵的野外生存能力,这个部队每天只发给了每个班组一点盐,让他们独自在丛林中生存2天,可是一些官兵面对满山遍野的植物,却不知道哪一种植物可以食用,哪一种食物有毒不可以食用,结果只好饿着肚子硬挺。



针对这种情况,这个旅及时组织官兵对山上各种可食用植物和不可食用植物进行了辨认。他们专门从当地请来一名具有丰富经验的老大爷做“教员”,对全旅100名小教员进行了培训。他们对当地常见的38种植物,按照有毒、无毒、药用等三个类别进行分类,并把这些植物拍成照片制成展板供官兵在对照中学习。



经过强化训练,全旅官兵不仅对各种植物熟记于心,还掌握了多种取火、获取野生动物,寻找水源、净化水质的方法。如今,官兵们一星期不带食物也能在丛林中“活”下来。



旅政委曹万山告诉笔者,经过野战给养训练,官兵还学会了利用火药、手电筒、电话单机、拉火管、放大镜等21种取火办法,利用雨露、用炭、沙过滤净化水等9种方式取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资料图:解放军士兵在南方丛林中进行野战训练


解放军73122部队官兵在茂密的雨林里以“丛林狼”的角色展开行动,他们通过构工伪装、秘密勾联、隐蔽出击等方式积极搞好隐蔽伪装和对敌猎杀偷袭的训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资料图:解放军丛林战训练


去南方部队学习过的战士显得有些无奈:是到南方部队取过经,可南方的经验有时在北方不管用。比如,穿越林地时,南方都是阔叶林,林间可通视一公里甚至是几公里远。可北方生长的都是针叶林,二米五以下全是树枝、树叶,基本透视不到十米外的周围环境。GPS定位系统没有信号,拿指北针按方位角行进,却找不到参照物,确定不了自己的站立点。因此,大家只能顺着崎岖的山间小路向大概方向走。当寻找到最近的制高点瞭望时,才发现早已走错了方向,延误了作战时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用手电筒取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