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狡猾的排长

一夜北风寒 收藏 16 1195
导读: 那是在91年,郯城归昌。 当时连队已赶往抗洪前线。昔日喧闹的营房是那么的寂静,空荡荡的!只留下我们5个人和远处猪圈里那几个嗷嗷待哺,象狼狗一样剽悍的猪。(通信连的伙食本来油水就不大,也就造就了它们矫健的身手,为防止这些猪窜栏,特地在外面又多加了一个木门)  留守的最高领导,排长(车金荣)做了分工,每人负责一排房子,即每排房子里睡一人。那个地方被当兵的称为"西伯利亚",非常荒凉,还经常停电,当地老百姓常讲:"三天不停电,不叫郯城县。"放眼望去是看不到边的庄稼,有部队的,也有老百姓的。而

那是在91年,郯城归昌。

当时连队已赶往抗洪前线。昔日喧闹的营房是那么的寂静,空荡荡的!只留下我们5个人和远处猪圈里那几个嗷嗷待哺,象狼狗一样剽悍的猪。(通信连的伙食本来油水就不大,也就造就了它们矫健的身手,为防止这些猪窜栏,特地在外面又多加了一个木门)

留守的最高领导,排长(车金荣)做了分工,每人负责一排房子,即每排房子里睡一人。那个地方被当兵的称为"西伯利亚",非常荒凉,还经常停电,当地老百姓常讲:"三天不停电,不叫郯城县。"放眼望去是看不到边的庄稼,有部队的,也有老百姓的。而我们的营区便座落此中,隔着一条小溪是一家地方农场与我们为邻,这儿的老百姓很穷。

连队走后的第二天晚上就出事了!

猪圈的那个木门不见了(早上我们才发现),被老百姓偷走了!猪倒安然无恙!大概是老百姓胆小尚不敢偷军猪或者是我们的军猪那狼狗似的凶狠使他们不敢有非分之想。同时丢失的还有我们晾晒在外面的两条短裤。风寒窗台上的一瓶风油精被扔在了地上,风寒很是后怕,要知道!摸风油精的手若是再往里伸一尺,就会摸到风寒睡梦中的脑袋!

我们四人(风寒,李辉,文学,王少华)正在伙房议论此事,这时,从外面不慌不忙,踱着方步进来一只鸡,如此地藐视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兵战士的存在!!!文学到底是老同志(89年兵)反应奇快,一个漂亮的"反击钩踢"(军体拳第8式),一脚将它扫倒在炉灶旁。那只鸡翻身跃起时,才感到大事不妙。聪明的王少华早已在文学动脚的同时,先来了个原地急转身,紧接着几个标准的"跃进"便冲到了门口,迅速关上大门。那只鸡见后,哀鸣不止!

众人各施擒拿手,将其擒住。望着文学手中被紧紧捏住脖子的那只鸡(怕其叫声惊动了农场的老百姓),阶级仇,民族恨顿时涌上心头,决不能让中国人民解放军白白损失一块门板和两条短裤,杀!!!

中午吃饭时,排长停住了筷子,"鸡肉?!" "猪肉!!"面对排长的询问,我们异口同声。排长看了看我们,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哦,猪肉!"

事后,排长再也没有提起过此事。明明知道吃的是鸡,是来历不明的鸡,就是不点破!排长是真正的狡猾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棒子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