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书记酒后驾车被查 跳进臭水河“潜逃”(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前天深夜至昨天凌晨,在南京河西梦都大街靠近庐山路附近,一名酒后驾车的男子与10多位警察大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他先是趴在方向盘上呼呼大睡,看到警察后亡命狂奔,被拦住后又谎称自己是警察,然后伺机跳进路边脏兮兮的小河,游到对岸成功逃脱。警察和保安搜寻好久,最后才在河边乱草堆里找到他。这场闹剧前后持续了近两个小时。


这位老兄为何玩命躲警察?快报记者一调查才得知,原因是这人的身份太特殊——建邺区双闸街道工委副书记兼街道办副主任——王加龙。


车上的名片


胡言乱语:


我姓王我姓张我姓李


前天夜里10点50分左右,宽阔的梦都大街车辆稀少,巡逻警察发现,在靠近隔离绿化带的快车道上停着一辆别克轿车,车窗玻璃开着。借助昏暗的路灯光,只见这位王副书记穿着白色短裤衬衫,正趴在方向盘上酣睡。


“喂,醒醒!醒醒!”这里属于禁停路段,警察上前拍车门,想喊醒王副书记。但他满身酒气,明显是酒喝高了,根本喊不醒。警察此时并不知道王副书记是何许人也,只管使劲地拍着他的肩膀。过了一会,王副书记迷迷糊糊地抬起头,嘟哝道:“你们干什么呀?”


跟随警察采访的一家电视台记者问他:“你贵姓?”王副书记眯着眼反问:“那你贵姓?”看他醉成这样,记者说:“我姓王。”“那我也姓王。”“我姓张。”“那我也姓张。”“我姓李。”“那我也姓李。”他明显意识不清,一派胡言乱语。


警察让王副书记出示驾照,拿不出来,就让他下车接受处理。谁知王副书记下车后,趁人不备,甩开两腿就跑,警察紧追不舍。


套起近乎:


别搞了,都是一家人


由于王副书记喝了酒,身子站立不稳,很快被警察赶上。眼看跑不了了,摄像机镜头又对着他,王副书记急了,瞅准梦都大街路边半人高的灌木丛,一头钻了进去,双手捂着脸,把头死死地埋在下面,任凭外面警察如何喊,就是不出来。


警察使劲向外拉他,但他就是不配合,连声说:“别搞,别搞了,都是一家人!”在草丛中,他闹腾了5分钟,直到夜晚约11时10分才爬出来,称自己也是警察,“我是某某派出所的,都是自己人”。


王副书记跟着警察回到别克轿车边,他钻进车里,不停地给人打手机。看到摄像机镜头还对着他拍,他十分气愤,伸出手想挡住镜头,随后还跳下车追打记者。接下来,王副书记再次沿着路边人行道向前飞跑。“喂,你跑什么呀?”众警察十分奇怪,连忙跟在后面追。


急中生智:


标准蛙泳姿势游过河


常话说,急中生智。王副书记被追急了,眼看又要被抓住,他灵机一动,飞身跨过路边灌木丛,向路边的斜坡跑去。这段梦都大街的一侧是条约20米宽的小河,河堤面是斜坡,栽着许多柳树,河岸边都是半人高数米宽的乱草丛。河水浑浊不堪,气味难闻。王副书记也顾不了许多,纵身跳下河,张开双臂,以标准的蛙泳姿势,一伸一展地向对岸游去。


警察赶过来,站在岸边,打开手电筒,见王副书记只剩个头露在水面上,已游到河对岸。“不要跑,不要跑!”警察大声喊着,但毫无效果。王副书记跌跌撞撞地爬上对岸,沿着斜坡,继续狂奔,很快消失在黑暗中。交巡警、派出所民警,还有附近的小区保安都来了,大家分散沿河岸仔细搜巡。但河边草丛太深,光线昏暗,过了半个小时也没找到,大家只好放弃。这时,时间已是夜晚11时20分。


警察猜测:


这位副书记为何要逃


人逃了,车还在。路边,那辆牌号为苏AR7710的别克轿车早已被几辆警车包围着。夜晚11时50分,警察清点轿车内物品,想找到车主的身份。车内有一份交强险保单、一份联通的手机话费催缴单和一张银行卡,这些物品上面都写着一个名字:王加龙。警察还在一个黑色皮包里翻出一张名片,上面写着王加龙三字,头衔是建邺区双闸街道工委副书记、街道办副主任。


“奇怪,他不过是深夜将车停在马路上,趴在方向盘上睡觉,事情并不严重,犯不着要逃呀?”大家议论纷纷。一位年轻警察分析说:“他身上酒气太重,可能是怕因为酒后驾车受罚。”


有人看着名片猜测说:“八成是他觉得自己身份特殊,看到摄像机,害怕曝光,这才逃跑的。”“要是一般人,或是企业老板,肯定不会弃车逃跑的。”“他说自己是警察,这名片上又印着街道干部,反正身份特殊,其中可能有隐情。”


随后,交警将车子开回大队,剩下的警察和十多名保安不甘心,继续沿着小河两岸仔细搜索,寻找王副书记的下落。这时,指针已指向深夜零时了。


仔细搜查:


潜伏草丛还是没逃脱


“他跳进河,浑身臭烘烘的,不可能跑远的。”大家坚信王副书记就在附近,他们打着电筒,展开地毯式搜查。


昨天零点10分,几位保安搜索至小河对岸,在距离王副书记爬上岸的地点不到20米的地方,在河边乱草丛里发现一个人影,几只电筒齐刷刷地照过去,灯光下,只见王副书记一动不动地趴在那儿。“找到了,找到了!”保安兴奋地喊道。几名警察立即跑过去,将王副书记拉了上来。至此,王副书记潜伏在臭草丛中已接近50分钟。


摄像机镜头又开始拍摄,可能是被冷水激狠了,王副书记这会儿比较清醒。他先是阻挡摄像记者拍摄,还挥拳想打对方,被众人拉开后,他几把就脱下湿漉漉的白衬衣,蒙在头上。走上大街后,王副书记拖着潮湿的裤子,光着上身还想跑,两位警察冲上前,一人抓住他的一只臂膀,将他死死摁在地上,他这才老实了。


狼狈万分:


身上太脏被撵下出租车


警察证实王副书记的身份后,教育了一番,让他先自己回家,次日到交警大队接受处罚。


清醒过来后,王副书记首先想找回自己的车。他拦了辆出租车,转身去找车,到了停车现场,这才知道车子早被交警开走了。他想上出租车回家,但的哥看他浑身脏兮兮的,把坐垫都弄脏了,而且他身上也没带钱包,拒绝他再上车,呼的一声开走了。王副书记只好自己寻找回家的路,这时已是深夜零点30分了。至此,他已与众警察“大战”了近两个小时。


纪委人士:


够不上违纪,但不雅观


建邺区政府相关部门昨天向记者证实,酒后违停躲避警察处罚的确实是双闸街道的工委副书记兼副主任王加龙。“别克车里坐着的确实是他。”建邺区政府机关一位处理此事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根据法规,其实王副书记这种违停行为处罚并不重,仅罚款50元,扣两分,就可以放行了。事情发生后,知情者都觉得王副书记的做法不值,“他应该老老实实接受处罚,何必躲躲藏藏呢!”


昨天下午,记者联系到双闸街道办事处,一位仲姓工作人员说:“王副书记下去检查控违工作了,不在办公室。”记者提及王副书记酒后违停躲避处罚一事,仲先生说:“领导已知道此事了,中午大家还在谈论。”具体细节他不愿多说。


建邺区纪委人士就此事表示,根据现行的党员干部处分条例法规,王副书记的行为还不能视作违反党纪党规,因此不能给予党纪方面的处分。如果存在酒后车辆违停,应该由交管部门负责处理。这位纪委人士分析说,他之所以要逃跑,可能是怕上电视。这表明他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很后悔,很注意自己行为的社会影响。应该说,他的行为不雅观,纪检部门要对他进行提醒、教育,告诫他注意自己的形象。“他现在思想包袱够重了,我们再找他谈话,压力会更大。等遇到他们书记时,再提醒提醒吧。”纪委人士最后表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