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厕所里偷听到女生的说话,让我懊悔一辈子

jgybb 收藏 23 13447
导读: 从师范毕业,我被分配到偏远山区的一所中学教书。学校是由原来的金矿工棚改建的,条件很差。山区除了少数人靠淘金致了富,大多数老百姓都很穷,送孩子上学很困难。加上观念落后等各种原因,学校的生源很少,辍学率也很高。全校10多名教师就教100多名学生。老师们都戏称,我们都是带研究生的博导。 . 那时我刚刚从学校毕业,十八岁,年轻气盛,教育学生缺乏耐心。对成绩和表现好的学生还脾气好,对差生就换了一副脸孔,往往靠武力去驯服。记得班上有一位学生,家里很穷,个子长得很小,穿着破旧,成绩很差,又调皮捣蛋。有一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从师范毕业,我被分配到偏远山区的一所中学教书。学校是由原来的金矿工棚改建的,条件很差。山区除了少数人靠淘金致了富,大多数老百姓都很穷,送孩子上学很困难。加上观念落后等各种原因,学校的生源很少,辍学率也很高。全校10多名教师就教100多名学生。老师们都戏称,我们都是带研究生的博导。

.

那时我刚刚从学校毕业,十八岁,年轻气盛,教育学生缺乏耐心。对成绩和表现好的学生还脾气好,对差生就换了一副脸孔,往往靠武力去驯服。记得班上有一位学生,家里很穷,个子长得很小,穿着破旧,成绩很差,又调皮捣蛋。有一次,在课堂上讲脏话,被我批评后仍然不改,顶风作案,我火冒三丈,就把把给揪到讲台上罚站。他站是站了,但姿势很傲慢,双手交叉在胸前,两只脚趴得很宽,显得很不服气。我连喊几声“立正”,他居然纹丝不动。这让我在其他同学面前很掉面子,很失威性。于是我走上去就是几脚,想把他叉开得两只脚给踹拢来。但他脾气很犟,我刚一给踹拢来,马上又叉开了,接连几个回合,才勉强叉得不是那么宽。当时我穿着皮鞋,而他就蹬着一双破烂的塑料拖鞋。我看见他的脚踝处留下了几道血痕。

.

从那天后,接连几天他都没有来上课。我当时竟然没有一丝的悔意,心里还在想:这样的差生,没来就没来,多一个不如少一个。直到有一天,在厕所无意间偷听到了一句话,我才油然而生懊悔。

.

学校的厕所比校舍更差,男厕和女厕就是一墙相隔,且墙不是很高,上面是相通的,这边讲话那边完全能听得到。那天我正蹲在厕所里拉屎,偶尔听到隔壁女厕里几位女学生在窃窃私语。别的我没听明白,但有一句话却像针一样刺进了我的脑子。“×××完全是被李老师打跑的,他个子那么小,李老师也真下得了手!”说这话的口音我很熟,就是我班上一位品学兼优的女学生,平时非常的听我的话。当着我的面,我想她是绝对不敢这样说的。只有躲在厕所里,才敢讲出内心的真实感受。但就是无意之中听到的这样一句窃窃私语,让我懊悔一辈子,记忆一辈子。

.

如今,我已是一个六岁孩子的父亲。活波可爱的儿子正在读小学一年级。儿子也有点顽皮,但深深的父爱让我常常把他的顽皮当成活泼来对待和包容。但在课堂上,却是为老师所不容的。有一次,他因上课不听讲,被老师用教鞭打了一下小手,同时教鞭意外的在他脸上擦出一道划痕。为此,儿子消沉了很长一阵,我和爱人也心痛了好几天,尽管老师不是故意打他的脸,但我们还是对此颇怀腹诽。为人之父的我,此时才明白,当初我在课堂上对一个小个子的学生施以重脚,将会对这个孩子的心灵和他的家庭造成怎样的伤害!他因此而辍学,说不定他可能更精彩的人生就因为我的那几脚而改变。事情过去快二十年了,我早已忘记了他的姓名,忘记了他的长相,忘记了他的家庭。唯有对他的深深歉意一直伴随着我。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好不好,能否接受老师迟到的道歉?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