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四天 倒数第四天,16:00之前。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四天,16:00之前。



赏花兔在信息中留下了地址:“那天下班我们有些事,去不了那么远,如果方便的话,我家住在海淀区XX路25号院,X楼一单元402室!”

舒梁看到后,头一下子就大了!这个地址是自己家。

。。。。。。

“舒梁,你认识这地方吗?”政委问道。

舒梁扭头看了一眼政委,茫然的说道:

“那里是我家。”

政委也怔住了。

办公室内的空气凝固了,舒梁总感觉自己家里有人,但是他以为是苛刻可可,毕竟从他的上网记录里看到过自己家的IP地址,而且刚才也问过苛刻可可,他说他是遍布虚空的。张海泉怎么会出现在自己家呢?难道镜子里的人也是张海泉吗?舒梁不愿意继续想了,他也更不愿意回到自己家了。

“舒梁,明天晚上他们要在你家聚会,我们是不是提前去呢?”政委问道。

“政委,我家我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去过了。”

“你怕你家里有人吗?”

“我不知道。”

刘庆在一旁看着忧郁的舒梁,插话说道:

“舒梁,我们和你一起去。”

“我知道,我也想了,我家可能我们必须要去了,但是我们得商量好细节,怎么去,什么时候去,去了以后会发生什么,还有我们的对策。”舒梁现在似乎已经平静了许多,好像答案就要在自己家揭开了。

政委点了点头,说道:“舒梁说的对,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我们的确得好好打算一下。”

“我呢?”杨兴荣突然开口了。

“你?不能把你忘了的,你和我们一起走。”政委说道。

电脑的整点报时刚刚提示了已经是下午三点了。政委看了看手表,站起身来说:

“咱们这样。刘庆,你们先把饭吃了,杨兴荣,你也吃饭,舒梁你盯一下电脑,看看他们有什么动静,吃晚饭,我们就回分局,再仔细把明天的行动方案计划一下。”

“政委,您也吃吧!”刘庆说道。

“我不饿,你们吃吧。”

“饭已经凉了。”刘庆摸着桌子上的盒饭说道。

“凑合吃吧!”政委拍了一下舒梁的肩膀,用手在他的肩膀上捏了一下,似乎是在传递着某种信息,让舒梁坚持住。

舒梁看到了政委的眼神,他能够读出政委的含义,舒梁向政委报以肯定的眼神,他知道,也许谜底就快揭开了。

奈何桥啊,你的对岸是什么样的天地呢,这么多人趋之若鹜的向奈何桥对岸赶去,不论那边是生是死。噬魂岛上的奈何桥,对岸也许都是游魂,还是有那么多的人往对岸走去,舒梁的迷惑也许也是来自于奈何桥对岸,但是答案也可能在奈何桥对岸。

想到这里,舒梁似乎松了一口气,这种预感自己即将知道答案的感觉真好,有一种恨解脱的感觉,他伸手又摸了摸外衣的内兜,那两个本子还在,舒梁更加的踏实了。

政委他们都在桌子上吃盒饭呢,舒梁不饿,早上吃的很多,虽然已经接近傍晚了,可是舒梁也没有一点儿进食的欲望。看着他们吃着,舒梁心里又隐隐有些别扭了。

舒梁不止一次的刷新着成也不是萧何和赏花兔的短信箱,他们没有再互发短信。于是,舒梁就在噬魂岛的后台查看一些信息,他主要是想查一查自己家的IP地址,可是十分钟之后,舒梁不得不站起身来,打断政委他们即将结束的用餐了。

“政委!我们家的IP地址,不止一个人用过!”舒梁说这话的时候,显然是心里恨不稳定,他有些慌张了,是因为他不理解,为什么自己家的IP会变成这样。

“你说什么?什么意思?”政委放下筷子站起身来。

“我家的IP地址,我查了。有好几个ID都在用,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舒梁都想抱着自己的脑袋使劲摇晃摇晃。

“都谁啊?”

“苛刻可可,赏花兔也用过,还有,还有,还有平行线!”

刘庆也放下了筷子,因为平行线,他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平行线也在舒梁家,难道舒梁也已经成为了像玄灵村一样的枉死地狱了吗?刘庆的内心中在一次掀起了自己是坏人的这一想法,他看着舒梁,顿时觉得舒梁像一个极其无辜的受害者,而自己坐在这里就像一个即将要施魔法的坏巫师一样。

“我不是特明白。”政委对于电脑,以及网络可能还是不太明白。

“我知道!”杨兴荣说道。

“你知道什么?”政委问道。

“这些人都不是人,他们就是噬魂岛上的游魂,他们可以去任意一个IP地址,也就是说他们随时随地都在他们家呢,或者说,他们家就是这些游魂的家。”杨兴荣说得有些乱七八糟的,政委还是没有听明白,可是舒梁有点儿明白了,就是说,自己的家已经和玄灵村一样了,那是枉死地狱了。

“舒梁,你能说明白吗?”政委继续问着。

“大概就是那个意思,就像每一个家都有自己的地址,而我的地址上住着很多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我和他们重叠着在一起。”舒梁说话的而事后表情还是木然的。

政委低着头,也不知道想什么呢,突然,一拍腿,说道:

“大家听一下,看看我说的对不对啊。赏花兔和那个网友约好了明天晚上在舒梁家聚会,我想他一定是要做坏事,也许那个网友两口子的命就没有了,我刚才一边吃一边想的,本想明天晚上我们去舒梁家,只不过没有具体想好是什么时间去,但是我现在觉得,为什么一定要明天晚上去呢?我们今天晚上就去,现在就去有什么不可以的吗?既然他们在舒梁家,那么不论什么时候,那里都是有危险的,与其再搭上两个人的性命,我看不如我们今天就去,看看那里到底会有什么蹊跷!”

政委说完了,大家都沉默了。

刘庆对于舒梁家原本是没什么的,但是自从和那个影子有了那样的约定,要在时限到了的时候,把舒梁带回舒梁的家,他就一直对那里有了抵触,自己似乎已经堕落成了活着的无瞳怪人了。

杨兴荣害怕了,不能怪他,他毕竟还是一个大学生,他已经被枉死地狱的事情折腾的不成样子了,不能睡觉,甚至不能闭上眼睛。

舒梁则是犹豫了,他又要回到自己家了,那是一个很令自己熟悉的地方,也是一个非常让自己感觉到恐怖的地方,不论是卫生间的镜子,还是自己曾经熟悉的那台电脑,就算是屋子里的空气,也许里面都充满了恐怖和游魂。舒梁害怕了。

政委说完以后,看到大家没有反应,继续说道:

“你们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啊?”

政委拍了拍旁边的刘庆,问道:

“刘庆,你怎么了?你说说啊!”

刘庆尴尬的答应了几声,吞吞吐吐的回答道:

“哦!政委,没事,我,我,我,我觉得吧,今天,是不是,哦。。。。。。”

“什么乱七八糟的!舒梁,你怎么了?”

“我没事,我脑子里恨乱,我在想我家里现在是什么样子。”

“舒梁,你别担心的太多,其实到如今,危险什么的,早就摆在这了,我说实话,我就是想把整件事弄的水落石出。”政委敲了一下桌子,继续说道:

“再跟你说一句心里话吧,我起初就是为了李队长,还有老陈,都是我的好兄弟,我不能让他们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家里人还等着要说法呢,是给人家烈士,还是追认什么的,都等着呢。所以我必须豁出去了,大不了我也和他们一样。到后来,这么多天了,我们在一起见得事也多了,我就是不信了,邪还能压的过正啊!所以我必须把这件案子弄明白!”

政委说的很投入,也很激动。

杨兴荣在一旁又插话说道:

“邪不压正!可是如果人家是正,怎么办?”

说完后,杨兴荣笑了,笑得恨诡异。

这笑容,使得刘庆很不自在,他忽然感觉杨兴荣说这话的时候是冲着自己笑的呢。刘庆觉得自己现在就不能代表正的一面了,他认为自己已经慢慢的走向了邪恶,走向了与无瞳怪人一起抓住舒梁的那一面了。

政委使劲拍了一下桌子,怒道:

“我就是正!我不管别人!!!”

的确,政委是正直的,他忠实于自己的职业,忠实于自己的工作,忠实于自己的战友,政委一定是正的一面的!

。。。。。。



决定了!

还是决定了。

今天就去舒梁家。

舒梁已经把电脑关上了,关机之前,舒梁删除了一切和噬魂岛有关的电脑上网记录。

政委打电话给张主任了,告诉他们离开学院了,杨兴荣他带走了。

。。。。。。



政委等人上了警车,还是政委亲自开车,舒梁坐在了前排,为政委指路,刘庆和杨兴荣坐在了后排。

四个人准备向舒梁家赶去。

那里是什么样的?

不知道。

有没有什么在等着他们?

不知道。

。。。。。。







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