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危险!女人千万不要和男人称兄道弟[影子军团]

战鹰翱翔 收藏 1 5130
导读:别以为女孩主动把“我爱你”三个字说出口,就失去了应有的矜持和内秀,毕竟很多时候爱情都是稍纵即逝的。说还是不说,那可事关一辈子的幸福…… 危险,女人千万不要和男人称兄道弟 作为一个只有专科文凭的女孩子,想要找份体面点的工作确实很难。好在我有一技之长,电脑打字速度快得惊人,于是就应聘到一家进出口公司做资料录入员。 阿南在策划部做文案,我俩的接触比较多,一来二往地就熟识了。也许在他眼里,根本没有陌生人这个概念,记得第一次见面,他便笑嘻嘻地唤我作“哥们”。我说你不至于糊涂得连性别都分不出来吧。他倒振振

别以为女孩主动把“我爱你”三个字说出口,就失去了应有的矜持和内秀,毕竟很多时候爱情都是稍纵即逝的。说还是不说,那可事关一辈子的幸福……


危险,女人千万不要和男人称兄道弟


作为一个只有专科文凭的女孩子,想要找份体面点的工作确实很难。好在我有一技之长,电脑打字速度快得惊人,于是就应聘到一家进出口公司做资料录入员。

阿南在策划部做文案,我俩的接触比较多,一来二往地就熟识了。也许在他眼里,根本没有陌生人这个概念,记得第一次见面,他便笑嘻嘻地唤我作“哥们”。我说你不至于糊涂得连性别都分不出来吧。他倒振振有词:“谁叫你把头发剪得那么短呢?”接过资料,我反驳道:“头发短,见识长,这不好吗?”他一时语塞,难堪地笑了笑,走开了。

其实公司上上下下也有百来号人马,但我却很自觉很主动地记住了阿南这小子。他的幽默和随和,让初来乍到的我没有丝毫的陌生感,这大概就是我喜欢他的理由。想到这里的时候,我腾地从床上坐起来,暗骂自己过于轻率,才见过一两次面,竟然就用“喜欢”二字来形容对他的好感。

对于女孩子来说,喜欢上一个人的确是件挺麻烦的事情。首先你不能太直露,太明目张胆,否则会显得没有城府,或是不够矜持。既然这样,那就好好掩饰一下吧。平日里见了面,我也学着“哥们长哥短”地跟他打招呼,只是内心总有些慌张。

男女之间以“哥们”相称,关系显得无比纯净,就像某种纯净水作的电视广告,是经过27层净化的。不过这样的交往并不完美。那天下班刚走出公司大门,阿南从后面赶上来,采取突然袭击的方式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一脸愕然地看着他说:“男女授受不亲,你妈没教过你?”他聪明地用微笑把些许难堪掩藏起来,说:“我可没有别的意思,只想请你一起去品尝西餐,不知赏不赏脸!”

还没弄清他是不是别有用心,我迫不及待地跟他上了同一辆的士。我问他怎么突然有了这份雅兴。他一本正经过说:“原因很简单,你上午给我输的资料错别字多得就差点没把我的眼睛挑花。”我有些不服气:“谁叫你的草书造诣那么高,龙飞凤舞的,我能当字认就相当不容易了。”

走进那家装饰别致,颇具西欧韵味的西餐厅,拣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我说:“在舞刀弄叉之前我有必要声明一点,那就是你今天带我到这里来不能算请客。”他故作好奇地问,不算请客,那算什么?“贿赂!”我把嗓门提得老高,就连刚走到桌旁的服务生也被吓了一跳,险些把手中的盘子抛落在地。

晚上阿南提议带我看看河边夜景,我果断地拒绝了。说心里话,直到回到租住房,我对他请吃西餐却没有一点别的用意还耿耿于怀。也许这都是异性之间以同性心理交往的恶果。三思之后,我决定不再与他“称兄道弟”。

第二天他把校对好的稿子拿给我:“哥们,认真点儿,我可不想被你培养成专业校对!”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严声厉色道:“阿南同志,我警告你,以后别哥们来哥们去的,要不然以后所有的人都对我产生性别歧视了,嫁不出去我惟你是问。”“没那么严重吧?”他表面上一副自责的模样,其实心里正偷着乐,拿不准还准备把我当作笑柄拿到策划部去大肆渲染一番。当然我也决不是盏省油的灯,如果他胆敢这样做的话,那他面对的将是比一校更加艰巨的二校,甚而三校、四校!

事情没有像我担心的那样,在公司上下流传开来。中午休息时,阿南过来拿正稿,极夸张地对我作微笑状:“贾小姐,稿子改好了吗?”也不知道是对“贾小姐”这样的称呼有些过敏,还是对他脸上的做作表情难以适应,我当时就感到十分别扭,心里头好象有群蚂蚁在攻城拔寨,痒痒的很不是滋味。

我说你换种称呼行不行。他说好啊,于是出门的时候窃笑着望着我打趣道:“小妹妹,多谢你啦!”语调还是那样怪里怪气,让人感到十足的窒息。

闯荡广州的大学同窗阿飞铩羽而归,请他在附近的酒家吃罢晚饭,我打电话给阿南,问能不能在他那里挤上一宿。他心直口快地应允了,末了又补充道:“只是敝舍的卫生状况令人堪忧,不知你的贵客是否会嫌弃?”

相识半年多时间了,那是我第一次走进阿南的住处。房间里的一切都明显烙着刚被匆忙收拾过的痕迹,而且喷了不少空气清新洁。趁我不注意,他正悄悄地把一堆忘记清理的臭衣服往床底塞。我说又不是领导视察,没必要如此兴师动众吧。他不知所措地看着我,脸涨得通红,但很快便灰复了正常:“差不多了,我住过不少宾馆,三星级的也就这标准了。”

次日清晨,阿飞对我说,你那位同事怕是有夜游症吧。我问何以见得。阿飞似乎还有些惊魂未定:“他竟然一天晚上往房间的各个角落喷了6次以上的清新洁,而且大冷天的还爬起来点蚊香,蚊子没得醺,倒是快把我给腊制了。”

阿飞走后,我单刀赴会去了阿南房里,冒着中毒的危险把床上床下那些陈年旧货清洗了一遍。我这样做显然是在讨人欢心,却死活不肯承认。阿南感恩戴德的话语连环炮似地,把我的耳朵轰炸得麻木不仁。而我却说:“你千万别有所想法,我只是想以此来感谢你让阿飞住了几天三星级宾馆。”他嘿嘿地笑,无奈之情洋溢于表。

晚上我刚把一个美梦做了开头,电话铃却烦人地响了,是阿南那个讨厌的家伙。“哥们,我真不知是该谢你还是该恨你。”我说你有什么理由要恨我?“你知不知道,你把我的房间收拾得太干净了,我都适应不过来,老睡不着!”他还真像是满肚子怨气似的,语气中满是责怪。我只好自认倒霉,做了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神不知鬼不觉地,我和阿南之间又回到了从前,每次都以“哥们”相称。只有这样,彼此才不至于感到浑身不自在。但生活中的我,越来越坚定地认为,我应该爱他,当务之急是找机会向他抖露心迹。然而想想容易,做起来却难于上青山。女孩子主动说爱那是不太符合情理的,一不留神就会被误认为嫁不掉的,要不就是太想嫁人,病重乱投医。

有一天下班,电梯里只有和我阿南。我半开玩笑似地说:“哥们啊,现在公司里不分男女都与我称兄道弟了,你说我还能嫁得出去吗?”“怎么会呢?我最近参加了一个单身俱乐部,必要时可以助你一臂之力。”把话说完,他还责无旁贷地拍了拍胸脯,一副舍我其谁的救世主神态。

接下来的那段时间,我有意对阿南冷淡了许多。每当他热情高涨地与我搭话,我总是爱理不理的,自顾自地忙工作。有时候我也在想,也许他那怕只给我一个内容丰富些的眼神,我就有勇气把“我爱你”三个字说出口。但实际上,他看我的眼神一如既往地空洞着,与温情脉脉简直就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结果到头来先沉不住气的是我。那天坐在电脑旁,我心不在焉地敲打着键盘,满脑子的胡思乱想。明天就是阿南的生日,那可是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我在买回来的贺卡上打上了客套的祝福之词,然后又自觉不自觉地在下端添上了一串字母:q ep wq ,sk j q ccc I tdutthtcyu ,wq ce tfyrq kcg ?

阿南是个不喜张扬的人,他没有大摆宴席,而是把生日的喜悦只与我分享。贺卡昨天晚上就给他了,但不知他是否看出个中含义。碰过杯,他说:“哥们,你知道我对英语一窍不通,怎么还在贺卡上写上那么一段不知所云的字母?”我气急败坏地反问:“那是英语吗?”“我也怀疑不是,因为我请教过一位在大学里教书的朋友,结果是无功而返。”看来这家伙也不是太笨,至少明白那串字母隐含着某些企图。

水波不兴地过了两个礼拜,阿南依然每天春风满面的,可我却急了。我给大学里玩得最好的姐妹打电话,对她说了事情的真相。她刚结婚,在爱情上称得上是我的前辈了。她说,别以为女孩主动把“我爱你”三个字说出口,就失去了应有的矜持和内秀,毕竟很多时候爱情都是稍纵即逝的。说还是不说,那可事关一辈子的幸福……我说我不是已经表白了吗?她挖苦道:“绕了那么大一个圈子,别人能懂吗?”

想想也是,毕竟阿南不是神童,我决定给予些许点拨。周五晚上我去公司上网,刚好阿南也在。我走进策划部,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说:“哥们,过来一下,我有事交待。”那架势,与上司命令下属没什么两样。他乖乖地跟在我后头,到了打印室。

“你在电脑上把我写在贺卡上的那串字母敲出来,用86版王码五笔输入法!”他莫明其妙地注视着我,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他对键盘并不熟悉,费了好大劲才把那几个简简单单的字母全部输进去。屏幕上的那句话跃然在目:我爱你,可是我不又不知道怎么说,你能告诉我吗?他竟然偷偷地把那串字母记在了心里!

我突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在他缓缓转向我的那一刻,我把头埋得老低,不敢去看他的神情。没等他说话,我忐忑不安地跑了出去,来不及等电梯,冲下了楼。当时脑子里惟一的念头就是:如果他根本就不爱我,我们还可以像以前一样称兄道弟吗?

焦急如焚地盼到的果真是个伤心的结局,阿南不但没有紧随着跟我下楼,而且在之后的两天里也没找我。礼拜天下午,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拨通了他的手机:“姓祖的,老实说,你到底爱不爱我?”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约我到公司对面的晓园公园见面。

“其实,最开始我虽然看不懂那串字母代表着什么,但我还是隐约感觉到与爱情有关。”他尽量地让自己保持镇静,所以说起话来一字一句的,慢条斯理。我愤愤道:“那么你之所以不动声色的原因就是,你对我没有任何好感?”“那能呢?”他有些猴急,“只是我一想到我们俩得像模像样地谈恋爱,总觉得有些别扭!”

“别扭一点有什么关系!”我幸福地跌进他敞开的怀里,霸道地说,“不管怎么样,我这辈子算是赖定你了。”

如今,我们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而我还喜欢拿他开涮,问他和我谈恋爱是不是同想象中那样别扭。他不说话,只是傻傻地笑,像是捡了个大大的便宜。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