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之王(原名:精武王) 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八章 爱与恨之火

李伟新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size][/URL] [内容简介] 冈本速速回身相救,一手将美智子揽入怀里,一手迅速运气,轻抚美智子的背部,以气梳通美智子身上的脉络。 美智子双眼翻白,脸上深满恐怖。 过了好一会,才悠悠醒转,惶恐地问,“我、我还活着?” 点了点头,冈本刚要松开美智子,梅津贞夫赶来了,一眼看到美智子在冈本怀里,还亲昵地抚着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3.html


看冈本攻之不下,还被龚破夭讥笑,她美智子就再也忍不住,冲了上来了。

“叭”的一声。

龚破夭出手就给了她一掌,冷嘲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这一掌扇得美智子的身子像叶子一样飘起。飘在半空,美智子感到龚破夭打的是她的脸,一股劲道往头上震,将她震晕;一股劲道往下,朝她的胸部、腹部震去,震得她的灵魂出窍,如坠地狱。

冈本速速回身相救,一手将美智子揽入怀里,一手迅速运气,轻抚美智子的背部,以气梳通美智子身上的脉络。

美智子双眼翻白,脸上深满恐怖。

过了好一会,才悠悠醒转,惶恐地问,“我、我还活着?”

点了点头,冈本刚要松开美智子,梅津贞夫赶来了,一眼看到美智子在冈本怀里,还亲昵地抚着美智子的背,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

挺住,挺住,你要像个真汉子一样给我挺住。

梅津贞夫心里道,盯了冈本一眼,便将所有的狂怒,冲向龚破夭。

龚破夭——

哪里还见龚破夭的影子?

梅津贞夫不由呆了——

怎么眨眼间就不见了?

好像是为了安慰他,从北面百米外的地方,传来龚破夭的声音,“拜拜先了,后会还有期。”

“是个好汉你就不要逃。”梅津贞夫回过神来,大声地吼。

哪里还有回音?

当龚破夭的声音传过来的时候,人也飞到半里外了。

李绍嘉追上龚破夭,喘着气道,“老大,干嘛不将那骚娘儿送上西天?”

看了他一眼,龚破夭悠然的说,“取人的性命不难,难就难在对方对你真正的折服。”

“哼,像他们那种魔鬼,心肝都没了,还会折服谁?”李绍嘉不以为然地说。

龚破夭没有直接回答李绍嘉的话,他抬头看了看天色,这时已接近黎明前的黑暗。

天,很快就要亮了。

正是感到天快亮了,龚破夭才全身而退。而且,除了梅津贞夫赶来的脚步声,还夹杂着七八人的轻微步音。

听声音,那七八个人,都是轻功了得的人。

龚破夭一下就猜到了魅魑谷的八怪。

对付冈本,他相信自己不成问题。但加入了八怪,谁胜谁负,他就没有多大的把握了。

即使一时能应付得了,但天一亮之后,冈本的援兵就会源源不断地杀到。

“老大,我们要去哪?”李绍嘉换了个话题,尽管这个话题也是明知故问。看龚破夭走得这么轻松,就不像是落荒而逃,找不着北的人。

“天下之大,哪里不能去?”龚破夭故意说得虚泛。

李绍嘉不吭声了。

龚破夭笑笑,“留些记号吧。”

“方向?”

“南。”

“过江?”

“没错。”龚破夭道,身子微转,已从正北,转向西。

划了一个大弧,他们转回到美智子弃船的地方。

船还在。

上了船,李绍嘉禁不住道,“老大,邕江南面,可是小日本的地头啊。”

“怕啦?”龚破夭笑问。

李绍嘉挺挺胸膛,“谁说我怕了?”

“那就专心划船吧。”龚破夭道,然后走向船头。

当梅津贞夫得不到龚破夭的回音,拔腿就想追,却被冈本喝住,“梅津,别追。”

本就没多大信心要追的,听冈本这一喝,梅津贞夫偏就生出要追的决心,话也不答,双脚就生了风。

冈本望着梅津贞夫的背影,尴尬地笑了笑。

论军阶,他虽然比梅津贞夫高,可人家是铃木俊三的贴身护卫,来自总部,不说见官大三级,也是带着尚方宝剑一样,不用鸟谁的。

美智子松出冈本的怀抱,安慰冈本道,“别管他,他就那个德性。”

“嗯。你没事了吧?”冈本关切地问。

“没事。”美智子答,然后目光感激地望着冈本,“多谢你的救命之恩。”

冈本笑笑,“我们还用这么客套的?”

美智子嫣然一笑,欲扑入冈本的怀里,魅魑谷八怪却嗖嗖嗖地飘到了他们身边。

“师兄,我们来晚了?”冷怪问。

“不晚不晚,有的是机会。”冈本话中有话地道。

望着怪模怪样的八怪,美智子心里就像吞了一只苍蝇,感到恶心。但仍忍不悄声地问冈本,“他们是什么时候来的?”

“今晚。中村特地叫他们从长沙那边赶来帮我们的。”冈本道。可他心里很清楚,他的师弟中村,很希望借此报当日之仇。

“八怪本就是属于你的人,有什么帮不帮的?”美智子不以为然地说。

冈本知道美智子看不起八怪,便朝八怪挥了挥手,“先回去吧。”

八怪即刻飞散了。

这时,美智子才感到双耳火辣辣的痛,不由苦了脸。

“怎么啦?”冈本也是明知故问。当他将美智子揽入怀里的时候,他已看到了美智子的伤耳。

“没啥,我们走吧。”美智子很想扑入冈本的怀里,撒一下娇,她却咬牙忍住了。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坚强。一旦软弱,在冈本怀里流泪的话,她在冈本心中的形象就毁了。

冈本自然知道美智子要强,也没再追问,身形一晃,便朝回城的方向飘飞。

飘飞了一阵,梅津贞夫感到脸上一阵寒意袭来,心里打了个哆嗦,双脚也软了似的,无力再追。

不是他不想追,而是不敢。

脸上的寒意,初是寒,继而就寒中带冰。一把把冰刀似的,从他的脖子砍向他的脚骨。

龚破夭就像藏在某个地方,手里握着飞刀,正等着他的到来。

一个李绍嘉就够他好受,再加个龚破夭,自己岂不是自投罗网?

这时他才觉得自己太感情用事了,凭一时之气,竟然犯了孤兵深入的大忌。

好在这时天快亮了,龚破夭他们不会回身痛击他。否则,恐怕也像他的手下一样,已经身首离异。

梅津贞夫不敢再停留,马上转身,朝着南宁城狂奔。

他的狂奔,并非因为惧怕,而是因为心中的怒气。

对美智子背叛他的怒气。

看美智子情人一样依偎在冈本怀里,显然早就忘记了他们当日的山盟海誓。

没错,冈本是她的顶头上司。如果是鉴于冈本的淫威,她才屈服的话,他梅津贞夫还可以理解,心还好受一些。

可看他们两人那种亲密的神态,显然是两情相悦,自然而然的打得火热。

因为寂寞,美智子连有妇之夫也不在乎?

梅津贞夫无法理解。

想到自己的恋人,赤身裸体地和冈本躺在床上,他的心就隐隐地痛。

与其说他是狂奔,倒不如说他是失魂落魄地回到今村均的总部。

一走入自己的房间,他就直奔卫生间,脱光衣服,用冷水拼命地淋洒自己的身子,希望水的冷,也冷却他心中的怒火。

美智子和冈本这对狗男女已够他气怒,当他对着镜子,看到自己英俊的脸被划破一条长痕,几乎气怒得绝望。

英俊着,美智子都背叛他。

这下破相了,他是连冈本都不如了,更难讨回美智子的芳心。

她是个婊子,她是婊子。我还在乎她干什么?

梅津贞夫愤愤地骂。

可他心里越骂,美智子的胴体越亮在他的眼前,令他生出立马要将美智子拥入怀里的强烈欲望。

这欲望越强,又越觉得美智子离他越远,丢下虚虚空空的他。

这爱与恨的煎熬,无疑是世间最痛苦的事情。梅津贞夫再也挺不住了,双脚一软,叭嗒一声的就坐到了地上,抱头痛哭。

过了江,龚破夭和李绍嘉又飘飞了十多里,才潜入了龙门小镇,进了一座他和范庭兰事先租下的小楼房。

“老大,你真是狡兔三窟啊。”李绍嘉一屁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由衷地道。

“三窟算什么?还五窟六窟哩。”龚破夭略带夸张地说。

“有吃的么?肚子饿死了。”李绍嘉嚷道。

龚破夭笑说,“没吃的,我还算什么主人?”

李绍嘉反应倒快,倏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就直奔厨房。

不一会,李绍嘉便端出两大碗红薯汤来。

“不是有腊肉么?”

“老大你是考我吧?一大早煮腊肉,是想小日本闻香来捉我们?”李绍嘉说罢,又补充道,“这违反常规的事,能逃过小日本的狗鼻子?”

“行了,吃吧。吃饱了睡觉。”

“睡一天?”

“应该没问题。铃木俊三要走的话,也是明天再走。”龚破夭推测道。

“嗬嗬,你让我在那家伙的脸上留下标记,就是为了便于老范他们踪他吧?”李绍嘉开心地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