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正文 第七十章

愤怒的玫瑰 收藏 2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size][/URL] 五 就在小野秘密的召开军事会议,制定对北部山区的扫荡计划之时,李卫袭击酒井厂的计划开始了。此刻在通往冀州的秘密出口上,肖鹏和谭洁正在为杨万才和田亮他们送行。 华北大地初夏的日头是温和的,初夏的山风是温柔的,各种红的花,绿的草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


就在小野秘密的召开军事会议,制定对北部山区的扫荡计划之时,李卫袭击酒井厂的计划开始了。此刻在通往冀州的秘密出口上,肖鹏和谭洁正在为杨万才和田亮他们送行。

华北大地初夏的日头是温和的,初夏的山风是温柔的,各种红的花,绿的草摇摇晃晃的,尽显英姿,卖弄着自己的妖娆,颇有点商女不知亡国恨的味道。它们不会知道,一场惊天动地的厮杀就要在它们身边展开,战争的硝烟将洗去它们身上的妩媚,累累的白骨会成为最佳看客。大自然虽然多情,可它面对的世界却是无情的。侵略者用刺刀当笔,反抗者用鲜血做涂料,描绘出的,只能是人世间的一幕幕惨剧。

在一块凸出的岩石旁,李卫和肖鹏已经站了好一会,两个人的目光都在看着远处,谁也不说话。在半山坡上,几个农民正在侍弄着庄稼,绿油油的苞米已经有半人高了,青翠的叶子上,有的长出了蓓蕾。几个穿着短裤的孩子,光着上身,在田间和山梁上奔跑着,手里拿着逮住的蚂蚱、山蛙,尽情的欢笑着。眼前的太平景象,真有点像陶渊明在诗中描绘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真希望有一天,我们的土地上再也没有战火,像陶翁描绘的世外桃源,男人种地,女人织布,孩子读书,老人安享晚年。”李卫首先打破了沉默,感慨的说。

“不会太远了,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不就是为了实现明天的梦想么。”肖鹏说,炯炯有神的目光在告诉所有的人,他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难怪秋菊说你有时候更像个诗人,你好像从来不会悲观,这可是文学家的特质?”李卫羡慕的问,因为他的眼睛里,忧郁多于灿烂,显得过于哀伤。

“悲伤也是一天,快乐也是一天,何必不让快乐多一点。这个世界已经夺走了我们太多的快乐,如果我们再整天沉浸在哀伤里,那人生还有什么趣味。”肖鹏说。

“我知道了,为什么你的士兵都崇拜你,喜欢你,愿意和你在一起,因为你带给他们的是希望,是阳光,是快乐。作为一个负全责的领导,能拥有这样的人群拥护,知足了。多数的士兵对当官的都是敬而远之,他们从心里不喜欢当官的。”李卫发出了由衷的感慨,眼里的目光更忧郁了。在重庆的日子里,他真正的见识了政府的腐败,一旦有一天鬼子完蛋了,这样的政府能服众吗?如此惨烈的战争,都不能让执政者腐败的脚步停下来,老百姓还有什么指望?而共产党中不止有一个肖鹏这样的精英,老百姓会倒向谁还用问么?自古以来就是得民心者得天下。每当静下来,这些东西就会进入他的脑海,搅闹的他不得安宁。如今看见一个更真实的肖鹏,不能不让他浮想联翩。

“从古到今,当官的都是为自己谋私利的多,关心百姓的少,所以自然在百姓和他们中间砌了一堵墙,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你忘了中国有句古话:千里做官只为钱。一任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所以编剧的,才编出唐知县那样的清官: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种红薯。这只是愿望。”肖鹏说。

“如果你们共产党人坐了天下,当官的也会这样?”李卫差异的问。

“都是人,都有欲望,有什么奇怪的。或许开始不会,时间长了就难说了。”肖鹏淡淡的说,有些事他看得很清楚,所以就比一般人豁达,以他的性格又不想掩饰。

“你是我见过的共产党干部中,最坦荡的。我李卫从不服人,今天说句真心话,我服你。”李卫看着肖鹏说,眼里的目光是真挚的,这的确是他的心里话。“能不能告诉我,小野马上就要对你们动手了,这时候是你们最需要力量的时候,你把一个主力大队交给我,不怕你们顶不住鬼子的进攻?”

“不抽出一个大队,你认为运河支队就能顶住鬼子的进攻?”肖鹏反问道。

李卫想了想,摇摇头:“道理是对的,可是家里和邻居同时着火,谁都先救自己家啊!”

“邻居家的火要是着的快,你就是把自己家的火灭了,不是还会重新燃起?”肖鹏说,又道“要是自己家的火反正浇不灭,何不帮邻居家灭火?减少损失。”

“好,这就是心胸,果然是与众不同。”李卫钦佩的说,“有你这样的当家人,运河支队不兴旺就见鬼了,可惜你是共产党,你要是国民党,我一定想办法帮你引荐给蒋委员长,委员长最赏识人才。”

肖鹏笑了,目光是不置可否的。他就是想当官,也不会当国民党的官,他看不下去政府的腐败,瞧不起那些只会中饱私囊的官员,也不会和他们同流合污。

在他们不远处,有两个人正在话别,一个是杨万才,一个是秋菊。虽然秋菊跟了李卫之后,杨万才不再骚扰她,但是两个人见面还是觉得别扭,很少说话。这一次是杨万才看见秋菊来送李卫,主动走上前的,让秋菊感到很吃惊。

“秋菊,早想和你赔不是了,一直抹不开面,才腾到了今天,你不会怪我吧?”杨万才尽可能把话说得文明一点,所以说出来的话很别扭,脸憋得通红,神情怪怪的。

秋菊抿着嘴唇才没有笑出声来,她早就不怪他了,只是怕他旧情难忘,才不敢和他过多的接近。如今见他这副形态,怎么能不乐?见杨万才说完,她立刻接过话去。“杨队长,赔什么不是,你对我好,那是我的荣幸,我怎么会怪你?”

“拉到吧,你别磕碜我了。我那会儿鬼迷心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和李卫才是天生的一对。”杨万才说,两只粗大的手不知道往哪儿放才好,做小女人似的拧着手指。

“杨队长,不,杨哥,我真的早就不生气了。”秋菊为了表示她的诚意,故意靠近了杨万才一步。杨万才却吓了一跳,退后了一步,引得秋菊又差一点笑出声来。“我们俩,不存在谁配得上,配不上的问题,是缘分没到。凭你杨队长一副男子汉的身家,喜欢你的姑娘多得是。”

“秋菊,你别逗我了,我这副德行,自己知道。如果不是这次出行,十有八九回不来,我也不会跟你说这个。”杨万才脸色讪讪的说,眼里流露出伤感的神色。

秋菊听了这话,心中微微一颤,这才仔细的看了对方一眼,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不舒服,是感到亏欠么?“杨哥,不会的,谁不知道你是福将加虎将。”

“秋菊妹妹,你不用安慰我,我老杨也没有怕过死。这次的阻击如果发生,八成是要见马克思了,这个我知道。但是李卫看得起我,点我的将,我感谢他,所以我一定要和你告个别。你知道,我没家人,也没什么人可以留话。我死了,每年到坟上看看我,烧几张纸,我知道有人惦记,就知足了,算是我老杨最后求你。”杨万才说完,眼里腾起了红潮。这个在鬼子酷刑下也不会掉一滴眼泪的人,终于伤感了。

秋菊却受不了了,听完他的话,眼泪几乎落了下来。“杨哥,你不会死的,要是不幸有那么一天,我年年清明去看你。”

“你胡说什么,杨队长怎么会死?”不知什么时候,谭洁走了过来,正好听见她的话,大声的斥责道,然后对杨万才说:“你必须给我好好的活着,媳妇我都给你物色好了。”

“真的?我怎么不知道?”杨万才摸摸脑门,不好意思的笑了,刚才脸上的晦暗一扫而光。

“政委说的话你也敢不信?胆子不小啊!”随着话音,肖鹏和李卫走了过来。“这次出征,风险固然不小,但是不一定非要卖脑袋。你们好好合计合计,只要时间掌握好,配合上不出现问题,脱身应该没什么问题。”

“你已经有了办法?”李卫问,眼里流露出疑惑的目光。

“谈不上办法。”肖鹏笑笑说。“我在想,这样的行动关键在一个快字,这就要求你们几方面配合默契。只要事先把该准备的都准备细一点,快得起来,冀州的鬼子就没咒念。所以我把田亮的手枪排也派给你,他们打阻击不行,捣乱可是好手。”

李卫眼睛一亮,“好主意。让田亮的人靠近冀州,同时在几个地方弄出点事来。只要牵扯到鬼子的兵力,就是帮了我的大忙。肖队,果然是高手,出手就知有没有。”

“你们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谭洁皱着眉头问,感觉他们在打哑谜,不满表现在脸上。

肖鹏并没有回她的话,转而把头转向了杨万才。“这一次不同以往,你要独当一面,打阻击战,你知道什么最关键?”

“知道,老掉牙的问题了,把地形看好。”杨万才无所谓的说,感到肖鹏在小瞧人,他杨万才打阻击可不是生手了。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想,猪。”肖鹏变了脸。“战争中真正的高手不是进攻,是撤退,懂不懂?”

“撤退?”杨万才傻了,他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件事。

“你到通往姚家铺子的道路上设伏,首先要看好退路。只要酒精厂的大火一着起来,不要恋战,尽快的把部队撤出来,懂吗?我估计,鬼子会派快速部队增援,那你就把重点放在公路上,他们的汽车不会在稻田地里行驶。而撤退的时候,不要选择公路,让鬼子有劲使不上。”

李卫在一边,听着肖鹏指导杨万才,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心里非常赞同。肖鹏虽然没有亲临战场,却把一切都估计到了,这不就是妙算于千里?真是天生打仗的材料。小野碰着这样的对手,算他倒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