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五十节 新烈火作战计划(一)

xy99991 收藏 8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URL] 小元次郎中尉在五点的时候,例行巡视了一遍南渡桥两边的哨所,正带着两个勤务兵往南渡镇的中队指挥所走去。 镇里有一条小街,街以公路为中心,在两侧展开。镇里有几所高大的建筑。青砖到顶,风火墙,照壁等等,看上去很气派。 南中河从镇子的南端,由西向东而去。 支那游击队一个多月来闹得很凶。就拿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小元次郎中尉在五点的时候,例行巡视了一遍南渡桥两边的哨所,正带着两个勤务兵往南渡镇的中队指挥所走去。

镇里有一条小街,街以公路为中心,在两侧展开。镇里有几所高大的建筑。青砖到顶,风火墙,照壁等等,看上去很气派。

南中河从镇子的南端,由西向东而去。

支那游击队一个多月来闹得很凶。就拿小元次郎所负责的南渡到白马镇这一段来说,这一段共有三座桥梁,以南中河上的这个南渡桥为最大,另两条是无名小河,原来也有两座公路桥。那两座早被游击队给炸了。是小元次郎亲自押着白马镇和南渡镇的支那百姓给,用土石给填上的。

支那百姓胆子很小,只要用枪刺逼着,他们什么事都会干。

小元次郎早就通过翻译官告知了南渡和白马镇压的支那人,不管是谁,只要参与破坏公路的,格杀勿论。知情不报的,格杀勿论。不管是谁将桥炸断的,每挖断一次,小元次郎将会枪毙十个中国人。

小元次郎从第一天进驻南渡镇开始,就杀了十个支那人。因为南渡镇南边的南渡桥被炸断了。

杀了十个人后,小元次郎命令士兵将镇长找来。镇长早就跑了,当然没找到。小元次郎就叫士兵将全镇的人押到公路两侧。然后从中拉出一个人来,让翻译官对他说:

“从现在开始,我任命你是镇长,限你三天之内,将这座桥修好。”

那个人理也没理小元次郎。小元次郎就抽他的嘴巴。那个人把碎牙和血喷到了小元次郎的脸上。小元次郎用军刀把他给砍了。

一共砍了四个。公路被染红了一大断。

一个四十出头的人从人群中出来,说:

“我会带着带着大伙将桥修好的。”

桥修好后,小镇中的百姓差不多全跑光了。就剩几个老得跑不动的留在家里。

这次桥修好后,就没被再炸断地。小元次郎也因为优良的表现,受到大队的嘉奖。别的地方,也在采用小元次郎的办法。终于扼制住了游击队的炸桥攻势。但各重要桥梁的防守却是不敢放松。小元次郎的中队也就在南渡镇驻扎下来的。

小元次郎的中队在南渡镇驻扎下来后,开始不断受到游击队的冷枪阻击。尤其是哨兵,是游击队重点阻击的对像。小元次郎开始只是让部队在工事里给予还击,后来,小元次郎是不胜其扰,就派出小队对冷枪阻击的支那军人进行搜索攻击。但多数是无功而返。这些冷枪射击的支那军人不知跑哪去了。

这样的事太多了。小元次郎还不能不派出部队,因为那些支那枪手的枪法很准。四五百米外,一枪毙命。他的队只要不出击,他们就会不时打上一枪,所以必须将他们消灭,至少是驱逐走。但只要他的部队一出击,那些枪手就会退走。

小元次郎也用了设伏的办法对付这些支那枪手。第一次伏击很成功,枪手在攻击哨所的时候,埋伏的小队对支那枪手的位置实行了迂回,与其发生了激战。小镇中的部队同时出击,虽然支那军人行动很是迅速,但还是被打死了三个。其中一个是伤兵。一直战斗到最后,拉响了手榴弹自杀了。他们是勇敢的战士。

这样,每天小元次郎都会派出一个小队在镇外潜伏。潜伏地点每次都进行变动。只有这样才会起到出敌意料的作用。如此果然起到了作用,中国军人的袭击次数减少了很多。

后来他们的袭击目标转向了伏击部队。但毕竟伏击部队的伏击地点是不断变化的,而且随着小元次郎中队在镇子上驻扎的时间变长,中队官兵对小镇周围的地形越来越熟悉,部队的行动也越来越迅速。

如此支那军人的袭击也越来越难得逞了。但是部队很疲惫。尤其是担任潜伏的部队,在潜伏时,始终要保持高度的警惕。虽然潜伏任务三个小队实行轮班制,但部队还是很疲惫。

枪声终于又响了。

枪声已经三天没有听到了。这三天来,小元次郎竟有些不习惯。今天一天,小元次郎觉得很不习惯。在往指挥所去的路上,小元次郎竟然松了口气。

小元次郎依然往指挥所走去。从枪声响起的方向来看,正是潜伏部队的方向。枪声一下变得猛烈起来,这正常。一会枪声就会稀疏了。因为游击队会退去。

小元次郎走到指挥所门口的时候,枪声不但没有变得稀疏,反而变得更稠密了。还响起了手榴弹与手雷的爆炸声。

高川少尉和江田少尉先后急步赶到指挥部。小元次郎中尉命令高川少尉立即按预定线路出击,以对支那部队实行包抄。

小元次郎与江田少尉一起登上屋顶进行观察。指挥部选的是镇上最高的一处建筑,从屋顶可以看到镇外近一公里范围的距离。一公里外地势起伏,不能看清了。小元次郎在镇上驻扎下后,将这所屋子的顶部进行了改造,在靠近风火墙的位置,用木板搭了个小平台,并按了扶手,这样站在上面观察就安全多了。

今天部队潜伏在大渚村外的树林里,战斗正在那片树林附近进行着。潜伏的小队已从树林中冲出,并已展开,正对一个小坡地展开进攻。小元次郎看得见小坡地上爆炸所腾起的烟雾。

高川的小队刚过桥,正在按预定的线路,从公路快速地向小坡地的右侧穿插。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

壁桥镇是金坛与溧阳公路的中心点,同时也是金坛与溧阳之间运河的中心点。壁桥镇的南侧是长荡湖。壁桥镇外的壁桥是金坛与溧阳间公路的重要节点。这里有一个日军中队把守。这个中队与南渡镇的那个中队,同是驻守溧阳的日军第九师团第六步兵旅团步兵第七联队的第二步兵大队。

徐州会战的第一期作战,日军北路时攻徐州的的第五师团与第十师团,受到李宗仁的第五战区的痛击,损失惨重。日军从南北两线同时调集部队,向徐州作向心进击。如此南北方向日军的机动部队可以说是被抽调一空。

仅从华中派遣军方向来看。共抽调了约四个师团参加这次会战。留守各重要支点的军队,迫不得已大幅度地进行了削减。

原来在溧阳、宜兴一线,日军驻扎了一个联队,共四个大队,并有一个炮兵中队加强。现在只有二个大队。炮兵中队也被抽调走了。也就是说驻军削减了一半不止。

其它地方,情况都相类似。就连南京还是第六师团从宣城调回一个联队,与第九师团的一个联队进行编组,才勉强完成其防务。

对于小队进袭的支那军队,壁桥的守军与南渡镇的小元次郎中队一样,派出了一个小队的日军向小股支那军队发起了攻击,双方在镇子北侧的田野打乒乒乓乓打得好不热闹。战斗进行了十分钟,壁桥守军的指挥官奇怪这股支那军怎么没有和以往一样后辙。壁桥指挥官高兴地再次派出一个小队,从小镇的另一侧出发包抄那股支那军的后方。

。。。。。。。。。。。

伍团长可真是厉害,说鬼子会出来,鬼子还真好出来。一营长刘金子拍着大腿叫着好。

伍新华团在茅山山区整训了一个月。精神风貌和一个多月前是大不一样。首先不一样的是手里的家伙,川军都很穷,伍团出川作战的时候是什么武器都有。汉阳造老套筒单打一,全团才四挺轻机枪,炮没有一门。军装破破烂烂,大冬天了还是单衣,脚下则是草鞋。

现在全换了。首先是手里的家伙,步枪是清一色的中正式步枪。每个班不是一挺,而是两挺捷克式轻机枪。每个连都装备了一个班的重机枪两挺,还有一个班的八二迫击炮改四门。

身上则是一身的棉衣裤,全是崭崭新的。工兵锹武装带餐具子弹带,全是崭崭新的。

每天三餐,餐餐有肉,月月有饷,军后勤部的军官亲自过来发,一文不少。

这是到哪里了?是天上吗?

从换装的第一天起,伍团长的嘴就没合拢过。

这不是过日子,这是作啊。明天不过啦?

伍团的上上下下都是这样想的。三个营分三次换装。每次军后勤部运过来一个营的装备。

一营第一个换的装。一营长刘金子抱着八二迫击炮改哭得死去活来。川军多少弟兄,虽然英勇无比,可就是装备太差,被日军活活用炮炸死。要是早一天有这些好家伙,川军的弟兄们该少死多少啊。

伍团长笑着骂刘金子没出息,但他的笑声听起来却像是在哭。

一营先换装,也就先投入到考核训练中。川军的弟兄们死都不怕,难道还怕苦?还怕累?但独立军的考核训练的确是太苦了太累了。

开始几天,几十个官兵,硬生生的是在训练中累晕过去了。但不练不行啊。一个月内如不能达到训练标准,很简单,请到保安团去。就连伍团长也跟着全团一起训练。如果伍团长考核不能达标,那伍团长也请到保安团去当团长。

这是换装的条件。

金峰副军长当时拉着伍团长的手说。

我,包括郑军长都是达了标的。现在的独立军,除了你们团都是达了标的,如果不能达标,那就是二流的部队,在独立军里就只能做保安团了。

现在别的团同样在进行达标训练。他们现在执行的可是二期标准啊。

伍团长以及所有的军官和弟兄们在一起跑,一起参加考核,弟兄们更是豁出命去了。军教导团调配过来五百名中下级军官指导他们训练。白天练晚上练,不练不行啊。好在,每天三餐,还加肉,营养是足够的了。个个虽然天天累得要死,共二百多人在训练中晕倒过,其中包括伍团长,但全团天天都在进步。在最后的考核中,只有六百多人没有过关,被下放到金坛与句容两新建的保安团,作为骨干力量外,其余的全部通过了考核,与五百多名教导团调配过来的中下级军官,编组成为103团A。

达标训练结束后,又进行了半个月的新战法训练。新战法训练完毕后,战士们休整了三天,战斗任务就派了下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