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时空的战斗-燃烧的海峡 第八章 血色残阳——攻击 四九九 血战肛军

ls1030 收藏 12 4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17.html

夜空中,四十八架杀气腾腾的米-24武装直升机从敌人的侧翼爬出,短翼下的火箭发射巢闪动点点火光,无数条火龙呼啸离开短翼,射入山顶炸成一团团巨大的火球。射完火箭弹的武装直升机继续前进,机首下的六管12.7mm机枪恶狠狠的左右摇晃,三十六条长长的火条纵横交织,向一张铺开的大网一般收拾鬼子的生命。

跟着武装直升机后面的米-17隆隆飞来,一串串子弹从打开的机舱门上泼洒向地面,在地面激起一块块飞舞的碎石和泥土。随后,地面闪烁这几道红光,映入飞行员的眼内。

醍醐山上,拿着引导器的李玲玲看了看四周,手持各种精良自动武器的战士杀气腾腾站在她的周围警惕的看着四周。确定周围没有敌人,她向空中打出信号。不一会,一架接一架米-17直升机隆隆降落,当直升机靠近地面之时,威武的十五军战士接二连三从机舱中跳下。

落在地面的战士,很快解开挂在直升机下面的轻型105mm榴弹炮。后面还有一批直升机飞来,降落在地面,一辆辆驾着重机枪的吉普车从机舱中开出。

天空中,再次响起飞机的轰鸣声,这次来的是运-8运输机。满载着十五军战士的运输机打开舱门,把战士们纷纷撒向地面。突然,地面出现飞向空中的火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的树林中钻出一批戴着夜视仪的鬼子,手里的自动步枪、机枪疯狂向天空中摇曳降落的十五军士兵猛烈开火。

原来,运输机的空降位置远远不如直升机准确,那些伞兵们从高空跳下的时候,不少人就被风吹歪位置,进入敌人阵地的上空。子弹“嗖嗖嗖”射入伞兵群中,不计其数的战士中弹牺牲。

正要调头返航的米-24武装直升机闻讯赶来,机首腹下的弹链迅速缩短,变成一个个滚烫的弹壳从另外一侧飞出,曳光弹带着普通子弹钻入树林之中,无数鬼子在一片惨叫声中被打成筛子。突然,地面数条火龙腾空而起,随着一片巨响声,四架米-24武装直升机在空中化成巨大的礼花。

其他武装直升机连忙调头,对准那些刚刚钻出地面的鬼子导弹兵泼洒来一道道流光波动的红色火条,一群刚刚丢掉“红眼”防空导弹准备逃跑的人在一片子弹“嗖嗖”声中接二连三消失在地面。

在武装直升机火力掩护之下,伞降的十五军官兵迅速调节自己的着陆方向,向着特种兵引导的方向飘来。看着差不多快平安降落的空降兵,那些弹药燃油即将耗尽的武装直升机潇洒的转向消失在夜空之众。

突然,李玲玲听到吴浩田的一声大喊:“有敌人来了!”

听到吴浩田的喊叫声,她连忙趴在地上,架起她心爱的12.7mm反狙击枪。李玲玲检查一下枪机,把一个红外夜视仪安置在步枪上,随后“哗啦”拉动一下枪栓,一发黄澄澄的子弹压入弹膛内。

身后那些机降十五军士兵,拉着轻型105mm榴弹炮,正在寻找合适的架炮阵位。迫击炮手麻利的支好支架,把一门门迫击炮架设好,等待前来送死的敌人。机枪手迅速架好机枪,枪口对准正向着醍醐山冲来的敌人。

从夜视仪里看去,外面都是绿幽幽的一片,根本无法分辨出敌人的军衔和官阶。不过,李玲玲还是从敌人的动作中,抓住一个指手画脚军官模样的家伙,把那个家伙的脑袋套在红外夜视仪的十字星中央。

当吴浩田开火的命令下达时,李玲玲第一个扣动扳机,“啪”一颗尖锐的子弹高速旋转飞出枪口。她只觉得肩膀一阵,随后就看到子弹很快就一头扎人那个家伙的钢盔,在钢盔上留下一个破洞。扎入敌人军官脑袋的子弹继续旋转翻腾,把敌人的脑袋砸得象一个烂西瓜一般轰然碎裂。钢盔掉在地上,周围的鬼子惊恐的看着没有脑袋的大尉军官像一根木桩一般重重倒地。

呆若木鸡的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山头上呼啸的迫击炮弹就掉进人群之众,在人群中腾起一团团火球,从火球中飞射出无数金属碎片,交织成一道弹雨,一片鬼子惨叫着倒在地上。

反应过来的鬼子迫击炮手连忙趴下,手忙脚乱架好迫击炮,正要把一发炮弹装入炮膛,一发12.7mm反狙击枪子弹刚好飞来,射入那个家伙的脖子。威力巨大的子弹尚未消失的动能带着鬼子的脑袋,飞出老远,鬼子的脑袋一骨碌掉在地上还在不停翻滚。

山头的机枪发出怒吼,无数火舌射入敌群之中,把敌人像草芥一般撂翻在地上。架设好轻型榴弹炮的战士,飞快的把一发发炮弹装入弹膛,拉动发射绳。“咣咣咣”炮口飞射出一团团火球,呼啸着钻入敌群之中,成片成片的敌人惨叫着倒在血泊之中。

在特种兵和机降官兵的掩护之下,那些伞降的士兵向着已经被我方控制的醍醐山阵地飘落。越来越多的战士进入阵地,飞快的割断伞绳,加入阻击敌人的战斗之中。

就在十五军成功空降的同时,正面攻击的先头部队第三十八军和印尼第一军的坦克正在隆隆推进,这些英美制造的打不烂的坦克发挥无穷的威力,把一个个像刚刚出笼的小笼包一样的鬼子火力点无情的摧毁。

万岁军的战士们很快冲上敌人的阵地,手里的自动步枪吐出一串串火舌。困兽犹斗的敌人顽固还击,两边子弹呼啸对射。精锐的第三十八军碰到对手同样精锐的号称“肛军”的第五师团,两边都有人被打得血肉模糊倒在烧焦的阵地之上。

这支鬼子最精锐的师团,修筑的防御工事和地下坑道也是不同寻常。他们巧妙的利用反斜面阵地,极大的抵消中国军队的火力优势;利用坚固的岩石层,在里面掏空,构成阻挡空中打击的坚固堡垒。深达地下四十多米甚至上百米的地下坑道更是纵横交错,不时有大批鬼子从洞口钻出,夺回被中国军队占领的洞口,极力阻止中国军队组织工兵对他们进行挖掘。

鬼子“肛军”师团长佐佐木庆雄中将在地下指挥所发出怒吼声:“我们是伟大的钢军!要给我发扬当年板垣征四郎将军的精神!为了大日本帝国的存亡顽强作战!我们要让每一寸土地上都留下支那人的鲜血!”

“肛军”的抵抗异常顽固,而且,装备精良的“肛军”也有大量火焰喷射器。当中国军队采取老办法,坦克推进到敌人阵地前停下时,突然敌人的阵地上射来无数条火龙。看着铺天盖地射来的火龙,前头的坦克连忙后退,可还是好五辆宝贵的M-1坦克被火龙喷到,燃起熊熊大火。顽强的坦克兵向敌人战壕内射出最后的炮弹之后,打开舱盖跳出坦克。却被敌人阵地上射来暴雨一般的子弹打成马蜂窝牺牲在坦克边上。

看着一下就损失了五辆宝贵的M-1坦克,卫达民心痛极了,这种坦克自己国内不能生产,是美军那里缴获来的,数量不多,被击毁一辆就少一辆。

跟着坦克后面的迫击炮手蹲下,一排迫击炮发出一阵“哐当”声,铺天盖地的炮弹落入敌群之众。大片的“肛军”士兵惨叫着倒下,更多的“肛军”补充上去。

敌人第五师团的战斗力远远超越之前被歼灭的第九师团和前几天被歼灭的第六师团,一批鬼子倒在地上,另外一批鬼子又冲出来。手持自动步枪和机枪的鬼子向中国军队这里猛烈射击,两边的士兵疯狂对射。鬼子甚至还组织了“敢死队”在火力掩护下猛扑过来,看到扑来的鬼子“敢死队”,一批勇敢的战士在射杀几个“敢死队”后,来不及更换弹匣,就把枪一丢,迎着敌人“敢死队”反冲过去,抱着敌人一起滚落山崖,减少自己同志的损失。

三十八军和“肛军”在神户附近的争夺战打得异常激烈,刚刚占领的敌人阵地,不到半个小时又被敌人夺回。三十八军的官兵再次组织冲击,重新夺回敌人的阵地。鬼子人数少,不能用填人战术,就组织敢死队冲杀,而我军一些敢于牺牲战士迎着鬼子的敢死队冲去。

弹药打完的战士,勇敢的扑向敌人,引爆身上的光荣弹,和敌人同归于尽。有的抱住敌人一起滚落山崖。有的整个连都已经打完,有的一个营打得只剩下十多人。

军长向卫达民诉苦说:“怎么把一块那么难啃的骨头给我?才进攻了八个小时,就已经伤亡了五千多人!”

“要知道,对面是当年板垣征四郎的‘肛军’!不交给你们万岁军解决,难道交给别人解决?务必给我不惜一切代价,彻底歼灭‘肛军’!”卫达民怒吼起来。

已经成为人间地狱一般的“肛军”阵地上,到处躺满敌我双方士兵的尸体,被烧焦的树上挂满肉条,散发着刺鼻的血腥味。两边的士兵都爆发出最顽强的斗志,打完子弹之后的士兵进入肉搏,双方的士兵扭打着滚入火海之中。

坦克被挡在反坦克战壕外面,工兵被敌人的火力切断。而空中落下的炸弹和炮弹落在坚固的岩石上,不但没有摧毁地下工事,喷溅出的碎石却飞出几百米远把双方的士兵一起撂倒。不时有爬出坑道的鬼子拿起“红眼”单兵导弹射击,击落不少正在支援的武装直升机和螺旋桨强击机。一架接一架伊尔-10强击机在空中化成火球,一架接一架米-24武装直升机裹着大火掉进山谷。空中射来复仇的子弹,把那些鬼子导弹兵打得血肉横飞。

“‘肛军’!妈的一定要把‘肛军’彻底消灭!”军长从望远镜里看着山头那惨烈的一幕,两眼通红,恶狠狠的下令:“坦克过不去,宝贵的飞机也不能再损失了!给我组织步兵冲击!一定要拿下‘肛军’!”

后续部队的士兵一队一队向山头冲去,造型奇特怪异的反斜面工事内射来暴雨一般的子弹。战士们纷纷倒地,活着的战士趴在地上爬行。一个个火箭筒手扛着火箭筒,抵近敌人工事,跨越棱角线之后五十米处才开火射击,把那些反斜面工事一座接一座送入地狱。可是发射完火箭弹的战士,马上就倒在暴雨一般的子弹之下。

对付反斜面工事,空中轰炸和地面炮击都无法发挥作用,直瞄炮被岩石阻挡无法击中,而曲射炮和炸弹又不能摧毁顶部厚厚的岩石层,也很难以掉进工事内。唯独只能依靠火箭筒手抵近射击。当年的冲绳大战、硫磺岛大战,日军就是利用反斜面工事极大限度的抵消铺天盖地飞来的战列舰炮弹、凝固汽油弹的攻击,给美军造成极大的杀伤。后面朝鲜战争中,志愿军也是利用反斜面工事才能在敌人优势火力之下守住三八线。

当然,敌人也知道棱角线的重要性,一旦控制棱角线,火箭筒和无后坐力炮就能把反斜面工事送上西天,随后就可以控制洞口用工兵来挖掘。

两边在棱角线上进行争夺,越来越多的战士踩着战友的遗体冲过棱角线,把致命的火箭弹和无后坐力炮弹射入敌人工事内。控制棱角线的战士,用机枪压制敌人火力。火焰喷射器兵向敌人阵地爬来,而“肛军”的敌人狙击手躲在隐蔽的石头工事后面,不时射来一发发致命的子弹,不计其数的火焰喷射兵倒在半路。我军的狙击手用准确的射击,把子弹射入枪眼中,击毙一个个敌人狙击手。

眼看棱角线就要被我军占领,困兽犹斗的“肛军”组织敢死队冲出工事,向我军扑来。一排机枪扫射,大半“肛军敢死队”倒在洞口,有少数眼看就要扑上阵地时,被我勇敢的战士抱住敌人滚落山崖。

这是一场比拼意志力的战斗,在牺牲无数战士之后,最终中国士兵牢牢控制住棱角线,一轮火箭弹攻击之后,火焰喷射器兵把一条条火龙送入洞口内。一时间,无数“火人”挣扎着冲出山洞,企图向我军阵地冲来,在一排冲锋枪、自动步枪和机枪扫射之下,那些“火人”纷纷倒地。

敌人向棱角线组织了无数次冲击,都遭到惨败,丢下大量扭曲变形的尸体之后,他们不得不彻底龟缩在洞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