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视野下的台湾民主"--转自联合早报网

shaomy 收藏 2 55
导读:台湾是两岸三地乃至全球华人社会中唯一实行西方民主的地区,其成功挫败无疑成为全球华人关注的焦点,并成为华人社会借鉴的标杆。台湾历经四次领导人直选,伴随的是无休止的争议,甚至“台湾民主在形式上走向成熟、选民素质有所提高”的结论不仅岛内蓝绿而且外界都存在很大的争议,更遑论台湾民主的成功。至少从现实来看,论廉洁、效率和公正,台湾比不上香港,论经济繁荣,台湾比不上大陆。面对这些挑战,两岸三地如何看待与解读?   2008年3月,我应邀赴台湾观摩大选,与蓝绿都有接触。在面对“民主与经济”的询问时,蓝营由于是在野党

台湾是两岸三地乃至全球华人社会中唯一实行西方民主的地区,其成功挫败无疑成为全球华人关注的焦点,并成为华人社会借鉴的标杆。台湾历经四次领导人直选,伴随的是无休止的争议,甚至“台湾民主在形式上走向成熟、选民素质有所提高”的结论不仅岛内蓝绿而且外界都存在很大的争议,更遑论台湾民主的成功。至少从现实来看,论廉洁、效率和公正,台湾比不上香港,论经济繁荣,台湾比不上大陆。面对这些挑战,两岸三地如何看待与解读?


2008年3月,我应邀赴台湾观摩大选,与蓝绿都有接触。在面对“民主与经济”的询问时,蓝营由于是在野党,观点较为客观,承认民进党执政无方及政党内耗是台湾经济从亚洲四小龙之首八年便沦为四小龙之末的主因。而民进党则认为根据民主的发展历史看,“民主与经济并无直接关联”,为证明这并非托词,还列举世界各国发展数据若干。大陆三十年前启动改革开放时,明确提出“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的口号,而到实行民主的今天台湾,却居然主张“民主与经济并无直接关联”。不知是历史的倒退还是历史的进步?至入深绿组织“台湾北社”回答更加直截了当:我们宁要民主的经济不好,也不要大陆的专制。语惊四座之余,不由得使我们想起文革时“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本次大选以国民党的大胜、台湾政党实现二次轮替顺利谢幕。从第三方的观点来看,此次选举体现了台湾民主的进步和选民素质的提高,特别是惯常的抹黑手法、极端的民粹牌不再有效。而民进党的失败主因则在于八年执政无方、贪腐弊案丛生以及内部的分裂等。然而,各方的解读却是完全不同。民进党认为,这次选举是不公平的,原因一是国民党有庞大的党产支持,从而在选举上占了上风。其次,媒体也是不公平的。是“媒体出总统”。甚至海外民运人士、曾爆出收拿陈水扁10万美元为一已之私风波的王丹,在台湾观选期间,也指责台湾媒体严重偏颇:“只能使人变得有资讯没有知识,有表现没有真实,有情绪没有理念 ”。而其他绿营人士的指责更是炮火隆隆:台湾媒体介入政治、党同伐异、没有正义的转型,只是变型,变得更恶性恶状,是社会乱源。而美国《洛杉矶时报》则指出“台湾媒体从以往威权时代的哈巴狗,变成今日民主时代的疯狗,没有能力处理真相”。诺贝尔奖获得者李远哲甚至拒绝台湾媒体。他们进而指出,长期受此等媒体影响的选民自难耳聪目明,判断和价值也不免偏差,甚至是非不明。并引用美国总统杰佛逊的名言论证他们的观点:从未浏览报纸的人较读报者耳聪目明,此因无知的人比脑子充满错假资讯者接近真理。来自香港《开放》杂志总编辑的金钟先生则提出第三个看法:国民党的胜利是马英九个人魅力的胜利,而不是扁执政的败绩。


综合上述绿营、海外民运人士和香港异议人士的观点,国民党只所以取得胜利凭借三点:国民党下野八年仍然庞大的党产、媒体的恶质和不公平以及马英九个人的超凡魅力。至于民进党的无能和腐败、选民素质的提高、民主的进步都不见了踪影。只是令人费解的是,八年前,国民党的党产更为雄厚,还掌有执政权,媒体的自由度和独立性更远比不上今天,何以民进党可以胜出?当时三组候选人何以国民党列为末席?何以这三类奉民主为圭臬的人士均视而不见且对台湾的新闻自由否定至此?民进党是靠(街头)民主起家的,新闻自由也是他们的追求,如果他们的判断正确,但是台湾媒体恶质化就发生在民进党执政时期,这个责任恐怕也要民进党来承担吧。至于选举时由于财富的不对等而产生的不公平,这是民主的常态。众所周知,民主的游戏是建立在财富基础之上的,象地位和财富如美国前总统夫人希拉里者,尽管有数不清的赞助和支持,仅仅一个党内初选就欠债上千万美元。普通公民何敢问津?而美国只所之只是两党竞争,实是因为新起的第三党第四党根本无财力与这两党抗衡,如果他们也指责这种财富基础下的选举不公平,不是更为理直气壮吗?


马英九就职不过百日,陈水扁贪腐再现惊人内幕。在瑞士的揭发下,陈水扁家族涉及洗钱、贪污等巨额海外资产曝光于世,目前就已高达10 亿新台币。更牵扯到民进党过往众多高层精英。以至马英九对人数之众和层次之高大感意外。应该说,陈水扁的弊案严重暴露了台湾现行民主体制的漏洞和弊端,既无预防功能,更无揭发能力。直到陈水扁下台,才在瑞士揭发下曝光于天下。可以说是自2004年两颗子弹以来对台湾民主的最大打击。然而,这样一件相当清楚的事情,大陆却有众多不同的见解。特别要指出的是有大陆媒体人撰文指出这是台湾民主的胜利,并得到很多支持。我就此观点征询熟识的在台湾和法国的台湾友人,均对此苦笑不已:大概是在讽刺挖苦吧,我们普遍感觉震惊和耻辱,全无什么胜利的喜悦。然而,如果检视一下民进党执政以来发生的弊案,令人震惊的是他们提出的“世界上哪里没有腐败”的托词。而这次面对陈水扁新的贪腐,更有人提出“民主和腐败并无关系”之说。再加上此前的“民主和经济无关”之论,请问,一个国家和社会付出巨大代价和成本追求的民主,既不能发展经济,又不能遏制腐败,更产生恶质的新闻自由,何以还要什么民主?


台湾民主化的实践已有二十多年的历史,部分台湾人士得出“民主与经济无关”、“民主与腐败无关”的结论尽管未必正确,但毕竟是来自他们自己的切身体会与直接感受,还是有相当的正当性,对我们仍然有启发意义,促使我们思考。如果放眼全球,实行民主的一百多个国家中,除了西欧、北欧以及文化和宗教传统来自西欧的北美和澳大利亚,大多数国家是算不上成功的。经济不仅落后,停滞不前,腐败更是丛生,国家动乱不休。象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印度,发展六十多年来,居然到如今成为拥有世界占三分之一高达4.5亿的赤贫人口的国家。如果再看看名列世界廉洁排名榜前十位的国家,会发现这些国家共同的特点是十分的富足。而排名落后的国家,不管什么制度,贫穷是其共性。因此,我们是否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腐败和制度无关,而是和经济发展水平有关。经济增长才可以真正消灭腐败。如果我们再从冷战四十年和中国改革开放的实践看,我们也可以得出另一个结论:经济发展和制度无关,而是和市场经济有关。前苏东集团只所以在冷战中败北,并不是社会主义制度,而是没有实行市场经济。而同样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中国,由于实行了市场经济,却取得了社会主义历史上、人类历史上罕有的经济成功。而通过冷战后近二十年的事实对比,我们更可以进一步得出一个结论:社会主义制度加市场经济,远比民主加市场经济成功的多。这也是为什么西方开给世界各国的药方:民主加自由贸易却往往失败的原因。最典型的是非洲。实行民主后,鲜有政治稳定的国家,不是动乱就是冲突,贪污腐化横行,经济更是日趋沉沦。至于其原始的产业结构,根本无法和西方进行自由贸易竞争,反而沦为西方产品的倾销地和廉价自然资源的提供国。这里需要指出的,西方出于输出其核心价值民主的考量,把民主神圣化,把一切成绩均归功功于民主。甚至由于长期鼓吹,已达到由欺人到浑然忘我的自欺阶段。在这里,我们应该诚挚地感谢伟人邓小平,他以穿越历史的眼光指出市场和计划都是经济发展的手段,即不姓社,也不姓资。点破了西方几百年来成功发展的实质,堪称世界第一也是唯一之人,从而为中国模式的成功奠定了基础。


台湾民主做为华人社会的先行者,其经验教训弥足珍贵,也许这种种的争议本身对于人民将来的选择都是极其有价值的存在。促人思考,促人反思,促人惊醒。


法国巴黎宋鲁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