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读《命运》,看小野其人

清风明月夜 收藏 15 310
导读:读《命运》,看小野其人 一部几十万字的小说《命运》,叙说的是冀北敌占区一支共产党领导的运河支队辅以国民党领导的别动队的抗日故事。小说中人物众多,各具特色。作为这两支抗日队伍的主要对立面的日军方面,两度主政西河镇的日本侵略军大佐-------小野申二,是个具有深邃思想、缜密思维逻辑、阴险狡诈、且深通中国文化的强劲对手。 作者通过这个人物的塑造,与抗日队伍里的英雄人物一样,揭示的是各路精英们在时势之下,如何运用智慧左右战役、战斗过程和发挥怎样的作用的。 二战期间,空前的战争规模,造就了空前的卓尔不凡的

读《命运》,看小野其人


一部几十万字的小说《命运》,叙说的是冀北敌占区一支共产党领导的运河支队辅以国民党领导的别动队的抗日故事。小说中人物众多,各具特色。作为这两支抗日队伍的主要对立面的日军方面,两度主政西河镇的日本侵略军大佐-------小野申二,是个具有深邃思想、缜密思维逻辑、阴险狡诈、且深通中国文化的强劲对手。

作者通过这个人物的塑造,与抗日队伍里的英雄人物一样,揭示的是各路精英们在时势之下,如何运用智慧左右战役、战斗过程和发挥怎样的作用的。

二战期间,空前的战争规模,造就了空前的卓尔不凡的将帅们。作为二战的一部分,我国的抗日战争同样为一些具有斗志具有才华的人们提供了发挥他们聪明才智,表演壮丽人生的舞台。这个舞台,并不单单属于任何一方,为敌我双方共同所有。

作者在揭示时势造英雄命题的同时,通过这个人物的塑造,增加了双方斗智斗勇、错综复杂的斗争的激烈程度,在增强了作品的可读性的同时,使作品显得更加厚重。

那么,小野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

(一)主政序曲

小野能有主政西河的地位,即与战争这个大的时势背景有关,也与自己对自己命运的把握有关。

小野不是什么名门望族,而是出生于北海道一个偏远渔家这样的寒门,从小就被寄予了光大门楣的厚望。正当他即将以历史大学的高材生身份毕业面临选择的时候,日本发动了侵略中国的战争。这时的日本,兵源应该并不像后期那样缺乏,他还有选择的权利。他选择了从军,加入了充当侵略者最前沿的行列。他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根据自己的判断,只有这条道路,才能爬升的快,才能实现自己光大门楣跻身贵族的理想。当然,他也清楚,如果战争失败会给他带来什么后果。所以,他已经把自己的前途命运像赌徒一样押在了打赢战争的筹码上。为了自己的目的,他也会不遗余力地为打赢战争而努力。

可以看出,他并不是为天皇而战,而是为自己而战。按照这个逻辑推导下去,他的努力必须具备三个前提,第一是必须不断地得到提升,第二是必须还要活着,第三是必须打赢战争,三项具备才能达到他的目的。因此,他的一切活动轨迹,必然围绕这三点来来进行和发展。

事实正像他预料的那样,只是几年时间,在主政西河之前,即升到了中佐。但这还远远不够,还必须加倍努力,闪闪的将星在诱惑着他。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他遇到了贵人------主政冀州的丰臣秀洁旅团长,而西河正是冀州的一个具有建立后方基地重大价值的一个镇。可以说,这一遇为他主政西河、当上一方大员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丰臣旅团长对他的认识是从一幅画开始的,这幅画成了他们之间沟通的桥梁。由画及中国的古董、诗词、历史、哲学的深入攀谈,不仅让旅团长初步了解了他对中国的研究能力,也使旅团长有了找到知音的感觉,从而得到了丰臣旅团长这个上司的赏识。

在日军疯狂享受珍珠港胜利的同时,主政冀州的旅团长以他自己的独到思维,看到了不断扩大战争的可怕后果,也分析到了华北、冀州,以至西河作为战略后方所处的重要位置和应该发挥的作用,而这些作用与不断扩大的战争需求相去甚远。他为这些难以调和的矛盾,感到了恐惧、不安和郁闷。因而,他把具有同样意识的小野找来有限度地交流了对战争的看法,更重要的是,听取了小野对如何治理好西河的主张。使丰臣旅团长初步坚定了用小野替换现任主政大员高岛的决心。

小野与旅团长的相遇、相识过程,充分地说明了才能和机遇的关系,也就是千里马和伯乐的关系。而才能和机遇是一个人发展所必备的两个要素。假如小野遇不到赏识他的上级贵人,才能极可能被淹没。然而,如果没有才能,即使遇到了能对自己起提拔作用的贵人,也不会得到贵人的赏识,又何谈得到提拔重用呢,再者,即使遇到了一个糊涂的上司,提拔了善于专营而没有才能的人,在实打实的工作面前,又有多少可能成功呢,而不能做好工作,又会在这个位置上坚持多久呢。这就是常常所说:“机遇常常降临给有准备的人”的道理。

作者用第一次初识,第二次有目的的深入了解,为小野的主政西河铺平了道路。

(二)主政西河

日军为了日益扩大战争的物资需求,靠国内那个弹丸之地,是绝不可能的,因此客观上要求必须把华北占领区建成他的后方基地,而冀州的西河镇由于具有矿藏,又不是战争中的战略要地,就成了合适的建立基地的首选。因此,日军特意从国内调来了专家,出乎意料的是,其中两个重要的专家由于现任西河首脑的失误而被劫了,并且不知去向。

这给日寇的战略部署一个不小的打击,使主政西河的高岛下台了。高岛的调离,给了小野上台的契机,小野当然不会丢掉。

早在丰臣旅团长和他第二次深谈之后,以他灵敏的嗅觉已经闻到了即将主政西河的气息,这段时间里,小野并没有坐等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而是更加努力地工作,为接任西河做着充分的准备。这从他第三次见到丰臣旅团长的疲态就可以看得出来。作者这样描写:“脸色有些憔悴,眼里网满了血丝”。更能说明他努力工作和体现主政思想的是他经过仔细调查所绘制的地图。一张图说明了他对西河军事、经济和自然环境的调查研究,也说明了他的工作风格,同时也表现了他的缜密心机。

在叙述了两条主政理念之后,终于给了丰臣旅团长最后的震撼,立刻命令:“你的,西河镇的干活”。

主政西河,当然是小野实现梦寐以求的自我目标中的关键一步,他必须借助一方大员的机会,施展自己的能量,以达到更高的地位。

主政伊始,摆在小野面前的有两件事和一个烂尾工程。

一是如何扩充武装,二是建立情报网,三是找回两个专家。

在珍珠港战役爆发之后,日军在东南亚的战争规模越来越大,兵源也愈加枯竭,要做到在华北增兵是不可能的事情,因而,在西河增兵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在小野谈到扩充武装时,丰臣秀洁才有了那样的表情。而要想治理好西河,却不能不增兵,这一矛盾,小野打算用扩充黄协军来解决。

而要发挥黄协军的作用,只靠数量也是不行的,还必须抓住他们的心。抓住他们的心,就要抓住他们的头。小野首先从石冠中着手,通过半真半假的对他的尊重、器重、信任、升官的一番心理攻势,轻而易举地收复了这个很会打仗的黄协军的头头,而这个头头在黄协军里还有一大帮死哥们,也就等于收复了整个黄协军。主政西河的扩充武装的第一个问题,就在小野的谈笑间基本解决了。

这里的半真半假,说他真,是因为小野已经把自己的前途与战争的成败紧紧地连在了一起,与治理好西河连在了一起,而治理好西河,以目前兵源的状况,只能依赖于黄协军这个具有潜力的增长点了。说他假,是因为虽然小野对中国具有很深的研究,但他的骨子里必定认为大和民族优于其他民族,他是要征服其他民族的,要征服的民族,他怎么会尊重、信任呢?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他的所谓“大日本帝国利益的需要”,骨子里也是他的前途的需要,与高岛相比,只是形式上的不同,做法上的不同。

他的第二件事,建立情报网,简单的交给了新来的特高课课长酒井去办。

萦绕于心头的还是前任的烂尾工程。那两个被劫的专家一点消息也没有,使他大伤脑筋。

他把哈巴狗一样的汉奸赵奎找来,听赵奎对西河的介绍,从赵奎那里敏锐地找到一丝希望的线索,并投其所好亲自接近,终于找到了中村和佐佐木的下落。原来这两个专家正在狼牙山土匪的手上,并作为稀罕物准备卖个好价钱。小野决定亲自独闯狼牙山。

当然,他的决定在别人看来是有极大风险的,然而小野这个人一定是分析好了各种矛盾才做出这个决定的,只是不能明说罢了。

结果当然按照他的预想实现了,不仅通过满足谈判条件,达到了归还人质的目的,又把整个狼牙山的人马收归麾下。他所付出的武器装备,虽然到了土匪手里,还是为他自己所用,这种无本的买卖让小野做得天衣无缝。

他并没有急于让这些人下山,而是利用各方急于获得这两个专家的心理,巧妙的设下一个连环计,意欲将国民党别动队和运河支队一网打尽。

为了笼络人心,经过近两个月的摸索之后,他召开了第一次西河阵的军政经济会议。通过在会议上的充分表演,展现了他不同于高岛的风格,通过他黑白颠倒的辩才,征服了很多人的人心,阐述了他主政的理念。

这也同征服石冠中、收复袁国才一样,是他从人心着手的一部分。

通过这一系列动作,可以看出,小野这个人是一个极会笼络人心人物。

当然,在笼络一切为他所用的人中,他的内心深处也是有好恶之分的,这些好恶之分也体现了他作为一个人应有的本性。

(三)初战狼山

若想把西河建成日本军侵略战争的后方基地,不消灭或者不打击反抗武装是不可能的 当时的西河地区存在共产党领导的运河支队、国民党领导的别动队、袁国才的土匪和与国民党军队有着瓜葛的飞雕土匪,还有些小股无名土匪。

袁国才的土匪已经收归麾下,小野知道:他的真正对手是运河支队和别动队这两支积极抗日的队伍。消灭这两支队伍是他处心积虑的梦想。

他清楚:这两支队伍由于是积极抗日的,因而必然对那两个对建立后方基地举足轻重的专家感兴趣,所以,他在收复了袁国平土匪的同时,顺手以那两个专家为诱饵,给这两个队伍下了一个全套和陷阱。

这里,飞雕与袁国才的矛盾、飞雕与国军的瓜葛、别动队和运河支队对那两个专家的重视以及别动队和运河支队的关系,这些都被这个小野利用了,为他打击这些武装的阴谋提供了条件。由此可见这个小野把握各种矛盾的能力。

正是这种老辣的能力,再加上精心的布置,使飞雕、饭桶专员、精干的李卫、老练的林强一个个走入了小野设定的陷阱,造成了李卫跳崖、林强牺牲和运河支队三分之二减员的重大损失,小野以几乎完胜打赢了主政西河的第一仗,初步显示了他的军事才能,露出了他的锋利的牙齿,轻而易举地打开了西河镇的局面。证明了小野绝不是只会笼络人心的家伙,也是一个善于驾驭战役、指挥战斗的行家。

这一部分,是一段战役部属、战斗激烈程度十分精彩的部分,还请书友自己去读把。

(四)心倾上司女

小野这个表面和善,内含狡诈、手段凶狠的侵略者,同样具有人的七情六欲,同样逃不脱各种情感的折磨,只是他善于把握这些情感的尺度,为自己的目的服务而已。无论他的和善、攻心、计谋等等,都没有离开他要治理好西河,把西河建成后方基地,服务于整个侵略战争这个轴心。只要抓住了这个轴心,也就抓住了自己飞黄腾达的主题。他所做的一切都紧紧围绕着他那隐藏于灵魂深处的自我之中。

然而,这种灵魂深处的自我需求,绝不只是表现在对光大门楣、机身贵族单一方面上,在个人的情感上同样也会有这种满足自我的需求。

当他以自己的才干证明了自己的时候,自然的得到了上司丰臣旅团长的赏识。在丰臣的眼里,看到的是一个年轻有为的后生形象,以至于产生了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的想法,这真是正中下怀。

且看作者对这一过程的描写:

丰臣说:“小野君,帝国的前途就在你们年轻人身上。另外,告诉你一件事,秀美已经到了北平。”

““啊!”小野惊喜的瞪大了眼睛,眼前突然变得一片朦胧。在他的一生中,如果说有过爱的话,那就是秀美小姐了。第一次在丰臣身边看见她,就被她那惊人的女性美,柔,秀惊呆了,他怀疑自己的眼睛是否出了问题,人世间,怎么会有如此集清纯和优雅于一身的人物,简直就像是从画中走出的仙人,那种古典美的造型,是小野在梦中多次梦到的,如今在现实中出现了,让他如何能把持住自己?”

这时的喜出望外的小野几乎快要失态了,不过,总算以他的超常的定力把握了自己的外表。

从作者下面的两段交代,说明小野已经暗恋许久了,并且已经成为了他疯狂工作的动力之一,甚至于已经爱上了战争。作者写到这里,已经把小野的个人命运,牢牢地栓在了战争这架马车上。

“那种暗恋是很折磨人的,但他相信,只要秀美一天不出阁,他就有机会,他必须等,等到丰臣的认可,因为丰臣这一票太关键了。自从有了改变家族命运的动力,再加上心爱女人的动力,他工作起来自然要疯狂,因为他很明白,丰臣家族是不会接受一个贫民做女婿的。”

“这个让他朝思暮想的女人,即使没有显赫的家庭,也足以让他终生难忘了。这些年,他见过的女人不算少了,能像她这样勾人魂魄的,仅此一人。她的美中之媚,简直是神仙附体,只要你看过她一次,一辈子也忘不了,一想到她将来到身边,小野的每个神经都会跳动,他开始爱上战争了,不是战争,他如何能来到丰臣身边,碰不到丰臣,又怎能遇到秀美,是战争创造了机缘。”

也有时小野的内心会冒出把这个上司的女儿与自己原先的人生目标比较的想法,这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他对这个机缘的看重程度,也体现了爱情的分量。作者对他的心理活动是这样描写的:

“能有机会接近这样的姑娘,本身就是一种荣幸,如果能有幸娶了她,那不是上辈子修来的。和得到她相比,什么功名富贵都不值一提。原来的他,把功名富贵看得多重,做梦都想改变自己的家世,自从遇见了秀美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比功名富贵更有诱惑力的东西——爱情。”

所有这些描写,都增加了小野作为人应有的情感的一面,使他在扮演战争魔鬼的同时,不失具有人性的体现。当然,他的这种人性也同他的其他表现一样,是建立在他的隐藏于内心深处的极端自我的基础之上的。

作者也在不同场合,还对小野采用了虚写的手法。例如:运河支队的情报工作者王船山在向林强介绍小野其人时说的几段话:

“我的感觉并不是这样,小野这个人很不简单,他应该属于笑里藏刀那种。表面上不带杀气,一但出手,必能致人于死地,比高岛可怕得多。”

“ 我听过他的讲话,他是第一个能把谬论讲成真理,把谎言说成真诚,把侵略说成友爱,而且能让你能接受的人。那天他说完话,很多人的信服是发自内心的,这一点我看得出来。你说他蝎虎不蝎虎?不用一枪一弹,就在心理上把你击溃。”

“千万不要轻视他,这绝对是个可怕的对手。这才几天时间,他已把西河整理的井井有条,从皇协军到治安队,从官场到商人,无不对他竖起大拇指,这是从来没有过的。老百姓的仇日情绪减弱了很多,商家更希望西河镇太平。说不定华北地区第一个模范治安区就在西河出现。”

“信不信在你,我只是想提醒你,小野不同于高岛。高岛把牙齿露在外面,这只会激起大家的对抗情绪,而小野把牙齿藏在嘴里,能欺骗很多人,只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他是一只咬人不露齿的狼。”

林强正是由于没有看到这一点,才吃了大亏。

在本书的主人公没有正式出场之前,作者通过对小野的各个方面塑造,为小说的主人公树立了这样一个极端难对付的对手,从一个大的侧面为衬托了主人公的聪明才智,做足了铺垫,为后来小说错综复杂的情节发展提供了一个依托,从而增强了这部小说的可读性。通过这些正反方面人物的塑造,作者阐述了战争是智慧者的舞台,是智者的角斗场所的思想。

以上,是我在读《命运》这部书时,对书中塑造的敌方重要人物-----小野在前几章里形象的粗浅认识,是否歪曲了作者的原意也不知道。写出来,与书友们探讨。

题外话:1.在小野接任西河时,高岛的去向好像应该简略交代一下。

2.小野暗恋秀美的时间与小野同丰臣相识的时间上是否衔接?

这两个疑点可能是自己看得不细,也可能是作者疏忽,希望共勉。


本文内容于 2008-9-5 12:06:08 被清风明月夜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