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哲 我只要头 还有很多

骨哲 收藏 0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


六十六节 还有很多


“我们的人还有很多,这次只是最亲近的几个来见您,其他人已经先行一步了。”五叔对着骨哲说道:“还有很多?我们要这么多人干什么?”骨哲不解地问道:“我们要扶持您登上大宝,完成娘娘的心愿,这大明朝是您的大明朝。”五叔表情严肃地说道:


“娘娘?是我母亲吗?”骨哲突然急切地问道。“是的,就是太子殿下您的母亲,娘娘现在还在宫里。”五叔回答着骨哲的问题。“我母亲还在人世,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我要进京,现在就走。”骨哲的心里怦怦乱跳起来,自己的母亲竟然还在人世,也就是说,自己还是一个有亲人的孩子,巨大的惊喜和多年的企盼在瞬间冲击着骨哲。


“太子殿下,我也是逼不得已,如果早告诉你,没准会出什么乱子,我们以前的实力还不够做些什么。”五叔略有些愧疚地说道。骨哲咬了咬嘴唇,看了看眼前抚养了自己十多年的五叔,想了想自己多年来遭受的苦难,骨哲的眼眶里渐渐地湿润起来,“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发,我想早一天见到我的母亲,这里我一刻也不想再待了。”


“明天我们就可以走,京城里已经准备好了。”‘金猫菠菜王’接口说道:“好的,越快越好。”骨哲感觉自己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我要休息一下,大家也休息一下吧,不用躲在这里了,明天我们就要走了,不会有人看到你们的。”暗室内众人皆用目光看了一下五叔,五叔轻轻地点了点头,于是众人悄悄跟随着五叔和骨哲慢慢地走出了暗室,来到了地面之上,把门的老刘照例是对众人报以微笑,而骨哲也感激地抓了一下老刘的肩膀,感谢这个为了保护自己而隐姓埋名多年的一代用刀高手。老刘的眼里在瞬间划过一道光芒,但随即又被憨憨地笑容所代替。


“我母亲现在过得怎么样?”骨哲在自己的卧室里对着身旁的五叔问道。“娘娘一切都好,只是对你太过想念。”五叔一字一句回答到。骨哲的心仿佛被刀割了一下,眼睛里的泪水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做不做皇帝我不管,但我一定要见到我的母亲,我要把她接出来,不能再让她受苦了。”想到孤单一人的母亲,骨哲恨不得立即赶到京城,没有什么比这种思念更牵肠挂肚的,这是人类的天性,是任谁也无法抹杀的。


“只要您当上皇帝,一切都可以达成心愿,包括除掉害你这么多年母子不能相见的仇人。”五叔站在一旁看着骨哲说道。“是谁?”骨哲突然问道“魏忠贤。”五叔回答道。“果然是他,他会死的很难看。”骨哲狠狠地说道:


“不光是他,所有他的党羽都要清除掉。”五叔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要想做到这一切,你就必须当上皇帝,否则我们对付不了现在的魏忠贤。”“当皇帝,他会让吗?”骨哲看了一眼五叔问到:“我们的力量还是不足,但现在的朝廷内忧外患,我们可以借力打力,事成之后论功行赏,凡是帮助我们完成大业的,就赏,反之就杀。”五叔冷静地说道:


“就我所知道的,现在江湖上只有封楼帮的人和魏忠贤作对,其他的还有谁?”骨哲对着五叔问到。“关外的人,宫里的人,朝廷的人还有江湖上的人,太多人要对付魏忠贤,再加上我们这颗暗棋,除掉魏忠贤应该有九成的把握,然后我们再废掉当今的皇帝。”五叔缓缓地说道。“如果失败了怎么办?”骨哲谨慎地问道。“我会尽全力保护太子殿下和娘娘离开这里,我们可以到海外再积蓄力量,总之,我不会让您和娘娘受到任何的伤害,这是我的底线。”五叔一字一句斩钉截铁地说道。


“一切你们去操办吧,我只是想见到我的母亲,我已经多少年没有见到她了”骨哲默默地同意了五叔的做法,在五叔慢慢退出去之后,骨哲的思绪一下子飞到了京城里的高墙深院里,飞到了那个自己曾经是那么熟悉现在却又无比陌生的地方。


京城,皇宫,皇帝,早朝。


“最近天下很太平啊。”皇帝兴高采烈地问着身旁的一个大臣。“回皇上,这都是您的洪福恩泽天下,这万民才有如此好的日子过啊。”一个花白胡子的二品大员颤颤巍巍地回答到。“你们也费了不少的心。”皇帝开心地说道,“这是我们做臣子应该的。”二品大员继续地说道.“魏爱卿最近哪里去了?”皇帝突然觉得好像很长时间没有看见魏忠贤了,故有此一问。“九。。。”一个大臣刚想说出‘九千岁’,但觉得有些不妥,于是立即改口道:“九。。就是啊,好几天没有见到魏大人了,是不是病了?”“病了?快派太医去看看,这么大的事情也不来向我说,真是无法无天了你们。”皇帝恨恨地甩了甩衣袖,几步离开了龙座,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后宫。


“九千岁,皇帝派人来看你了。”一个贴身护卫对着正坐在小花园亭子里品茶的魏忠贤说道。“是谁来看我啊?”魏忠贤轻轻地问了一句。“老奴参见九千岁。”一个苍老的声音缓缓地响起。“原来是齐公公啊,怎么劳您大驾亲自跑来了啊,叫什么九千岁啊,咱俩谁和谁啊。”魏忠贤听出来者是谁后,急忙起身笑着拱手说道。“诶,这话说的,我来看您还不是应该的吗,当年要不是您帮了我一把,怎么会有我的今天啊。”齐公公同样也是笑笑地说道。“皇上最近可好?”魏忠贤亲自搬过一把椅子让齐公公坐在了自己的身旁。“皇上一切安好,只是牵挂魏公公您啊。”齐公公摸着魏忠贤的手慢慢地说道:


六十七节 贵体早安


“最近身子不利索,往宫里去的次数少了,没想到皇上还记挂着我。”魏忠贤装出一副感恩涕零的样子。“魏公公乃是国之中流砥柱,皇上哪天都要念叨你几句,叫我们这些当差的逗嫉妒死了。”齐公公抿着嘴笑道:


“齐公公说笑了,这伺候好皇上才是天下第一等的大事,我们只不过在外面跑跑腿。”魏忠贤摇摇头说道。“这话说的,我们就是帮皇上做点小事,哪像魏公公您啊,成天风里来雨里去,刀光血影的,可都是拿命在拼啊。”齐公公故作感慨地说道。


“老骨头了,动不了了,都是年轻人在外面跑。”魏忠贤笑笑地摇着头说道。“诶,只是偶感小恙,魏公公很快又会生龙活虎的。”齐公公边说边对身边的一个小太监招了招手,“这是皇上让我送来的千年老参,我们可羡慕魏公公的这份福气啊。”齐公公边说边将小太监手里的一个黄色锦盒接了过来并放到了魏忠贤的手上。


“老奴谢过皇上。”魏忠贤急忙跪倒在地,口中三呼万岁。“好啦,我的任务完成了,不耽误魏公公休息了,愿魏公公贵体早安。”齐公公一边扶起魏忠贤一边说到。“这么快就要走?留下来吃个便饭。”魏忠贤边说边去拉齐公公。


“真是想喝喝魏公公的好酒,只是宫里一刻也离不开人啊,只能改日再来了。”齐公公惋惜地说道。“这有何难?我让人送几坛好酒进去,齐公公你可以慢慢地喝。”魏忠贤意味深长地笑笑说道。 “哎哟,我是有口福了啊,谁不知道这京城里最好的美酒都在您魏公公的府里啊。”齐公公笑着说道:“说笑了说笑了,齐公公乃是堂堂的大内总管,什么好东西没有见过,能赏脸喝我一口小酒,真是给足我面子了。”魏忠贤摇摇头笑着说道:“好啦,不多说了,改日再聊,我先谢过魏公公的好酒了,我先回宫去了。”齐公公堆着笑脸说道:


“您慢走,好酒随后就到,来,我送送您。”魏忠贤起身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不用,不用,不用,哪里敢让您送,我自己腿来的,自己就腿回去。”齐公公急忙将魏忠贤按在了凳子上,“谁也别送啊,谁送我和谁急啊。”齐公公看着魏忠贤身后众人说道。“好好,不送,以后有机会再聚。”魏忠贤笑笑地拱手说道:


“好的,有机会再聚。”齐公公同样拱手还礼说道,不一会,齐公公就消失在魏忠贤等一干人的视线里,就像突然来地那样,突然地消失了。


“老狐狸,又缺银子了。”直到齐公公消失了很久魏忠贤才吐出一句话来,“这次他会要多少?”站在魏忠贤身旁的‘甜月亮’问了一句。“先送一百万两过去吧,真是有够狠。”魏忠贤淡淡地说道。“齐公公要这么多银子做什么?”‘甜月亮’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这也是他最可怕的地方,没有人知道他的银子花在哪里,我不相信一个人要这么多的银子只是自己数着好玩。”魏忠贤边说边用冷冷的目光盯着齐公公消失的方向。


"伤心客。”魏忠贤轻轻地喊了一句,一个灰衣男子随即从总人中闪了出来。“查的怎么样?”魏忠贤眯着眼睛问了一句。“回九千岁,加上刚才决定给的一百万两,我们总共给齐公公送去了七百五十万两,如果算上别人送的,保守估计,齐公公手上至少有一千三百万两银子。”被叫做‘伤心客’的灰衣男子一字一句地回答到。“这么多?”魏忠贤皱了一下眉继续说道:“还没有查到银子都花到哪里了吗?”“回九千岁,目前可以查到的只有两百七十万两银子的去向,大部分是在京郊买土地了,一部分用在了山西开矿。”‘伤心客’继续答道。“什么矿?”魏忠贤继续的问道。“三座铁矿,一座铜矿。”‘伤心客’飞快地答道。“继续查吧,也难为你了,这老狐狸,尾巴太难找了。”魏忠贤轻轻地挠了一下头说道。“属下一定竭尽全力完成九千岁的任务。”‘伤心客’躬身行礼说道,而后又消失在众人的身后。


“这就是我们对手的可怕,还有一千多万两不知道在哪里?可以买多少人的命,可以做多少做不到的事,你们帮我想想,我有点累了。”魏忠贤看了看站在自己眼前的十几个人,摇摇头慢慢地走向自己的小书房。


骨哲透过车厢上的纱窗向外面轻轻地看了一眼,大地已经开始有了一点绿色,春的气息已经开始越来越浓,不知道北方的京城里会是什么样子,是不是和南方一样,开始脱离冬的冷寂。“少主人,天寒,喝一口参汤吧。”‘回眸’从一个翠绿色的小箱子里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碗,碗里的参汤还微微地散发着迷人的香气。“不用了,你喝吧。”骨哲对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回眸’微笑着说道:“我还不冷。”


“是不是怕里面有毒?”‘回眸’笑笑地说道。“怎么会,‘老么’想要一个人的命还用离得这么近吗。”骨哲同样也是笑笑地回答到。“那你不喝。”‘回眸’假装生气地说道。“这一路上我可是被你灌了不少的东西了。”骨哲接过‘回眸’的参汤一饮而尽后说道。“你身上有伤,必需天天滋补。”‘回眸’好像取得了天大的胜利一般,脸上浮现出自豪的表情。


“我在里面喝参汤,他们在外面吹风雨,是不是有点..”骨哲想到在外面护卫自己的众人,心里感到有一丝丝的不忍,“叫大家休息一下吧,赶了一天的路了。”骨哲透过厚厚的车帘对着赶车的五叔说道。“好的,少主人,再走六七里就有一间客栈,我们休息两个时辰,然后继续上路。”五叔压低声音对着车帘里的骨哲说道。“不用这么急,大家已经很辛苦了。”虽然很想立即看到母亲,但骨哲还是不忍心大家日夜兼程地赶路。赶车的五叔没有再说话,只是加紧手上的扬鞭速度,而两匹上好的蒙古骏马也好像通人性知道主人着急一般,虽然赶了几天的长途但依然保持着极快的速度向前奔跑着。


黄土城,大虫坡。从名字看就知道是一个会发生很多故事的地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