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平等是国家的灵魂


柏拉图:

如果他被迫看火光本身,他的眼睛会感到痛苦,他会转身走开,仍旧逃向那些他能够看清而且确实认为比人家所指示的实物还更清楚更实在的影象的。不是吗?


中国莲:


在正义(大道大自然规律之正义)面前,理性的人们只能“让”,让于正义,让之才有余,理性竞争为正义的理解精度,按理性竞争程度而相应合作双赢,因为正义只有一个。在每个个人或每个党派之间的感性利益面前,感性的人们只能“争”,争于非正义,争之必不足,感性竞争,按争的程度而相应两败俱伤。如美国式假民主的竞争,就是以感性为主的竞争,最严重的就是每隔一段时间必然出现的资本主义严重的经济危机,同时伴随着其国严重的政治危机;这种政治经济危机都是其国国内的平实的感性竞争的相应程度两败俱伤积累而成。所以,人类社会世界各国就应该按理性竞争程度而相应合作双赢发展,从而进一步理性改革目前人类社会世界各国的主流政治体制。


破除“似是而非”的武器是,以理服人。“图片及文字”等一类文章的媒介性表达,不同智慧层次的人看(包括表达等)得广度与深度都不同。也就是说智慧层次越低的人,看“图片及文字”等一类文章的媒介性表达所揭示的意义越窄越浅,从而其人思维越窄越浅,这样思维越窄越浅的人们之间的分歧就越多,因为形式上的存在无法实质固定。思维越窄越浅的人们之间的分歧就越多,这种分歧,就如一棵树的树枝的发展方向而远离根本;思维越广越深的人们之间的分歧就越少,这种凝聚就如一棵树之向树干方向发展。从而“红花需要绿叶衬”,红花与绿叶的两种层次的人就大致相衬而出。“红花”这种智慧层次高的人,注重根本;“绿叶”这种智慧层次低的人,只知道表面形式。也只有表面形式才存在似是而非,破除“似是而非”,只能以根本所在的高层次的智慧去以理服人破除。


只有“绿叶”这种智慧层次低的人,才会拒绝以理服人,因为这种人根本没有以理服人的良好能力,目前人类社会世界各国的绝大多数专家学者,都是“绿叶”这种智慧层次低的人;这也是为什么目前世界各国的绝大多数专家学者都实质推崇投票表决的一种根本原因。“仍旧逃向那些他能够看清而且确实认为比人家所指示的实物还更清楚更实在的影象的”,从而目前世界各国的绝大多数专家学者,都只会很大程度不懂装懂一言堂,都只会很大程度盲目抄搬套用而喊口号!


“民主政治之下,真正的平等是国家的灵魂,”然而,如何确定真正的平等?靠无法体现以理服人的投票表决?还是靠能够体现层层深入以理服人的文章类辩论?只能靠能够体现层层深入以理服人的文章类辩论,才会有真正的平等,这种真正的平等,目前世界各国无一例外都不存在,所以,美国式假民主只能是专制。这种真正的平等,体现的是每个人的共同利益的正义核心。而美国等所谓的暂时物质发达的国家,号称的“自由、平等和博爱”等,又有哪种说法是经过层层深入以理服人确立的?回答是,一个都没有。所以,“自由、平等和博爱”等,只是美国等国家权贵给其国民众洗脑(催眠)的美丽谎言。


★★★2008-9-4 21:55《正义与民主》系列第723章★★★

—— 徐联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