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风者 第三章 风声初起 [5]

百合浪子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6/[/size][/URL] “哎!天地良心,你可不能乱讲啊,我还指望这东西换二十块钱呢!”尧丰一听这颇有些不讲理的话,装模作样地急了。 “嗤,小气鬼。对了,你不说我还忘了呢,小丁,核靶。”云姑娘说着把靶纸甩给小丁。 小丁一愣,想想不管怎么样这还是自己的工作,便点了点环数——靶心被打出了一个不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6/


“哎!天地良心,你可不能乱讲啊,我还指望这东西换二十块钱呢!”尧丰一听这颇有些不讲理的话,装模作样地急了。

“嗤,小气鬼。对了,你不说我还忘了呢,小丁,核靶。”云姑娘说着把靶纸甩给小丁。

小丁一愣,想想不管怎么样这还是自己的工作,便点了点环数——靶心被打出了一个不小的洞,有五个弹洞怎么找也找不到了,不过看云姑娘的意思,她并不像是要找这个客人的麻烦,于是他干脆就当那五发子弹从靶心的洞上钻过去了,这也符合这个客人的枪法——然后掏出笔,在成绩栏上写上193环,并盖上了自己的名章。

“你上次剃了我的光头,这算是补偿了。”云姑娘拿过靶纸,冲尧丰晃晃,然后转身就走。“换钱去喽!”

“哎……”尧丰看着女孩的背影,无奈地苦笑,转头对小丁道:“你们的员工就这样啊?不怕被老板炒啊?”

“她?她不是我们这里的员工,她是老板的朋友。”

“啊?”尧丰张大了嘴巴,不过想想也是,员工怎么会混到游客里,参加模拟实战游戏呢。

“喂!”云姑娘见尧丰没跟过来,便停住挥挥靶纸喊:“你真不要了?”

尧丰回头看看,哭笑不得地走出了靶台。后面,小丁笑着摇摇头,开始收拾枪和散落的弹壳。

********

“喂,说话啊!不是把靶纸都还你了么?你还真生气了?”云姑娘用勺子慢慢搅动着杯里的咖啡,忽然抬头问道。

“呃……”尧丰真不知该说什么,因为他心里现在还多少有点……疼!

云姑娘是把靶纸还给自己了,并且自己也到售票处领到了返还的二十块钱;但完事之后,这个云姑娘又不依不饶地让尧丰补偿她被剃了光头后的精神损失。没办法,尧丰只好听从云姑娘的意思,到枪战城内设的咖啡厅里请对方喝点东西。可看到了那里的价目表,尧丰才知道上当了——这里的东西,除了不要钱的白水,最便宜的就是二十块一杯的普通咖啡。难怪云姑娘会痛快地把靶纸还给自己,原来大头在这了,这丫头可真会算帐。不过这些,尧丰也就是想想,却不敢说出来,谁让对方是个女的呢?

从小到大,尧丰就不太会与异性相处,以至于在小学和中学里,他都是班里女生眼里有名的闷蛋。到了大学,尧丰又考进了一个和尚学院,仅有的几朵小花也在狼多肉少的状况下,被男生们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尧丰不好热闹,当然也很少接触到花香。而进了部队之后,那又几乎是男人的天下,以基地为中心,上百公里的范围内唯一有女人的地方便是基地卫生队;可尧丰的身体实在是太健康了,健康到参军两年连个感冒都没得上,所以他到退伍时几乎连卫生队的大门冲哪开都不知道,更别提跟里面的女兵有什么接触了。想想长这么大,跟自己说话比较多的女人,除了早已经去世的奶奶,再就是几个教过自己的老师和福利院里的阿姨;至于同年龄段的,可能就属公司里的赵晓蕊了,那还是因为工作和跟田浩他们出去玩的原因,而部门里管资料整理和内勤的那几个小丫头,尧丰除了工作上的事,就很少跟她们接言,不是不想跟她们说话,而是,他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几乎为零的异性交往经验,加之自己还有点心疼桌上两杯价值一百多银子的卡布其诺,尧丰现在更不晓得自己能说点什么了。想了半天,他突然看到云姑娘还戴着的那副大墨镜,便说:“你怎么总戴着副墨镜啊?不会是眼睛有什么……”话说到一半,尧丰停住了。老天,自己在说什么呢?这不是找刺激吗?

“对,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还是闭嘴吧。”尧丰知道自己说了错话,赶忙道歉,可看到云姑娘那不为所动的表情,尧丰还是放弃了解释,因为他知道,这只会越抹越黑。

对面,大墨镜在盯着自己,尧丰甚至感到那黑色的镜片后面正在往外透射着恼怒的凶光。甭管美丑,是个女人她就会在乎自己的相貌,最听不惯的就是别人说自己有什么缺陷。自己可倒好,上来第一句就是问人家眼睛有没有问题,这不是自找不痛快吗?这鳖是吃定了,尧丰咽了咽口水,静等着这个说话不饶人的云姑娘来数落自己。

云姑娘看着尴尬的尧丰,突然笑了。“怎么?想看美女啊?不过你这借口也忒……呵,亏你想得出!但我要告诉你啊,我可不是什么美女,有点心里准备!”说着,云姑娘摘下了墨镜,见尧丰没什么反应,便问:“失望了吧?”

尧丰看着眼前的女孩,表情木然;倒不是因为云姑娘所说的失望,而是……按田浩他们说话,自己对女人的审美水准比一只猴子强不到哪去;所以以此推论,再漂亮的女人放在自己面前,尧丰自然是像看到一只母猴子一样,无动于衷。不过平心而论,这个云姑娘的眉眼虽不是像某些偶像演员那样美丽,但至少也是端正标致;而且从她那不算很出众的脸上,透着股与其他女孩不一样的气质。是什么气质,尧丰说不好,他只能感到在那气质背后,散发着无比的坚定、乐观与自信。

“喂!”云姑娘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了,脸上浮出微微的红晕。“没看过女人啊?跟拔不出来似的。”

“对不起,”尧丰歉意一笑。“你这不也没不好看的地方吗?干嘛总戴个墨镜?整得跟革命片里的女特务似的。”

“嗤,老土,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有这想法?”云姑娘也笑了。“实话跟你说吧,有人说我性格太外露了,不含蓄;所以我就找来个大墨镜戴上,挡住眼睛;不是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么?”

挡眼睛有什么用,就你那张嘴,足能把你卖一百次了。尧丰笑着想,但这话是绝对不能说出去的。

“呵呵,好主意,”尧丰恭维道。“对了,总听别人叫你云姑娘,还不知道你真名呢?我叫尧丰。”

“还叫‘疯子’吧?”

云姑娘这突然一问,把尧丰给整愣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