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叶盛茂 明天可能上演对质精彩大戏

sunsky2020 收藏 3 161
导读:  中评社香港9月4日电/台北地检署追查前“调查局长”叶盛茂涉嫌两度泄漏艾格蒙联盟扁家洗钱情资或公文疑案,同时对叶盛茂、陈水扁发出传票,要求明天上午先、后到案接受侦讯,预计先隔离讯问,之后极有可能安排对质。   如果对质庭成局,一个是前“总统”,一个是前情报头子,还有长官与部属的情谊,届时他们分别拿出什么证据寻求脱罪,或在侦查庭翻脸,各显神通,将会是一精彩大戏,这场精彩大戏的胜负、输赢,交给台北地检署承办主任检察官郭永发定夺。   联合晚报报道,台北地检署上午证实,已对叶盛茂发出传票,要求他明天上午

中评社香港9月4日电/台北地检署追查前“调查局长”叶盛茂涉嫌两度泄漏艾格蒙联盟扁家洗钱情资或公文疑案,同时对叶盛茂、陈水扁发出传票,要求明天上午先、后到案接受侦讯,预计先隔离讯问,之后极有可能安排对质。

如果对质庭成局,一个是前“总统”,一个是前情报头子,还有长官与部属的情谊,届时他们分别拿出什么证据寻求脱罪,或在侦查庭翻脸,各显神通,将会是一精彩大戏,这场精彩大戏的胜负、输赢,交给台北地检署承办主任检察官郭永发定夺。

联合晚报报道,台北地检署上午证实,已对叶盛茂发出传票,要求他明天上午出庭,追查他除了涉嫌隐匿“最高检”察署应收受的艾格蒙联盟洗钱案公文外,有无将洗钱案内容告诉陈水扁,让扁家“财经大臣”前“第一夫人” 吴淑珍提早因应、湮灭事证。

陈水扁昨天下午召开“国务机要费案”的记者说明会时,脱口说出接获台北地检署的一张证人传票,要求明天到台北地检署出庭,台北地检署也证实陈水扁的说法。

叶盛茂前天召开记者会,供承在2006年12月5日将“调查局”洗钱防制中心接获的洗钱情资面报陈水扁;今年1月29日将洗钱疑案公文正本交给陈水扁,自留有副本及附件,叶还指称上月15日亲自到“扁办”询问公文正本下落,不过,对于叶盛茂的说法,陈水扁却回应只有情资,没有公文,说法大不同。

台北地检署表示,叶盛茂的说法与他被起诉前的供词不一样,“有新事证出现”,因此再度传讯叶,侦查他是否另涉泄密罪,至于陈水扁则暂列为证人,传讯证人依法要在开庭前24小时送达传票,不过,陈水扁也可能与叶盛茂是隐匿公文书的共同正犯。


扁家在美购屋档案曝光 有心人刻意外泄

中评社台北9月4日电/陈水扁家族在南加州置产的消息继续发酵,东森新闻报导,从洛杉矶县政府取得的产权证明,详细记载这间房子在陈家人手上转来转去的经过。一名地产业者表示,这么久的资料都能找得到,应该是对陈水扁家很了解的“自家人”向邱毅爆的料。

对于这栋位于南加州的房子,扁幕僚昨日虽然没有否认扁家人曾经持有,却声称是吴淑珍的父母购买的。

“Shui Bian Chen、Wu SueJen Chen”,一份有陈水扁、吴淑珍两个人英文签名的房屋产权让渡文件,“白纸黑字”让口口声声说爱台湾,在2000年“总统”大选中重批宋楚瑜在美置产的陈水扁被“抓包”。

东森新闻引述华裔房地产协会候任会长吴程远指出,“当时这个房地产所有人Shui Bian Chen和Wu SueJen Chen,Husband and wife,他们是夫妻,把这个产权都给了吴昆池(陈水扁的岳父),还有一位吴王霞(陈水扁的岳母),这一份文件也有他(陈水扁)本人的签署名字,也就是说产权拥有人让渡的时候,这两位原屋主必须要签名。”

根据东森新闻的调查,从卖给吴淑珍的爸爸、妈妈开始,这间房子一直在“第一家庭”成员间进行“产权旅行”,直到陈幸妤2004年把房子卖给张姓华裔,吴程远解读认为,除了可以在税务上获得优惠,更重要的是不希望原屋主曝光,吴程远分析,“是因为他们并不希望他们的名字会秀在我们所谓的‘公共资料’上,所以他们希望把产权转给他们信任的人。”

这份存在洛杉矶县政府资料库里十几年的历史档案,竟然被挖出来,在洛杉矶的地产界也引发喧然讨论,因为除非知情者爆料,否则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吴程远表示,“我们通常会查到的是现任屋主的资料,除非是有人特别了解或知道某一个产权底下的历史,然后把地址交出来,他才有机会可以查得到这个房屋在现任屋主以前,曾经拥有过的人是谁。”

报导指出,陈水扁夫妇什么时候买房子?从目前的资料看起来已经不可考,但是业界表示,整个买屋过程在美国并没有瑕疵,这件可以坦荡荡讲清楚的往事,陈水扁还是选择掩饰;可惜在“凡走过必留下痕迹”的美国,所有历史文件终究还是得被摊在阳光下检验。


邱毅到港查密帐:香港是破陈水扁弊案的关键

邱毅今次来港,就是关于陈致中秘密买卖豪宅的消息,但是由于消息还未经过仔细核实,现在还没能向外公布。(中评社记者摄)

中评社香港9月4日电(记者 霍文蕙、何耀雄)就在陈水扁家族弊案查得如火如荼的时刻,国民党籍“立委”邱毅今日却抽空到香港出席“香江论坛”。他坦言,这次来港是因为收到了具体的破案消息,将与消息来源在港会面。据悉,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在香港收到扁弊案的消息,他在论坛上又不断感谢香港,说香港这个讯息中心是破陈水扁弊案的关键。

邱毅今日出席香江论坛,谈“扁弊案对台湾民主的冲击”。这位“爆料天王”此前曾试过因岛内有事而临时取消出席香港论坛,今次如约来港,吸引了数十名港台记者到场采访,希望他会再曝出扁弊案的新进展。

邱毅在论坛上再三感谢香港,表示陈水扁弊案最后若能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并将陈水扁一家拉进牢狱,香港将会是一个关键的地方。他表示若没有香港,今天这个案子还会停留在瞎子摸象的阶段。他又呼吁金管局协助调查户口的资金流向,履行国际联手打击洗黑钱的责任。

他回忆起当初到港查案的缘由,在06年尾的时候,当时正值红衫军倒扁活动开始低落,他所曝出的每一单扁弊案,都因资料不足或被扁方面抢先出手,而断了线索。就在一个07年1月,他在偶然的机遇下收到香港一个重要资料,那就是扁家族最大的洗钱人头--蔡美利(吴淑珍同学)的资料。她的弟弟蔡铭杰在标准银行开的帐户与吴淑珍的兄长吴景茂在新加坡和瑞士的帐户有资金联络。这些资料显示,整个资金的流向、时间和金额都非常的清楚,可是当时这起消息没有人听得懂,激不起任何的波澜。

他表示当时很怕在香港所收到的消息会因此而断掉,可是想不到这起一年前的消息会在三个星期前发挥功效。直到瑞士在三个星期前引爆出扁的帐户弊案,在“外国的月亮特别圆”的情况下,这个弊案完全的爆出来,其他的讯息也陆陆续续的出来了。后来,吴景茂在新加坡标准银行帐户与的也曝光,整个案子的方向就出来了。

邱毅透露,今次来港所收到的消息,就是关于陈致中秘密买卖豪宅的消息,但是由于消息还未经过仔细核实,现在还没能向外公布。

他指出,陈水扁弊案是一起非常艰难的案子,陈水扁家族不愿与特侦组合作、不签署查核海外帐户授权书,社会上也因为牵出了很多贿赂扁的企业而引起了不少的反弹,受到两方面的牵制,故此现在距离破案还有一段时间,但毕竟已经看到曙光了。

除了邱毅外,今日香江论坛也云集了香港贸易发展局行政总裁林天福、台湾的前“新闻局局长”邵玉铭、台湾的“中华经济区域战略发展协会理事长”王调军、中联办台湾事务局官员,以及两岸三地政商界人士。


扁家帐房陈镇慧上午应讯 不适昏倒

中评社台北9月4日电/台湾“最高检”特侦组侦办“国务机要费案”上午再度传讯前“总统府”出纳陈镇慧出庭,追查陈水扁任内“国务机要费”中有关以领据支领的机密费现金流向,陈镇慧中午应讯完毕步出特侦组,忽然一度不适昏倒。

外传检方正在说服笃定***的陈镇慧转做“污点证人”,举发扁家不法行为。

台湾联合晚报报导,陈镇慧被视为“国务机要费案”及洗钱案的核心人物,据特侦组调查,他在陈水扁“总统”任内每月提领新台币200万元现金(机密费每月200万元)转汇,台北地检署侦办台开内线交易案时,也查出她帮前驸马赵建铭汇款200万零30元给前第一千金陈幸妤,汇款动机,目的均不明,款项疑与“国务机要费”有关。

特侦组重启侦查“国务机要费案”,稍早曾传讯陈镇慧,检方将陈镇慧列为洗钱案重要证人,是由于她自陈水扁担任“立委”期间、两度竞选“总统”期间都经手陈水扁的选举经费,并奉命参与“国务机要费”的提存款,她提的现金转存何处,有必要查明。

据了解,陈镇慧到案后说法多所保留,由于扁办曾针对她接受讯问的内容发布声明反驳媒体的相关报导,检方侦讯时要求她不可对外泄漏侦查秘密,传闻特侦组有意将她转列污点证人指控扁家的犯行,特侦组上午表示属于侦查内涵,不愿说明。

扁妻吴淑珍大学同学 蔡美利坦承提供人头帐户

中评社香港9月4日电/特侦组侦办“国务机要费案”,昨天传讯扁家最大人头户、吴淑珍大学同学蔡美利、黄接意夫妇到案,侦讯长达9小时,检方发现,蔡美利同时卷入“国务机要费案”、洗钱案,他们到案的证词对特侦组想衔接两案金流有重大助益,讯后两人深夜被饬回。

据联合晚报报道,蔡美利是吴淑珍中兴大学地政系的同学,多次帮忙结汇外币到海外,甚至在海外与吴景茂在相同地点、相同银行开设帐户,被怀疑协助扁家将资产移往海外。

在“国务费”的起诉书中,检方认定蔡美利家族提供多达205张发票、金额401万元的发票给吴淑珍核销,她家族共有8人涉案被传讯,包括蔡美利、黄接意,蔡美利之子黄思翰,蔡美利胞弟蔡铭杰、陈慧娟夫妇、蔡铭俊和蔡铭哲、林碧婷夫妇。

蔡美利到案坦承介绍家族成员给扁家认识,承认提供帐户,但对于扁家如何将钱汇往海外的情形并不清楚,证词类似陈水扁儿子陈致中所称的“被支配”、“被指示”,但对检方关键提问却避重就轻。

检方原本计画上月29日传讯蔡美利家族成员,不过,蔡美利、黄接意早一步赴大陆,特侦组发现他们夫妻前天入境,立即派专案送达证人传票,并对两人发布境管命令,要他们昨天下午2点30分到案接受约谈。

特侦组还查出,蔡美利胞弟蔡铭杰成立营造公司,近年屡次拿到“国家”重大公共工程标案,怀疑他们得标工程与扁家关系密切有关联,是否有不法对价,还要追查,此外,检方也怀疑他们在扁家洗钱案中扮演关键角色,已将蔡美利的证述列为未来结案的重要依据。


联晚:扁家价值观太吓人!全台湾民众看傻了眼

中评社香港9月4日电/联合晚报今天发表社论指出,扁家洗钱案的新闻“荼毒”着台湾社会。不但是贪钱的金额和手段令人气愤,多日来随着愈来愈多的新闻揭露,乃至于陈水扁和家人自身的言行表现,都展示出不可思议的扭曲的价值观。

陈水扁昨天在接受特侦组侦讯之后,下午又堂而皇之召开记者会,看似打算自我辩护一番,但“打李拉马”的内容,显得心虚之至,结果被舆论指为“败象已露”。陈水扁显然以为,只要指出别人也做过同样的事,就等于证明自己没错。李登辉有“奉天专案”的开支,所以陈水扁就可以用“南线专案”领钱?马英九曾将五十万美金汇出给女儿求学使用,所以陈水扁就可以有秘密汇款的海外帐户?这样的类比岂有逻辑可言?别忘了,“奉天专案”属只以领据核销的部分,而陈水扁这部分的款项,“国务机要费案”里根本略而未查。至于提出马唯中海外念书花费,更是莫名其妙。各界至今质疑的是扁家财产“来源不明”和海外秘帐,有谁曾追查陈致中的留学费用呢?

社论认为,现在不但是陈水扁个人,整个家族的价值观一点一滴揭露,呈现出和社会道德期许完全背道而驰的错误观念。不但用“以前有人做过,就可以做”来作为辩词,而且举例往往不合事实。据周刊报导,吴淑珍用“国民党还不是一样替小孩在海外存钱”的理由,作为海外帐户的藉口。但扁家的财富来源,从本来就不该据为私用的所谓“选举结余款”,到帐目对不拢的“国务机要费”;从吴淑珍的“钻表换钻戒”,到可疑的巨额SOGO礼券。这些金钱来源,各种证据都指向贪污收贿所得,也就等于是盗取“国家”资源或盗卖公共利益,本来就不该是他们的钱。一家人却还能振振有词,或如陈幸妤所说:“台湾独立不需要用钱吗?”或如吴淑珍所说,汇到海外去“替小孩存起来”;这种说词,怎么可能是正大光明的?换个角度看,已贵为“总统”了,帮小孩存这种A来的钱,算得上是为小孩着想吗?拖自己的小孩下水一起干坏事,算得上是称职的父母吗?

陈水扁已经下台,一家人价值扭曲的程度,却让全台湾民众看傻了眼!至今还有谁能以这个家庭作为“爱台湾”的范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