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五章 风起 第五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1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内容简介] 董义是跟段鹏中将一起回帝都的。他给父母带了一大堆礼品,以海产品为主,帝都市场上买的海产品既贵且不好。 大陆战争结束后,总参总结了四年多大战的经验教训,建议成立一支特种作战部队,得到了轩辕台皇帝的赞同。因为海军曾搞过几支规模不大的特战队,这个司令部便挂靠在海军部之下,司令部驻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董义是跟段鹏中将一起回帝都的。他给父母带了一大堆礼品,以海产品为主,帝都市场上买的海产品既贵且不好。

大陆战争结束后,总参总结了四年多大战的经验教训,建议成立一支特种作战部队,得到了轩辕台皇帝的赞同。因为海军曾搞过几支规模不大的特战队,这个司令部便挂靠在海军部之下,司令部驻地在好望港,占了陆战队的一块地盘。特种作战部队的兵员来自陆军和海军陆战队,整合了原海军的几支特战队,担负特种作战任务。部队的规模不大,但兵员要求严,训练极其严酷。

现在的司令官是段鹏金星中将。段鹏在战争结束后被皇帝调回,重新担任了禁卫军司令。一干就是十年,去年皇帝才将其外放,担任特种作战司令部司令官,他已经是这支精锐部队的第三任司令了。今年皇帝将隶属于海军部的特种作战部队改隶总参,司令部也从好望港迁到帝都,期间赶上了轩辕台去世,到现在才算正式就绪。

董义是龙行健推荐到段鹏手下的。他的老部队133摩步师曾获“齐宗”师称号,算是陆军在战争期间为数不多的获得师级荣誉称号的部队。因为这个原因,没有跟随第9摩步军在大裁军中被裁掉,而是全师调归了别的部队。第9摩步军军长杜伯庆虽然自己的老部队被裁掉了,却获得了一个新部队,担任防御北方的黄旗军第17装甲军军长,元宏少将则离开133师进入段鹏新建的特种作战部队担任了参谋长,这支部队是军级编制,辖三个特种作战支队,元宏的职务算是升了一级,军衔也升了一级,进入军级指挥员的行列了。董义跟着元宏离开陆军野战部队进入了特种作战部队,担任2支队支队长,级别为副师级,军衔升为金星上校。当时很多人不愿意离开陆军野战部队,正在帝都忙着裁军的龙行健专门找到元宏,给他讲了未来的形势,龙行健认为,大陆经此一战,表面的,原来的一些矛盾已经解决。无论战胜国还是战败国,都会急于医治战争创伤,大规模的战争二十年内不会有了,除非我国挑起战争。但小的冲突却难以避免,特种作战部队是我建议皇帝成立的,为的就是应付这种小规模冲突。部队的编制要小而精干,人员更是要走精兵路线。一句话,到特种作战部队大有可为。133师在战争时期打的不错,所以才想到了你。这次组建部队,可以找一些有培养前途的军官士官调过去。元宏从133师带了一批人过去,搭起了特种作战部队的最初的班底。

董义成家后家就住在好望港部队营房,团级军官的家属可以随军。妻子是海军总院的护士,俩人有二个孩子,一男一女,现在妻子肚子里怀着第三个。董义的父母得知儿子的部队换防帝都,自然高兴,这下一家人就可以团聚了,晚上母亲做了丰盛的饭菜给儿子接风,叫来了董义的表姐凌飞霜。

凌飞霜依旧孓然一人,穿着合体的军服,戴上上校肩章了,现在已是《胜利报》社新闻部的主任。几年没见,董义觉得表姐没有什么变化,但吃饭时近距离观察,表姐的眼角已经有了鱼尾纹,而鬓角也有几丝白发了。

回到房里,董义将他给表姐的礼物拿出来,包装的很精致的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系着彩色的丝绸。

“唔,里面是什么?”女人都喜欢这类小玩意,凌飞霜也不能例外。

“小玩意,不值钱。回去看吧。”

“你们部队全调来了?”

“没有,只有我的二支队调来了,驻帝都,营房已经落实了,占了近卫军腾出来的一片营区。条件不如我们那边好。将来还会调一个支队到东海,也许是二个支队。”这算是军事秘密,董义没打算瞒表姐。

“因为银鲨岛吗?”最近帝国就银鲨岛的归属跟扶桑谈判,凌飞霜还跟外交部去过福冈。

“大概是吧。”这方面的消息董义一个团级军官知道的并不比表姐多。

“还没有找到中意的?”不想谈这个问题,但每次董义总是忍不住。

“说好不谈这个。”凌飞霜没有生气,“小倩调来吗?找好单位了?”

“没有。不忙。”

“什么不忙。让她挺着肚子,带着两个孩子一个人忙乎?你们这些男人真是要命!还劝我嫁人呢?懂得疼自己的老婆吗?”

“调动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再说,来了住哪儿啊?帝都的房价,看着都晕。我俩攒的那点钱,大概够买间厨房。”

“算了,我的房子让给你住好了。我一个人到哪都好将就。不行就住在姑妈这儿。”表姐在帝都有一套很不错的房子,房型装修都不错,董义去过。

“那可不敢。将来姐夫还不把我骂死。”

“不会有什么姐夫了,”原来听了这话肯定要生气,现在凌飞霜的话语却透着一丝悲凉,“女人过了四十岁在个人问题上就没什么意思了。想想战争那几年忙忙碌碌的,危险就在身边,吃不好睡不好的,日子却充实的很。现在真是无聊极了。我已经很久没有下部队了,部队也没什么新闻。”

“对了,最近帝都肃贪很厉害。我在好望港听说抓了不少人。那边都在议论,说皇帝还是很有魄力的。你们新闻部门没动吗?”

“军队不参与期间。这是命令。”凌飞霜想,军队也很难置身局外了,陆装的一个处长已经被捕,虽然是被军队的司法部门捕的,但往往后面牵出一串来。“怎么,好望港那边都在称赞皇帝吗?”

“民众对反贪总是赞成的嘛。这还用问?”

“小义,帝都的水太深。军队也难以置身局外,你们这些丘八爷不懂政治,千万不要评点时局,记住我的话吧。对了,你跟元参谋长回来的?”

“不是。我是跟段司令回来的。今天他被龙帅叫去了。”

“龙行健还是没有摆脱这个漩涡啊。”凌飞霜现在可以非常冷静地评说龙行健了,说完,她一连打了两个喷嚏。


董义和凌飞霜聊天的同时,段鹏和龙行健在国防战略委员会的小餐厅用餐。晚餐并不丰盛,几碟小菜,小米粥和花卷。只是段鹏面前放了一小瓶白酒。

龙行健吃饭量很小,晚餐只吃了一个花卷,一小碗米粥。吃完便拿过副官递上的当日主要报纸浏览,“不要急,慢慢吃。”龙行健一面看报,一面跟段鹏聊两人共同相识的战友,郝兵,范晓军等人。范晓军少校现在就在董义的支队里,段鹏给龙行健讲了郝兵中校结婚的趣事,说当初郝兵找了个女孩子,没想到是双胞胎,恋爱期间搞出许多笑话,盖因两个女孩长的太象了,最后两个女孩子都喜欢上了郝兵,让郝兵头疼不已。成为当时刚组建的特种部队的第一号新闻。

“我记得我给郝兵寄了贺礼,不知道他收到了没有。”龙行健记得当时他在兰斯,接到郝兵寄给他的信,时间仓促,让副官给郝兵寄去一份贺礼。

“收到了。当时郝兵吃不准该不该告你,毕竟你的官太大了。我说,告吧,告吧。当初从清河跑到青水湖,可是过命的交情。”

“是啊,是啊。郝兵还在好望港?”

“是,他是三支队支队长。破格了,军衔有点低。实际上他立过一次一等功,因顶撞上司,将一次破格晋升的机会给搞没了。现在还是个中校。三支队司令出现空缺,正好我去了,顶住压力将他放在了现在的位子,师级职务,团级军衔。”

“这个不难。我给周峰打个电话就行,不算违规。这事我办吧。当年活下来的不容易啊。想起孔小松,我心里就堵得慌。对了,你给我说说你这支部队的详细情况,越详细越好。”

对于老长官,段鹏有问必答,将特种作战部队的编制,装备,训练及主要军官的履历等情况详细汇报了一遍。特别是已经奉调入京的董义支队,龙行健问的很详细,“董义,有点印象。在奥伦堡我见过这个人。当时是团长,很年轻的团长。”

“人不错。打仗是把好手。”段鹏详细将董义介绍了一遍,说到了凌飞霜。

“啊,凌记者是董义的表姐。”龙行健第一次听说。“有时间我见见这个董义。对禁卫军,你能掌握多少?”

段鹏有点诧异,但还是如实汇报,“杨格非是陆战队的人,我不知道陛下怎么知道他,这个人有点性格,爱认个死理。不过人不错。他接任后下面的军官基本没调整,我应当可以控制吧。”段鹏疑虑地问,“司令,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苗头啊?”

“帝都最近的肃贪你总听说了吧?现在火烧到了陆军部,实际是总参。崔煜和高天明很恼火,给我打了几次电话了。希望我出面灭火。军队搅进去总不是好事啊。你不用那样看着我,我是什么人,你应当清楚。”

“我当然相信司令。崔煜太滑头,当年裁军就是让司令来背黑锅。下面的部队都清楚。和他打交道,小心吃亏。”段鹏和崔煜都算轩辕台的老班底,段鹏更像个高级打手,崔煜却一直扮演军事上的头号智囊。两人互相瞧不起,几十年都不对路。

“过去的事不提了。我办事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帝国,为了我们这个流血牺牲保卫的国家。”

夏声远悄声走进来,附在龙行健耳边说了句话,龙行健点点头,“你慢慢吃,我去接个电话。”

大约十分钟,龙行健脸色凝重地回到小餐厅,“周峰的电话,陆装易部长自杀了,他妈的,”龙行健难得骂了句脏话。

“易问天?”段鹏知道这个人。不用问,这都是肃贪引出的。

“你切实掌握好部队,不要参与帝都的任何事,还有,闭住你的嘴。”龙行健对段鹏说,“我要去打几个电话,你自己回去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