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嘉靖年间,元嫡裔达延汗孙俺答汗率土默特部驻牧丰州滩,在战火烧过的废墟上生活,十分困窘。俺答汗曾像历史上其他游牧民族首领一样,企图主要依赖与中原王朝通贡互市的方式来弥补北方经济的不是。经过10多年的探索,嘉靖二十五年(1546年)四月,“俺答阿不该及兀慎娘子见砖塔城”,便开始形成了稳定而深刻的对中原农耕文化的认识及学习态度。他一面亲身实践,“用牛二犋,耕砖塔城”,开垦耕地约五六顷,所种皆谷、黍、蜀、秫、糜子,又治窑一座,显示出倾心学习中原农耕方式,发展定居农耕,改革单一游牧的意向和决心,一面则采取招徕中原汉人,开发丰州的开明政策,以摆脱单一游牧造成的衣食困难。


客观形势也给俺答汗实施政策提供了极好机会。此时内地正值阶级矛盾尖锐之时,晋陕农民、市贫、工匠因不堪官府压榨和地主的残酷剥削,纷纷迁往地广人稀的土默特蒙古地区谋生。此外,还有农民起义军余部、兵变戍卒、起事失败的白莲教徒等也常偷越长城,潜逃到丰州川。“初,大同之变诸叛卒多亡出塞,北走俺答诸部。’’“虏割板升地家焉,自是以后,亡命者窟板升、开云田丰州地万顷,连村数百”。俺答汗赐予北迁汉人牛羊、帐幕、土地,允许其建板升(房屋),聚村居住,并制定处罚盗窃田禾、践踏禾苗等保护农田的法令,充分显示其政治远见。



俺答汗主动吸取农耕文化的开放态度和奖励农耕的开明政策,吸引了大批内地汉人出塞谋生。“闻虏筑板升以居我,推衣食以养我,别无差役以扰我……我与其死于饥饿,作枵腹鬼;死十兵刃,作断头鬼,而无宁虏去,犹可得活命也。”这是当时投奔俺答汗的汉人的普遍心理。于是,为生活所迫的汉人如潮水般涌向塞北。16世纪末,丰州一带的汉人已达10万左右。这些汉人不仅为丰州川带来大批农业劳动力,也带来了工具、技术、物种等。他们开良田万顷,植谷物蔬菜,每年收获量“可充谷仓”,使得土默川上的农耕经济得到极大发展。


在汉族农耕业的影响下,随着生存环境的改变,土默特蒙古族在发展自身文化过程中,不断汲取农耕文化的优秀成果,摆脱了传统生活方式,转而兼事或主事农业。大青山下,黑河流域一望际的丰州川上,星罗棋布的蒙古包间,出现了成百上千蒙汉杂处聚居的农业板升。时至今日,呼和浩特市郊尚有许多叫板升的村庄,如攸攸板、麻花板、辛辛板等等。


蒙汉人民长期交往,许多北迁汉人已逐渐融人了土默特蒙古族中。



当时的俺答汗手下,有一批汉人。一些是嘉靖十二、十三年大同兵变后叛逃到蒙古的,一些是被朝廷镇压的白莲教教众。俺答汗就依靠这些人来窥探明朝方面的动静。其中,丘富、赵全都比较著名。丘富劝说俺答大量收留汉族中的读书人。


当时边境稍微识一点字的人,就冒充举人、秀才,跑到蒙古去。俺答就命丘富考一考他们。有能力的,就让他统率军队;没有能力的,就让他们就地耕作,做自耕农。相对于连年受骚扰的明朝边疆,对于边民来说,蒙古境内竟然成了一块乐土了。丘富死后,赵全成为俺答汗主要的谋士。据说,赵全多略善谋。他一再劝俺答汗称帝,“据有云中、上谷,东封居庸,南塞雁门,独以一面”,进则占据山西,退则回到云中,与明王朝形成南北之势。为了坚定俺答汗称帝的决心,赵全等人筹划建立固定的居住城市。嘉靖四十四年(1565),赵全等人驱使大量汉人修建“大板升城”。“板升”是固定式房屋的意思。


嘉靖四十五年(1566)三月,“大板升城”修成。这个城市,就是后来的归化城(今呼和浩特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