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术的发明 简介 雕版印刷术 毕升


印刷术发明应是以凸版印刷为肇始,而凸版是以雕版印刷为肇始,虽然孔版印刷发明更早,但古代主要用于织品印花。就字义而言,著痕谓之印,涂擦谓之刷,印刷术于古代最大变革是大幅度提高了文献复制效率!故对古代印刷术发明定义应以[凸版连续著墨图文于纸]为始,因为凸版用于织品印花也很早(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的"金银色印花纱"的图案,专家研究是用三套凸版即定位纹版,主面纹版及小圆点纹版依次套印而成的,1983年在广州南越王墓出土过两件铜质印花凸版。)。对近代新创的印刷方式发明则可宽泛改为[以技术手段连续为任何物体着墨印痕]。

印刷术起源,有说受印章启发,也有说受拓印启发,加一起就很明白了,印章启印、拓印启刷。汉代流行佩带一种大印,用来逐鬼辟邪,或用金玉、或用桃木,刻“正月刚卯既央,灵殳四方,赤青白黄,四色是当,帝令祝融,以教夔龙,庶疫刚瘅,莫我敢当”34字,比一般汉印字多数倍。葛洪(公元284~363年)《抱朴子DangerCode;内篇》载:"古之人入山者,皆佩黄神越章之印,其广四寸,其字一百二十,以封泥著所往之四方各百步,则虎狼不敢近其内"。或印于纸为符咒,广散信众效率高成本低,所以道家实有启创印刷术之功,但印刷术还是被佛教更多利用了。发明古代印刷术定义大家不是很一致,一版算不算?一版字多少才算?一版只有图算不算?一版有字有图算不算?所以不妨严格一点,一版以上成书成卷算不会有异议吧,因为这符合了要提高文献复制效率和降低成本的历史变革。

印刷术发明初始链环已有眉目了,但何时出现意义严格的印刷术呢?明代史学家邵经邦(1491-1565年)的《弘简录》卷四十六载:贞观九年(公元636年)“太宗后长孙氏,洛阳人,……遂崩,年三十六,上为之恸。及官司上其所撰《女则》十篇,采古妇人善事,……帝览而嘉叹,以后此书足垂后代,令梓行之”,长孙皇后所撰《女则》在《旧唐书》和《资治通鉴》等有记载。邵经邦的原始文献出处近代没人见到,不过邵经邦是严肃的史学家,称述而不作,其《弘简录》十余年谨慎不苟多次修改才定稿,应当可信,但也有人从训诂、原始出处、文字异同及唐内府图书制作诸方面分析认为邵氏《弘简录》关于“梓行”不足为凭,那么姑做存疑。

1906年即在中国新疆吐鲁番发现了刻印的《妙法莲花经》卷五《如来佛寿品第十六》残卷及《分别功德品第十七》全卷,是宽幅长卷的雕版印品(现藏东京书道博物馆),内含武周制字,唐中宗即位后(公元705)诏令废除武周制字,故此经卷应为公元690~704年内刊印。当然比这早的出土印刷品还有很多,但这是目前见到最早印刷精美长卷成书的。此后雕版印刷无论史载和出土实物都越来越多了,1900年敦煌发现的佛经卷子本《金刚经》,卷上明示刻印于唐懿宗咸通九年(868),这是目前现存世最早标有刻印日期的雕版印刷品。综合以上资料雕版印术至少七世纪初


..(为了访问速度,省略若干字)


路来,或从阿拉伯海路来”


欧洲目前知道最早的印刷品是十四世纪末在德国纽伦堡印刷的宗教版画。现存最早且有年代可考的欧洲最早的雕版宗教画,是现藏英国曼彻斯特市赖兰兹图书馆的圣克里斯托夫(St.Chri stoph)及耶稣像。此画印刷于1423年,画面刻着圣克里斯托夫背着手捧十字架的年幼的耶稣渡水图。欧洲人雕版印刷时期的方法也是先在木板上雕刻阳文的文字或图画,上面蘸墨,然后铺上纸张,用刷子轻轻刷拭印成书页;所用印墨同中国一样,是烟炱和胶混于水中制成;印页均为单面,在一块版上同时印出两面,然后对折。其印刷工艺、原材料等和中国雕版印刷是完全一致的,技术特徵上和中国是完全相同的。瑞典苏黎世大学神学教授和东方学家布赫曼(Tneodor Buchmann, 1500-1564)于1548年记载过(在欧洲),“最初人们将文字刻在全页大的版本上。但用这种方法相当费工 ,而且制作费用较高,于是人们便作出木制活字,将其逐个拼连起来制版。”


谷登堡已经不会出来说他改进活字印刷工艺时什么也没看到,只有少数欧洲至上主义者试图让人们相信,谷登堡什么也没看到,他蒙着眼晴来到世上,独自发明了活字印刷术,会把永远地荣耀印在白人脸上。

-----------------------------------------------------------------

附录:


关于油墨、水墨问题,华夏印刷术并非没有油墨,宋元宝钞多色套印已用油墨,金属版、金属活字使用水墨也无障碍,因为华夏水墨含胶质和表面活性剂(动物胆),金属表面浸润并无问题,问题是华夏古代印刷术系统没有自行进入科学技术时代的改进。


韩国爭印刷术发明权问题,韩国首先爭活字成版发明权,称早在13世纪初高丽时代已经开发金属活字印刷技术,这只是后来记载,时间上也爭不上,后退为爭讲为首创铜活字,现存有1377年(明洪武十年)的《佛祖直指心体要节》铜活字印本,姑算是吧,但也不把握,他们要寄希望中国别再有新的发现。


1968年韩国庆州发现唐代武周时期印刷的《无垢金刚经》,凭此韩国也有人想爭夺印刷术的最先发明,有点可笑的是此经卷前无父母(中国有更早多个印刷品),后无子侄(后二世纪印刷物空白),凭空蹦出一个石猴孤证,有专家论证此经卷印刷地也不在韩国。


有一个网上无赖这样说:“而更早在毕升之前两千多年的古希腊米诺斯文明遗迹中就已经发掘出了最早的活字印品。这是世界上最早的活字印刷的雏形,将许多个刻有单个字符的活字印章拼在一起,印在泥版上和陶器上,克里特岛出土了大量这样的活字印章和泥版及陶印品。”


这可不是西方无赖,是一个使用汉文的黄皮无赖。米诺斯文明的字母印章也有点了不起,但它的用途根本与印刷术发明无关,也不会带来大幅度提高文献复制效率的历史变革。印在泥版上和陶器上与现代钢字打号倒有点类似,夸张一点可以说是现代西式打字机的鼻祖,远古的肉体打字机另件。




点击全文(静态页面,访问速度N快)


点击类似内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