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四天 倒数第四天,15:00之前。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四天,15:00之前。



“你是噬魂岛的岛主!呵呵哈哈哈哈!”

政委和刘庆也被这笑声弄糊涂了。

忽然,杨兴荣坐了起来,面对着三个人,说道:

“应该去死的是他!”

杨兴荣指着舒梁!

。。。。。。

“为什么这样说?”刘庆问着杨兴荣。

杨兴荣仍然在不断的笑着,他看着舒梁的眼神明显是恨复杂的,这里面有憎恨、蔑视、仇恨,也有一些同情、怜悯,甚至是敬佩。

舒梁低下了头,他明白杨兴荣的意思,就和马志一样,也许和杨华也一样,是噬魂岛把他们带进了一条奢靡的不归路。

舒梁没有再继续和杨兴荣对话,而是坐在了电脑椅上,他现在不能想太多了,只能寄希望于尽早尽快的使一切迷雾真相大白了。舒梁要上网找苛刻可可。

杨兴荣显然没有想就此罢休的意思,他指着舒梁的背影说道:

“他才是噬魂岛的罪魁祸首,你们为什么不找他问问,问他,为什么要让噬魂岛成了游魂恶鬼遍地的地方,问问他,为什么要让噬魂岛到处都成了肮脏交易的市场。他才是从地狱来的人啊!风斑!不,应该叫你风岛主!哈哈哈哈哈哈!”

杨兴荣似乎恨忘情,政委也没有阻拦他的意思,将观其变的坐在一旁,但是将主要精力仍然放在了舒梁的这边,因为这里也许能与苛刻可可,也就是杨华对上话。

舒梁尽可能的放松自己的心情,不受杨兴荣的影响,他登陆了自己的QQ,刘庆也把苛刻可可的QQ号码给了他。苛刻可可不在线。

舒梁有些失望。

“舒梁,你再上噬魂岛我看看!”政委在一旁说道。

政委的这句话让刘庆有了反应,噬魂岛的页面打开的时候,刘庆几乎不敢看电脑。他的脑海中再次出现了昨天深夜里自己上噬魂岛时的恐怖经历,刘庆觉得自己也已经是坏人了,他似乎已经和噬魂岛上的平行线达成了关于把舒梁到时限的时候奉献上去的协议了。刘庆此时看着正在噬魂岛上的舒梁的背影,眼前仿佛幻化出了他双手托举着舒梁的样子,好像是一种祭祀的仪式一样。

刘庆是邪恶的,或者说,此时的想法是邪恶的。

杨兴荣也站起身来,他走到了电脑旁边,政委看到了他的举动。

“你要干什么?”政委问着杨兴荣。

“我也想看看噬魂岛。”杨兴荣惨然的说着。

“你看吧。”

舒梁在操作,政委和杨兴荣在一侧看着,刘庆则在舒梁身后两三米远的地方看着舒梁的背影。

舒梁已经有三四天没有登录过噬魂岛了,自己的短信箱却没有什么短信,是空的,这在以前是根本无法想象的,而且各个版区上的各个版主大部分都是在执行着各自的操作,舒梁从后台的统计中都可以看到,会员们还是和以往一样积极的发着各种各样的帖子,有文字故事的,也有恐怖图片和影音视频。

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奈何桥对岸”的版区,舒梁点击了那里,画面刷新出来了。里面仍然有很多帖子,舒梁从第一个帖子开始看起,这是新发的。

“北京同城俱乐部,定于2007年11月30日晚20点,在南锣鼓巷的花船社聚会。”

这个组织舒梁知道,他也参加过,这是个恨正常的组织,相比起一夜情和换妻来讲,北京同城俱乐部就是一个相当简约的组织了,大家只是组织一下吃吃饭、喝喝酒。

第二个帖子引起了大家的关注,这里已经回复了很多内容了。

“真实夫妻相约四人大轮战!地点,北京,年龄,男33岁,女31岁,有意者站内短信联系,QQ上可见照片。”发帖子的ID叫成也不是萧何。

低下的回复有很多,大部分都是一些废话,只有两条回复,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第一个ID叫“别离钩”,回复的是:“我已给你信息。”

第二个ID叫“赏花兔”,回复也是:“我已给你站内信息。”

政委的记性不太好,但是这次案件太与众不同了,所以他的印象也太深刻了,政委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喊了一嗓子:

“刘庆!快来!赏花兔!”

刘庆被叫声吓了一跳,硬着头皮走了过来。

“怎么了?政委?”

“你还记得吗?赏花兔!”

“。。。。。。”刘庆在回忆。

杨兴荣此时却低下了头。

政委看着刘庆,非常的兴奋,似乎案件要告破一样。

“你忘啦,赏花兔,就是张海泉!造甲村的张海泉!”

刘庆想起来了,这就是杨华他们一起去换妻的那个人!

“张海泉不是也死了吗?!”刘庆说道。

政委一下子意识到了!

“噬魂岛!果然是噬魂岛啊!”

张海泉!那个带着自己妻子去华峰青年旅社交道口店与别人换妻的蠢货,结果被杨华他们绑了起来,自己的妻子受辱不说,还因此丢掉了妻子的性命,自己也不知所终的结束了生命。但是,张海泉怎么会出现在噬魂岛呢,难道真的像他们说的,噬魂岛上到处都是游魂与恶鬼吗?政委揉了揉眼睛,看着舒梁,他没有停止操作。

“舒梁,你查什么呢?”

“这个帖子是昨天上午发的,到现在已经有不少回复了,这个成也不是萧何的短信箱我是可以看到的,我在后台进入他的信箱,查看一下他们之间沟通的内容,如果能有什么收获就最好了,如果。。。。。。。”

舒梁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政委能听出来他要说什么。赏花兔不是人,如果他们完成了换妻的勾当,那么也就是说,成也不是萧何就有可能已经被害了,如果没有完成换妻呢,那么至少现在还有机会。

政委恨关注的盯着电脑屏幕,他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杨兴荣更是深知此处的重要性,他也目不转睛的盯着舒梁。只有刘庆,他现在拒绝一切关于噬魂岛的内容。

“查到啦!在这里!”舒梁兴奋的叫了出来。

“哪呢哪呢?我看看!”

舒梁侧了一下身,示意政委跟随着自己的鼠标光标去阅读。

政委一边看一边念叨出来了。

“我们约个地方吧,先加我的QQ,78XXXXXXX。别离钩!”

“我们两口子很喜欢这样的活动,登录我们的博客啊,你可以先看我们的照片,我们再约啊!赏花兔。”

“快上他们的博客看一看!”政委激动的说着。

“政委,您别着急,先看看这个!”舒梁说道。

舒梁又打开了成也不是萧何的短信发件箱。

这里面有很多存着的短信,都是成也不是萧何曾经发出过的信息,但是找不到他给别离钩发的信息回复,也许他没有回复直接和别离钩进行的QQ的交流,这里有一条他给赏花兔回复的信息。

“兄弟很真诚,够意思,你的博客我看了,你们俩都恨不错,我们十一月十四号晚上约一下吧。我初步定在三里屯,就在路口东北角等,八点。我们先见面,然后再活动。急盼回复!”

政委咽了一口吐沫,他很着急的问道:

“今天是几号来着?”

“今天是十一月十三号啊!”舒梁回答着,他也很兴奋,这证明他们还没有见到,还是有机会的。

“赏花兔回复了吗?”政委又继续问道。

舒梁又点击开了一条信息。

“见面时间没问题,直接来我家吧?可以吗?”赏花兔。

政委有些着急,急忙催促着舒梁继续。

成也不是萧何的回复是:“可以啊,您家的地址是?”

赏花兔在信息中留下了地址:“那天下班我们有些事,去不了那么远,如果方便的话,我家住在海淀区XX路25号院,X楼一单元402室!”

舒梁看到后,头一下子就大了!这个地址是自己家。

。。。。。。






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