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把“情人”葬在身边的皇后zt

国民党上将 收藏 0 413
导读:揭秘:把“情人”葬在身边的皇后 听过《杨家将》的人,一定非常熟悉萧太后。辽国这位实际上的“女皇”,始终是北宋的心腹大患和政治对手。萧太后,即辽景宗的“睿知皇后”——萧绰,小名叫燕燕。这位美丽的契丹少女,16岁就嫁给22岁的辽景宗当皇后,她给皇帝出了很多好主意。契丹族,有女人当家的传统,13年之后,体弱多病的辽景宗,临终前,把朝廷大权交给了自己的老婆,希望萧燕燕和年幼的儿子,一起执政 萧燕燕是个很有城府的女政治家,她利用复杂的权力格局,控制住了局面,而且,亲自上阵,和赵宋打了几场漂

揭秘:把“情人”葬在身边的皇后


听过《杨家将》的人,一定非常熟悉萧太后。辽国这位实际上的“女皇”,始终是北宋的心腹大患和政治对手。萧太后,即辽景宗的“睿知皇后”——萧绰,小名叫燕燕。这位美丽的契丹少女,16岁就嫁给22岁的辽景宗当皇后,她给皇帝出了很多好主意。契丹族,有女人当家的传统,13年之后,体弱多病的辽景宗,临终前,把朝廷大权交给了自己的老婆,希望萧燕燕和年幼的儿子,一起执政


萧燕燕是个很有城府的女政治家,她利用复杂的权力格局,控制住了局面,而且,亲自上阵,和赵宋打了几场漂亮的交手仗。时人与后辈,都对这个神秘的女人格外关注。元版《辽史》的评价很简单,书中说:“后明达治道,闻善必从,故群臣咸竭其忠。”宋人的《契丹国志》便有了人身攻击的火药味儿,叶隆礼在《景宗萧皇后传》里指责道:“(萧后)好华仪而性无检束。”“后天性忮忍,阴毒嗜杀,神机智略,善驭左右,大臣多得其死力。”这叫什么话?残忍、嫉妒、放荡、嗜杀……一大串贬义词,恨不得把萧绰糟踏成“女阎王”。败坏声誉,无非靠两种借口:一曰财,一曰色。寡妇门前,是非一箩筐。萧绰的私生活,难免在人们舌尖上滚来滚去。

《辽史·耶律隆运列传》记载:“耶律隆运,本姓韩,名德让……统和十九年,赐名德昌;二十二年,赐姓耶律;二十八年,复赐名隆运。重厚有智略,明治体,喜建功立事。”似乎辽国的荣誉、地位,都落到了一人头上,究竟为什么呢?原来,这位赤胆忠心、功勋卓著的汉臣,与辽国皇室,私交极深。


有一条未必靠谱的“花边新闻”:萧绰曾少女时代,许配韩德让。可惜,还没结婚,就被老爹送进皇宫,做了耶律贤的媳妇儿。虽说耶律贤夭亡,萧绰还是如花似玉、妩媚多情,她决定重新旧好,回到韩德让身边——这也是契丹风俗允许的。萧绰对韩德让说:“我曾许嫁于你,愿谐旧好。大辽皇帝,也就是你的儿子。”(下图:辽国陵墓壁画——契丹贵族打马球。萧太后曾因情夫韩德让,被马球比赛对手击中坠马,而杀人)


太后当然不做“二奶”,萧绰亲手毁了韩德让温暖的小家庭。据野史记载:“萧氏与韩私通,遣人缢杀其妻。”此后,俩人“入居帐中,同卧起如夫妻,共案而食。”苏辙的《龙川别志》,收录着澶州议和期间,宋朝使者的所见所闻:“见虏母(萧太后)于军中,与蕃将韩德让偶坐驼车上,坐利用于车下,馈之食,共议和事。”最起码,这对高贵的男女,异常亲密,甚至超越了普通的君臣礼仪。那么,究竟他俩有没有夫妻之实?谁也拿不出铁证,只能姑枉一说、姑枉一听。

《辽史》多少透露过一点蛛丝马迹:在一次马球比赛中,韩德让被贵族胡里室误撞坠马。萧太后立刻勃然大怒,当场宰了那个蠢货。本来只是赛球,磕磕碰碰,没什么了不起,但是,伤害了韩德让,就等于碰破了萧太后的眼珠子。仔细品味,两人之间,确乎又极不寻常。

抛开儿女私情,韩德让把毕生心血献给了大辽。《耶律隆运列传》交代他的人生结局:“从伐高丽还,得末疾。帝与后临视医药。薨,年七十一。赠尚书令,谥文忠,官给葬具,建庙乾陵侧。”年逾古稀,还跑到高丽去打仗,真不容易!韩德让目光游移地躺在病榻上,皇帝、太后,都亲自赶来看望他。今生今世能有这份情意,足够了。

最值得玩味的是“建庙乾陵侧”。乾陵,即萧太后的长眠之地,准许韩德让一侧相陪,哀荣无限呀!

统合二十七年十一月,57岁的萧绰正式退休。儿子大了,足以驾御这个国家。自己老了,也该过几天消停日子。孰料,一个月后,她竟意外地死在出游的路上。太后驾崩,那个杨柳细腰、明眸善睐的萧燕燕,再也回不来了。她先行一步,默默地躺进了沉寂的乾陵。又过了一年多,陵墓一侧多了个伴儿——韩德让将永远守在燕燕身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