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险杀他的师傅上海大亨黄金荣zt

陈继承 收藏 0 1640
导读: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曾经的上海青帮大亨黄金荣当上了“清道夫”,“黄金荣扫大街”顿时成为国内外的新闻。据说,考虑到国内外的反响,对黄金荣的这项“改造”措施只进行了几天就停下了,毕竟他已是风烛残年。四年后,这个曾在上海滩显赫一时的人物,因发热病倒,昏迷了几天,就闭上了眼睛,终年86岁。 黄金荣为何没有逃往香港、台湾?要解开这个谜,让我们通过“时光隧道”回到解放前吧。 1947年12月16日,黄金荣80大寿的第二天,上海黄公馆宾客盈门,车水马龙;公馆内外,张灯结彩,鼓乐齐鸣,一派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曾经的上海青帮大亨黄金荣当上了“清道夫”,“黄金荣扫大街”顿时成为国内外的新闻。据说,考虑到国内外的反响,对黄金荣的这项“改造”措施只进行了几天就停下了,毕竟他已是风烛残年。四年后,这个曾在上海滩显赫一时的人物,因发热病倒,昏迷了几天,就闭上了眼睛,终年86岁。

黄金荣为何没有逃往香港、台湾?要解开这个谜,让我们通过“时光隧道”回到解放前吧。

1947年12月16日,黄金荣80大寿的第二天,上海黄公馆宾客盈门,车水马龙;公馆内外,张灯结彩,鼓乐齐鸣,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黄公馆为何如此热闹?原来,前一天黄金荣突然接到蒋介石的“文胆”陈布雷从南京打来的电话,说“委座”将于今天赴沪给他拜寿。

16日下午,蒋介石果然光临。他身穿蓝袍黑褂,头戴“铜盆帽”,被黄金荣、杜月笙等人迎至黄公馆寿禧堂。蒋介石步入寿禧堂,环视陈设后,亲手搬来一张沉重的红木太师椅,又从其他椅子上取下一只黄缎软垫垫上,恭恭敬敬地把黄金荣扶到太师椅上,纳头便拜。如此大礼使黄金荣坐立不安,他连忙说:“不敢当、不敢当,行个鞠躬礼算了。”可是蒋介石却已神色庄重地磕了三个头。蒋介石的举动使所有在场的人大出意外:虽说黄与蒋有过师徒的名分,但自从蒋当上北伐军总司令后,黄就已识相地把蒋的门生帖子通过青帮大佬虞洽卿奉还给蒋介石了;蒋不过意,还特意送了一块劳力士金表给黄,作为旧日师徒关系的了结。自那以后,黄金荣每年过生日,蒋都是例行公事般地差人送点贺礼了事,即使在黄过七十大寿时,他也不过在贺礼之外另送了一幅亲笔寿幛而已。那么这一回老蒋为何要对黄金荣行此大礼呢?要想弄清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还得从1946年春的“参毒事件”说起。

1946年春,黄金荣一个姓金的大弟子献给他一支据说已长了700多年的吉林野山参,黄金荣自己没舍得享用,而是借花献佛送给了蒋介石。谁知黄金荣委派送参的亲信赵九高(原名李青云)竟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中国暗杀大王”王亚樵的旧日心腹。自从王亚樵于1936年9月20日在广西被蒋介石授意暗杀后,易容后的赵九高一直想伺机为恩师复仇。今天赐良机,焉能错过?于是,他用注射器往参中注射了无色无味的剧毒药剂,然后再将毒参风干并重新包装好,连同黄金荣的手书一起交给了蒋介石的侍从室。

尽管蒋介石生性多疑,但他对黄金荣还是比较信任的。所以当侍从室将黄金荣献参之事呈报后,蒋即命医师陈云龙切制成参片,以备服用。其实,蒋介石的私人药房里野参多的是,他之所以吩咐陈云龙“动用”黄金荣所献之参,是为了显示他对黄宠信有加。

不料,陈云龙在切制参片时,感觉此参有异,他立即对此参进行检验,发现该参竟含剧毒药剂。他连忙将此事禀报蒋介石,蒋闻讯大惊。“黄金荣为何要暗算我?”蒋介石百思不得其解。后来他联想到风闻最近李宗仁与黄金荣来往甚密,听说李宗仁还送了一副象牙麻将和白金烟具给黄,“莫非他们……”想到这里,蒋介石直冒冷汗。“哼,谁待我不仁,我就待谁不义!”他一阵咬牙切齿之后,秘密召来毛人凤,命他严密监视李宗仁与黄金荣勾结的情况,必要时可对黄采取“特别手段”。毛人凤与黄金荣私交甚厚,对黄知之甚深的他决不相信黄金荣有害蒋之心,但他又不敢将“蒋委员长”的口谕告知黄金荣,怎么办?

老谋深算的毛人凤终于想出嫁祸于人、一箭双雕的绝招。他先暗示军统少校特务郭常暗透消息给黄金荣,事后又借刀杀人除掉郭常,然后又痛哭流涕地向蒋介石请罪,请蒋治他“行事不密”、“用人失察”之罪。

黄金荣得知“参毒事件”后又惊又怕,连忙命人将赵九高五花大绑,亲自押至南京,交蒋介石发落。赵九高是个很“讲义气”的人,他觉得自从改名换姓投到黄的门下后,黄待他不薄,他不忍看着主人跟着“趟浑水”;再说,他认为为旧主复仇乃是扬名千古的壮举,不必否认,所以一到南京他就爽快地将“参毒事件”的缘由和盘托出。

1946年4月30日,赵九高在南京雨花台被处决。在临刑前,赵九高仰天长啸:“恩师(王亚樵)啊,弟子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我实在是无颜去泉下拜见您老人家啊!”言毕,赵引颈闭目受死。刽子手用枪托将赵“敲醒”,例行公事般地对他说:“姓赵的,你听明白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你在‘上路’之前还有什么话想交待。”赵九高这才说道,他无亲无故,希望黄金荣看在往日师徒的情分上能在他“周年”时去他坟头烧几刀纸。

赵九高死后,不知蒋介石出于何种考虑,他“法外开恩”,准许“江湖人士”将赵九高遗体安葬在南京水西门外二伏庄的乱坟岗上,墓碑上刻写着:赵九高之墓。

时间转眼间就到了赵九高的“周年”。在此之前,这个问题难坏了一生见过无数大风大浪的黄金荣。他心想,不去赵九高坟头吊唁吧,势必坏了自己在江湖上的名头,被江湖好汉视为无义之人;若去南京为赵九高烧纸钱吧,又怕惹恼蒋介石。经过再三权衡,把名声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黄金荣还是秘密离沪抵(南)京,悄悄去二伏庄,在赵九高坟前焚纸吊唁后,悄悄返回大上海。

黄金荣吊唁赵九高的消息传到蒋介石耳中后,他本来准备责备黄,但风闻黄金荣一直忐忑不安,不由动了恻隐之心。此外,蒋介石曾在十里洋场混过,深知江湖上“知恩不报非君子”、“有仇不报枉男儿”的规矩,非常理解黄金荣的处境和心态,遂致电黄金荣,表示对他吊唁赵九高的理解。殊料,蒋介石的“慰问电”不但没有起到安抚黄金荣的效果,反而使他疑神疑鬼,更加不安。为了给黄吃颗“定心丸”,于是便有了蒋介石向黄金荣叩首拜寿的“感人”一幕。

由此可见,正由于黄金荣与蒋介石有这么一段瓜葛,黄对此一直耿耿于怀,所以在老蒋兵败大陆、逃往台湾时,黄金荣没有随蒋离沪去台;也正由于当时国民党在香港还很有势力,黄金荣也不敢贸然赴港。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