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胜利后,山西国民党军队中的日本兵zt

国民党上将 收藏 0 2464
导读: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就在人们为抗战胜利欢呼雀跃时,国民党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却坐卧不安,陷入了苦闷之中。八年抗战中,山西一直处在抗战的最前线,这个视地盘如命根子的地方军阀不得不在“三个鸡蛋上跳舞”:一方面要严防把兄弟蒋介石染指山西,一方面要限制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发展,另一方面又要对付日军。现在经过了八年抗战,共产党深得人心,八路军英勇善战,而自己的晋绥军军纪败坏,战斗力低下,自己如何和八路军抗衡呢?经过苦思冥想,阎锡山终于想出一条妙计:利用日本兵打共产党。 有这种想法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就在人们为抗战胜利欢呼雀跃时,国民党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却坐卧不安,陷入了苦闷之中。八年抗战中,山西一直处在抗战的最前线,这个视地盘如命根子的地方军阀不得不在“三个鸡蛋上跳舞”:一方面要严防把兄弟蒋介石染指山西,一方面要限制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发展,另一方面又要对付日军。现在经过了八年抗战,共产党深得人心,八路军英勇善战,而自己的晋绥军军纪败坏,战斗力低下,自己如何和八路军抗衡呢?经过苦思冥想,阎锡山终于想出一条妙计:利用日本兵打共产党。

有这种想法的不止阎锡山一人。日本华北派遣军参谋长高桥坦、第一军司令澄田睐四郎、参谋长山冈道武等都有这种想法,他们不甘心失败,企图“卷土重来和确保海外日本人势力”,他们利用阎锡山有可能留用日军对抗共产党军队的企图,计划在山西“残留”,妄图保留独立的日军,辅之以经济、政治、文化、情报和社会残留,把山西变成日本的殖民地,用战胜国的资源服务于战败国的经济复兴,等待国际局势变幻,把山西作为日本重新在中国大陆扩张的前进基地。

他们认为山西省具有经济、政治方面特殊的条件,很有可能脱离中国中央政府成为国中之国,使日军残留的图谋得以实施。他们的分析不无道理,长期以来,阎锡山一直在山西营造自己的独立王国,他的军政经济文化都异于全国:山西的军政人员都由他个人任命;山西的教育也是以忠于他个人为核心的奴化教育;为了防止其他势力进入山西,阎锡山甚至把山西的铁路修得比全国的标准尺寸窄。同时,日军在侵华期间长期展开了对阎锡山的诱降工作,双方明里敌对,暗里一直互有往来,因此当阎锡山利用受降之机向山西日军提出招募“志愿者”留晋时,双方一拍即合。

经过秘密谈判,双方达成协议:将投降后的日本军人编成部队,置于阎锡山的编制;阎锡山对“残留”下来的日军提供优越待遇,军官在军衔上提升三级,月发双饷,土兵全部给予军官待遇。日本战败后,由于数百万海外驻军遣返回国,日本的经济又在战争中遭到毁灭性打击,日本国内出现了经济崩溃,到处是失业军人。回国的生存压力加上高层的欺骗宣传,使得许多日军官兵选择了留在中国,充当所谓的“志愿人员”,到1946年4月,残留的日本军人已有6600多人。

日军有组织地保留武装并投入战斗,引起了有关方面的注意。在国民党挑起的上党战役中,八路军就俘获了很多奇怪的俘虏:他们虽然穿着国民党的军服,可是都听不懂中国话,此事引起“军事调处执行部”的关注。1946年2月,军调部太原执行小组共产党方面代表,专门到原日军独立步兵第十四旅团元泉馨残留部队驻扎的“东沁线”视察;3月,军调部美方代表、美国总统杜鲁门特使马歇尔与国民党代表张治中、共产党代表周恩来到太原视察,国、共、美三方小组在山西调停内战时,陈赓将军作为中共代表严正指出,国民党部队正在利用战败的日军官兵打内战。国民党代表对此百般抵赖,美方代表则表示怀疑。为揭露国民党的这一罪恶行径,陈赓邀请三方代表前往晋军前线阵地一探究竟。在随从参谋不幸触雷牺牲的危险情况下,陈赓毅然带领三方代表走向晋军阵地。这时据守阵地的就是被阎锡山收编的日本兵,当他们看到陈赓毫不犹豫地向山上走来时,吓得呆若木鸡。上山后,陈赓亲手将一名身穿国民党军装却只会说日语的日本兵揪到三方代表面前,用铁的事实揭穿了国民党的阴谋诡计。

为避免违反《波茨坦公告》而引发国际问题,残留组织者采取将残留日本军人“就地复员”,以伪造技术人员身份和名册的办法,瞒天过海,继续残留。1946年5月和6月里,残留日军部队特务团、铁路修复部队编为山西保安总司令部。1947年3月,保安总司令部编为山西野战军。1947年6月,又正式编为陆军暂编独立第十总队。总队部设在太原市新民正北街原侵华日军第一军司令部,办公处称“复兴楼”,从总队长今村方策到各团骨干力量,基本上都是日本人。1948年3月,十总队改称“太原绥靖公署教导总队”,习惯上仍称十总队。

由于残留活动的组织实施,侵华日军第一军司令澄田睐四郎等一大批战犯没有受审,而是摇身一变,成了阎锡山的军事顾问。第一军参谋长山冈道武有专门设立的“武顾问室”,一一四师团师团长三浦三郎有专门设立的“蒲研究室”,独立步兵第十四旅团旅团长元泉馨有专门设立的“元副总司令办公室”。就是这些军国主义分子,在日本投降后受到了阎锡山的礼遇,在中国仍旧住着公馆,坐着小车,享受着优厚待遇。残留日军在主体总队之外,还组建了由日军军官任总司令、总教官及部队骨干的机甲队。数百名日本官佐被派往阎锡山的部队担任教官,对士兵进行日式训练。日本军人则唱着“将士的红领章,恰似万朵樱花开”的日本军歌,在汾孝战役、晋中战役、太原战役等战役中,顽固抵抗中国人民解放军,继续屠杀和残害中国人民。

然而,这些残留日军所面对的,已经不是当年的国民党军队,而是日益壮大、能征善战的人民解放军。在以后的解放战争中,残留日军和阎锡山的军队屡战屡败,特别是在晋中战役时,阎日混合军7万令人被歼。

在解放山西的过程中,残留山西的日军死伤、被俘过半,几近覆灭。1949年4月24日,太原解放。原第一军参谋岩田清一、原日伪山西省公署顾问城野宏,及十总队日军残寇不到400人,在其司令部“复兴楼”全部被俘。十总队总队长今村方策被俘后服毒自杀。至此,阎锡山部队中的日军被解放军全部歼灭。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