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路 1. 22.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7/[/size][/URL] 22. 第三次战役比第二次战役的时候,补给要好一点了,但是依然很糟糕。 五一年的新年的钟声敲响了,而在遥远的北国,还是冰雪的天地。王兴治已经逐渐适应了这里的超低温了。他和他的大队四十军是属于右翼兵团。他们军已经逐渐隐蔽抵达了预定攻击地点。而这次的战役,又将是是一次奇袭战。因为按照军事常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7/


22.

第三次战役比第二次战役的时候,补给要好一点了,但是依然很糟糕。

五一年的新年的钟声敲响了,而在遥远的北国,还是冰雪的天地。王兴治已经逐渐适应了这里的超低温了。他和他的大队四十军是属于右翼兵团。他们军已经逐渐隐蔽抵达了预定攻击地点。而这次的战役,又将是是一次奇袭战。因为按照军事常识,在一次大的战役后,一般来说得有两个月或是一个月的休整。而对于本来已经极度疲惫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来说,休整和补充更是必不可少的。但是,面对这样的大家都认为应该休整的时候,志愿军上层看见战机。

尽管是一天一夜进军一百五十里,但是,在脚下很艰苦的路途,在美军的机械化下就显得微不足道了。但是,精于计算的王兴治发现,敌人每天退却的历程恰好是志愿军一个夜晚行军的路程。这有没有什么猫腻呢?在王兴治向参谋本部报告这个发现的时候,秦建也急匆匆地向参谋本部跑去。

“师傅大哥,你慌张张地跑啥子哦?”

“我发现美军的逃跑不对劲啊,他们像是在引诱我们去上当呢?”

“我也是这样觉得了。我们一起去报告吧。”

就在他们俩来到参谋室的时候,参谋长和师长都在。参谋室是一顶临时的帐篷,而帐篷下面依然是一块被刚铲除了积雪的裸土。是多年冻得比铁还坚硬的冻土。王兴治走到帐篷前,喊了一声报告,然后就进去了。

师长和参谋长都是他们很熟悉的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俩就把他们想的事情给二位首长做了汇报。师长看着年轻的本来比较俊朗而现在变得有几分饥瘦的王兴治,看着他的虽然疲惫不堪却依然炯炯有神的眼睛,很是喜欢地问到:

“你们要是这个战役的指挥者,你将如何处理呢?”

这个问题就不是他们想过的了。秦建张开口不能做声,而王兴治就不同了。他很谨慎地说话了:“我说得不好,请首长批评指正。我准备实施穿插战术,将敌人的一部阻击于前,我们大队就不怕他缓慢地后撤了,我们给他来一个……”王兴治做了一个系口袋的动作。

“哦,想法很好,但是,我们的机动能力和火力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你说怎么办?”

一直没有说话的秦建开口了,他说:“我们不和他们纠缠,派一路人马还是像过去那样追击,而另一路人马就绕开大路,径直地前往我们预备攻击的地点。我们这样就可以在敌人诱使我们合围前,我们先一步将敌人预备防备的区域被攻克了,这样,他们什么伎俩都不灵光了。”

“小王在历史、文学和数学上不错,打仗就老实一点了。兵法虽然好,运用起来不留痕迹才是最好的啊。你还得多多学习哦。”师长对王兴治说,但是兵没有对秦建的说法加以肯定,只是说比王兴治说得要好。二哥参谋知道,首长已经在实际地决策了,那些上层的决策不是随意可以让一般低级的参谋人员知道的,在军队的级别原则和保密原则都是很严格的。这点,秦建和王兴治都是深知的。

在经过紧急会议后,四十军决定,留下高炮师继续追击敌人外,各师改走洛东江江边小路,抄近道秘密渡过洛东江,然后突然汇合也有如此想法而不谋而合的两个师,扑向汉城。

美帝的主力都在汉城和平壤一线正在慢慢地诱使中国军队进入他们的包围圈。在汉城的兵力非常微薄。但是,尽管汉城尽管守军薄弱,在青云山一线,还是积聚了不少的美韩军队的。为了扫清青云山外围,就得先肃清云山外围的各小高地,在这些战斗中,占据优势地形的韩国军队的防线很快就被突破。美第八骑兵团团长约翰逊上校看见退下来的韩国士兵,后来这样描述:“他们是泥塑的部队,完全是一种精神恍馆的状态,对于我的吉普车、对于附近时而发生的枪声全不在意,全无表情,同我在巴丹见到的投降之前的美国兵一个样。”中国军队的进攻很快逼近到美军的面前。根据美军的战史记载,中国的炮火十分猛烈,一检查弹道,发现是二战中曾在斯大林格勒出现的、让德军胆战心惊的82毫米的苏制“喀秋莎”火炮。这种武器的出现,意味着进攻的军队不是一般的军队,美第八骑兵团这时开始认识现实了。中国军队几乎看不出队形的攻击人流在各个方向上时隐时现,瞬间便冲到美军眼前了。三四七团的一个叫张生的中国士兵在部队受到机枪射手的阻击停止前进时,绕到这个机枪阵地的后面,他没有用枪,而是抱住美军的机枪手一起滚下了山崖――类似的情景在云山四周山岗上如墨的黑暗中到处发生,云山外围的一个个高地随之被突破,美军士兵们在他们听不明白的呐喊声中不断地死伤或争相逃命,美军的防御阵地被迅速压缩。

第三十九军三四八团二营的官兵创造了一项朝鲜战争中的纪录。他们沿着三滩川东岸向云山方向攻击,在一座公路桥上与美军士兵进行了白刃战之后,一班副班长李连华在炮弹爆炸的火光中发现前面不远处有四个房屋大小的物体。

李连华在战前曾到这里侦察过,这里原是一片开阔地。他谨慎地向前摸过去才看清楚,这里居然有四架飞机!原来这个开阔地成了美军的临时机场!守卫机场的美国士兵立即与中国士兵短兵相接了,在战斗中一班伤亡严重,仅仅剩下李连华和另外一名战士。这两名中国志愿军士兵固执地向飞机接近,在接近的过程中两个人虽都已负伤但始终没有倒下,直到把最后一个抵抗的美国人从一架飞机的座舱里拖出来。中国士兵们占领这个临时机场后,立即用人力企图把沉重的飞机推到隐蔽的地方藏起来,但是推不动,于是就用大量的玉米秸把四架飞机掩盖了起来。

后来得知,这是一架炮兵校射机和三架轻型飞机,是在日本的美军远东总部派来的,它们于这天下午从日本东京机场起飞,飞机上乘坐的是前来采访美军骑兵第一师的记者。记者们没有来得及采访什么就遇到了战斗,紧急起飞没有成功,原因是飞机被中国士兵包围了。中国志愿军士兵依靠他们手里的步枪和刺刀缴获了四架美军飞机。这是中国志愿军在朝鲜战争中惟一的一次缴获了美军的飞机。天亮以后,被中国士兵藏在玉米秸下的四架飞机,被八架美军野马式战斗机发射的火箭击中烧毁。

半夜时分,中国志愿军四十军的的一支先头部队率先到达云山以南15公里的公路口,截住了一队从云山逃出的美军坦克车队。在惨烈的混战中,中国士兵赵顺山、于世雄和田有福各自和美军士兵扭打在一起。“那个美国兵很高,很胖,搞不清他是司机、军官还是机枪兵”,赵顺山回忆道。无法知道第一次和一个外国人进行肉搏的赵顺山在殊死的肉搏战中是什么感觉,就在脸对脸的瞬间,在火光激烈的抖动中,赵顺山看见“他的眼珠是黄绿色的”。扭打中,美国兵掏出了手枪,可赵顺山腾不出手来制止,于是他就喊:“于世雄!快帮我把这家伙的手枪抢过来!”于世雄听见了,腾出一只手打掉了那个美国兵的手枪。就在这时,与于世雄抱在一起的那个美国兵掏手枪趁机向于世雄的腹部开了枪。愤怒之极的赵顺山发现了美国人身上插着的洋镐,于是他拔出来,向被自己压在身下的美国兵的头上砸下去。在美国兵惨厉的叫声中,于胜雄身上的那个美国人崩溃了,他愣愣地站起来,双手抱头就跑,但是他被受了伤的于世雄紧紧地抱住了腿。赵顺山说:“我的动作更快,八寸长的洋镐已经举起来,敌人用两手抱住脑袋也救不了他。我的洋镐穿过他的手背,整个刨进他的脑袋里。”“恶战结束了,”赵顺山回忆道,“于世雄和田有福都躺在工事旁边,他们已经昏迷了。我跪在于世雄身边,他的左手还紧紧地握着敌人的手枪,牙齿咬得紧紧的,我擦着他身上的血迹,在他的肚子上找到手枪弹的伤口。我心里非常难过,他是为了我而受伤的。田有福躺在于世雄旁边,他的右腿已经断了,整个裤腿被鲜血染红,他是在肉搏之前就负伤的,可是当敌人扑上来时,他仍然用仅有的一条腿跳起来抱住敌人,一直拖到我刨死敌人为止。”“这就是我的出国第一仗。这一仗我真正试了试美国人的斤两,所谓的‘王牌’不过如此,胜利永远是我们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