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士兵 财富士兵、一、 1、sexy party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9/


“有一个sexy party,去不去参加?”

这是我的同宿舍住的同学詹姆士在和我说话。

我刚到M国,是来留学的,现在来看,整个M国,我就认识詹姆士一个人了。

才几天的功夫,我已经到了大洋彼岸的异国他乡,简直象是梦一样啊!不管怎么说,这次我的篓子是捅大了,只好让老爸给赶到这儿来,在机场的时候,老妈的样子简直象是生离死别似的,弄得我也第一次想哭。到了现在,我还有点没回过神来。

刚才我有点走神,加上我的英语根本就不怎么好,所以詹姆士说什么我也没太明白,不过,看着他贼忒嘻嘻的笑容,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正经事。

“什么sexy party?”

“就是一种自由的聚会呀,有音乐,有狂欢,还有其他刺激的东西,最high的是,有无数的美女,你想挑那个挑那个,你一天能来几次,能弄多少个,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我靠,这小子犯了什么病了,跟推销的似的,极力鼓吹。昨天晚上他还不这样,刚一见面的时候,这小子跟我爱理不理的,根本不爱跟我说话。后来我一打听,这小子是从台湾来的,他们家刚刚加入M国国籍,跟老子装起外国人来了。今天这是反性了还是怎么的,热情得要命。说话时候简直还加上了催眠成份,跟我比比划划的。

不过呢,这个什么sexy party我倒是听说过,好莱坞大片上面经常演,看着挺刺激的。我虽然对男女这方面没什么强烈兴趣,不过这一阵子一直不顺,过去开开眼,开心一下也好。

这小子看到我有点动心,更加来劲,于是凑到我面前,用充满诱惑的声音说道:“想想吧,全都是洋妞啊,天使的面容,魔鬼的身材,E、F级的大奶子,屁股那个大呀!全都在那儿脱光了,就等着你这样的猛男去上了!”

我靠,这小子是拉皮条的是怎么的,说得这个恶心。

不过,我再一想,早就听说过这种聚会是M国大学生经常搞的活动,要是我能在这种聚会上碰到一个很棒的洋妞,结束了我的处男身份,也不错啊!

我一笑,站了起来:“好,在那儿,什么时候开始?”

詹姆士喜出望外,马上说:“现在就行啊,赶紧走,大伙就等着你一个了!”

我还成了大人物了,大伙就等着我一个?

我们两个出了宿舍,上了这小子的破车,直接出了校门。

拐了几个弯,进了一个黑胡同,到了一个大楼下面。没想到在大学城里边还有这样破烂的地方,这破楼简直象是被大火刚刚烧过。我觉得有点失望,不过一想,人家M国人就是爱搞什么古怪的玩意,万一这叫做什么的行为艺术或者其他的什么表示自己鉴赏境界不一般的玩意,咱们不懂,别跟着瞎议论,显得咱们老土。

抱着学习外国先进技术的正确观念,我跟着詹姆士上了楼。

这儿就是聚会的场所了,再这么一看,我差点没直接坐到地上。这是一个很古老的大房子,国内要拆迁的房子也比这个新得多啊!一进门还有一股强烈超强烈的怪味直冲鼻子,差点把我撞出一溜小跟头。

二楼的大厅已经被一圈圈的破沙发围住了,这些沙发也不知道是从那个垃圾堆拣来的,黑不黑,绿不绿,不知道原来是什么色。大厅当中是铺着厚地毯的直径10米左右的空场子,这地毯不知道有多少年的历史了,上面都能种庄稼,大概这地毯刚铺上的时候,古巴还没革命呢!这些家伙可能也不是勤俭持家的劳动人民,也没人有心思打扫。

看到这个景象,也就知道刚才我的感觉没错了,这不是什么高级的聚会。

不过想想,也不可能M国到处都是好莱坞那种投资几亿美元的大片,场子差一点也没什么,既然来了,就看看人家M国的大学生平时是怎么生活的也好。我也就没转身就走。

周围的沙发上坐了大概2、30个人,看样子都是一对一对的。我顺着墙边,直接溜到了角落的沙发上,小心地坐下,我这裤子可是名牌,别沾上什么东西洗不掉。

这时候,大概又来了5、6个人,这一看,原来还是华人多,真正的外国人少,刚才刚从外边进来,不太适应这里边黑乎乎的光线,现在才知道,原来那些黄乎乎的脑袋,其实都是华人染的头发,都是假洋鬼子。不过这里边还真的有几个外国人,还有两个老黑。

这时候,一个20多岁的鬼子手舞足蹈地来到场子中说:“现在,淫兽教大会正式开始!”

我靠,邪教啊!

别跟我搞这些玩意啊!将来回国我再说不清楚!我老爸千叮咛万嘱咐,不让我碰那些能挂号的乱七八糟的玩意。

我正想赶紧走,又一想,都是小年轻的,早就听说他们在国外玩得很疯,大概又是胡闹,不至于怎么的,这样就走了,不给詹姆士面子,以后大家就不好相处了,所以我身子动了动,又没起身。

这时又听到那个鬼子说:“下面让我们欢迎我们的新成员,是詹姆士引进的Lee,他的父亲是润东服饰公司的董事长,是一个亿万富翁!”

周围的人发出一片狂叫声,同时在四处找我。詹姆士象踩了弹簧似的一下子跳了起来,举起我的手,让大家看我。

妈的,这个杂种准是偷看我的什么注册的材料了,知道我家里有钱,就他妈把老子当猪头卖了。他要是知道我老爸的公司还有他们的协会控制着全世界亚麻服装和其他制品的50%的市场,还不他妈把我活吃了!

看着四周象狼一样闪闪发光的眼睛,我心里又窜出火来。我最烦这种事,一看见我,就说我老子怎么怎么样,从来不提我自己,我干什么他们都以为我是靠着老子的面子压别人的,再不就是上来巴结我,弄得我腻歪得不行。要不就是把我当凯子,要骗老子的钱。不是因为这个,我用得着整天打架吗?看见他们就想揍人。

不过,我答应了老爸要重新开始的,所以我强忍着恶心,高声说:“我们是来参加聚会的,少整没用的。该干什么你们干什么,罗嗦。”

那个黄头发鬼子有点没面子,挥挥手说:“好,下面节目开始,放音乐!”

下面一阵刺耳的狂叫,有人打开音响,开始传出闹哄哄的音乐声。

一个没看出男女,说话哼哼唧唧的家伙凑了过来,把手放到我的大腿上,说:“先生,介绍一下自己,交个朋友,别那么酷嘛!加入了淫兽教,就没有了那些市俗的观念,以后都要全部开放自己,我们来这儿只有一个性交的目的嘛!”

我一阵恶心,大骂一声,一个弹腿把他踢飞出去。我正要起身离开,詹姆士赶紧说:“别理这个BL,大家都烦他,好节目还没来呢!”

我皱着眉头又坐下了。现在心里已经非常堵得慌了。

这时一个浑身赤裸的妞跑了出来,手里提着一个篮子,我一看,真怀疑自己的眼睛有毛病。又盯着看了半天,这才看清,我看到的没错,原来那个篮子上面真的有一个小标签,“中国制造”,连菜篮子都是中国出口的,M国真他妈穷!

那个没穿衣服的小妞一个接一个的发那种很粗糙的香烟,这些家伙迫不及待地点上,喷云吐雾起来。

她也给我塞了一支,我问旁边的詹姆士:“这什么破玩意?”

他用刚才的BL那种恶心的腔调说道:“这是混杂了大麻的香烟。大麻是自己种的,香烟是自己手卷的。10美元一支,对新人是免费的哟?”

我在手里搓了一下,闻了闻,骂了句:“当我大头啊?就这垃圾货色,你们就吸这种玩意,还几十块钱一支?”

我靠,我在国内,有的哥们给我摇头丸,4号,我都不碰,我跑你们这儿来抽这种垃圾?

詹姆士眼珠乱转:“你抽过?”

我骂道:“你当大陆来的都是老土啊?老子玩的东西你全家不吃不喝攒十年钱也买不起!买个不知道几十手的破丰田,还他妈跟老子显摆,老子撞坏的法拉利也有三辆!”

我有点借酒装疯的样子,开始骂人。哎呀,不对,我根本没喝酒啊!

詹姆士脸一红,忽然眼珠又是一转,眉开眼笑起来。

我靠,这小子知道我有钱,以后是吃定了我了。不过,有个跟屁虫,有事帮我跑前跑后,跑跑腿,打听点东西,也不错,至于赏他多少好处吗,到时看心情吧!老子不是傻子,想让老子象你爹那样养活你,那种好事,做梦去吧!

音乐声震耳欲聋,几乎震破了人的耳膜。周围开始弥漫起了让人头疼,有些眩晕又让人有些兴奋的刺鼻味道,蓝色的烟雾非常浓,非常沉,顺着地面飘过来。四周的人都开始旁若无人的抽起大麻来,我尽管没抽那种烟,但是那种烟雾也飘进了我的鼻孔,我也开始有点反应了。我摊开手脚,尽量舒服地躺在沙发上,看着周围的人。这种场面我见得多了,后面的马上就要开始了。

很快,一个个神志恍惚的家伙身上的衣服全都不见了,就好象是那些衣服穿在身上就是个累赘似的,一个个赤条条的,搂住了最近的一个开始了最原始的生理动作。我眯着眼看四周交合的人体,忽然发现,这些家伙跟的人不是他们一起来的人啊?

这种公开的大规模乱交我还是头一次看到,我真是大吃了一惊。看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些家伙,来到国外就干这种事情!那个臭丫头,就那么撅着屁股让两个黑鬼一齐干着,真他妈贱!

你们花的那都是你们父母的血汗钱呢!他们辛辛苦苦把你们送到国外,你们就在国外这么折腾!

哎呀,这不是我老爸经常跟我说的话吗?奇怪了,我说的居然跟他一模一样啊!

不过现在想想也是,我真的有点过分。虽然我从来不象其他有钱人家的子弟那样尽情挥霍,无所不为,但是我给我老爸捅的篓子也不算少。这次又打了一个省里的什么部长的侄子,算是打架斗殴也好,算是见义勇为也好,总之事情闹得很大,老爸花了不少钱来摆平,大概对他的生意影响也很大。他又怕那些杂碎买通黑社会来对付我,只好直接把我送到这儿来,希望能换个环境,让我学点真正有用的东西。

算了,这么多年了,打架打得也腻了,也没心情再闹下去了,看到这些家伙,我只当是个乐,根本不想打人了。

是应该好好学点东西,帮帮家里,出机场的时候,看到老爸头发都白了,好象又老了十岁!他也真不容易啊!他做生意最近很不顺利,又有这么个儿子胡闹,大概心都碎了。以后好好学习吧,我本来是个好学生的,原来的班主任每次看到我都哭,说我毁了。弄得我好伤心。

正想着心事,几个家伙撬开了酒瓶,开始灌酒,加上有的一分钟先生在大麻的作用下也没能支持多久,他们身上的分泌物的味道也散发出来,整个大厅的味道开始难闻起来。我没心情再呆下去了,还是走吧!

就在我起身想要离开的时候,旁边一个脱得精光的丫头爬到了我的身上,哼唧着朝我的脸上亲。我最讨厌这样的女孩子,身上还有别人身上的脏味吧?别他妈把爱滋传给我。

我正要把她推开,她的手已经朝我下面的敏感部位摸过去。

我大叫一声,一下子跳起身,把她扔到了地上。这一起身,忽然发现,詹姆士拿着手机正在旁边摆姿势,他在拍照!

我一瞪眼:“詹姆士,你在干什么?搞什么鬼?”

我正要过去把他的手机抢过来看看,身后突然掠过一股风声,有人正在重击我的后脑!

我靠,跟老子来这个!为了不挨打,我可是专门拜师学过功夫的,要不然,这么多年打架,人家还不早就把老子打散了?就你们这点垃圾,老子还不放在眼里!

我急忙一个低头,那小子一拳打空,我顺势回身一脚,正踢到他小肚子上,那个偷袭我的家伙惨叫一声,摔出老远。

我怒气冲冲地转身扑过去,这才看清,那个倒在地上的家伙身上穿着阿玛尼,打扮和气质明显比沙发上边的家伙高了几个档次。

那个家伙疼得直咧嘴,用手指着我,想说话又说不出来。旁边过来两个很壮的家伙,把他扶了起来。

我怒喝道:“干嘛打我?”

他捂着肚子尖叫起来:“你敢动我的马子,你找死啊?”

刚才那个贱货是他的马子?

我也生气地喊起来:“我那动她了,是她自己爬到我身上来的!”

那个小子明显是个二世祖之类的败家子,他指着我尖叫着:“把他给我拖出去,好好教训他!”

两个跟班的过来就要拉我,我大喊一声:“让开,出去就出去!”

我的火更加大了,今天不打人,这几天窝的火还真出不来了,到了外国,华人还他妈欺负起自己人来了!

我们来到楼下的空地上,那个面青唇白,没有血色的二世祖指着我骂道:“你他妈个大陆仔,敢动我的马子,你活得不耐烦了吗?”

啊,原来是个港澳台同胞。

我说:“那个贱货自己爬到我身上来,我动她一个手指头了吗?”

“老子不管,反正你今天得赔偿我精神损失,要不然,今天要你好看!”

“我还赔偿你精神损失?”

“对了,你乖乖给我拿出300万美元来,万事皆休,否则今天就拆了你的骨头!”

你真是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啊,一下子就要我300万美元?

哎呀,不对,这小子我第一次见,怎么知道我家有这么多的钱的?

这里边有事!

“我靠,我给你3块钱让你挺尸去!”

那小子恼羞成怒,朝两边的手下一摆头:“给我打!”

他的打字刚出口,我已经一脚踢到了旁边的家伙的肋下。

我为了打架,特意学了功夫,我学的正是李小龙的截拳道,敏捷、刚猛,敌未攻,我先攻敌。

那个家伙一声怪叫,顺着大墙倒下了。

另外的家伙急忙一拳当胸打来,我的身体向右一晃,用力一个左直拳狠狠打向那个家伙的右胸。这是李小龙的截拳道中另外的一个最常用招术,左直拳反击!

根据李小龙的理念,这一拳十分沉重,但是又非常安全,而且有时被特意用来对付那些身材高大的对手。

这个家伙连哼都没哼,慢慢朝身后倒下去。

我冷笑着看着那个二世祖,他没想到他的手下这么不济,急急忙忙掏出一只巨大的沙漠之鹰手枪对准了我:“别动,跟我上车!”

干嘛,要绑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