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战之缘(2006中日战争) 正文 第十三章 血与火

银月光华 收藏 2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8/[/size][/URL] 云南,这片纯美的自然之地,美丽的原史森林是多少中国人的自豪。可罪恶的战争却并不因为这里美丽而放过它,一个秘密且庞大的军事行动正的有计划的实施着…… 海风徐徐,朝阳四射,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的一支以“金刚”号为首舰的“八.八”舰队正在北部湾集结。我站在“初雪”号导弹驱逐舰的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8/


云南,这片纯美的自然之地,美丽的原史森林是多少中国人的自豪。可罪恶的战争却并不因为这里美丽而放过它,一个秘密且庞大的军事行动正的有计划的实施着……


海风徐徐,朝阳四射,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的一支以“金刚”号为首舰的“八.八”舰队正在北部湾集结。我站在“初雪”号导弹驱逐舰的舰首眺望着海平线,心中暗想着,无论从规模和质量上看,这都是一支强大的舰队,然而这样的舰队却掌握在侵略者手中,正是这些钢铁巨舰打败了我们的海军,控制了我国领海。这茫茫的海面下埋藏着多少中国海军将士的尸骨?我黯然伤神,战争爆发时是这些海军将士最先进行抵抗,又是他们最先实践了自己忠于祖国的誓言——他们与大海同在。然而和他们比起来我即渺小又可憎,真正的军人应战死在沙场,我却贪生怕死的做着别人的替身,樱她们总是“长濑君,长濑君”的叫着,有时连我真的把自己当成长濑一贵了,我不是在演戏,而是潜意识里认同了这个安全的身份,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把这里当成自己的第二战场的想法是多么的错误,我没有任何能力在这个战线上发挥自己,只能一步步的把自己推向更深的深渊。


甲板上响起了脚步声,听声音我就知道是樱。


“第一次登上驱逐舰吧!”樱来到我身边说。


“是啊!海上的日出真美。”我说。


“我也看见了,好红啊!”樱远眺着海平线说。


千代子抬眼望了一眼大海轻轻地说:“像血一样的颜色!”


千代子的话重重的敲击了我的心,血!我眼前突然间闪过一幅幅充满血迹的画面,鼻腔里似乎充满了血腥的气味。这支威风凛凛的舰队正是要去制造一场腥风血雨,又将会有多少将士变成亡魂?


“那里!“樱伸手指向远方的海平线渐渐出现的黑影,我拿起望远镜,又是一个舰群,401和402有两艘“大隅”级两栖攻击舰格外醒目,在两艘“大隅”级右侧的是425“摩周”号综合补给舰。另有四艘护卫舰。


“金刚”号发出了全速前进的信号,刚才还慢慢游弋的舰队一时间全都加大的马力,高大的烟囱向天空喷出一股股浓烟,舰队排成“人”字型阵破浪前进,各驱逐舰上的直升机全部升空,舰队进入战斗状态。


“快看!”我循着樱指的方向望去,海平面上又多了两艘海上钢城。那是新“飞龙”和“苍龙”号舰空母舰和其所属的护卫舰队。很快担负第一波次进攻的机群出现在天空。


“还有那里!”樱又指向登陆舰队的方向,从那里的水下浮起两艘巨大的潜艇,我说不出这大得惊人的潜艇是什么型号,那家伙至少比“初雪”级导弹驱逐舰大上三倍,该级艇指挥台靠后,指挥台下有着高高隆起的舱室,艇首至指挥台之间有着宽大的平直甲板。


“那是什么潜艇?”我问。


樱摇了摇头。


我的疑团很快解开了,只见指挥台下的舱室大门打开了,一架飞机从里面拖出。那是日本新式的舰载机。


“潜水航母!”我不禁惊叫起来。


庞大的潜水空母迅速放飞了第一波飞机,紧随“苍龙”和“飞龙”号上的舰载机扑向陆地。


“太壮观了!”我身后有人说。我放下望远镜回头看,是川岛、宫本和雪妍。


我没吭声扭过头去。


“长濑君!现在你看到帝国赖以生存的力量了吧!”川岛得意洋洋的说。


“啊!”我随口应到,心里充满了反感。


川岛又开始了那滔滔不绝的感叹“自从太平洋战争以来,日本受尽屈辱,从那一天起所有日本人就发奋图强,力图重新夺回大国的位置。六十多年的苦心经营,终于有了今天的成果,这世界一流的舰队是我们民族的骄傲。当然我们并不只有海军,陆军、空军还有我们的特工,都是最强的!”他言语间无不流露出难以言表的自豪感。“长濑君!你现在明白我们的必胜之心源于什么了吧!这是只有一流的民族才有的信念!”


听到他对我说话我慌忙移开落在雪妍身上的目光,她看起来很忧郁,不知此时她又在想什么。


“啊!”我应声说。


川岛却余兴未绝,“此次据情报部获悉,敌人在北部湾仅部属了三个乙种师,加起来还不到三万人,可我们的登陆部队却有三个整编师,六万人的兵力,另有支援飞机四百余架,登陆时又有舰队强大的火力支援,敌人必定被击溃,这次作战将决定支那人的命运!美国现在仍然保持中立,上次战争的悲剧不会再重演了。”


“相信没那么简单!”我冷言相对。


“你说什么?”川岛突然怒目而视。


“即使打到青藏高原,他们也不会放弃抵抗的。”我说。


“哼哼!”川岛冷笑说:“别以为只有你了解中国,我比你更了解,这些年里他们的人民没有丝毫精神力量,他们的军队也一直在消极中建设,现在的败局就是最好的证据。”


“可不会一直败下去。”


“长濑!你怎么能替敌人说话!”宫本怒吼到。


我不愿和他们在一起转身就走,边走边说:“没什么!只不过想让某些人清醒些!”说着我向舱门走去。


“长濑君你去哪?”樱似乎想追过来,但看了看川岛和宫本还是留步了,我知道她很关心我,但我还是没有理会她。千代子一声不吭的跟着我。


“和灯!”川岛似乎还想命令这个过去对她言听计从的小姑娘,但是千代子根本没理会他,川岛气得直跺脚。


闷热的舱室让我无法忍受,于是我又来到舰的直升机库上,手扶拦杆眺望舰队开进。想着雪妍还和川岛在一起,失落感袭上心头。此刻只有千代子静静地站在我身边,海风把她的头发吹得更加零乱。


我看着她的淡蓝色眼眸对她说:“千代子你父母谁是外国人?”


“外国人?”


“我是说白种人,只有白种人的眼眸才会是蓝色的。”


“对不起我不知道。”她低下头自言自语说:“什么也……什么也想不起来。”


远程轰炸机在视距外投放了巡航导弹,导弹划破天空扑向还看不到的陆地,远处的空袭一定已经开始了,航母群的第二波攻击飞机也起飞了。“八.八”舰队的航速减慢了,“金钢”号上第一枚导弹破膛而出,紧接着是第二枚、第三枚……其它军舰也随即发起打击,整个舰队瞬间被浓烟拢罩,弹群如雨般扑向远方。


我的耳膜都被震痛了,这时一个海军传令兵对我说:“长濑中尉!情报部的人找您。”


“在哪?”


“指挥室!”


上舰以来还从未去过指挥室,看看也好,顺便还可以了解一下战局发展情况。想到这儿我对他说:“我还没去过,你能带我去吗?”


“はぃ!”


传令兵带到来到指挥室,舰长很热情的把我迎进去。指挥室里宽敞,周围有许多我叫不出名的仪器。川岛、宫本、樱和雪妍都在这儿。我径直走到指挥室宽大的玻璃前向外望去。


“第一波次的攻击已经结束!现在正在观察攻击效果,以确定第二波次的攻击的目标。”舰长向大家介绍说。


“舰长,自从上舰以来我还从未与您接触过,想不到一接触就有这么轰轰烈烈的场面。”我目视远方说,那架势俨然如他的上级一般。


“这只是帝国军队向胜利前进的前奏,而您的父亲正是这个交响乐团的总指挥啊!”他对我的恭维完全来自于长濑大将。


“第一轮打击用了多少时间?”我问。


“5分钟!第二波将是战术性覆盖性打击。现在制海权和制空权都在我们手里,海军航空兵对纵深目标攻击结束后我们就会用强大的火力袭击敌人的阵地,在我们火力的掩护下,海军陆战队会抢夺滩头开辟登陆场,第三、第十、第十一师的主力将被运送到滩头,接下来的进攻就是陆军的事了。”如果按照这个攻击计划,仅有三个乙种师的中国军队是不可能抵挡住这样的攻势的,我心里焦急万分。


“舰长!旗舰发出信号,实施第二波攻击。”


舰长立即忙于工作了,确定了攻击目标后舰长下达了攻击命令。“砰!”“金刚”号上的127毫米炮发出首发炮弹,接下来“初雪”舰的76毫米火炮立即发出一阵急速射,各舰也纷纷实施炮袭,用火力压制滩头,远程轰炸机也放出了集束炸弹。


“如果能看到攻击效果该多好啊!”川岛放下望远镜怏怏地说。


“这里距海岸还有22海里,当然看不到了。”舰长说。


“真遗憾!”川岛说。


“会看到的,登陆开始时我们将开入登陆场,用炮火进行更直接的支援,到时你们将会看到壮观的登陆场面。”舰长说得很轻松,仿佛只是一场军事演习。


“但是在这样的火力下,还能看到敌人的影子吗?”川岛说完大笑。


“啊……对啊!哈哈哈……”舰长随即也笑起来。


指挥室被一阵轻松的气氛感染了。


“舰长!”雷达兵的报告打断了他们的笑声。


“什么事?”舰长边问边看雷达屏。


“看这些!”大副指向雷达屏上的小绿点说。


“小型船只?是渔船吗?”舰长疑惑地说。


“不!是导弹!”舰长的话音还没落,大副和雷达兵同时惊叫起来。


“快向旗舰报告,全舰进入紧急状态!发射铂条干扰弹,近程防御武器开启!”舰长非常有战斗经验,遇有紧急情况还能有条不紊地下达命令。


“发现导弹艇八艘!共发射导弹16枚,导弹艇飞行速度1.8马赫,距抵达时间还有18秒。17、16、15……”当雷达兵开始倒计时时在场的人都大惊失色。


各舰的“密集阵”近程防御系统迅速开火,这种每分钟发射3600发炮弹的近程防御系统疯狂地把炮弹射向天空形成了一道密集的拦阻火网。


“来了!”大副手指东南角的天空,来袭的导弹已经可以目视。尽管火网的密集程度已经无法用语方形容,但是所有人仍捏了一把汗,会先射向哪艘军舰呢?“轰!”一枚导弹被拦截,但是其它导弹却突破了火力网直扑向再也无力抵抗的日舰。一枚导弹“噗!”的一声直插入“春雨”号驱逐舰的舰体中部,随即一声轰鸣导弹击入处立即喷出冲天的火焰,“春雨”号的舰体残片迸向天空然后纷纷落在老远的海面上。与此同时另两枚导弹同向插入“夕雾”号驱逐舰的舰体,“夕雾”号立即被炸成两段,其余的导弹则从“八.八”舰队上空划过向航空母舰舰队飞去,其中一枚落在“飞龙”号舰空母舰甲板上,未及起飞的飞机纷纷爆炸起火,“浦贺”号大型扫雷舰、“渥美”号坦克登陆舰也被击中。


刚才还威风凛凛的联合舰队现在却狼狈不堪,“夕雾”号顷刻间划了个大大的旋涡沉入海底,“春雨”号燃着大火,在海面上摇摇晃晃,“渥美”号已开始弃舰,“浦贺”号则在忙着灭火。


“各舰注意!立即反击!”


“金刚”号发出了命令。舰长狠狠地敲着控制台咬牙切齿的说:“八嘎!发射导弹击沉他们!”“初雪”号上的“捕鲸叉”对舰导弹破壳而出扑向目标,其它的作战舰只也纷纷射出导弹,为航空母舰护航的飞机也投入到打击力量中。


很快传来战报“21型导弹艇8艘,全部被击沉!”


原来给日军以如此大杀伤的竟然是战前不被重视的老式21艇,这次袭击本身就是一次自杀性攻击,我们的战士在用自己的生命来实现誓言,虽然在强大的日本海军面前他们全军覆没了,但是这证明了日本的偷袭北部湾的计划已经暴露了,我们的军队已经有了准备,想到这儿我稍稍安心。日本人也明白了这一点,可是他们不肯放弃唾手可得的胜利,仍坚持进攻,“八.八”舰队舍弃了“春雨”和“夕雾”号继续担负掩护登陆的任务。


无线电里传来了“春雨”号弃舰的信号,我到看“春雨”号正在缓缓下沉,它的海军官兵们悲痛欲绝地站在救生艇上目睹它最后的身影,他们痛哭流泣的唱起《海军之歌》,一位军官突然抽出军刀切腹自杀,又有一位军官拔出手枪向自己的太阳穴开了枪,尸体跌入海中。以身殉舰!这就是日本人最崇拜的行为吗?看到这情景的舰长眼睛湿润了。


此时“初雪”号又得到通报,海军中将粟田泽治指挥的以“雾岛”号为旗舰的另一支“八.八”舰队正迅速驰援。日军战力再增,攻击信心倍增。


“前进!为‘春雨’和‘夕雾’报仇!”舰长抽出战刀指向陆地,舰员们的斗志立即被燃起,开足马力全速前进。


舰队抵进距海岸线18海里处才遭到零星的炮火阻击,不过这些火炮一开火立即被日军锁定,随即而来的火力就射向这些目标。日本人在遭受打击后变得更加疯狂,漫开的航空布洒器载着集束炸弹扑向解放军的滩头阵地,试图以地毯式的袭击炸开通向纵深的道路。距滩头10海里时,解放军的岸炮开始了密集的炮火反击,海上被炸起一道道水柱。日本海军则以更猛烈的火力压制解放军的炮火。


四艘大型气垫船从两“大隅”级的船舱中弹出,载着90式主战坦克冲向滩头,运输船放下冲锋舟,海军陆战队在海上和空中的火力掩下冲向滩头。舰长命令“初雪”号开到舰队的最前沿,我们已能通过望远镜清楚地看到滩头了,舰队的炮火仍不停地犁着被炸过一遍又一遍的滩头阵地,解放军的炮火渐稀。


“他们不可能再有什么抵抗力量了。”川岛轻轻摇摇头说。


“轰!”话音未落,一枚炮弹落在“初雪”号的舰桥上,舰体猛烈的颤震起来,指挥室的玻璃被震碎了。“啊!”指挥室里的人都反射性的举起双手挡在脸前。这大概是老式的100毫米步兵炮造成的,军舰没受太大的损伤,惊魂未定的“初雪”舰用其主炮再次发起炮袭。


令人惊奇的是勇敢的解放军战士竟仍然在那片烧焦的阵地上坚持抵抗,他们仍能组织起有效的火力拦截冲向滩头的日本海军陆战队。他们显然缺少重武器支援,可是他们的勇敢弥补了火力上的不足,一时间爆炸声叠起,海面上被炮火激起一道道冲天的白浪,在海军火力有效的支持下,日本的冲锋舟向一把把锋利的匕首直插滩头,轻武器的交锋开始了,隐蔽在战壕、坑道和水泥掩体后面的解放军战士向冲上滩头的冲锋舟进行密集的急速射,迫击炮弹迅速向滩头压来。第一艘大型气垫船冲上了滩头,刚刚停稳,密集的迫击炮弹如雨点般落在气垫船上,气垫船旋即被摧毁,一辆90式坦克试图从火海中开出,一枚火箭弹给予其迎头痛击,但是皮糙肉厚的主战坦克并未受太大损伤仍然继续开进。刚刚走了几码一枚大型反坦克地雷爆炸了,这辆坦克一侧履带被炸断,连同负重轮也被炸飞。当他的成员刚刚弃车出来时,就被解放军的狙击手干掉。


另一辆气垫船也登上了岸,所幸的是解放军的迫击炮打早了未伤及要害,刚一停下,90式坦克就从船上冲下来,两枚反坦克火箭如利箭般射向它,但是它的正面装甲太厚,不足以致命。仗着坚固的装甲,90坦克肆无忌惮的推进,其它三辆坦克迅速下船展开攻击队形,掩护步兵向解放军阵地发起冲击。第三艘、第四艘气垫船也登陆了,又有一些两栖战车也冲破火力阻击网冲向滩头,海军陆战队的冲锋舟也一艘艘的冲向滩头。首批登陆的15辆90式坦克和22辆两栖战车组成了攻击尖刀力图撕开解放军的滩头防御阵地,打开通向纵深的道路。后续仍在登岸的还有三艘“三浦”级坦克登陆舰载着9辆90式主战坦克,另有二艘大型气垫船又把300名士兵送上滩头。日军的攻击尖刀已冲破解放军的前沿防御,战场态势越来越对解放军不利了。在远海还有大辆的运输船正在等待一旦开辟了滩头阵地,他们将把重武器运上岸。


“初雪”号进行了最后一轮炮击,弹药已经告讫,见到抢滩作战初见成效,舰长稍稍松了口气,刚才还唏嘘感叹的川岛和宫本也微微露出笑容,可他们的笑是那么阴险。


“即使他们抵抗也没有用,必竟胜利是属于日本的。”川岛说。指挥室里的气氛缓和下来了,眼见滩头的抵抗越来越微弱我的担忧开始了,难道滩头的战斗就这样结束了?半小时后日军的大型运输船驶抵滩头,他们正在卸下重型装备,2000名的战斗人员又被输送到战场。


“那是什么?”樱睁大眼睛望着北方的天空,我们不约而同的举起望远镜,那边出现了密密麻麻地桔黄色小点,所有人几乎同时惊叫“火箭弹!”这种面积杀伤对登陆部队来说是至命的。密集的火箭弹如狂风暴雨般倾泻到滩头,猛烈的爆炸连成火海。不用问那里一定是一片鬼哭狼嚎。刚刚被运到滩头的主战坦克、步兵战车、自行榴弹炮、履带式自行火箭炮和2000名步兵在这充满仇恨的打击下化为灰烬。


我惊愕了,这就是现代战争!太残酷了!谁能想象2000人会在顷刻间变成亡灵?战争对普通的日本兵来说也是一场僵梦,在64旅时一位战士对我说,如果上天允许他实现一个愿望,那么他会选择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战争。亲眼目睹了战争的残酷后,我太明白这愿望是多么可贵。


钢雨火神给日本登陆部队实施了毁灭性的打击,指挥室里的人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刚才来得意洋洋的川岛此刻也沉默了,面对战局瞬间的变化舰长也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办。


解放军的反攻开始了,突入纵深的日本军队侥幸躲过了刚刚的灾难,现在却不得不陷入苦战。他们收缩阵地,在战舰的掩护下固守待援,可此时仅剩下六艘战舰的“八.八”舰队弹药溃乏,只能组织起微弱的火力,粟田的舰队还在驰援中,前两波攻击的舰载机已返航,后续的登陆部队还有1小时才能抵达。“金刚”号也已向“飞龙”和“苍龙”号航母求援,同时发报给台湾,两个装备F-15J战斗机的空军师也起飞增援。但是现在滩头已经出现了火力空隙。解放军的地面部队利用这个机会发起反攻,不知从哪里涌来的大辆坦克部队正杀向日军阵地,后面的步兵在坦克的掩护下发起冲锋,面对如潮水般的解放军,没有炮弹的“初雪”号丝毫帮不上忙。


日军15辆坦克和400名海军陆战队士兵被压缩在1000平方米的阵地上,处境十分危险,可是他们仍不放弃抵抗。中国坦克虽然数量众多,但是大部分是老旧的59、69式,仅有少数的98式。炮弹乒乒乓乓地打在日本坦克上,却难以奏效,那些钢铁巨兽似被激怒了一般,吐出一道道火舌。中国的坦克被击中后基本都发生了二次爆炸,炮塔被炸飞。很快滩头到处都是燃起冲天火光的坦克残骸。处于劣势的日本军队仍能在战术上取得胜利,这不能不令我着急,尽管解放军猛烈的冲锋还在继续,可面对越来越近的日本增援部队我不禁为他们担忧。


一辆90式坦克在更换射击阵地时被绕到侧翼的96式坦克击中侧装甲,但是它立即旋转炮塔向96式射出一发炮弹,96式的爆炸式反应装甲抵挡住了这发炮弹,随即96又向90发射了第二枚炮弹,再次击中了同一点,这辆90式坦克被摧毁。“轰!”“金钢”号上的127主炮发射了一枚激光制导炮弹击中了96式坦克,这辆坦克立即被炸成碎片。


面对绝对优势的兵力,日军在拼死挣扎,以坦克和装甲车为支撑点的阵地正在逐渐缩小,舰炮的支援越来越有限,为了对付解放军步兵的集群冲锋,海军连“密集阵”近防炮都用上了。从“大隅”号起飞的两架CH-47直升机不顾密集火力,强行降落在滩头,硬是将2辆步兵战车和80名士兵送上岸。可这点兵力在解放军潮水般的攻势面前实在微不足道,作为支撑点的坦克和装甲车不断被击毁,日军抵抗越来越弱。“初雪”号指挥室里凝起了一阵悲哀的气氛。


一阵来自空中的火力射向日军阵地,是解放军空军的两架FBC-1歼击轰炸机低空突防实施空中打击,虽然毁伤效果不强,可面对空军的参战,日军的抵抗意志低到了极点,日军舰艇用“密集阵”向两架飞机射击,可突袭得手的FBC-1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有些绝望的日本兵抱着集束手榴弹冲向解放军的坦克发起了自杀性攻击,宫本的拳头砸向指挥台大叹了一口气,舰长凝起眉头说:“再坚持一下,我们的飞机就要到了。”正在此时,一阵来自空中的火力将解放军冲在最前沿的几辆坦克击毁,紧接着又是一阵密集的火箭弹倾泻在解放军的攻击阵容里。这突如其来的火力阻泻住了解放军的攻击势头。一个机群轰鸣着掠过舰队超低空飞向滩头。


“F-15!我们的飞机!”“太好了!”指挥室内的日本水兵兴奋的高叫。


望着巨大的F-15掠过舰桥,我的心像被猛擂了一锤一样,那些印着太阳徽标的日本飞机把火箭炮和炸弹倾泻到解放军的攻击阵中,空军的出现给予原已丧失抵抗斗志的日军带来了无比巨大的勇气,他们倚着为数不多的军队顽强的抵抗。刚才还充满悲观气氛的指挥室现在却如同被注了兴奋剂一样。


第一波空袭刚刚过去,一阵雨点般的炮弹落在滩头,将解放军的进攻势头彻底打了下去。


“是粟田的舰队!”大副兴奋地说。


指挥室内又是一阵如释负重般的感叹。


两架CH-17又运送了一批装甲车和士兵,后续的运输船再次向滩头输送了战斗力,在空中和海上的火力打击下,解放军不得不放弃进攻,潜水空母上的对岸支援飞机又为陆军实施了有效的火力支援,增强了战斗力的日军实施反击。渐渐的解放军抵挡不住日军的反攻,不得不退守到坑道和掩体内,刚刚从台湾飞来的远程轰炸机又将一枚枚钻地炸弹丢了下来,地下的坑道一条条被掀翻。新上岸的坦克和装甲车再次组成攻击阵形,突入了纵深。


看样子没什么希望了!不过我再一次目睹了解放军战士的勇敢,我想有一天我也会和他们一样义无反顾和日本人战斗,也只有这样才能弥补我犯下的过错。


“舰长!解放军又发射了四枚地地战术导弹。”雷达兵报告。


“没什么了不起,那不仅于事无补,还会暴露自己的位置。”舰长轻蔑的说。


四枚导弹疾驰而来,落点很分散,看来确如舰长所说。四枚导弹整齐的延一线排开,在接近地面时突然发生了巨大的爆炸,爆炸形成了形成了总长度约4000平方米的火焰拦截带,不论是还在抵抗的解放军,还是正在登陆的日军,甚至连近岸的登陆艇都不可避免地被火焰吞没了,火焰如怒涛般冲向海面,映红了停在海上的舰队。“初雪”号指挥室里的人除了雪妍和千代子都目瞪口呆。


“他……他们居然使用油气弹!”半晌川岛才结结巴巴地说。


“血战了三个小时,结果居然是同归于烬!”舰长叹息着说。


看到这场面的人全都不知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这感觉,即不是悲伤,也不是高兴。大火燃尽,大团大团的白烟弥漫在滩头。


油气弹这种被称为小原子弹的武器,和美雪使用的一样!我仿佛在浓烟中看见了美雪的身影,还有被火焰吞没的亡魂。到底还要有多少人在这场战争中死掉?


“支那武士的勇武精神丝毫不亚于我们大和民族呀!”大副喃喃地说。


“混蛋!你怎么能拿支那式的愚蠢和我们的武士道精神相比呢?”宫本气极败坏地说。


“宫本!不得无礼!”川岛训斥到。


舰长也对宫本的言行感到厌恶。


经受惨痛打击的日军暂时还无力向纵深进攻,在飞机的舰炮的支援下,幸存的日军加上少量增援部队开始清缴坑道里的解放军残余力量。由于人手不够,宫本主动要求请战,川岛同意让宫本、樱、我和千代子加入到战斗行列中。可我看到雪妍脸上掠过一丝恐慌的表情。


我们上了岸,空气中充满了磷燃烧后刺鼻的气味,海水舔拭着被血染红的沙滩,一辆辆火光冲天的坦克残骸诉说着刚才战斗的惨烈。在滩头已找不到一件完好的尸体,连完好的武器也没有。


这就是战争,血与火的世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