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乌兰巴托,人们正深切感受着全球粮价上涨带来的影响。


“巴掌大、手指那么厚的普通面包最高能卖到7元人民币一个。”齐日迈(音)在电话中有些无奈。她和丈夫都在政府部门工作,月薪合300多元人民币,已属于中等之家。但是高企的食品价格仍让她非常发愁,她已经半年没有添置新衣服了。


与世界上大多数粮食进口国一样,粮食对于蒙古国来讲不仅是一个经济问题。4月18日,有上万人在乌兰巴托示威,抗议食品价格上涨三倍。3个月后,更多民众走上街头支持反对党的抗议活动。


在中蒙、中俄边境生活的蒙古人可能更幸福一些,他们离粮食来源地更近。特别是在中蒙边界,两边的人们同属一个民族,联系深切,日常携带小包装粮食过境走亲戚是普遍现象。


但是显然,粮食走私现在也不是一个单纯的经济问题。当全世界都面临粮价上涨的压力之时,每一斤粮食的非法进出,都代表着一个国家利益的流失。


收缩的产量和上涨的关税


拥有260万人口的草原之国蒙古,2007年全国农业种植面积约为20万公顷。虽然这比上年增长四分之一,但根据蒙古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全年全国仅收获粮食11.48万吨,平均每人每年只有约50公斤。与前一年相比,下降了17.2%。


蒙古国的粮食产量在上世纪80年代曾达到80多万吨,不仅自给有余,还可适量出口。但最近20年来产量却持续下滑。


2000年,由于夏季高温干旱和秋季早雪,当年蒙古全国粮食产量仅13.8万吨,是自50年代蒙古发展种植业以来粮食产量最少的一年。由于粮食歉收,这一年全国甚至缺少8000吨小麦种子。


蒙古国中华总商会秘书长商那拉图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俄罗斯和中国是蒙古国粮食进口的主要来源地。俄罗斯每年向蒙古国出口的粮食基本能够保证其需求。


但最近几年,俄罗斯粮食产量也不断下降。2008年1月全球粮食价格上涨时,俄罗斯迅速上调小麦出口关税30%。这一政策原本在4月30日到期,后又延期到7月1日,目前是否取消仍不明朗。


而在中国,为了应对不断恶化的粮食形势,在2008年1月前后取消小麦、稻谷、大米、玉米、大豆等原粮及其制粉的出口退税,并对多种麦类开始征收20%出口税。


中国的做法无可厚非。2007年前11个月,中国小麦、玉米和大豆的出口量分别比上年同期增长206.51%、85.3%和24%。而国内11月食品类价格上涨18.2%,其中粮食价格上涨6.6%。


作为稳定国家粮价的重要举措,2008年1月,中国对小麦粉等粮食制粉实施出口配额许可证管理制度。这是至今最为严格的粮食出口控制政策。


就在全世界的产粮国上调粮食出口税率的时候,蒙古国政府从2008年1月1日起取消对进口小麦和面粉征收增值税。


肉多面少的羊肉面


与中国一样,蒙古国决定增加300亿图用于农业贷款利息优惠。这一政策的实施,将使该国2008年食品农牧业领域的投资达到4000亿图。但对于蒙古国政府来说,更需要解决眼前的问题。


仅2007年,蒙古国的公务员已经涨了两次工资,应对飞速上涨的物价。


其实按照蒙古国的饮食习惯并不需要特别多的米面。受俄罗斯影响,西餐在蒙古国非常流行,中上阶层都以西式餐饮为时尚。即使普通蒙餐馆都带有西餐风格,与内蒙古的蒙古族饮食有很大区别。


不过对于普通蒙古人来讲,需要大量面粉的西餐实在过于奢侈。蒙古国的饮食主要分为白食和黑食,白食即奶食,黑食即肉食。包子、大饼也经常出现在蒙古国的普通家庭里。但现在,齐日迈连平常吃不惯的大米也舍不得买。


满洲里海关的缉私人员向本刊记者讲了他们去蒙古国公出的经历:因为连续几天吃肉,他们希望对方能做些面条。“在咱们这边,羊肉面上边有几片肉,下边都是面。在蒙古国,羊肉面上边都是厚厚的肉,只有下边有几根面条”。


“在蒙古,大头菜是切碎以后按份卖的,因为很少有人买得起整颗菜。”齐日迈说,现在很多中产阶层的餐桌上已经看不到蔬菜沙拉了。


由于粮食短缺,肉类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虽然畜牧业连年丰收,但现在肉类价格也涨到30多元人民币一公斤了。


在满洲里海关查获300吨粮食走私后,蒙古国东方省的副省长曾专程来满洲里交涉此事,希望退还钱款或粮食。


据满洲里海关统计,今年上半年满洲里关区各口岸共出口粮食8752吨,同比升13%。由于米面受到控制,马铃薯成为食品出口的主体。俄罗斯和蒙古国是满洲里对外贸易的两个主要目的国。


2008年,蒙古国政府提出计划:用三年时间实现食品自给。其中2008年实现土豆100%自给,小麦种植保障总需求的30%至35%。不过眼前蒙古人希望的,是粮食价格先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