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蒋介石是中国近现代政治舞台上一位独具特色的人物。他驰骋中国政坛数十年之久,为人多疑无信,善用权术;在其宦海生涯中曾三次下野,但其审时度势,纵横捭阖,三次又重新复出,手段之高明,用心之险恶,也可谓民国史上之一绝。


第一次下野。自1927年8月13日至1928年1月4日。蒋介石在1927年4月12日突然发动针对共产党人的“清党运动”,掌握了国民党的控制权。但仅仅4个月过后,他便受到来自三方的巨大压力——以汪精卫为首的武汉政府中的原国民党左派势力,拥有数十万军队的冯玉祥,蒋的得力部下何应钦。何应钦暗中默许蒋介石下台。他说:“蒋介石是自己要走的,他走了很好,从此我们也可以爱国家。”

蒋介石在内外逼迫下,1927年8月12日向南京国民政府辞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宣布下野。分裂的国民党南京、武汉两派如果要统一,首要前提就是蒋介石下野。他没有料到会有如此大的转折,不得不黯然返回老家浙江奉化。宁汉合流后,汪精卫因未达到掌权目的,于9月16日电请蒋介石回国。冯玉祥、阎锡山迫于奉系军事压力,也请蒋介石归来主军。1928年元月,蒋介石回国通电复职。此时他志得意满,三喜临门:美人、权力和外援(取得了日本的借款和美国的支持)。

国民党内部的这一次较量,汪精卫白忙活了一场;唐生智输了精光;李宗仁、白崇禧遭到了彻底失败。只有蒋介石才是最后大赢家。他以退为进,坐收渔人之利。取得了党、政、军的最高位。


第二次下野。自1931年12月15日至1932年1月28日。蒋介石同样没有预料到会有第二次下野。因为在他本人或者许多人看来,1931年“九一八”事变的爆发,本应是他弥合国民党内部矛盾的好机遇。这场党内矛盾,是由他软禁胡汉民一事引起的。

胡汉民是国民党元老、立法院院长,一直反对蒋介石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的独断专行,为国民政府实际上沦为个人手中的工具而愤愤不平。1931年2月28日,蒋介石突然将胡汉民软禁。这立即引发国民党内部又一次反蒋高潮。5月,改组派、西山会议派、胡汉民派、林森和孙科派,以及两广实力派人物陈济棠、李宗仁,在广州成立了一个“非常会议”,打出“打倒独裁”、“护党救国”的旗号。寄寓香港的汪精卫应邀出任广州“非常会议”的政府领袖。不同时期反对过蒋介石的派别,在这一时刻会聚到了一起。1931年9月初,广州政府派军北上讨蒋,宁粤战争爆发。正在此时,“九一八”事变爆发了。广东方面首先做出了友善举动,9月20日立即停止入湘军事行动。蒋介石也予以回报,派代表赴香港与粤方接洽。对立的双方达成了和解。10月14日,蒋介石释放了被软禁的胡汉民。

然而,外人未必清楚中国政治幕后的复杂性。东北大部分地区沦陷、中国军队的不抵抗,使早就反对蒋介石独裁统治的国民党内部各派,更有理由逼迫其交出权力,以改变整个国家的被动局面。1931年12月15日,蒋介石无奈中通电辞去国民政府主席等职。同一天,张学良也获准辞去陆海空军副委员长之职,改任北平绥靖公署主任。12月22日,国民党四届一中全会在南京召开,分裂多时的南京、广州、上海各派别,在国难降临之际终于坐到了一起。在出席此次会议开幕式之后,他遂于当天下午偕宋美龄悄然离去,飞往上海,又一次前往家乡奉化,在雪窦山上的妙高台静观局势,伺机而出。

蒋介石下野,财政部长宋子文与其共进退,孙科南京政府人财两空,内外交困。大小军阀、政客相互争斗,政潮迭起,一片混乱。这时蒋介石写信给汪精卫表示友好,二人一拍即合。过去的对手变成了政治盟友。1932年初,蒋介石、汪精卫二人赴南京。蒋介石主持召开国民党中央紧急会议,改组南京政府,由汪精卫任行政院院长,宋子文任副院长。接着,汪精卫投桃报李,在洛阳召开国民党四届二中全会,他力排众议,强迫通过蒋介石担任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兼总参谋长。蒋介石在其第二次下野几十天后通电就职。

蒋介石的第二次下野,以退为进,收服了汪精卫,逼走胡汉民、李宗仁,玩弄了孙科,自己掌握了全国军权。


第三次下野。1947年蒋介石在战场上的失败,使美国人失去信心,杜鲁门总统想在中国换马,以李宗仁取代蒋介石。1948年10月,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向马歇尔国务卿建议:“劝告蒋委员长退休,让位给李宗仁。”蒋介石要求美国增加军事援助,被杜鲁门总统婉言拒绝。宋美龄赴美国求援,亦一无所获。这年底,淮海战役胜负已成定局,蒋介石嫡系军队几乎丧失殆尽。白崇禧统领40万大军于武汉。与两广相呼应,大有操纵整个中南之势。桂系以武力逼蒋下野。河南省主席张珍和湖南省主席程潜也随声附和。在内外夹攻下,蒋介石在1949年元旦发出求和声明,企图作缓兵之计。毛泽东发表对时局的声明,揭穿其假和平的阴谋。

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1949年元月21日蒋介石被迫以“因故不能视事”的名义宣告引退。由副总统李宗仁代理总统,出面和谈。4月23日解放军占领南京。国民政府覆灭了。

1950年3月,蒋介石在台湾宣告“复职”,“罢免”代总统李宗仁。此时的蒋介石丝毫没有前两次复出的喜悦,他形影相吊,老泪纵横。

蒋介石下野前曾多次向李宗仁亲口保证“五年内不干政”,要李全面负责,实际上则处处掣肘,“隐而未退”。蒋介石在溪口设七架电台,与国民党军政大员联系密切,南京政府内部的一切大事也惟蒋意是从,参谋总长顾祝同对一兵一卒的调动完全听命于蒋介石,李、白根本指挥不动蒋系军队;而大量黄金、白银、美钞和美援则统统运往台湾,致使李政府陷入财政危机。蒋还指使行政院长孙科迁院广州,造成府院分裂;仅凭“总裁手谕”就撤换省府主席而行政院竟不知晓,如此等等,蒋在幕后之统治由此可见一斑,连代总统李宗仁也只得自嘲为“掌印官”。

和谈破裂后,蒋感到李宗仁已经成为绊脚石,遂由幕后走向前台。先成立“总裁办公室”,后又设“非常委员会”,自任主席,组织统治系统,加强对党政军的控制。蒋又想让李宗仁“劝进”而复职,终于逼得李宗仁出走美国。这样,蒋介石又于1950年年初在台湾第三次复职了。


蒋介石的三次下野,短者数月,长者岁余,而后又都重登宝座,他采取的是以退为进,观望形势乘机再起的策略,在每次下台前都要为东山再起而作周密的准备,并且为发泄私愤和杀鸡给猴看,必斩一大将。第一次下野处决了第十军军长王天培,第二次下野枪杀了第三党领袖邓演达,第三次则枪毙了浙江省主席陈仪。

蒋介石三次下野,旋又三次复职,这主要是由于他准备了深厚的军事政治基础。他下野后,原先各种矛盾和各派攻击的焦点集中在继任者身上,他又暗中大做手脚,安插死党,控制军队,给新政府造成政治军事经济危机。反蒋各派本身缺乏足以和蒋对抗的军事经济基础,蒋下野后,反蒋各派失去了团结的基础,又为权力分配而互相倾轧,蒋的亲信再乘机作乱,致使时局大乱。这样,蒋介石就由原先各方矛盾之所指变为各派争取和投靠的对象、收拾残局的领袖。蒋的下野,既挽救了其政治危机,又乘复职之势打击政敌。蒋介石也正是看清了形势,利用各种矛盾,玩弄权术,一次次被逼下野,而又一次次重掌大权的。


蒋介石何以能在中国现代史上呼风唤雨几十年,三次下野又能复出呢?


首先、掌握黄埔系

蒋介石一生关键是1924年担任黄埔军校校长,从此飞黄腾达。后来蒋介石依靠黄埔学生建立了庞大的嫡系军队。国民党军中掌兵权的15名一级上将,19名二级上将以及成百上千其他将领都来自黄埔军校的教官或者是黄埔一、二、三期学生。这就是黄埔系。其中的八大金刚是蒋介石的军事大厦的八根顶梁柱。他们是何应钦、顾祝同、钱大钧、蒋鼎文、陈诚、陈继承、刘峙、张治中。这八人是蒋介石亲手培养起来的,他给他们高官厚爵。在历次政治风险中,都依靠这些军事党羽黄埔系,一次次涉险过关。

其次、控制国民党

1926年“整理党务案”蒋介石担任了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长兼军人部长。随后又当上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主席。从此蒋介石利用陈果夫兄弟一直控制着国民党。陈氏兄弟是蒋介石结义兄弟陈其美的侄子,又是蒋介石一手扶植起来的。蒋介石与其情同父子。陈氏兄弟对蒋言听计从。蒋、汪斗法,蒋介石的秘密武器是陈氏兄弟。控制国民党是蒋介石得以复出的保证。

第三、江浙财阀的支持

蒋介石通过张静江与江浙财阀关系甚密。江浙财阀金钱的支持是蒋介石前两次下野又复出的重要原因。特别是第二次下野,宋子文及全体财政部官员辞职,导致了孙科内阁财政危机。给蒋介石复出提供了机会。财力的支持是其三次下野又复出的重要原因。

第四、蒋介石的精心安排

蒋介石有着极高的洞察力,每次下野前,他都为复出作精心安排。第一次下野前,蒋介石军事上抓紧黄埔系;政事上由陈果夫控制各地党政干部,他私下进行遥控。第二次下野前,蒋介石任命顾祝同为江苏省主席,鲁涤平为浙江省主席,熊式辉为江西省主席、邵力子为甘肃省主席、贺耀祖为甘宁青宣慰使。这些人控制局面,只听命于蒋介石。第三次下野前,蒋介石已准备退守台湾。派蒋经国到上海把黄金、白银、外汇几乎全部运到台湾。自1948年底到1949年将中央博物馆的文物,中央研究院和中央图书馆的古籍运往台湾。将军火也运到台湾等。正是这些精心的准备,使得蒋介石能够复出。


从以上所述,蒋介石为人作派,老奸巨滑,用心险恶,世人不是很容易看得出来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