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震上将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我军空军的奠基人之一。他15岁参加革命,土地革命时期曾任团政委和师政委。抗日战争时期历任八路军、新四军团政委、团长、旅长等职。解放战争时期,刘震历任纵队司令员、兵团副司令员兼军长等职。抗美援朝战争中,他任志愿军空军司令员,在指挥志愿军空战作战中,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美空军参谋长范登堡将军惊呼:"共产党中国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世界上主要空军强国之一。"1954年后,刘震任空军副司令员,后兼任空军学院院长。"文革"期间,刘震受到残酷迫害。1973年恢复工作后,历任沈阳军区副司令员、新疆军区司令员和军事科学院副院长等职。1992年8月病逝。

战争中成长为威震敌胆的39军军长

1915年,刘震出生于湖北孝感。1931年,年仅16岁的刘震参加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4年11月随红25军长征。

当红25军到达陕北后,刘震任红15军团223团政委。"西安事变"后,21岁的刘震担任了15军团75师政委,成为红军最年轻的师政委之一。其杰出的军事指挥才能,多次受到红25军首长的表扬。抗战爆发后,刘震任115师344旅668团政委。1940年2月,刘震任344旅旅长。

1941年9月,刘震任新四军第3师10旅旅长兼淮海军区司令员。

1945年9月23日,中央军委命令新四军3师开赴东北战场。在师长兼政委黄克诚的具体部署下,刘震率领10旅踏上了北上的征程。11月中旬,部队行进到河北玉田时,黄克诚向刘震传达了中央军委任命刘震为3师副师长、洪学智为3师副师长兼参谋长的命令。根据黄克诚的安排,刘震主要负责3师的作战指挥。

1946年9月,以新四军3师为基础改编成的东北民主联军第2纵队正式宣布成立。刘震任司令员,吴法宪任政治委员兼党委书记。

1947年春后,刘震率领2纵先后参加了三下江南战役、夏季攻势、秋季攻势、冬季攻势。通过这些战役战斗,刘震积累了丰富的作战经验。

1947年5月,刘震在指挥攻克怀德歼敌5000余人后,即挥兵在大黑林子围歼国民党第71军。这是一场痛快淋漓的歼灭战,毙敌军参谋长冯宗毅和88师师长韩增栋以下800余人,俘敌5000余人,缴获火炮60余门,装甲车12辆。就连亲往前线督战的陈明仁也险些被击毙。通过此役,刘震对打歼灭战的指挥更加成熟。在冬季攻势中,刘震率2纵以奔袭手段完成了对法库县的半包围。他亲临现场勘察,鉴于法库周围皆为山,有利地形皆被敌占领,并构筑有防御工事,于是毅然向总部提出改攻彰武,调敌增援,在运动中歼敌的建议。总部表示同意。在刘震统一指挥下,2纵和7纵的部队仅5个小时即攻克彰武县城,全歼国民党军一个师9000余人。此役受到中共中央致电嘉勉:"庆祝你们攻克彰武,歼敌一个师的胜利。"彰武攻坚战,是东北我军第一次大规模使用大口径炮,也是使用得最好的一仗,堪称攻坚战中步炮协同作战的典范,将2纵的战斗力提高到了一个新的水平。东北战场上一系列的胜利,己使刘震成为驰聘东北战场上的一员名将。

1948年3月,我军冬季攻势结束后,2纵在平岗地区进行了新式整军运动,把整党与整军结合起来。当时2纵连续打了几个胜仗,战功突出,个别部队滋长了骄傲情绪,纪律有所松弛,对军部上调的战利品、主要是武器,不积极执行。在这次新式整军运动中,刘震首先对自己的思想作风作了批评与自我批评,对自己的不足处作了检查。在纵队的党委常委会上,刘震对党委书记吴法宪作了严肃的批评,批评他原则性差,对干部的错误不是从政治上帮助,而是姑息迁就,讨好于人。有一次,纵队首长严肃批评某师的一位主要领导本位主义严重,拒不执行纵队要求上缴物资的命令,而吴法宪却采取了和稀泥的态度。吴法宪还喜欢拉拉扯扯,热衷于对下级封官许愿。刘震抱着负责任的态度,很恳切地对吴法宪说:这种个人主义如果让其发展下去的话,会导致很严重的后果。吴法宪口头表示答应改正,而实际上则丝毫没有接受劝告。

1951年冬,时任华南分局书记兼中南军区政治部主任的陶铸在赴粤东视察途中,曾对刘震说:论战功,数39军(按:2纵后来改编为39军)大,但它的名声却没有另一个部队高。什么原因,主要是部队纪律不好。刘震听后诚恳地表示:"陶铸同志的批评非常中肯。为什么纪律不好?主要是部队骄傲,而在这个问题上,我当军长的没有带好头。"只字未提政委吴法宪的责任,把责任全揽在自己的头上。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吴法宪将刘震往死里整,使他的身心都受到了很大的摧残。而在刘震重新出来工作,而吴法宪被判刑后,刘震却以高度的原则性和豁达胸襟,为吴法宪说了句公道话。有位2纵的同志,在"文革"期间受了吴法宪的迫害后,就说吴法宪是老反革命,是草包政委。刘震严肃地对他说:"吴法宪反革命是后来的事,在2纵当政委时是革命的;也不能说他是草包政委,草包怎么能保证部队打胜仗!说党任命一个草包当政委,这不是给党脸上摸黑吗!"

辽沈战役后,2纵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9军,刘震任军长。在天津前线指挥部作战会议上,确定由39军和38军自西向东突破,前线总指挥刘亚楼对刘震说:"你们的对手是62军,这是块难啃的硬骨头!"44军军长邓华插话说:"刘震牙口好,没问题!"刘亚楼和与会者都哄堂大笑起来。刘震勇挑重担,敢打恶仗,敢啃硬骨头的顽强战斗作风,已为大家所了解。东野部队入关后,要先打塘沽,后攻天津,以堵敌从海上逃跑。刘震实地勘察,塘沽的地形开阔,水渠纵横交错,加以当时正值隆冬,难筑工事,不易攻击,攻克塘沽的战略意义甚微。刘震本着负责的态度,及时地向负责塘沽地区作战指挥的邓华司令员提出建议,不打塘沽先打天津,完全可以达到切断敌由海上逃走的战役目的。尔后,他又向东北野战军参谋长刘亚楼两次陈述上述意见。经过中央军委批准,东北野战军改变原定的作战计划,改为先攻天津。刘震指挥部队胜利完成了任务,对天津战役的胜利起了重要作用。

1949年4月,根据中央军委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4兵团(辖39军、40军和42军)组成,刘震任兵团副司令员兼39军军长,率部挺进中南,相继参加衡宝战役和广西战役。

1949年8月1日,中央军委决定调14兵团到北平组建空军,39军改归13兵团建制,刘震改任13兵团副司令员兼39军军长。1949年12月中旬广西战役结束后,刘震自感身体不好,难以继续作战,便请示四野首长离队休息,得以批准。

刘震指挥志愿军空军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美空军参谋长范登堡将军惊呼:"共产党中国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世界上主要空军强国之一。"

刘震在武汉休息期间,朝鲜战争爆发了。中央军委决定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1950年10月,刘震被任命为中南军区空军司令员。11月初,又被中央军委改任东北军区空军司令员。11月4日,中央军委派飞机将他从武汉接到北京。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当夜就紧急约见了他。刘亚楼很明确地告诉刘震,调他去东北军区空军工作就是为了组织志愿军空军入朝作战,将担任志愿军空军司令员;还说这次调动是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和东北军区司令员高岗点的将,毛主席批准的。刘震对空军并不熟悉,但见毛主席已经批准,便表示服从中央军委的命令。

到沈阳后,刘震抓紧机构的筹建工作。1951年3月15日,志愿军空军领导机构--中朝人民空军联合司令部在丹东(当时叫安东)成立。刘震担任志愿军空军司令员兼党委书记。就任后,刘震面临着严峻的形势。我空军飞行员仅在米格-15上飞行了15-22个小时,毫无空战经验。而美国空军不仅数量多,而且飞行员飞过上千小时,且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有空战经验。1950年11月,美国在朝鲜战场的空中力量达到15个联队(大队),连同英国、澳大利亚、南非等国的空军,共有作战飞机1200余架。刘震首先抓了全体指战员的政治思想工作,教育官兵"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树立敢打必胜的信心。为积累经验,1950年4月25日到28日,刘震组织志愿军空军司令部的有关人员,在沈阳东陵组织了一次参战部队飞行大队长以上干部参加的试验性演习。这次演习使部队受到了锻炼,但由于自上而下都缺乏经验,演习的整体效果并不好,暴露出不少问题。刘震指示各级指挥员认真总结经验教训,针对存在的问题,再次进行准备。不久又在沈阳、丹东、辽阳之间举行了一次有180余架飞机参加的各机种联合飞行战术演习。这次演习较上次相比,有了很大的提高,达到了预期目的。刘震还专门针对这次演习存在的问题作了讲评,要求志愿军空军部队采取相应的措施,扎扎实实做好参战准备。

1951年1月-21日,在刘震的指挥下,志愿军空军首次与美军空军交战。我志愿军空4师10团28大队大队长李汉首开记录,击伤美空军F-84战斗轰炸机1架。初战的胜利,鼓舞了刚刚诞生的志愿军空军广大指战员。在1月29日的空战中,李汉又取得了击落、击伤美机各1架的战绩,"美国空军不可战胜"的神话被打破了。

1951年7月10日,朝鲜停战谈判开始。侵朝美军为了加强谈判地位寄希望于空中优势,企图发挥空中力量,窒息中朝军队的运输补给,以阻止中朝军队再次发动决定性的地面进攻。8月中旬,美空军开始了"绞杀战"行动,集中轰炸宣川至肃川之间、熙川至顺川之间的铁路干线和桥梁,重点反复轰炸新安州、西浦、顺川之间的"三角地区"。当时,美空军的兵力己增至19个联队(大队),作战飞机达1400余架,其中有F-84飞机300架,当时最先进的F-86飞机75架。不仅在飞机数量上增加了,而且飞机的战术技术性能也有很大提高。

刘震指挥我志愿军空军于9月开始从实战锻炼进入为掩护我铁路运输线而进行反"绞杀战"的阶段。针对新情况,刘震夜以继日地开展工作,组织指挥战斗。9月25日到27日这三天,我空军与美空军进行了激烈的大机群空战,参战的是经过初战锻炼的空4师。仅在25日,美空军就出动战斗机102架,轰炸机10架。我空军亦出动144架战斗机迎战,并首创击落美空军最先进的F-86飞机1架的战绩。26日和27日,又进行了两天大机群空战。三天之内,我空军共击落美机26架,击伤8架。美空军接连受挫,不禁哀叹道"这三天战斗是历史上最长最大的喷气式飞机战斗",不得不承认我空军"严重地阻碍着联合国军的空中封锁路线的活动"。10月2日,毛泽东看到空4师的战报后,写了"空四师奋勇作战,甚好甚慰"的批语,给志愿军空军指战员以极大的鼓舞。

在空4师取得骄人战绩的同时,为锻炼部队,刘震将空3师投入战斗。美空军改装F-86E型战斗截击机后,妄图凭借装备优势,组织一二百架大型混合机群对我侵袭。刘震当时考虑到,年轻的志愿军空军经过一年的空战锻炼,已迅速壮大,指挥机关和参战部队都取得了一些经验。在战术技术上,我空军不仅能打敌F-84、F-80战斗轰炸机,也敢打美空军最先进的F-86战斗截击机;不仅能打小机群,也敢和敌大机群交锋。

11月18日,在美空军入侵后,刘震立即下令空3师9团16架米格-15歼击机起飞迎战,隐蔽在8000米高空。当发现美空军F-84轰炸机20余架正在沿西北海岸北进时,刘震果断地给带队机长林虎发出了"迅猛俯冲,扑向敌群"的命令。林虎编队突然冲下,打乱了美机队形,造成了各个击破的有利态势。这次空战打得积极主动,干脆利索,只几分钟就接二连三地击落美机,尔后果断地撤出了战斗。11月23日,刘震又指挥空3师打了一场漂亮仗,取得了8:1的战果。

经过几次较大规模的空战后,部队受到了锻炼,刘震果断地做出决定,要求空3师开始执行打击美空军大机群的作战任务。12月2日、5日和8日,空3师接连参加了三次敌我双方达300架飞机的大规模空战,并且与美最先进的F-86战斗截击机进行了作战。这三天,我空3师击落F-86飞机9架、F-84飞机4架,击伤F-86飞机2架。从此,美空军在鸭绿江和清川江之间所谓的"空中优势"受到了很大的削弱,被迫放弃了对"三角地区"的封锁。美国远东空军司令威兰中将在1951年12月26日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不得不承认对交通线进行的空中封锁越来越困难了,在平壤以北中国空军"取得了主动地位",因而被迫决定"战斗轰炸机以后不在米格走廊内进行封锁交通线的活动"。美空军参谋长范登堡将军惊呼:"共产党中国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世界上主要空军强国之一。"美方承认:"米格曾把战斗轰炸机逐回清川江以南,""对铁路线进行历时10月的全面空中封锁,并没有将共军挫伤到足以迫使接受联合国军等方面的停战条件的地步"。

截至1952年5月底,志愿军空军歼击航空兵部队共有9个师18个团按计划进行了轮战锻炼,出战中计有85批1602架次进行空战,击落敌机123架,击伤敌机41架,我机被敌击落84架,击伤28架,敌我损失比为1.46:1。这些成绩的取得,是与刘震大胆果断地下定决心,积极正确地实施指挥分不开的。

根据上级指示(空军刘亚楼司令员传达中央军委的口头命令),刘震于1952年秋末逐步将指挥任务移交给华东军区空军司令员聂凤智代理,志愿军空军司令员仍是刘震。